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贝壳“再下场”,但租房还是门好生意吗?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贝壳“再下场”,但租房还是门好生意吗?

截至6月底,贝壳省心租累计托管房源超过30000套。

图片来源:贝壳找房

5月底,自如在北京悄然上线了四家Z-Stay门店,Z-Stay是自如新推出的酒店集中式长租公寓产品。无独有偶,天猫好房也向长租公寓行业发起号召,试图寻求租赁行业的发展新模式。去年年底贝壳找房成立的租房业务,近日也宣布今年年底将通过多元化的方式供给超过10万间租赁用房。

租赁赛道的市场前景也不容小觑。相关数据显示,目前国内超过2亿国民选择长期租房生活,这一数据与贷款买房的规模持平。

在新时期的发展背景下,发展住房租赁市场在释放居民消费潜能、提高新型城镇化效率、降低系统性金融风险、提高城市综合治理等方面意义重大。

与此同时,租赁市场正在步入从数量到品质提升新阶段,供需矛盾进一步升级。不过,人口结构和需求变化,带来挑战的同时也催生出新的商业模式和机会。尽管租赁市场始终在深度调整中艰难前行,但资本依旧看好这一巨大的市场,并在不断寻找新的突破口。

国内最大的房产交易与服务平台贝壳找房(BEKE),在租赁市场潜行多年,不断在行业变化寻找新的运行模式和增长点。这一次,贝壳找房推出更强调品质服务的贝壳租房。

第二增长点贝壳租房

当下大城市房价高且上涨快,外来群体越来越难以通过购房融入城市,更多是通过租赁解决居住问题。随着消费升级及新生代租赁住房需求提升,租赁矛盾进一步凸显。

2017年,住房租赁上升为国家战略,中央提出了“多主体供给、多渠道保障、租购并举”的住房战略。在过去几年的发展中,住房租赁市场得到了快速发展,房源有效供给量提升,租客权益保障加强,但也依然存在着一些问题亟需解决。

贝壳找房调研发现,在房源端,供给分散导致管理难。重点城市的供给主要来源于家庭散户出租,占市场租赁房源的90%以上;以散户为主的住房租赁市场涉及千家万户,个人二房东转租、租赁合同不规范等乱象难以全面制止,主管部门监管难度大。

在租客端,保障不足导致体验度不高。由于房源供给以散户业主出租为主,出租家庭随意缩短租期、单方提高租金、驱赶租户等问题时有发生,租客的租住保障不足。

在机构端,机构化率较低导致专业服务欠缺。全国规模前100家的住房租赁企业管理房源总数约为400万套(间),机构化占比约为5-6%。相对于美国54.7%,英国66%,德国48%,日本83%,法国71.2%的比率较低。租赁机构是专业服务的载体,过低的机构化率导致专业服务欠缺。

贝壳找房高级副总裁、贝壳研究院院长李文杰认为,过去房地产的繁荣是要素投入、金融驱动,下一个阶段的繁荣则是服务主导、技术驱动。根据发达国家的经验,随着住房从投资和生产属性向居住和消费属性的转变,居住服务业在经济增长中的贡献度会越来越高,居住服务创造就业的能力也远远大于住房投资。

而租赁从增量向后服务时代发展的转变趋势,已在过去数年表现明显。作为居住产业数字化服务平台,2021年11月底,贝壳找房积极响应国家“租购并举”的政策号召,提出了“一体两翼”发展战略。一体指代主营业务,即存量房和新房经纪交易服务赛道;两翼分别为整装大家居事业群与以租房业务为主的惠居事业群。

在贝壳找房2021年业绩发布会上,董事长兼CEO彭永东提出这样一个判断:当下有两个突出的时代变化:第一,消费者开始从“买到房”转向“住得好”;第二,中国企业从追求商业价值转向追求商业和社会价值并重。

无论是从商业价值还是社会价值来看,机构化长租房都是住房租赁行业的重要发展方向。全国政协常委、清华大学中国经济思想与实践研究院院长李稻葵认为,从去年两会首次提出“完善长租房政策”“规范发展长租房市场”,到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明确“加快发展长租房市场”,这一提法的转变,释放出一个明确的信号,即长租房市场在过去一年中已取得了重大的发展成果,未来将成为保障民生稳定、促进消费增长、稳定房地产市场、促进城镇化建设的重要抓手。其中,发展机构化长租房,已成为相关部门完善住房租赁体系建设、解决城市居住问题的重要工作思路。

