正在阅读:

罗永浩、董宇辉们,不过是抖音的“工具人”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罗永浩、董宇辉们,不过是抖音的“工具人”

今年底,抖音电商GMV预计将超过万亿,在这背后,一批批涌进直播间的CEO们贡献了多少?

图片来源:Unsplash-Pablo Hermoso

文|无冕财经 海棠葉

编辑|陈涧

热度犹如龙卷风。

一夜之间,新东方直播走红,粉丝突破1800万、10天带货3.8亿、5天股价暴涨近7倍;也很快,新东方遇冷,直播间关注度下滑、GMV下降34%,产品质量问题被顶上热搜。

“新晋一哥”热度只有两周?相似的桥段无数次出现。

第三方数据显示,6月初,刘畊宏粉丝增量出现负增长,曾单日掉粉2万以上;“王心凌男孩”归于平静,新东方直播间粉丝增速放缓。

明星、企业家、素人怀揣期待涌入抖音,等待被平台和算法选中,上演一夜爆火的故事,然后“殊途同归”,各领风骚一段时间后,被新人顶去了C位。

一来一去之间,叹花无百日红,殊不知,他们已化成养料,富余了平台。

据《直播电商三国杀——新零售研究之直播电商系列》报告,2019年,淘宝直播电商全年GMV高达1800亿,快手维持在400亿-500亿,而抖音仅100亿。

最新情况是,淘宝直播GMV为5000多亿,快手GMV突破6800亿,而按照华鑫证券的预测,2022年底抖音电商GMV可能达到12000亿元。

CEO们冲进直播间

如同水中浮板,抖音直播间搭救了一批批失意老板。

知名者有罗永浩。

锤子科技破产、欠债6亿,追逐电子烟、子弹短信、鲨鱼皮抗菌材料项目失败后,2020年4月1日,罗永浩出现在抖音直播间卖货。

4800万观众、1.1亿元GMV,名人效应开始滚雪球,两年内带货100亿GMV、与李佳琦、薇娅、辛巴并称直播带货“四大天王”。2021年4月,罗永浩发微博表示将在年底还清所有债务。

6亿的“真还传”挑动着企业家们的神经。

携程创始人梁建章、格力董事长董明珠、当当创始人李国庆、匹克CEO许志华、纽诺教育创始人王荣辉……一众企业家纷纷入驻抖音,亲自下场直播。

他们转战直播间的背后,或是一个行业的没落,或是公司转型失速,期盼着以自身的名人效应,叠加抖音给予的流量倾斜,找到事业的第二春。

部分企业家首次直播带货统计,图片来自经纬创投

新东方的俞敏洪亦如此。

2021年,双减政策出台,教培时代结束,新东方股价跌超90%,员工从12万人缩减到近5万,关闭一千多个教学点,多余的20万套课桌椅被捐。

新东方管理层围绕如何自救展开讨论,最终掉入深渊的俞敏洪拍板,跟随同为新东方老师的罗永浩的脚步,将希望托付于直播带货。

“薇娅一年能卖100多亿,我带着几十个老师做直播,是不是一年也能做上百亿?”2021年12月28日,俞敏洪带着这样的想法,在新东方的一间教室里开启了东方甄选直播间带货首秀。

