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大股东格力拒偿3.33亿元担保债务,盾安环境再收关注函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大股东格力拒偿3.33亿元担保债务,盾安环境再收关注函

格力电器与紫金矿业对盾安环境的股权争夺尚未结束,后者的担保债务责任分属也悬而未决。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记者 | 徐诗琪

格力电器与其控股的盾安环境纷争仍在继续。

7月5日上午,盾安环境收到深交所关注函,要求公司说明先行代偿由格力电器承诺兜底的担保债务的原因及合理性。此前,盾安环境披露,公司先行以自有资金3.33亿元代偿由控股股东格力电器承诺兜底的担保债务。

盾安环境是盾安控股旗下上市公司,也是制冷元器件行业龙头企业,处在格力电器的供应链上游。去年底,格力电器公告称拟以30亿元的价格受让盾安环境38.78%股份,截至今年4月底,29.48%股份已完成过户。近期,格力电器还通过提名独董等手段试图增强控制权。

2018年,盾安集团爆发“流动性危机”,多家银行合力为盾安控股提供流动资金银团贷款,以帮其渡过危机。盾安控股将手中大量资产质押,包括持有的盾安环境29.48%股权,其旗下的上市公司也陷入了互保困局。此次盾安环境清偿的3.3亿元债款,即属于此前互保留下的相关债务。

根据盾安环境公告,截至融资(贷款)到期日,公司关联担保本息合计约6.6亿元,盾安控股与格力电器分别承担了50%;债务应最迟不晚于2022年5月15日前清偿完毕,并解除盾安环境所负担的担保义务。

为何约定由格力电器兜底的50%担保债务,此次却让盾安环境“自掏腰包”?这或与近期紫金矿业争夺股权有关。

今年4月,紫金矿业拟出资收购盾安集团旗下四项资产包,包括占盾安环境总股本9.71%的股票,作价6.52亿元。值得注意的是,该收购并没有包括对盾安环境相应的债务兜底责任。

按照格力电器与盾安环境此前约定,后者在向第三方转让股权前应先获得格力方面的同意,盾安环境显然违背了该约定。此后,为与紫金矿业争夺这9.71%的股权,格力电器还触发了要约收购公告。但因多方协商未果,目前为止,这场股权争夺未有定论。

格力电器7月公告称,由于公司还未与盾安控股、紫金矿业就盾安环境9.71%股份的转让事宜达成一致意见,各方仍在就关联担保债务还款方案和格力电器最终需承担的金额进行进一步协商。公司承诺不晚于2022年10月31日之前,按照此前约定的协议承担最终兜底责任。此外,格力电器也表示拟通过推进格力集团向盾安环境提供借款、参与非公开发行等方式提供资金支持。

格力电器对紫金矿业的试图入场表现出不满,是否因此降低了偿债意愿?上海申伦律师事务所夏海龙律师指出:“格力拒偿债务这件事,本身跟紫金矿业没有直接关系,不排除有这个因素影响。但每个合同都只约束合同当事人,法律纠纷也要个案处理。”

此外,深交所关注函也指出了另一大疑问:盾安环境先行代偿由格力电器承诺兜底的担保债务,是否构成控股股东非经营性资金占用?

根据盾安环境2021年报,当年公司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4.05亿元,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为5.18亿元。此次自行偿还3.33亿元,占到了2021年归母净利润的82%、现金流净额的64%。公司指出,此举将会对公司现金流造成短期压力,对公司2022年上半年财务报表造成影响,但对公司持续经营产生积极影响。

“格力是盾安环境控股股东,本来约定应由格力出的钱却由盾安环境先出了,监管关注的点就是格力是否利用了其控股股东的地位,占用了盾安环境的资金,这种做法是违反上市公司监管规定的。”夏海龙指出。

根据深交所2022年1月最新发布的《深圳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2022年修订)》,上市公司出现“公司存在资金占用且情形严重”,即上市公司被控股股东或者控股股东关联人占用资金的余额在一千万元以上,或者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5%以上,且无可行的解决方案,或虽提出解决方案但预计无法在一个月内解决的,深交所将对其股票交易实施“其他风险警示”。

7月5日,盾安环境股价走低,截至6日发稿,盾安环境报12.56元/股,今日涨2.28%。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盾安环境