租房是大居住服务链不可或缺的一环——前端服务租房、中端服务房屋买卖,后服务则是装修、家政等;发展租房业务实质上是在构建更长的居住服务链条、更长的用户生命周期。贝壳租房重新铺开,具有与存量房和新房经纪交易服务、家居同等战略地位,正是贝壳找房应对时代变化而提前埋下的种子。贝壳租房或将在未来为贝壳找房创造理想的业绩收入。

微利可持续

超过2亿租赁人口造就了巨大的租赁市场,但身居其中的租赁企业发展并不顺遂,盈利仍是老大难问题。

作为互联网房产中介,贝壳重新铺开租房业务,定位是 “微利可持续”,通过规模和延伸后服务,实现可持续发展。

租赁市场发展多年,已经有各类资本和企业入局。万科、龙湖等房企系运营商具备拿地优势,城家等酒店系运营商在运营上更富经验,建设银行等金融机构具有资金优势,而中介系入我爱我家等则背靠海量用户规模。

相形之下,贝壳租房入局优势主要有两种:一,利用海量房产信息资源、巨大的用户规模、服务黏性获取市场。二,通过标准化、数字化改造的丰富经验,实现管理和服务溢价。彭永东曾说,“我们在过去21年里,迭代了产业互联网一整套从零到一的方法论,对每个节点关键能力的搭建,过程中团队节奏的把握等,积累了丰富的经验教训。这套方法论,让我们在各个新业务领域的拓展上充满信心。”

基于对市场判断和自身优势,贝壳租房通过租赁经纪服务、公寓运营服务、专业机构托管服务、投资共建房源等轻重方式,在短时间内就获取一定规模的分布式和集中式房源。

在分布式方面,通过租赁经纪服务,贝壳租房连接了链家、德佑、21世纪不动产等经纪品牌,以经纪服务方式提供超150万套租赁房源。贝壳租房推出省心租模式(分布式房屋租赁托管服务),将市场上的分布式房源转为专业机构化的长租房源。

在集中公寓领域,今年2月,贝壳租房投资共建的首个青年公寓项目在上海徐汇区正式落地。目前贝壳租房在管公寓达27个,覆盖6城超8000套房源。

租房如何才能成为一门好生意?

贝壳租房相关负责人称,以贝壳省心租为例,截至2022年6月底,贝壳租房通过专业机构托管方式,已进入北京、上海、天津、成都、杭州、苏州、宁波7个重点城市,累计托管房源超过30000套。

贝壳省心租从设计之初,就摒弃了二房东吃差价的模式,而是锁定管理溢价率。在锁定了溢价率这个变量后,盈利模式的设计必须要从平台能力建设、管理效率提升和服务品质保障三个方面进行挖掘。

以 “出房率”为例,房屋托管行业通用标准是,业主将房源委托给运营方,会设置空置期。如果空置期是30天,那空置期内是不付钱给业主的;但是,运营方如果在30天内或更短时间完成出租,就能产生正向收益。正向收益考验的是运营方的运营效率,出房周期越短,效率越高。

同样,托管机构服务业主和用户的管家人效(每个人有效管理多少套房源),也是重要运营指标,人效越高分摊成本就越低。此外,线上成交占比(更低的成本)、付费增值服务的满意度等也都是重要指标和方向。

在服务品质侧,针对租赁市场中用户关心的收费不透明、逾期交房、提前解约等问题,贝壳租房推出涵盖7大服务承诺的微光服务保障体系,以及保洁、洗衣等租后服务。面对2022年的全日制应届毕业生(专科、本科、硕士),贝壳租房在北京等5个城市开启“佣金减半”的“新青年计划”。

对贝壳租房来讲,只有倒逼自身建立起这些运营能力,提升各链条的效率,才能“算过来帐”。这与贝壳找房坚持“难而正确、长期主义”的商业理念一脉相承。

商业模式贯通后,贝壳找房对贝壳租房设定了明确目标。根据彭永东计划,2022年贝壳租房将通过多元化的方式供给超过10万间租赁用房。

这一量级目标恰巧说明,贝壳发挥规模化的带头作用,承担更多缓解城市居住难题的职能的决心。房屋租赁是一个多边网络效应的业务,平台属性强,但供给端的极端非标性,让行业无法形成一个类似携程的入口。只有做重去解决供给端问题,才能驱动交易平台效应,解决今日租赁行业的难题:运营效率和居住体验问题。

当然,贝壳能否解决非标供给、服务方差和交易的不确定性,转化商业价值和社会价值,还待时间给出答案。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贝壳找房

3.3k
  • 北京7月二手房成交环比涨12%,挂牌均价维持5.9万/平
  • 用产业互联网思维重做家装,被窝一季度签6500单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贝壳“再下场”,但租房还是门好生意吗?