开播半年后,罗永浩表示离开抖音去创业的当天,新东方的双语直播突然崛起,接过顶流的位置。

数据显示,6月11日,东方甄选直播18小时17分钟,预估销售额达1992.17万元,相比开播之初增长了40倍,最高在线人数8.86万。

新东方“绝地求生”的故事开始上演。

短短一周时间,东方甄选粉丝增长1700多万,此前从0到100万则用了6个月。据中信建投预计,东方甄选抖音直播间未来粉丝数有望达到2000万人。

其带货数据也不断攀升,蝉妈妈数据显示,截至6月20日,该直播间连续4天日均销售额超5000万元,多次位列当日抖音直播带货榜首位。

东方甄选抖音直播间近期粉丝飙涨,图片来自灰豚数据

投资者惊喜不已。

数据显示,直播间走红以来,港股新东方在线股价持续走强,5天抹平过去一年跌幅,累计涨超600%,成为港股市场最靓的崽。

二股东腾讯控股趁热减持,合计套现约7.19亿港元;摩根士丹利亦累计套现约16.34亿港元。

如此戏剧性的方式和速度“东山再起”,刷新了不少人对于直播带货的认知。

学大教育、凯文教育、全通教育等多家上市公司被股民催促直播带货,豆神教育则因自爆公司百名教师参与直播,股价周涨幅达79.23%。

6月15日晚,趣店创始人罗敏在抖音开启直播带货,售卖旗下的预制菜产品,表示“自己和新东方的俞老师一样,在做业务转型”。

直播间直接打出了“上市公司CEO正在直播”的字样,实时数据显示,其直播带货排名一度进当时段前20,直播间有超过2万人观看。

罗老板急得很。

5月25日,主打互联网金融的趣店因股价长期低迷,下行触及持续上市标准的“1美元红线”(在连续30个交易日内,美国存托股份ADS平均收盘价低于1美元),收到纽交所的退市风险警告。这已是趣店今年第二次因同样的原因收到交易所问询。

如此一来,CEO也不得不冲进直播圈,带货续命。

不过据平台的数据显示,目前趣店预制菜销量最高的香菇滑鸡只卖出了4.1万单,酸菜鱼则是2.7万单,至于其他没有折扣的单品更是仅有几千单,比不上腰部红人的成绩。

事实上,能走出“失意者联盟”的企业家寥寥无几,靠着名人效应他们大多能在首场直播收割一波,随后依旧挣扎在黎明前夜,抓不到直播间的流量密码。

抖音才是最大赢家

企业大佬直播带货就像龙卷风,来去匆匆。

有的试过水后战绩不佳挥挥衣袖离去,有的取得阶段性结果后另寻出路。

罗永浩早早表明过态度,不会把直播带货当作一辈子的事业;俞敏洪在个人微信公众号“老俞闲话”发文表示,东方甄选并不是什么战略,最多是在摸索一条出路,一直强调农业才是第一重心。

一定意义上说,带货主播也注定不会是企业家们的归宿,他们有一个共同点:直播带货多是被现实击垮后的无奈选择,只是一时之计,志不在此。

但是这些直播界的过客,无疑成为了抖音冲刺的基石。

在抖音蓄力做大电商蛋糕的时候,无论是罗永浩、俞敏洪,还是董宇辉,都是平台业务扩张的“工具人”。

身价数以亿计、只能在商业场合见到的昔日大佬,以及平时需花钱才能见到的行业佼佼者,委身于几寸屏幕之前吆喝,凝聚庞大的流量一方面为自家产品代言,一方面也为抖音“造势站台”。

2020年初,淘宝直播携手李佳琦、薇娅狂奔,快手依赖老铁经济发力直播电商,抖音苦苦寻找出路破局,而罗永浩的出现恰好解了抖音的燃眉之急。

情怀、内容,不同于淘系、快手主播的直播模式,使得抖音开辟出新的直播电商道路,吸引一批主播加入,推动着抖音兴趣电商的发展。

抖音日活跃用户增长迅猛

二者开始良性互补。抖音倾斜流量,罗永浩抓住契机扩大影响力、提高带货能力,继而为抖音带来更多站外流量,后者成为抖音挑战电商市场的有力根基。

结果是,在罗永浩直播业务如日中天的时候,抖音兴趣电商的市场规模也突破了万亿大关,成为势头勇猛的互联网新力量。

5月31日举办的抖音电商第二届生态大会上,抖音电商总裁魏雯雯公布了一组数据:过去一年平台GMV增长3.2倍,售出超100亿件商品,平均每个活跃用户都至少买了16件商品。

而如今,超级主播缺席的空档里流量流出,新东方直播的崛起使得抖音虹吸流量、向上进化成为可能。

新东方的股价,成为新时期抖音最大的广告和招牌。

“它给新东方带来的可能是‘一时的热闹’和转型的信心,但给抖音带来的可是一个‘抖音的流量真值钱’的结论。”有分析如此评价道。

基于此,哪怕红人衰退、出走平台也不恐惧,因为未来会有更多的人、机构加入抖音,新生力量源源不断。

入驻抖音4年的刘畊宏一夜翻红,一首《本草纲目》毽子操席卷南北,赶超李佳琦狂吸7210万粉丝;

健身装备还在等收货,甜心教主王心凌带着18年前的一曲《爱你》直接霸榜,跳进千家万户;

转头又遇上新东方名师董宇辉,走心的双语直播让人一会笑一会哭最后咔咔忙下单……

一个又一个例子在诉说着抖音“造神”机制的魅力,正所谓,流水的红人,铁打的抖音。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抖音

5.8k
  • 抖音5亿元成立融资担保公司
  • 快看 | 抖音治理网暴:今年处罚账号11348个,上线12项新功能

罗永浩

  • 罗永浩、王自如公开辩论8年后,他们早已不是当年的自己
  • 顶流之后,东方甄选1天卖1500w,给直播带货上了一课?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罗永浩、董宇辉们,不过是抖音的“工具人”

今年底,抖音电商GMV预计将超过万亿,在这背后,一批批涌进直播间的CEO们贡献了多少?