84
  • 盾安环境(002011.SZ):2024年前一季度净利润为2.08亿元,同比增长28.88%
  • 盾安环境:公司新能源汽车热管理产品有应用到问界、阿维塔等部分车型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大股东格力拒偿3.33亿元担保债务,盾安环境再收关注函

格力电器与紫金矿业对盾安环境的股权争夺尚未结束,后者的担保债务责任分属也悬而未决。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记者 | 徐诗琪

格力电器与其控股的盾安环境纷争仍在继续。

7月5日上午,盾安环境收到深交所关注函,要求公司说明先行代偿由格力电器承诺兜底的担保债务的原因及合理性。此前,盾安环境披露,公司先行以自有资金3.33亿元代偿由控股股东格力电器承诺兜底的担保债务。

盾安环境是盾安控股旗下上市公司,也是制冷元器件行业龙头企业,处在格力电器的供应链上游。去年底,格力电器公告称拟以30亿元的价格受让盾安环境38.78%股份,截至今年4月底,29.48%股份已完成过户。近期,格力电器还通过提名独董等手段试图增强控制权。

2018年,盾安集团爆发“流动性危机”,多家银行合力为盾安控股提供流动资金银团贷款,以帮其渡过危机。盾安控股将手中大量资产质押,包括持有的盾安环境29.48%股权,其旗下的上市公司也陷入了互保困局。此次盾安环境清偿的3.3亿元债款,即属于此前互保留下的相关债务。

根据盾安环境公告,截至融资(贷款)到期日,公司关联担保本息合计约6.6亿元,盾安控股与格力电器分别承担了50%;债务应最迟不晚于2022年5月15日前清偿完毕,并解除盾安环境所负担的担保义务。

为何约定由格力电器兜底的50%担保债务,此次却让盾安环境“自掏腰包”?这或与近期紫金矿业争夺股权有关。

今年4月,紫金矿业拟出资收购盾安集团旗下四项资产包,包括占盾安环境总股本9.71%的股票,作价6.52亿元。值得注意的是,该收购并没有包括对盾安环境相应的债务兜底责任。

按照格力电器与盾安环境此前约定,后者在向第三方转让股权前应先获得格力方面的同意,盾安环境显然违背了该约定。此后,为与紫金矿业争夺这9.71%的股权,格力电器还触发了要约收购公告。但因多方协商未果,目前为止,这场股权争夺未有定论。

格力电器7月公告称,由于公司还未与盾安控股、紫金矿业就盾安环境9.71%股份的转让事宜达成一致意见,各方仍在就关联担保债务还款方案和格力电器最终需承担的金额进行进一步协商。公司承诺不晚于2022年10月31日之前,按照此前约定的协议承担最终兜底责任。此外,格力电器也表示拟通过推进格力集团向盾安环境提供借款、参与非公开发行等方式提供资金支持。

格力电器对紫金矿业的试图入场表现出不满,是否因此降低了偿债意愿?上海申伦律师事务所夏海龙律师指出:“格力拒偿债务这件事,本身跟紫金矿业没有直接关系,不排除有这个因素影响。但每个合同都只约束合同当事人,法律纠纷也要个案处理。”

此外,深交所关注函也指出了另一大疑问:盾安环境先行代偿由格力电器承诺兜底的担保债务,是否构成控股股东非经营性资金占用?

根据盾安环境2021年报,当年公司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4.05亿元,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为5.18亿元。此次自行偿还3.33亿元,占到了2021年归母净利润的82%、现金流净额的64%。公司指出,此举将会对公司现金流造成短期压力,对公司2022年上半年财务报表造成影响,但对公司持续经营产生积极影响。

“格力是盾安环境控股股东,本来约定应由格力出的钱却由盾安环境先出了,监管关注的点就是格力是否利用了其控股股东的地位,占用了盾安环境的资金,这种做法是违反上市公司监管规定的。”夏海龙指出。

根据深交所2022年1月最新发布的《深圳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2022年修订)》,上市公司出现“公司存在资金占用且情形严重”,即上市公司被控股股东或者控股股东关联人占用资金的余额在一千万元以上,或者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5%以上,且无可行的解决方案,或虽提出解决方案但预计无法在一个月内解决的,深交所将对其股票交易实施“其他风险警示”。

7月5日,盾安环境股价走低,截至6日发稿,盾安环境报12.56元/股,今日涨2.28%。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