截至6月底,贝壳省心租累计托管房源超过30000套。

图片来源:贝壳找房

5月底,自如在北京悄然上线了四家Z-Stay门店,Z-Stay是自如新推出的酒店集中式长租公寓产品。无独有偶,天猫好房也向长租公寓行业发起号召,试图寻求租赁行业的发展新模式。去年年底贝壳找房成立的租房业务,近日也宣布今年年底将通过多元化的方式供给超过10万间租赁用房。

租赁赛道的市场前景也不容小觑。相关数据显示,目前国内超过2亿国民选择长期租房生活,这一数据与贷款买房的规模持平。

在新时期的发展背景下,发展住房租赁市场在释放居民消费潜能、提高新型城镇化效率、降低系统性金融风险、提高城市综合治理等方面意义重大。

与此同时,租赁市场正在步入从数量到品质提升新阶段,供需矛盾进一步升级。不过,人口结构和需求变化,带来挑战的同时也催生出新的商业模式和机会。尽管租赁市场始终在深度调整中艰难前行,但资本依旧看好这一巨大的市场,并在不断寻找新的突破口。

国内最大的房产交易与服务平台贝壳找房(BEKE),在租赁市场潜行多年,不断在行业变化寻找新的运行模式和增长点。这一次,贝壳找房推出更强调品质服务的贝壳租房。

第二增长点贝壳租房

当下大城市房价高且上涨快,外来群体越来越难以通过购房融入城市,更多是通过租赁解决居住问题。随着消费升级及新生代租赁住房需求提升,租赁矛盾进一步凸显。

2017年,住房租赁上升为国家战略,中央提出了“多主体供给、多渠道保障、租购并举”的住房战略。在过去几年的发展中,住房租赁市场得到了快速发展,房源有效供给量提升,租客权益保障加强,但也依然存在着一些问题亟需解决。

贝壳找房调研发现,在房源端,供给分散导致管理难。重点城市的供给主要来源于家庭散户出租,占市场租赁房源的90%以上;以散户为主的住房租赁市场涉及千家万户,个人二房东转租、租赁合同不规范等乱象难以全面制止,主管部门监管难度大。

在租客端,保障不足导致体验度不高。由于房源供给以散户业主出租为主,出租家庭随意缩短租期、单方提高租金、驱赶租户等问题时有发生,租客的租住保障不足。

在机构端,机构化率较低导致专业服务欠缺。全国规模前100家的住房租赁企业管理房源总数约为400万套(间),机构化占比约为5-6%。相对于美国54.7%,英国66%,德国48%,日本83%,法国71.2%的比率较低。租赁机构是专业服务的载体,过低的机构化率导致专业服务欠缺。

贝壳找房高级副总裁、贝壳研究院院长李文杰认为,过去房地产的繁荣是要素投入、金融驱动,下一个阶段的繁荣则是服务主导、技术驱动。根据发达国家的经验,随着住房从投资和生产属性向居住和消费属性的转变,居住服务业在经济增长中的贡献度会越来越高,居住服务创造就业的能力也远远大于住房投资。

而租赁从增量向后服务时代发展的转变趋势,已在过去数年表现明显。作为居住产业数字化服务平台,2021年11月底,贝壳找房积极响应国家“租购并举”的政策号召,提出了“一体两翼”发展战略。一体指代主营业务,即存量房和新房经纪交易服务赛道;两翼分别为整装大家居事业群与以租房业务为主的惠居事业群。

在贝壳找房2021年业绩发布会上,董事长兼CEO彭永东提出这样一个判断:当下有两个突出的时代变化:第一,消费者开始从“买到房”转向“住得好”;第二,中国企业从追求商业价值转向追求商业和社会价值并重。

无论是从商业价值还是社会价值来看,机构化长租房都是住房租赁行业的重要发展方向。全国政协常委、清华大学中国经济思想与实践研究院院长李稻葵认为,从去年两会首次提出“完善长租房政策”“规范发展长租房市场”,到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明确“加快发展长租房市场”,这一提法的转变,释放出一个明确的信号,即长租房市场在过去一年中已取得了重大的发展成果,未来将成为保障民生稳定、促进消费增长、稳定房地产市场、促进城镇化建设的重要抓手。其中,发展机构化长租房,已成为相关部门完善住房租赁体系建设、解决城市居住问题的重要工作思路。