图片来源:Unsplash-Pablo Hermoso

文|无冕财经 海棠葉

编辑|陈涧

热度犹如龙卷风。

一夜之间,新东方直播走红,粉丝突破1800万、10天带货3.8亿、5天股价暴涨近7倍;也很快,新东方遇冷,直播间关注度下滑、GMV下降34%,产品质量问题被顶上热搜。

“新晋一哥”热度只有两周?相似的桥段无数次出现。

第三方数据显示,6月初,刘畊宏粉丝增量出现负增长,曾单日掉粉2万以上;“王心凌男孩”归于平静,新东方直播间粉丝增速放缓。

明星、企业家、素人怀揣期待涌入抖音,等待被平台和算法选中,上演一夜爆火的故事,然后“殊途同归”,各领风骚一段时间后,被新人顶去了C位。

一来一去之间,叹花无百日红,殊不知,他们已化成养料,富余了平台。

据《直播电商三国杀——新零售研究之直播电商系列》报告,2019年,淘宝直播电商全年GMV高达1800亿,快手维持在400亿-500亿,而抖音仅100亿。

最新情况是,淘宝直播GMV为5000多亿,快手GMV突破6800亿,而按照华鑫证券的预测,2022年底抖音电商GMV可能达到12000亿元。

CEO们冲进直播间

如同水中浮板,抖音直播间搭救了一批批失意老板。

知名者有罗永浩。

锤子科技破产、欠债6亿,追逐电子烟、子弹短信、鲨鱼皮抗菌材料项目失败后,2020年4月1日,罗永浩出现在抖音直播间卖货。

4800万观众、1.1亿元GMV,名人效应开始滚雪球,两年内带货100亿GMV、与李佳琦、薇娅、辛巴并称直播带货“四大天王”。2021年4月,罗永浩发微博表示将在年底还清所有债务。

6亿的“真还传”挑动着企业家们的神经。

携程创始人梁建章、格力董事长董明珠、当当创始人李国庆、匹克CEO许志华、纽诺教育创始人王荣辉……一众企业家纷纷入驻抖音,亲自下场直播。

他们转战直播间的背后,或是一个行业的没落,或是公司转型失速,期盼着以自身的名人效应,叠加抖音给予的流量倾斜,找到事业的第二春。

部分企业家首次直播带货统计,图片来自经纬创投

新东方的俞敏洪亦如此。

2021年,双减政策出台,教培时代结束,新东方股价跌超90%,员工从12万人缩减到近5万,关闭一千多个教学点,多余的20万套课桌椅被捐。

新东方管理层围绕如何自救展开讨论,最终掉入深渊的俞敏洪拍板,跟随同为新东方老师的罗永浩的脚步,将希望托付于直播带货。

“薇娅一年能卖100多亿,我带着几十个老师做直播,是不是一年也能做上百亿?”2021年12月28日,俞敏洪带着这样的想法,在新东方的一间教室里开启了东方甄选直播间带货首秀。

