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传统玩家整合+巨头跨界入场,国内医疗信息化发展仍有三大难点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传统玩家整合+巨头跨界入场,国内医疗信息化发展仍有三大难点

在医院高质量发展的形势下,医疗数字化有极大的发挥空间。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陈杨

编辑 | 谢欣

近年来,在物联网、人工智能、大数据等新技术应用助推下,数字化医院、智慧医疗服务已成为未来医疗健康发展的大趋势。从实体医院信息化到互联网医院,数字化已经渗透在患者服务、医院临床和管理、区域公卫治理的方方面面。

无论是于患者而言,优化就医体验,实现诊前的慢病预防、诊后的智慧医嘱和远程医护;还是对于医院来说,实现区域医疗系统互联互通,医保控费,精细化运营,提升学科竞争力;抑或对于医护人员,做出精准诊疗决策,获得实时预警,从繁杂冗余的重复性工作解放出来,专注提升医疗服务、科研能力,都对医疗健康领域的数字化和信息化有更多的切实需求。

上海同济医院副院长赵海鹏在接受界面新闻记者采访时指出,目前传统病房在医疗、服务、管理三个维度上存在诸多痛点,比如医护移动护理查房不便、病房智能化设备不全、应急管理能力薄弱、缺乏系统完善的管理制度等问题凸显,传统病房的落后现状已不能满足患者使用需求,智慧病房建设迫在眉睫。

复旦大学医院管理研究所所长、复旦版中国医院排行榜创始人高解春认为,在医院高质量发展的形势下,医疗数字化有极大的发挥空间。如当下公立医院由规模发展走向内涵发展,单体医院走向“一院多区”,医院集团、医联体信息平台需要整合、共享信息,统一诊疗规范,提供同质化服务。针对医疗质量,需要有与诊疗规范和临床路径相关联的实时警示、危急值管理,构建全程、全方位的质量控制智能体系。在鼓励创新的政策背景下,医院需要搭建起自己的临床科研数据平台,建设高水平和研究型医样本库、数据库等。

此外,高解春提到,当下,人事管理软件、科研管理软件大多处于空白状态,只有构建好各个方面的软件系统,进而才能将它们整合在一起,实现院内人、财、物、医疗信息的汇总交互,构建医院信息交互平台。

正因如此,在广阔的市场前景和巨大需求下,国内医疗信息化赛道出现了众多玩家,其中既有传统医疗信息化企业,也有如互联网、硬件巨头等纷纷跨界而入。

近日,国内医疗信息化巨头卫宁健康、与“跨界”的美的集团先后发布新产品。前者发布了包括基于内容和场景交互的医护移动工作平台WiNEX MY在内的多款WiNEX系列新产品,基于Content的循证病历,综合患者整体情况,结合医学知识,智能寻找最有价值信息;并连接院内系统,深入医疗场景和工作细节,实现在线协助、专科会诊、智能提醒、掌上交班。

后者则推出了悟空·智慧病区解决方案,以场景控制单元为核心,整合护士站、病房两个核心区域中的环境控制、医疗辅助智能化、医疗信息化等应用。

不过,在数字化技术发展和软硬件开发的过程中,也存在一些待解决和优化的问题。其一是有医院管理和医疗经验的医生、管理者与IT工程师持续的交流、磨合。高解春告诉界面新闻记者,两者在实际工作中往往存在着“交流障碍”,IT工程师未必理解医生提出的具体问题,医生也无法将自己的需求转变成计算机语言和软件,只有两者在团队中反复沟通、靠近,未来才能出现融合的形态。

卫宁健康总裁王涛则从技术角度解释称,由于现代医学的根本逻辑是基于经验的循证医学,且在专业细分之下非常离散,很难归纳;而IT技术的根本逻辑在于用数学的方法进行演绎推理,因此在两者之间加固一层抽象底层医学数据的中台,才能保证整个架构相对高效和稳定。而这也要依靠有临床经验的医生和IT工程师在一个团队中的相互碰撞。

