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周鸿祎造车的气泄了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周鸿祎造车的气泄了

从高调到理性,最终选择放手,对于哪吒汽车而言反而是好事。

文|智驾网 晓雨来

威马、零跑、哪吒这是目前造车新势力第二阵营中三家准备IPO的明星造车公司。

这其中,哪吒和零跑的销量在2022年一直处于上升势头,并间或抢占前五名的座次,双双被视为今年新能源汽车赛道领域的黑马。

而今年哪吒汽车首款电动轿车哪吒S即将上市,并持续引发关注。

但是6月26日360一份向哪吒汽车管理层转让部分股权的公告引发外界对360与哪吒汽车双方关系是否延续的关注。

01 360主动公布哪吒汽车亏损数据

而鉴于哪吒汽车尚未正式启动IPO,而360在公告中却全面批露了哪吒汽车的亏损状况:

2021年哪吒汽车营收57.35亿元,净亏损29亿元,较上一年度亏损扩大15.8亿元,两年合计亏损达42.2亿元。

截至2021年12月31日,哪吒汽车资产总额137亿元,负债总额83亿元。

当然360做为上市公司,有必要向投资者公布其投资哪吒汽车的收益。

而360在随后发布的新闻稿中引用分析人士的话称:“360在这轮投资中已收获了较高的投资价值。此次360平价转让的股权部分是给管理团队的一致行动人,将增加管理团队对公司的控制,有稳定公司治理机制的意图。”

但鉴于42.2亿元的亏损,这一数字的敏感性,与进入2022年以来,哪吒汽车在销量座次排名上的不断上升形成了鲜明的反差。

事实上与蔚小理已经先行登陆资本市场的一线品牌依然亏损严重一样,二线主打经济型市场的威马、零跑和哪吒亏损同样惊人。

蔚来、小鹏、理想2021年净亏损分别为40.2亿元、48.6亿元、6.7亿元。

零跑汽车2019-2021年三年净亏损为43.74亿元。

原在第一阵营,后来滑落至二线的威马汽车在2019年-2021年报告期内,过去三年亏损136.28亿元。

这六家公司,除了理想汽车的财务数据持续向好,其它五家亏损额度都依然在扩大。

与市场上光芒四射的造车新势力光环不同,这些创业公司现实的财务指标并未因为销量提升、车型增多而有盈利在望的可能。

中国的新造车运动尚未进入中盘。

正是因为如此,让360以0元对价转让对应投资额10亿元股权的举动颇有跑路止损的意味。

360自去年确认投资哪吒汽车目前公布的消息显示,360共参与了哪吒汽车两轮融资。

其中B轮投资9亿元于2021年5月31日完成支付,D1轮首笔10亿元投资款则于2021年10月27日完成支付,累计实缴投资19亿元。

但实际上D1轮增资计划中的10亿元至今尚未实缴。

而本次转让的部分增资款,正是360原定增资计划中未完成实缴的10亿元。

在360的公告中明确提到:

协议双方已达成确认,协议签署后,D1轮增资协议中本该由360向哪吒汽车支付的10亿元出资义务将由受让方履行,即360不再承担D1轮增资协议项下的投资义务,亦无需承担相关违约或赔偿责任。

这让外界产生了两个怀疑,一个是360即时止损,二是360可能面临现金流危机。

对此,360解释,转让完成后360仍持有哪吒汽车11.4266%股权。

只是在持股数量上,降至第三大股东。

02 周鸿祎明确哪吒管理权归于管理团队

而对于转让股权的真正目的,360表示,是为支持哪吒汽车股份制改造等工作,董事会同意统一放弃包括赎回权、优先收购权、追加投资权等特殊权利,并授权管理层根据具体情况酌情处理相关事宜,签署相关协议和其他必要文件。

随后,360公司董事长兼CEO周鸿祎专门就市场上的质疑声音通过《中国企业家》的报道进行了回应:

“哪吒汽车还是一个创业公司,需要让创始人团队主导公司发展,而不是完全资本主导,但是现在创始人团队股权太少。360的定位还是支持和辅助团队。”

那么事实是否真的如此呢?

