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炒币的痛,美图知道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炒币的痛,美图知道

炒币如同坐“过山车”,美图却还不想放弃。

文 | 一刻商业 蕙芷

编辑 | 周烨

炒币需要钱,更需要运气。

加密货币的下跌行情,除了让币圈投资者损失惨重外,也令一些上市公司间接成了“韭菜”。如今,这一幕正发生在互联网公司美图身上。

7月3日晚间,美图公司公告称,公司上半年可能录得约2.749亿元至3.499亿元净亏损,较上年同期1.377亿元的亏损增加约99.6%至154.1%。主要原因为已购买加密货币减值。

美图公司的股价随后也陷入波动,次日股价跌破1港元。截至7月6日收盘,美图股价报于0.91港元,总市值40.15亿港元,较巅峰时的近千亿市值跌超九成。

故事的开端并不是如此凄惨。

去年3月,美图正式进入币圈,开启了“过山车式”的炒币之旅。先是开年趁风口加入,赚得一笔快钱;随后受监管的影响,美图因炒币亏损1300万元登上热搜;再到去年11月,比特币及以太币双双创造历史新高,币圈人集体回血;今年6月,前所未有的暴跌出现了,以太币直接跌到三位数。

可以看到,美图在币圈的“大起大落”与整体行情相关。

值得一提的是,面对巨额亏损,美图公司却对此项投资前景表示乐观。这与其说是一种长远投资,不如说是一场美图拯救自己的行动。

看似“不务正业”的背后,是美图业绩持续下滑的尴尬。从2017年到2021年,美图处于持续亏损中,始终没能实现盈利。在主营业务羸弱的情况下,美图或想通过炒币,分摊业绩上的亏损压力。

现实问题是,在这场冒险者的游戏中,美图必然要经历跌宕起伏,而这也会影响美图的股价。想靠炒币拯救业绩、提振股价,很难实现。

1、美图炒币亏了3个亿

一入币圈深似海。着了魔的美图,也吃了亏。

7月3日美图发布公告称,初步审阅集团截至2022年5月31日止五个月的未经审计的综合管理账目,预期集团截至2022年6月30日止六个月可能录得约2.749亿元至3.499亿元之间的净亏损,是上年同期1.38亿元亏损的两倍多。

对于亏损的原因,美图表示净亏损预期增加的主要原因为已购买加密货币减值。换句话说,美图炒币亏了3个亿。

事实上,美图炒币亏损,并不是个例。这背后是整体币圈大环境的下行。这场亏损,无疑与美图购入比特币和以太币的时间,以及加密货币的走势有直接关系。

起初,美图入局加密货币时,以太币和比特币均处在高点,前者在2000美元上下徘徊,后者则突破了5万美元。

但最近一年,加密货币的市场行情持续走低,比特币一度跌破2万美元的关口,以太币价格则在1100美元上下波动,较当初的购买成本分别下跌了6成和3成以上。

曾在加密货币高点买入的美图,亏损也在外界意料之中。

与此同时,美图称,预计今年上半年与以太币投资相关的减值损失为1850万美元,与比特币相关的减值损失为2710万美元。

炒币的投机心理造成的亏损,也让美图的股价应声下跌。截至目前,美图股价仅为0.92港元/股,与2016年8.5港元/股的IPO价格相比,已缩水约90%。

值得关注的是,美图仍对加密货币保持乐观的态度,豪赌之心昭然若揭。美图表示,这些损失“不会对公司的现金流、营运及本公司拥有人应占经调整亏损/利润净额产生任何重大影响”,并表示如果比特币和以太币价格在下半年反弹,公司仍然可以从投资中获利。

这种乐观也并非空穴来风。

据财联社报道,加密货币交易所FTX首席执行官表示,比特币价格稳定表明价格趋于底部,但未来走势取决于宏观经济因素。也就是说,目前比特币价格已经接近低位,但最终是涨是跌还尚可知。