第二个问题是信息共享。高解春向记者介绍,由于信息化支持没有跟上,国内到现在为止很多信息靠的是报表,这其中难免会存在问题和疏漏。另外,出于隐私保护的顾虑,当下公共信息的公共性工作做得并不到位,跨部门、跨医院、跨省的数据难以共享。举例来说,拿出天气、健康两方面的信息,即可研究天气、温度与发病之间的相关性,可以开展很多工作。但其前提都是各部门拿出自己的数据,用以共享。

对此,高解春认为,如何使用海量数据是未来需要考虑的问题,而这方面需要政府部门来主导、推动。如国家卫健委主导的三级公立医院绩效考核工作,极大推动了卫生信息化发展。

此外,高解春还提到,本次疫情客观上推广了互联网医疗,让人们更加熟悉、愿意在线上接受问诊、配药等医疗服务。但当下,线上医生的服务价格偏低、配药尚未走出具体明确的闭环、医保报销方式与线下存在差异等问题也制约着其进一步发展。而未来,互联网可以叠加物联网、移动网,三网并一构建智能家庭健康监测系统,通过可穿戴设备,向病人提供远端的健康、医疗服务。

由于细分领域众多,且均具有极高的专业性壁垒,除产品竞争,资本合作也在医疗信息化赛道频频发生。2021年7月,卫宁健康和创业慧康曾于发布合并计划,尽管两家行业前三的合并不到一周即宣告终止,但提高行业集中度,构建生态平台已成为业内的普遍共识。

两个月前,飞利浦拟12.25亿元受让创业慧康约10%股份。彼时,飞利浦方面在回应界面新闻称,双方于2022年5月12日正式建立了战略合作伙伴关系,目的是加快飞利浦在中国市场“端到端”健康医疗信息化布局。创业慧康亦称,未来,双方将共同加速实现智能化医疗落地,为传统医疗、康复、养老等赋能。

(记者李科文本文亦有贡献)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传统玩家整合+巨头跨界入场,国内医疗信息化发展仍有三大难点

在医院高质量发展的形势下,医疗数字化有极大的发挥空间。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陈杨

编辑 | 谢欣

近年来,在物联网、人工智能、大数据等新技术应用助推下,数字化医院、智慧医疗服务已成为未来医疗健康发展的大趋势。从实体医院信息化到互联网医院,数字化已经渗透在患者服务、医院临床和管理、区域公卫治理的方方面面。

无论是于患者而言,优化就医体验,实现诊前的慢病预防、诊后的智慧医嘱和远程医护;还是对于医院来说,实现区域医疗系统互联互通,医保控费,精细化运营,提升学科竞争力;抑或对于医护人员,做出精准诊疗决策,获得实时预警,从繁杂冗余的重复性工作解放出来,专注提升医疗服务、科研能力,都对医疗健康领域的数字化和信息化有更多的切实需求。

上海同济医院副院长赵海鹏在接受界面新闻记者采访时指出,目前传统病房在医疗、服务、管理三个维度上存在诸多痛点,比如医护移动护理查房不便、病房智能化设备不全、应急管理能力薄弱、缺乏系统完善的管理制度等问题凸显,传统病房的落后现状已不能满足患者使用需求,智慧病房建设迫在眉睫。

复旦大学医院管理研究所所长、复旦版中国医院排行榜创始人高解春认为,在医院高质量发展的形势下,医疗数字化有极大的发挥空间。如当下公立医院由规模发展走向内涵发展,单体医院走向“一院多区”,医院集团、医联体信息平台需要整合、共享信息,统一诊疗规范,提供同质化服务。针对医疗质量,需要有与诊疗规范和临床路径相关联的实时警示、危急值管理,构建全程、全方位的质量控制智能体系。在鼓励创新的政策背景下,医院需要搭建起自己的临床科研数据平台,建设高水平和研究型医样本库、数据库等。