从已经公开的数据而言,哪吒汽车的股权分布确实十分松散,而管理层事实上也不具备完全或者相对控制公司的股份。

方运舟及管理团队桐乡众合、上海哲奥实业仅持股7.2%。

但这两家新的股东公司背后分别是海宁海睿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和成都瑞德宏信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实控人是郝群和王利松。从已经公开信息来看,二人此前与哪吒汽车并无关联,属于新来的外部股东。

如果郝群、王利松与哪吒现管理层为一致行动人,那么管理团队的可控股比也只是刚过10%。

不过据《中国企业家》报道,哪吒汽车联合创始人、CEO张勇称以上有关持股信息不准确,团队持有的股份超过20%。

虽然哪吒汽车关于管理层持股的比例已公开信息与实际情况可能存在不小的偏差。

但从10亿元所对应的3.532%股权来看,对于360或者管理团队,并无绝对作用。

它更像是明确360与哪吒汽车管理团队界限的一个信号。

首先是360与今年纷纷裁员的互联网大厂一样,存在对未来预期不确定的共同问题。

360营收已连续三年下滑,2021年实现营收108.9亿,同比下滑6.28%,2019年和2020年营收增速分别为-2.19%和-9.55%。

在2018年完成借壳登陆A股,360市值最高曾触碰4500亿元市值,但截至今年6月27日,市值为592.35亿,市值蒸发近3900亿;股价8.29元,较最高点累计下跌近9成。

截止2022年3月31日,360期末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余额为49.5亿元。

周鸿祎转让投资份额,与360自身经济状况有关,也与周鸿祎重新设定360在哪吒汽车的角色有关。

在2021年5月11日,周鸿祎在360集团智能汽车战略沟通会上直言,自己之所以造车,是因为不想错过这次巨大的世界变革机会。

他表示:“我们不仅投钱,还投人、技术和产品。”他同时给自己安了一新身份:哪吒汽车产品经理。

并不会开车的周鸿祎以产品经理的定位意图主导360造车的意图十分明显。

此后,360的相关人士开始进入哪吒汽车,不过不久闹出了“请吴亦凡代言”的舆情风波。

360入局造车与百度造车有相似之处,百度阿波罗虽然与众多主机厂有合作,但一直游离在外,拿不到核心数据,360一直希望在智能汽车端复制PC端的360安全卫士,但一直无法获得入门券。

正是借助投资哪吒汽车,360汽车安全卫士部署在新款哪吒汽车U之上,实现了360车联网安全产品首次“上车”,并迈出了车联网产品量产的第一步。

而在新能源汽车竞争日益激烈的当下,以今天360的体量事实上无法独立支撑一家新造车企业。

03 “15万元造不出能赚钱的好车”争论有了答案

而一个更残酷的现实是,对于定位于15万元以下或者10万元上下的电动汽车企业,卖一辆亏一辆。

如果没有政府补贴可谓寸步难行。

鉴于2022年年底,新能源汽车补贴可能终止的不确定性,明年注定是二线新造车企业被挤下牌桌的一年。

另一方面,2022年随着动力电池原材料持续涨价,处于这一区间的电动汽车,像零跑、哪吒一方面销量暴涨,一面承担的亏损日重。

即便在销量上超越蔚来,换得了知名度,但在现金流方面,承受的压力更大。

去年周鸿祎隔空回怼小鹏汽车创始人何小鹏“15万元造不出能赚钱的好车”的判断:“这像是互联网外行人说的话。”