租房是大居住服务链不可或缺的一环——前端服务租房、中端服务房屋买卖,后服务则是装修、家政等;发展租房业务实质上是在构建更长的居住服务链条、更长的用户生命周期。贝壳租房重新铺开,具有与存量房和新房经纪交易服务、家居同等战略地位,正是贝壳找房应对时代变化而提前埋下的种子。贝壳租房或将在未来为贝壳找房创造理想的业绩收入。

微利可持续

超过2亿租赁人口造就了巨大的租赁市场,但身居其中的租赁企业发展并不顺遂,盈利仍是老大难问题。

作为互联网房产中介,贝壳重新铺开租房业务,定位是 “微利可持续”,通过规模和延伸后服务,实现可持续发展。

租赁市场发展多年,已经有各类资本和企业入局。万科、龙湖等房企系运营商具备拿地优势,城家等酒店系运营商在运营上更富经验,建设银行等金融机构具有资金优势,而中介系入我爱我家等则背靠海量用户规模。

相形之下,贝壳租房入局优势主要有两种:一,利用海量房产信息资源、巨大的用户规模、服务黏性获取市场。二,通过标准化、数字化改造的丰富经验,实现管理和服务溢价。彭永东曾说,“我们在过去21年里,迭代了产业互联网一整套从零到一的方法论,对每个节点关键能力的搭建,过程中团队节奏的把握等,积累了丰富的经验教训。这套方法论,让我们在各个新业务领域的拓展上充满信心。”

基于对市场判断和自身优势,贝壳租房通过租赁经纪服务、公寓运营服务、专业机构托管服务、投资共建房源等轻重方式,在短时间内就获取一定规模的分布式和集中式房源。

在分布式方面,通过租赁经纪服务,贝壳租房连接了链家、德佑、21世纪不动产等经纪品牌,以经纪服务方式提供超150万套租赁房源。贝壳租房推出省心租模式(分布式房屋租赁托管服务),将市场上的分布式房源转为专业机构化的长租房源。

在集中公寓领域,今年2月,贝壳租房投资共建的首个青年公寓项目在上海徐汇区正式落地。目前贝壳租房在管公寓达27个,覆盖6城超8000套房源。

租房如何才能成为一门好生意?

贝壳租房相关负责人称,以贝壳省心租为例,截至2022年6月底,贝壳租房通过专业机构托管方式,已进入北京、上海、天津、成都、杭州、苏州、宁波7个重点城市,累计托管房源超过30000套。

贝壳省心租从设计之初,就摒弃了二房东吃差价的模式,而是锁定管理溢价率。在锁定了溢价率这个变量后,盈利模式的设计必须要从平台能力建设、管理效率提升和服务品质保障三个方面进行挖掘。

以 “出房率”为例,房屋托管行业通用标准是,业主将房源委托给运营方,会设置空置期。如果空置期是30天,那空置期内是不付钱给业主的;但是,运营方如果在30天内或更短时间完成出租,就能产生正向收益。正向收益考验的是运营方的运营效率,出房周期越短,效率越高。

同样,托管机构服务业主和用户的管家人效(每个人有效管理多少套房源),也是重要运营指标,人效越高分摊成本就越低。此外,线上成交占比(更低的成本)、付费增值服务的满意度等也都是重要指标和方向。

在服务品质侧,针对租赁市场中用户关心的收费不透明、逾期交房、提前解约等问题,贝壳租房推出涵盖7大服务承诺的微光服务保障体系,以及保洁、洗衣等租后服务。面对2022年的全日制应届毕业生(专科、本科、硕士),贝壳租房在北京等5个城市开启“佣金减半”的“新青年计划”。

对贝壳租房来讲,只有倒逼自身建立起这些运营能力,提升各链条的效率,才能“算过来帐”。这与贝壳找房坚持“难而正确、长期主义”的商业理念一脉相承。

商业模式贯通后,贝壳找房对贝壳租房设定了明确目标。根据彭永东计划,2022年贝壳租房将通过多元化的方式供给超过10万间租赁用房。

这一量级目标恰巧说明,贝壳发挥规模化的带头作用,承担更多缓解城市居住难题的职能的决心。房屋租赁是一个多边网络效应的业务,平台属性强,但供给端的极端非标性,让行业无法形成一个类似携程的入口。只有做重去解决供给端问题,才能驱动交易平台效应,解决今日租赁行业的难题:运营效率和居住体验问题。

当然,贝壳能否解决非标供给、服务方差和交易的不确定性,转化商业价值和社会价值,还待时间给出答案。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