此外,高解春提到,当下,人事管理软件、科研管理软件大多处于空白状态,只有构建好各个方面的软件系统,进而才能将它们整合在一起,实现院内人、财、物、医疗信息的汇总交互,构建医院信息交互平台。

正因如此,在广阔的市场前景和巨大需求下,国内医疗信息化赛道出现了众多玩家,其中既有传统医疗信息化企业,也有如互联网、硬件巨头等纷纷跨界而入。

近日,国内医疗信息化巨头卫宁健康、与“跨界”的美的集团先后发布新产品。前者发布了包括基于内容和场景交互的医护移动工作平台WiNEX MY在内的多款WiNEX系列新产品,基于Content的循证病历,综合患者整体情况,结合医学知识,智能寻找最有价值信息;并连接院内系统,深入医疗场景和工作细节,实现在线协助、专科会诊、智能提醒、掌上交班。

后者则推出了悟空·智慧病区解决方案,以场景控制单元为核心,整合护士站、病房两个核心区域中的环境控制、医疗辅助智能化、医疗信息化等应用。

不过,在数字化技术发展和软硬件开发的过程中,也存在一些待解决和优化的问题。其一是有医院管理和医疗经验的医生、管理者与IT工程师持续的交流、磨合。高解春告诉界面新闻记者,两者在实际工作中往往存在着“交流障碍”,IT工程师未必理解医生提出的具体问题,医生也无法将自己的需求转变成计算机语言和软件,只有两者在团队中反复沟通、靠近,未来才能出现融合的形态。

卫宁健康总裁王涛则从技术角度解释称,由于现代医学的根本逻辑是基于经验的循证医学,且在专业细分之下非常离散,很难归纳;而IT技术的根本逻辑在于用数学的方法进行演绎推理,因此在两者之间加固一层抽象底层医学数据的中台,才能保证整个架构相对高效和稳定。而这也要依靠有临床经验的医生和IT工程师在一个团队中的相互碰撞。

第二个问题是信息共享。高解春向记者介绍,由于信息化支持没有跟上,国内到现在为止很多信息靠的是报表,这其中难免会存在问题和疏漏。另外,出于隐私保护的顾虑,当下公共信息的公共性工作做得并不到位,跨部门、跨医院、跨省的数据难以共享。举例来说,拿出天气、健康两方面的信息,即可研究天气、温度与发病之间的相关性,可以开展很多工作。但其前提都是各部门拿出自己的数据,用以共享。

对此,高解春认为,如何使用海量数据是未来需要考虑的问题,而这方面需要政府部门来主导、推动。如国家卫健委主导的三级公立医院绩效考核工作,极大推动了卫生信息化发展。

此外,高解春还提到,本次疫情客观上推广了互联网医疗,让人们更加熟悉、愿意在线上接受问诊、配药等医疗服务。但当下,线上医生的服务价格偏低、配药尚未走出具体明确的闭环、医保报销方式与线下存在差异等问题也制约着其进一步发展。而未来,互联网可以叠加物联网、移动网,三网并一构建智能家庭健康监测系统,通过可穿戴设备,向病人提供远端的健康、医疗服务。

由于细分领域众多,且均具有极高的专业性壁垒,除产品竞争,资本合作也在医疗信息化赛道频频发生。2021年7月,卫宁健康和创业慧康曾于发布合并计划,尽管两家行业前三的合并不到一周即宣告终止,但提高行业集中度,构建生态平台已成为业内的普遍共识。

两个月前,飞利浦拟12.25亿元受让创业慧康约10%股份。彼时,飞利浦方面在回应界面新闻称,双方于2022年5月12日正式建立了战略合作伙伴关系,目的是加快飞利浦在中国市场“端到端”健康医疗信息化布局。创业慧康亦称,未来,双方将共同加速实现智能化医疗落地,为传统医疗、康复、养老等赋能。

(记者李科文本文亦有贡献)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