有趣的是,美图的炒币基因与董事长蔡文胜是分不开的。2014年,蔡文胜投资了加密货币交易所OKEx(欧易)。2018年初,蔡文胜成为“三点钟区块链群”的轮值群主。此外,蔡文胜创办的隆领投资还参股了加密货币交易所FCoin。

蔡文胜曾放言“区块链是人类历史以来最大的泡沫,但刚刚开始,只能拥抱泡沫,不参与才是最大的风险。”

曾经的加密货币,被蔡文胜看作是公司布局区块链的重要一环,并将其作为长期发展区块链战略的价值储备。但如今,美图已然被豪赌之心“打脸”。

2、美图炒币坐“过山车”

上市公司奔向币圈,美图是第一批。

去年三月,美图通过全资子公司Miracle Vision首次在公开市场交易中购买了1.5万枚以太币和379.1214枚比特币。这两种加密货币的总对价分别约为2210万美元和1790万美元。按当时的汇率计算,所购总价约合2亿元人民币。

彼时的公告显示,上述购买是根据公司董事会此前批准的一项加密货币投资计划进行的。根据计划,美图可以购买净额不超过1亿美元的加密货币,其资金来源为公司现有的现金储备,但非公司首次公开发行所得的余下款项。

如此大胆的动作,让外界捉摸不透美图的心思,并产生质疑。随后,美图董事长蔡文胜表示,“总要有人第一个吃螃蟹”。

枪打出头鸟。随后,美图的炒币之路便坐起了过山车。

众所周知,美图加入币圈时,彼时的币圈刚刚经历过2020年的低谷,处于阶段性高点上。比特币价格相继突破40000美元和50000美元大关,甚至还一度突破60000美元,不少山寨币也接连猛涨,蔡文胜嗅到商机,决定带领公司去炒币。

美图在一个月时间内三次宣布购买虚拟币,累计购买了31000个以太币和940.89个比特币,对应总价分别为5050万美元和4950万美元。

只可惜,好景不长,币圈的钱来得快、去得也快。去年5月下旬起,比特币价格开始暴跌,加密货币出现千币齐跌场景。

随之而来的是,美图的资金也猝不及防地跟着缩水。据美图2021年中期报披露,截至2021年6月30日,根据当时的市场公允价值计算,美图已购买比特币及以太币的价值分别为3220万美元和6520万美元,减值1.119亿元。

图/美图公司官网

正是由于当期美图的加密货币减值,公司上半年净亏损人民币1.377亿元,同比增长450%。

难熬的日子持续到2021年年底,加密币市场终于回暖。当年11月,比特币及以太币价值创造历史新高,分别触及6.9万美元和4892美元。美图自然也跟着回血,小赚了一笔。

美图2021年年报披露,截至2021年12月31日,根据当时的市场公允价值计算,美图已购买比特币及以太币的价值分别为4510万美元和1.173亿美元。据此计算,美图公司在加密货币上浮盈了0.624亿美元,约4.18亿人民币。

但很快,币圈再度变脸,给美图开了个玩笑。今年开年以来,比特币价格又坐上了过山车,尤其是从3月低开始,比特币进入下行通道,价格从4.8万美元持续下跌。到了5月,比特币从3万美元暴跌到2万美元以下,以太币也从今年4月的3500多美元跌到如今的1000美元左右。

也是这次暴跌,让美图直接陷入亏损3亿的尴尬境地。一年之内,两起两落之间,美图炒币的收入随着加密货币价格的涨跌坐上了“过山车”。

事实上,炒币更像是个“赌徒”式的游戏,参与者永远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一夜暴富、一夜倾家荡产的例子都不足为奇。但当参与者变成上市公司时,外界的审视便会更加严格。

3、美图会不会放弃炒币?

