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功臣接连出走、重心转向日本,危机中的孙正义不想再给被投救命钱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功臣接连出走、重心转向日本,危机中的孙正义不想再给被投救命钱

正在筹集资金的一些软银被投公司从软银方面得到了一个明确信号——不要指望在遇到困难时,获得软银额外的现金流帮助。

图源:视觉中国

记者 | 李京亚

软银不再“大方出手”了。

近日,软银集团在日本东京总部大楼召开了定期股东大会,股东相继就愿景基金的前景及软银旗下的英国半导体设计企业ARM的上市计划进行了提问。

在孙正义口中,软银集团是全球最大的AI独角兽企业的投资方,但他表示,虽然过去阿里巴巴在软银的股票资产中占比很大,现在则只有20%左右。他强调信息革命才正式开始,将随着进化展开投资,并将严格筛选投资对象,在股价反转之前开始买入。

关于ARM,孙正义称这是(推进信息革命的)软银集团核心中的核心”,并表示ARM的理想上市地点是美国纳斯达克,不过尚未最终确定。外界推测认为,伦敦证券交易所仍有机会。

谈及新的投资方向,孙正义表示,如果在日本也有好企业,将不断增加投资。5天之前,软银愿景基金完成了在日本的第四笔出手——日本合同SaaS公司LegalForce。孙正义此前一直认为,对于愿景基金来说,日本的初创企业发展得太慢,只能满足本土市场的需求。但最近一段时间,孙正义逐渐改变了对日本的投资策略,扩充了软银在日本的投资团队。

引人关注的是,孙正义在股东大会上流露出要继续掌舵软银的意愿,他强调商业公司应由年轻经营层领航,然而投资是上了年纪也能做的。

软银还任命了韩国人David Chao接替华登国际创始人陈立武担任外部董事。David Chao是风险投资公司DCM的联合创始人,他与孙正义颇有渊源,也是促成当初对应用商店豌豆荚战略投资的投资人。此前,他曾投资过垂直农业初创公司Plant和个人金融初创公司SoFi Technologies,由于SoFiCEO的性侵丑闻,业内对David Chao接替陈立武一事争议很大。陈立武在一封公开的离职信中警告称,孙正义需要有人提供保障,给他提供建议,让他更加成功。太快做出糟糕的选择,可能会给公司带来负面后果。

事实上,2017年愿景基金1期正式设立后,软银董事会的重量级人士就开始了陆续离职,比如日本电产株式会社创始人永守重信、优衣库母公司迅销首席执行官柳井正,还有马云。其中还包括一位女性董事川本优子,她在内部管控方面的意见与孙正义不合,这些人本可以成为软银做决策时更为独立的声音。

与此同时,软银高管的离职潮也在持续。

继孙正义的左膀右臂、软银集团COO马塞洛·克劳尔因薪酬纠纷离开公司后,622日,软银又宣布上任仅5个月的软银集团国际部法籍CEO米歇尔·康贝斯即将卸任,他当初接任的正是软银COO兼任的职位。

法国人就此结束了自己5年的软银生涯,软银国际部管理合伙人亚历克斯·克拉维尔会接任他的职位,克拉维尔是摩根士丹利的资深投资银行家,曾参与软银对T-Mobile、德国电信AGWeWorkOneWeb的投资。

康贝斯与马塞洛·克劳尔还有一个重要交集。克劳尔曾在2014年至2018年担任软银收购的美国电信运营商SprintCEO,此后,康贝斯接替了这一职位,直到SprintT-Mobile的合并在2020年春获批。这一交易的达成对软银来说是一巨大解脱,也彰显了康贝斯的运营才干。事实上,软银在完成对Sprint收购后,一直无法成功整合与T-Mobile的合并交易,也导致Sprint的市场地位出现了下滑。康贝斯在去年秋天WeWork转型为上市公司过程中也起到了积极推动作用。

至于康贝斯为何突然离开,软银并没有提供更多信息。今年4月,软银拉丁美洲基金的三位管理合伙人中,有两位离职,此前拉美基金的表现在软银几支基金中一枝独秀。同月,愿景基金美国分部的负责人也离开了软银。

对软银有汗马功劳的高层纷纷离任是软银处于危险之中的信号,在截至今年3月的财年中,软银出现了创纪录的132亿美元亏损。上月,软银的股价与20214月的峰值相比,已抹去60%的价值。

日前,国际评级机构穆迪软银的信用前景从稳定下调至负面,理由是其投资组合价值下降,并估计软银的杠杆率有所增加。

最近几个月中,软银投资组合中的科技公司也饱受裁员危机困扰,比如最近宣布裁员的瑞典支付公司Klarna Bank和隐私管理公司OneTrust。另有报道称,ARM也在裁员。在最近几月被解雇的2万名全球科技圈人才中,软银被投的员工占到20%

而以控制被投著称的软银,此刻却希望被投公司依靠自身力量脱困。

据外媒报道,正在筹集资金的一些软银被投公司从软银方面得到了一个明确信号——不要指望在遇到困难时,获得软银额外的现金流帮助。据《福布斯》调查,愿景基金1期和2期投资组合中300家初创公司里的20位创始人被软银告知,在利率上升和通胀失控导致经济下滑的情况下,专注精益增长是优先事项。

孙正义此前表示,由于财务健康状况,软银今年将进行更少、规模更小的交易。据业内人士判断,软银的投资还会在现在基础上进一步收窄。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软银