对一台15万元的智能电动汽车而言,同时达到“好”和“赚钱”在今天是不可兼得的。

而从360公布的哪吒汽车的亏损数据中证明了何小鹏的判断是正确的。

而周鸿祎以0元转让投资权益的举动变相接受了这一现实。

这也是走低端市场的电动汽车企业最终只能选择走高端路线的唯一解。

为此无论是零跑还是哪吒都在推出售价20万元以上的电动新车型。

哪吒在发布山海平台后,旗下首款高端智能电动轿车哪吒S预售价高达33.88万元。

意在抢食蔚来、特斯拉的市场份额。

哪吒S可谓是哪吒汽车的生死财局。

一个反向案例是,在10万元以下电动汽车市场,欧拉品牌销量火爆,但据北京欧拉某经销商介绍,在欧拉新车型价格一路上涨的过程中,销量一路下跌。

价格突破,是欧拉、哪吒、零跑化茧成蝶的生死一步,但不是每个品牌都能跨过去。

360与哪吒在过去一年中,其实共同成就了对方,360获得了智能汽车入口,哪吒汽车获得了关注度。

周鸿祎本身不具备雷军破釜沉舟,躬身造车的勇气和能力,最终退守财务投资本身是为明智之举。

而摆脱360的高强度干预,对于哪吒汽车而言当是好事。

2022年以来,哪吒汽车一季度累计交付30152辆,同比增长307%;4月,哪吒汽车凭借终端销量9004辆一度登上造车新势力榜首;5月,哪吒汽车实现交付11009辆,同比增长144%,环比增长24.9%。

这些数据在资本市场是相当亮眼的。

6月22日,哪吒汽车CEO张勇在朋友圈称:

“1.关于供应链产能,我们正在做艰苦的爬升工作,如果顺利的话,2022年交付将超过20万台。

2.对哪吒S的期望:月销量过10000台是及格线,月销量过20000台,才算是优等生。”

正在筹划IPO的哪吒、零跑和威马,销量是支撑其估值和完成融资最核心的数据。

对于哪吒而言,以10亿元对价3.532%的股权,哪吒汽车的现在的总估值已达到了283亿元人民币。

有消息称,哪吒已开启目标估值约450亿元人民币的Pre-IPO 轮融资,并计划于今年内赴港 IPO。

看来哪吒S承担的期待之高远超外界想像。

周鸿祎与哪吒汽车止于19亿元投资,对哪吒汽车而言并非坏事,对于一心造车的创业者而言,与那些并非躬身入局但控制欲极强的互联网强人保持一定的距离,事实上是彼此成就。

两厢对比,换个角度再看雷军,勇气确实可嘉。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哪吒汽车

3.9k
  • 汽车早报|国内首个新能源整车能效试验室北京亦庄落成 美国芯片和汽车制造商将与美官员举行闭门会议
  • 哪吒汽车回应全车无实体按键等预订用户反馈:暂不作调整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周鸿祎造车的气泄了

从高调到理性,最终选择放手,对于哪吒汽车而言反而是好事。

文|智驾网 晓雨来

威马、零跑、哪吒这是目前造车新势力第二阵营中三家准备IPO的明星造车公司。

这其中,哪吒和零跑的销量在2022年一直处于上升势头,并间或抢占前五名的座次,双双被视为今年新能源汽车赛道领域的黑马。

而今年哪吒汽车首款电动轿车哪吒S即将上市,并持续引发关注。

但是6月26日360一份向哪吒汽车管理层转让部分股权的公告引发外界对360与哪吒汽车双方关系是否延续的关注。

01 360主动公布哪吒汽车亏损数据

而鉴于哪吒汽车尚未正式启动IPO,而360在公告中却全面批露了哪吒汽车的亏损状况:

2021年哪吒汽车营收57.35亿元,净亏损29亿元,较上一年度亏损扩大15.8亿元,两年合计亏损达42.2亿元。

截至2021年12月31日,哪吒汽车资产总额137亿元,负债总额83亿元。

当然360做为上市公司,有必要向投资者公布其投资哪吒汽车的收益。

而360在随后发布的新闻稿中引用分析人士的话称:“360在这轮投资中已收获了较高的投资价值。此次360平价转让的股权部分是给管理团队的一致行动人,将增加管理团队对公司的控制,有稳定公司治理机制的意图。”