美图董事长蔡文胜把自己定义为“精英与草根的桥梁”。过去每一步,蔡文胜都像草根赌命运一样,追着风口上的机会。

先是豪赌30万盈科股票,不到三个月时间就赚了100多万;后来又做起了互联网域名的生意,先后抢注了十多万个互联网域名,爱奇艺、微博的域名,都是由他之手倒卖出去的;再后来,蔡文胜做起了天使投资人,押注58同城、4399等公司。

这样看来,美图炒币的疯狂便有迹可循了。但让外界意想不到的是,面对亏损的炒币生意,美图似乎没有想放弃的意思。

美图近日发公告表示,鉴于加密货币的采用相对于其他类别的资产(如股票、商品和债券)仍处于初步阶段,加密货币的价格倾向容易受到波动。尽管存在此波动性,美图董事会认为由于区块链行业仍在快速发展中,而加密货币是其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因此加密货币的采用具有充足的增长空间。

另一方面,目前有更多传统金融工具,如交易型开放式指数基金,可为传统投资者提供对加密货币的合成投资,同样为未来推高加密货币的采用奠定基础。

“因此,董事会认为近期以太币和比特币价格的波动属暂时性,并对已购买加密货币的长远前景仍然维持乐观。”公司称。

这和当初美图宣布入局币圈的“豪言”不谋而合。彼时,美图董事会认为,“短期内加密货币的价格仍然会有波幅,因此董事会目前决定投资以市值计最大的两种加密货币以太币和比特币,董事会相信这投资能最大化提高长远股东价值。”

事实上,美图在币圈“强颜欢笑”的背后,是美图“变美”的生意越来越不好做的困境。

一刻商业翻阅美图历年财报发现,虽然美图拥有10亿用户,但却始终没有实现盈利。2017年-2021年,美图亏损分别为1.97亿元、12.55亿元、3.96亿元、0.41亿元和0.45亿元。

从财报可以看到,美图商业化主要在四方面:在线广告、VIP订阅及影像SaaS(软件即服务)、互联网增值服务、IMS(达人内容营销解决方案)及其他。其中,在线广告是美图很长时间里最大的收入来源,在2020年,这部分业务收入占比仍高达57%。但受疫情影响,全球广告业务都受到重创,美图也在有意降低广告收入占比,2021年占比为46%,仍居主要地位。

这也意味着,美图想要大幅度降低对广告收入的依赖,还需要时间探索新的增长点。

更重要的是,随着互联网的流量红利越来越小,美图想要留住用户也不容易。从美图业绩报告来看,主营软件美图秀秀2021年月活跃用户约1.15亿,与2020年持平,美颜相机月活跃用户5687万,同比减少8.1%。

美图产品用户情况,图/美图公司2021年年报

与此同时,这期间还伴随着美图的多个业务无疾而终。电商业务试水一年就被放弃,走了近7年的美图手机也在2019年宣布退场;就连曾经的短视频头部平台美拍,也在抖音出现之后没了声音。

这样的成绩也让资本市场逐渐失去耐心。

体现到市值上或许更为直观。2016年,在上市仅4个月之后,美图市值便一度暴涨至845亿港元。只可惜,最终没有逃过“上市即巅峰”的命运。如今,美图市值仅为41.03亿港元。

用户流失、业绩亏损、市场竞争力下降,美图“变美”的故事已经不够性感。正如美图所说,公司将对加密货币的长远前景保持乐观,炒币或许是美图寻找新的赚钱途径,并提振股东信心的最快速的方式,但如今来看,有些事与愿违。

上市期间,蔡文胜曾豪言:“所有人都遗憾错过腾讯,眼看它从3.7港元涨到现在……而这也有可能会在美图身上重演。”

如今,众星捧月的故事没有重演,美图豪赌的动作却还在继续。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美图

4.4k
  • 美图公司港股再度拉升,午盘初涨约18%
  • 港股收评:指数涨跌不一,恒生科技指数跌1.06%,智能家居、CXO概念板块领涨,汽配股下挫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炒币的痛,美图知道