开播半年后,罗永浩表示离开抖音去创业的当天,新东方的双语直播突然崛起,接过顶流的位置。

数据显示,6月11日,东方甄选直播18小时17分钟,预估销售额达1992.17万元,相比开播之初增长了40倍,最高在线人数8.86万。

新东方“绝地求生”的故事开始上演。

短短一周时间,东方甄选粉丝增长1700多万,此前从0到100万则用了6个月。据中信建投预计,东方甄选抖音直播间未来粉丝数有望达到2000万人。

其带货数据也不断攀升,蝉妈妈数据显示,截至6月20日,该直播间连续4天日均销售额超5000万元,多次位列当日抖音直播带货榜首位。

东方甄选抖音直播间近期粉丝飙涨,图片来自灰豚数据

投资者惊喜不已。

数据显示,直播间走红以来,港股新东方在线股价持续走强,5天抹平过去一年跌幅,累计涨超600%,成为港股市场最靓的崽。

二股东腾讯控股趁热减持,合计套现约7.19亿港元;摩根士丹利亦累计套现约16.34亿港元。

如此戏剧性的方式和速度“东山再起”,刷新了不少人对于直播带货的认知。

学大教育、凯文教育、全通教育等多家上市公司被股民催促直播带货,豆神教育则因自爆公司百名教师参与直播,股价周涨幅达79.23%。

6月15日晚,趣店创始人罗敏在抖音开启直播带货,售卖旗下的预制菜产品,表示“自己和新东方的俞老师一样,在做业务转型”。

直播间直接打出了“上市公司CEO正在直播”的字样,实时数据显示,其直播带货排名一度进当时段前20,直播间有超过2万人观看。

罗老板急得很。

5月25日,主打互联网金融的趣店因股价长期低迷,下行触及持续上市标准的“1美元红线”(在连续30个交易日内,美国存托股份ADS平均收盘价低于1美元),收到纽交所的退市风险警告。这已是趣店今年第二次因同样的原因收到交易所问询。

如此一来,CEO也不得不冲进直播圈,带货续命。

不过据平台的数据显示,目前趣店预制菜销量最高的香菇滑鸡只卖出了4.1万单,酸菜鱼则是2.7万单,至于其他没有折扣的单品更是仅有几千单,比不上腰部红人的成绩。

事实上,能走出“失意者联盟”的企业家寥寥无几,靠着名人效应他们大多能在首场直播收割一波,随后依旧挣扎在黎明前夜,抓不到直播间的流量密码。

抖音才是最大赢家

企业大佬直播带货就像龙卷风,来去匆匆。

有的试过水后战绩不佳挥挥衣袖离去,有的取得阶段性结果后另寻出路。

罗永浩早早表明过态度,不会把直播带货当作一辈子的事业;俞敏洪在个人微信公众号“老俞闲话”发文表示,东方甄选并不是什么战略,最多是在摸索一条出路,一直强调农业才是第一重心。

一定意义上说,带货主播也注定不会是企业家们的归宿,他们有一个共同点:直播带货多是被现实击垮后的无奈选择,只是一时之计,志不在此。

但是这些直播界的过客,无疑成为了抖音冲刺的基石。

在抖音蓄力做大电商蛋糕的时候,无论是罗永浩、俞敏洪,还是董宇辉,都是平台业务扩张的“工具人”。

身价数以亿计、只能在商业场合见到的昔日大佬,以及平时需花钱才能见到的行业佼佼者,委身于几寸屏幕之前吆喝,凝聚庞大的流量一方面为自家产品代言,一方面也为抖音“造势站台”。

2020年初,淘宝直播携手李佳琦、薇娅狂奔,快手依赖老铁经济发力直播电商,抖音苦苦寻找出路破局,而罗永浩的出现恰好解了抖音的燃眉之急。

情怀、内容,不同于淘系、快手主播的直播模式,使得抖音开辟出新的直播电商道路,吸引一批主播加入,推动着抖音兴趣电商的发展。

抖音日活跃用户增长迅猛

二者开始良性互补。抖音倾斜流量,罗永浩抓住契机扩大影响力、提高带货能力,继而为抖音带来更多站外流量,后者成为抖音挑战电商市场的有力根基。

结果是,在罗永浩直播业务如日中天的时候,抖音兴趣电商的市场规模也突破了万亿大关,成为势头勇猛的互联网新力量。

5月31日举办的抖音电商第二届生态大会上,抖音电商总裁魏雯雯公布了一组数据:过去一年平台GMV增长3.2倍,售出超100亿件商品,平均每个活跃用户都至少买了16件商品。

而如今,超级主播缺席的空档里流量流出,新东方直播的崛起使得抖音虹吸流量、向上进化成为可能。

新东方的股价,成为新时期抖音最大的广告和招牌。

“它给新东方带来的可能是‘一时的热闹’和转型的信心,但给抖音带来的可是一个‘抖音的流量真值钱’的结论。”有分析如此评价道。

基于此,哪怕红人衰退、出走平台也不恐惧,因为未来会有更多的人、机构加入抖音,新生力量源源不断。

入驻抖音4年的刘畊宏一夜翻红,一首《本草纲目》毽子操席卷南北,赶超李佳琦狂吸7210万粉丝;

健身装备还在等收货,甜心教主王心凌带着18年前的一曲《爱你》直接霸榜,跳进千家万户;

转头又遇上新东方名师董宇辉,走心的双语直播让人一会笑一会哭最后咔咔忙下单……

一个又一个例子在诉说着抖音“造神”机制的魅力,正所谓,流水的红人,铁打的抖音。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