但鉴于42.2亿元的亏损,这一数字的敏感性,与进入2022年以来,哪吒汽车在销量座次排名上的不断上升形成了鲜明的反差。

事实上与蔚小理已经先行登陆资本市场的一线品牌依然亏损严重一样,二线主打经济型市场的威马、零跑和哪吒亏损同样惊人。

蔚来、小鹏、理想2021年净亏损分别为40.2亿元、48.6亿元、6.7亿元。

零跑汽车2019-2021年三年净亏损为43.74亿元。

原在第一阵营,后来滑落至二线的威马汽车在2019年-2021年报告期内,过去三年亏损136.28亿元。

这六家公司,除了理想汽车的财务数据持续向好,其它五家亏损额度都依然在扩大。

与市场上光芒四射的造车新势力光环不同,这些创业公司现实的财务指标并未因为销量提升、车型增多而有盈利在望的可能。

中国的新造车运动尚未进入中盘。

正是因为如此,让360以0元对价转让对应投资额10亿元股权的举动颇有跑路止损的意味。

360自去年确认投资哪吒汽车目前公布的消息显示,360共参与了哪吒汽车两轮融资。

其中B轮投资9亿元于2021年5月31日完成支付,D1轮首笔10亿元投资款则于2021年10月27日完成支付,累计实缴投资19亿元。

但实际上D1轮增资计划中的10亿元至今尚未实缴。

而本次转让的部分增资款,正是360原定增资计划中未完成实缴的10亿元。

在360的公告中明确提到:

协议双方已达成确认,协议签署后,D1轮增资协议中本该由360向哪吒汽车支付的10亿元出资义务将由受让方履行,即360不再承担D1轮增资协议项下的投资义务,亦无需承担相关违约或赔偿责任。

这让外界产生了两个怀疑,一个是360即时止损,二是360可能面临现金流危机。

对此,360解释,转让完成后360仍持有哪吒汽车11.4266%股权。

只是在持股数量上,降至第三大股东。

02 周鸿祎明确哪吒管理权归于管理团队

而对于转让股权的真正目的,360表示,是为支持哪吒汽车股份制改造等工作,董事会同意统一放弃包括赎回权、优先收购权、追加投资权等特殊权利,并授权管理层根据具体情况酌情处理相关事宜,签署相关协议和其他必要文件。

随后,360公司董事长兼CEO周鸿祎专门就市场上的质疑声音通过《中国企业家》的报道进行了回应:

“哪吒汽车还是一个创业公司,需要让创始人团队主导公司发展,而不是完全资本主导,但是现在创始人团队股权太少。360的定位还是支持和辅助团队。”

那么事实是否真的如此呢?

从已经公开的数据而言,哪吒汽车的股权分布确实十分松散,而管理层事实上也不具备完全或者相对控制公司的股份。

方运舟及管理团队桐乡众合、上海哲奥实业仅持股7.2%。

但这两家新的股东公司背后分别是海宁海睿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和成都瑞德宏信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实控人是郝群和王利松。从已经公开信息来看,二人此前与哪吒汽车并无关联,属于新来的外部股东。

如果郝群、王利松与哪吒现管理层为一致行动人,那么管理团队的可控股比也只是刚过10%。

不过据《中国企业家》报道,哪吒汽车联合创始人、CEO张勇称以上有关持股信息不准确,团队持有的股份超过20%。

虽然哪吒汽车关于管理层持股的比例已公开信息与实际情况可能存在不小的偏差。

但从10亿元所对应的3.532%股权来看,对于360或者管理团队,并无绝对作用。

它更像是明确360与哪吒汽车管理团队界限的一个信号。

首先是360与今年纷纷裁员的互联网大厂一样,存在对未来预期不确定的共同问题。

360营收已连续三年下滑,2021年实现营收108.9亿,同比下滑6.28%,2019年和2020年营收增速分别为-2.19%和-9.55%。

在2018年完成借壳登陆A股,360市值最高曾触碰4500亿元市值,但截至今年6月27日,市值为592.35亿,市值蒸发近3900亿;股价8.29元,较最高点累计下跌近9成。

截止2022年3月31日,360期末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余额为49.5亿元。

周鸿祎转让投资份额,与360自身经济状况有关,也与周鸿祎重新设定360在哪吒汽车的角色有关。

在2021年5月11日,周鸿祎在360集团智能汽车战略沟通会上直言,自己之所以造车,是因为不想错过这次巨大的世界变革机会。

他表示:“我们不仅投钱,还投人、技术和产品。”他同时给自己安了一新身份:哪吒汽车产品经理。

并不会开车的周鸿祎以产品经理的定位意图主导360造车的意图十分明显。

此后,360的相关人士开始进入哪吒汽车,不过不久闹出了“请吴亦凡代言”的舆情风波。

360入局造车与百度造车有相似之处,百度阿波罗虽然与众多主机厂有合作,但一直游离在外,拿不到核心数据,360一直希望在智能汽车端复制PC端的360安全卫士,但一直无法获得入门券。