4.2k
  • 日本KDDI通信故障影响3091万人以上,成史上最大规模故障
  • 软银公司将持有的PayPay股份从25%提高到35%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功臣接连出走、重心转向日本,危机中的孙正义不想再给被投救命钱

正在筹集资金的一些软银被投公司从软银方面得到了一个明确信号——不要指望在遇到困难时,获得软银额外的现金流帮助。

图源:视觉中国

记者 | 李京亚

软银不再“大方出手”了。

近日,软银集团在日本东京总部大楼召开了定期股东大会,股东相继就愿景基金的前景及软银旗下的英国半导体设计企业ARM的上市计划进行了提问。

在孙正义口中,软银集团是全球最大的AI独角兽企业的投资方,但他表示,虽然过去阿里巴巴在软银的股票资产中占比很大,现在则只有20%左右。他强调信息革命才正式开始,将随着进化展开投资,并将严格筛选投资对象,在股价反转之前开始买入。

关于ARM,孙正义称这是(推进信息革命的)软银集团核心中的核心”,并表示ARM的理想上市地点是美国纳斯达克,不过尚未最终确定。外界推测认为,伦敦证券交易所仍有机会。

谈及新的投资方向,孙正义表示,如果在日本也有好企业,将不断增加投资。5天之前,软银愿景基金完成了在日本的第四笔出手——日本合同SaaS公司LegalForce。孙正义此前一直认为,对于愿景基金来说,日本的初创企业发展得太慢,只能满足本土市场的需求。但最近一段时间,孙正义逐渐改变了对日本的投资策略,扩充了软银在日本的投资团队。

引人关注的是,孙正义在股东大会上流露出要继续掌舵软银的意愿,他强调商业公司应由年轻经营层领航,然而投资是上了年纪也能做的。

软银还任命了韩国人David Chao接替华登国际创始人陈立武担任外部董事。David Chao是风险投资公司DCM的联合创始人,他与孙正义颇有渊源,也是促成当初对应用商店豌豆荚战略投资的投资人。此前,他曾投资过垂直农业初创公司Plant和个人金融初创公司SoFi Technologies,由于SoFiCEO的性侵丑闻,业内对David Chao接替陈立武一事争议很大。陈立武在一封公开的离职信中警告称,孙正义需要有人提供保障,给他提供建议,让他更加成功。太快做出糟糕的选择,可能会给公司带来负面后果。

事实上,2017年愿景基金1期正式设立后,软银董事会的重量级人士就开始了陆续离职,比如日本电产株式会社创始人永守重信、优衣库母公司迅销首席执行官柳井正,还有马云。其中还包括一位女性董事川本优子,她在内部管控方面的意见与孙正义不合,这些人本可以成为软银做决策时更为独立的声音。

与此同时,软银高管的离职潮也在持续。

继孙正义的左膀右臂、软银集团COO马塞洛·克劳尔因薪酬纠纷离开公司后,622日,软银又宣布上任仅5个月的软银集团国际部法籍CEO米歇尔·康贝斯即将卸任,他当初接任的正是软银COO兼任的职位。

法国人就此结束了自己5年的软银生涯,软银国际部管理合伙人亚历克斯·克拉维尔会接任他的职位,克拉维尔是摩根士丹利的资深投资银行家,曾参与软银对T-Mobile、德国电信AGWeWorkOneWeb的投资。

康贝斯与马塞洛·克劳尔还有一个重要交集。克劳尔曾在2014年至2018年担任软银收购的美国电信运营商SprintCEO,此后,康贝斯接替了这一职位,直到SprintT-Mobile的合并在2020年春获批。这一交易的达成对软银来说是一巨大解脱,也彰显了康贝斯的运营才干。事实上,软银在完成对Sprint收购后,一直无法成功整合与T-Mobile的合并交易,也导致Sprint的市场地位出现了下滑。康贝斯在去年秋天WeWork转型为上市公司过程中也起到了积极推动作用。

至于康贝斯为何突然离开,软银并没有提供更多信息。今年4月,软银拉丁美洲基金的三位管理合伙人中,有两位离职,此前拉美基金的表现在软银几支基金中一枝独秀。同月,愿景基金美国分部的负责人也离开了软银。

对软银有汗马功劳的高层纷纷离任是软银处于危险之中的信号,在截至今年3月的财年中,软银出现了创纪录的132亿美元亏损。上月,软银的股价与20214月的峰值相比,已抹去60%的价值。

日前,国际评级机构穆迪软银的信用前景从稳定下调至负面,理由是其投资组合价值下降,并估计软银的杠杆率有所增加。

最近几个月中,软银投资组合中的科技公司也饱受裁员危机困扰,比如最近宣布裁员的瑞典支付公司Klarna Bank和隐私管理公司OneTrust。另有报道称,ARM也在裁员。在最近几月被解雇的2万名全球科技圈人才中,软银被投的员工占到20%

而以控制被投著称的软银,此刻却希望被投公司依靠自身力量脱困。

据外媒报道,正在筹集资金的一些软银被投公司从软银方面得到了一个明确信号——不要指望在遇到困难时,获得软银额外的现金流帮助。据《福布斯》调查,愿景基金1期和2期投资组合中300家初创公司里的20位创始人被软银告知,在利率上升和通胀失控导致经济下滑的情况下,专注精益增长是优先事项。

孙正义此前表示,由于财务健康状况,软银今年将进行更少、规模更小的交易。据业内人士判断,软银的投资还会在现在基础上进一步收窄。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