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后街男孩演唱会热度下滑,视频号的“爷青回”生意还好吗?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后街男孩演唱会热度下滑,视频号的“爷青回”生意还好吗?

从五月天、张国荣、崔健、周杰伦到后街男孩,视频号演唱会打着同样的怀旧牌的同时也在追求着一些不同。

图源:后街男孩视频号演唱会海报

又一批人在视频号“爷青回”了。

6月24日晚,美国男子音乐团体后街男孩举办视频号演唱会,截至演出结束,热度达到285.9万,共4240万人看过这场演出。《As Long As You Love Me》《Get Down》等经典歌曲演唱时,满屏弹幕都在表示梦回学生时代。

“怀旧”是这场演唱会绕不过的标签。后街男孩在国内走红的时间要追溯到上世纪90年代末,随着互联网的普及和英语学习被重视,后街男孩成为最早一批与中国年轻人建立情感连结的欧美乐队组合,他们的歌曲甚至成为一批年轻人学习英语的方式之一。

后街男孩也是较早将中国作为世界巡回演唱会其中一站的海外团体,早在2004年,后街男孩就在中国举办了首场演唱会。成员凯文·理查德森也在直播中表示,中国乐迷是世界范围内和他们联系最紧密的群体之一,情况允许的条件将会继续来中国巡演。

此外,作为与后街男孩几乎同期成立的音乐团体,此前曾在视频号举办过演唱会的西城男孩的露面,也让这场演唱会的怀旧感加倍,让弹幕直呼“世纪同框”“英语教学两大巨头聚首”。

从五月天、张国荣、崔健、周杰伦到后街男孩,视频号演唱会打着同样的怀旧牌的同时也在追求着一些不同。

在今晚的演唱会中,视频号明显强化了互动性。除了加入主持人代表听众和后街男孩交流外,正式演唱会前还加入了长达半个小时的聊天环节,并借此机会展现了更多演唱会后台的筹备工作。演唱会中也插入了更多乐迷对话,中途后街男孩连麦了两位10多年前就开始模仿他们、如今已为人父的大学同学,结尾还加入了大合唱等催泪环节。

另一个得到强化的是商业广告的植入力度。从崔健开始,汽车品牌就频频与视频号合作,随着表演嘉宾变成外籍乐队,赞助的车企也从国产车变成美国品牌。显然,视频号洞察到了怀旧演唱会观众与汽车潜在消费者画像的相似性,甚至把握到了音乐爱好和消费取向的相关性。

不过在崔健和罗大佑等演唱会中,汽车品牌只是作为背景板存在。但在后街男孩演唱会中,预告称演唱会晚上8点开始,但在和观众寒暄后,乐队成员就和主持人一起坐上品牌方赞助的汽车前往活动场地,期间有长达15分钟左右的展示车内全貌的谈话场景,其中还有五分钟成员们在介绍自己喜爱的车型,甚至还拿出了商品图介绍。直到8点25分,演唱会才正式开始。“原来是卖车来了”,有弹幕表示。

这或许也暴露了线上演唱会商业化的困境。观众为情怀而来,可以接受适度的商业化,但将演唱会时间提前半小时却内容多是植入时,视频号上下滑动的产品机制也决定了它可以随时被关闭退出。

不知道是开头广告植入的影响,还是海外乐团的识别度还不够,后街男孩演唱会和罗大佑演唱会一样都是4200万左右的观看人数,数据不及崔健,与周杰伦更相差甚远。

而论及在朋友圈的存在感,恐怕还不及罗大佑。截至发稿,微博#后街男孩 我的青春回来了#话题仅排在第31位。当热度下滑,“爷青回”的生意,视频号还能做好吗?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周杰伦

  • 被“疯抢”的周杰伦,不是“最伟大的作品”
  • 《最伟大的作品》先行释出 数字王国助力周杰伦触发“时空倒转”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后街男孩演唱会热度下滑,视频号的“爷青回”生意还好吗?

从五月天、张国荣、崔健、周杰伦到后街男孩,视频号演唱会打着同样的怀旧牌的同时也在追求着一些不同。

图源:后街男孩视频号演唱会海报

又一批人在视频号“爷青回”了。

6月24日晚,美国男子音乐团体后街男孩举办视频号演唱会,截至演出结束,热度达到285.9万,共4240万人看过这场演出。《As Long As You Love Me》《Get Down》等经典歌曲演唱时,满屏弹幕都在表示梦回学生时代。

“怀旧”是这场演唱会绕不过的标签。后街男孩在国内走红的时间要追溯到上世纪90年代末,随着互联网的普及和英语学习被重视,后街男孩成为最早一批与中国年轻人建立情感连结的欧美乐队组合,他们的歌曲甚至成为一批年轻人学习英语的方式之一。

后街男孩也是较早将中国作为世界巡回演唱会其中一站的海外团体,早在2004年,后街男孩就在中国举办了首场演唱会。成员凯文·理查德森也在直播中表示,中国乐迷是世界范围内和他们联系最紧密的群体之一,情况允许的条件将会继续来中国巡演。

此外,作为与后街男孩几乎同期成立的音乐团体,此前曾在视频号举办过演唱会的西城男孩的露面,也让这场演唱会的怀旧感加倍,让弹幕直呼“世纪同框”“英语教学两大巨头聚首”。

从五月天、张国荣、崔健、周杰伦到后街男孩,视频号演唱会打着同样的怀旧牌的同时也在追求着一些不同。

在今晚的演唱会中,视频号明显强化了互动性。除了加入主持人代表听众和后街男孩交流外,正式演唱会前还加入了长达半个小时的聊天环节,并借此机会展现了更多演唱会后台的筹备工作。演唱会中也插入了更多乐迷对话,中途后街男孩连麦了两位10多年前就开始模仿他们、如今已为人父的大学同学,结尾还加入了大合唱等催泪环节。

另一个得到强化的是商业广告的植入力度。从崔健开始,汽车品牌就频频与视频号合作,随着表演嘉宾变成外籍乐队,赞助的车企也从国产车变成美国品牌。显然,视频号洞察到了怀旧演唱会观众与汽车潜在消费者画像的相似性,甚至把握到了音乐爱好和消费取向的相关性。

不过在崔健和罗大佑等演唱会中,汽车品牌只是作为背景板存在。但在后街男孩演唱会中,预告称演唱会晚上8点开始,但在和观众寒暄后,乐队成员就和主持人一起坐上品牌方赞助的汽车前往活动场地,期间有长达15分钟左右的展示车内全貌的谈话场景,其中还有五分钟成员们在介绍自己喜爱的车型,甚至还拿出了商品图介绍。直到8点25分,演唱会才正式开始。“原来是卖车来了”,有弹幕表示。

这或许也暴露了线上演唱会商业化的困境。观众为情怀而来,可以接受适度的商业化,但将演唱会时间提前半小时却内容多是植入时,视频号上下滑动的产品机制也决定了它可以随时被关闭退出。

不知道是开头广告植入的影响,还是海外乐团的识别度还不够,后街男孩演唱会和罗大佑演唱会一样都是4200万左右的观看人数,数据不及崔健,与周杰伦更相差甚远。

而论及在朋友圈的存在感,恐怕还不及罗大佑。截至发稿,微博#后街男孩 我的青春回来了#话题仅排在第31位。当热度下滑,“爷青回”的生意,视频号还能做好吗?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