正是借助投资哪吒汽车,360汽车安全卫士部署在新款哪吒汽车U之上,实现了360车联网安全产品首次“上车”,并迈出了车联网产品量产的第一步。

而在新能源汽车竞争日益激烈的当下,以今天360的体量事实上无法独立支撑一家新造车企业。

03 “15万元造不出能赚钱的好车”争论有了答案

而一个更残酷的现实是,对于定位于15万元以下或者10万元上下的电动汽车企业,卖一辆亏一辆。

如果没有政府补贴可谓寸步难行。

鉴于2022年年底,新能源汽车补贴可能终止的不确定性,明年注定是二线新造车企业被挤下牌桌的一年。

另一方面,2022年随着动力电池原材料持续涨价,处于这一区间的电动汽车,像零跑、哪吒一方面销量暴涨,一面承担的亏损日重。

即便在销量上超越蔚来,换得了知名度,但在现金流方面,承受的压力更大。

去年周鸿祎隔空回怼小鹏汽车创始人何小鹏“15万元造不出能赚钱的好车”的判断:“这像是互联网外行人说的话。”

对一台15万元的智能电动汽车而言,同时达到“好”和“赚钱”在今天是不可兼得的。

而从360公布的哪吒汽车的亏损数据中证明了何小鹏的判断是正确的。

而周鸿祎以0元转让投资权益的举动变相接受了这一现实。

这也是走低端市场的电动汽车企业最终只能选择走高端路线的唯一解。

为此无论是零跑还是哪吒都在推出售价20万元以上的电动新车型。

哪吒在发布山海平台后,旗下首款高端智能电动轿车哪吒S预售价高达33.88万元。

意在抢食蔚来、特斯拉的市场份额。

哪吒S可谓是哪吒汽车的生死财局。

一个反向案例是,在10万元以下电动汽车市场,欧拉品牌销量火爆,但据北京欧拉某经销商介绍,在欧拉新车型价格一路上涨的过程中,销量一路下跌。

价格突破,是欧拉、哪吒、零跑化茧成蝶的生死一步,但不是每个品牌都能跨过去。

360与哪吒在过去一年中,其实共同成就了对方,360获得了智能汽车入口,哪吒汽车获得了关注度。

周鸿祎本身不具备雷军破釜沉舟,躬身造车的勇气和能力,最终退守财务投资本身是为明智之举。

而摆脱360的高强度干预,对于哪吒汽车而言当是好事。

2022年以来,哪吒汽车一季度累计交付30152辆,同比增长307%;4月,哪吒汽车凭借终端销量9004辆一度登上造车新势力榜首;5月,哪吒汽车实现交付11009辆,同比增长144%,环比增长24.9%。

这些数据在资本市场是相当亮眼的。

6月22日,哪吒汽车CEO张勇在朋友圈称:

“1.关于供应链产能,我们正在做艰苦的爬升工作,如果顺利的话,2022年交付将超过20万台。

2.对哪吒S的期望:月销量过10000台是及格线,月销量过20000台,才算是优等生。”

正在筹划IPO的哪吒、零跑和威马,销量是支撑其估值和完成融资最核心的数据。

对于哪吒而言,以10亿元对价3.532%的股权,哪吒汽车的现在的总估值已达到了283亿元人民币。

有消息称,哪吒已开启目标估值约450亿元人民币的Pre-IPO 轮融资,并计划于今年内赴港 IPO。

看来哪吒S承担的期待之高远超外界想像。

周鸿祎与哪吒汽车止于19亿元投资,对哪吒汽车而言并非坏事,对于一心造车的创业者而言,与那些并非躬身入局但控制欲极强的互联网强人保持一定的距离,事实上是彼此成就。

两厢对比,换个角度再看雷军,勇气确实可嘉。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