炒币如同坐“过山车”,美图却还不想放弃。

文 | 一刻商业 蕙芷

编辑 | 周烨

炒币需要钱,更需要运气。

加密货币的下跌行情,除了让币圈投资者损失惨重外,也令一些上市公司间接成了“韭菜”。如今,这一幕正发生在互联网公司美图身上。

7月3日晚间,美图公司公告称,公司上半年可能录得约2.749亿元至3.499亿元净亏损,较上年同期1.377亿元的亏损增加约99.6%至154.1%。主要原因为已购买加密货币减值。

美图公司的股价随后也陷入波动,次日股价跌破1港元。截至7月6日收盘,美图股价报于0.91港元,总市值40.15亿港元,较巅峰时的近千亿市值跌超九成。

故事的开端并不是如此凄惨。

去年3月,美图正式进入币圈,开启了“过山车式”的炒币之旅。先是开年趁风口加入,赚得一笔快钱;随后受监管的影响,美图因炒币亏损1300万元登上热搜;再到去年11月,比特币及以太币双双创造历史新高,币圈人集体回血;今年6月,前所未有的暴跌出现了,以太币直接跌到三位数。

可以看到,美图在币圈的“大起大落”与整体行情相关。

值得一提的是,面对巨额亏损,美图公司却对此项投资前景表示乐观。这与其说是一种长远投资,不如说是一场美图拯救自己的行动。

看似“不务正业”的背后,是美图业绩持续下滑的尴尬。从2017年到2021年,美图处于持续亏损中,始终没能实现盈利。在主营业务羸弱的情况下,美图或想通过炒币,分摊业绩上的亏损压力。

现实问题是,在这场冒险者的游戏中,美图必然要经历跌宕起伏,而这也会影响美图的股价。想靠炒币拯救业绩、提振股价,很难实现。

1、美图炒币亏了3个亿

一入币圈深似海。着了魔的美图,也吃了亏。

7月3日美图发布公告称,初步审阅集团截至2022年5月31日止五个月的未经审计的综合管理账目,预期集团截至2022年6月30日止六个月可能录得约2.749亿元至3.499亿元之间的净亏损,是上年同期1.38亿元亏损的两倍多。

对于亏损的原因,美图表示净亏损预期增加的主要原因为已购买加密货币减值。换句话说,美图炒币亏了3个亿。

事实上,美图炒币亏损,并不是个例。这背后是整体币圈大环境的下行。这场亏损,无疑与美图购入比特币和以太币的时间,以及加密货币的走势有直接关系。

起初,美图入局加密货币时,以太币和比特币均处在高点,前者在2000美元上下徘徊,后者则突破了5万美元。

但最近一年,加密货币的市场行情持续走低,比特币一度跌破2万美元的关口,以太币价格则在1100美元上下波动,较当初的购买成本分别下跌了6成和3成以上。

曾在加密货币高点买入的美图,亏损也在外界意料之中。

与此同时,美图称,预计今年上半年与以太币投资相关的减值损失为1850万美元,与比特币相关的减值损失为2710万美元。

炒币的投机心理造成的亏损,也让美图的股价应声下跌。截至目前,美图股价仅为0.92港元/股,与2016年8.5港元/股的IPO价格相比,已缩水约90%。

值得关注的是,美图仍对加密货币保持乐观的态度,豪赌之心昭然若揭。美图表示,这些损失“不会对公司的现金流、营运及本公司拥有人应占经调整亏损/利润净额产生任何重大影响”,并表示如果比特币和以太币价格在下半年反弹,公司仍然可以从投资中获利。

这种乐观也并非空穴来风。

据财联社报道,加密货币交易所FTX首席执行官表示,比特币价格稳定表明价格趋于底部,但未来走势取决于宏观经济因素。也就是说,目前比特币价格已经接近低位,但最终是涨是跌还尚可知。

有趣的是,美图的炒币基因与董事长蔡文胜是分不开的。2014年,蔡文胜投资了加密货币交易所OKEx(欧易)。2018年初,蔡文胜成为“三点钟区块链群”的轮值群主。此外,蔡文胜创办的隆领投资还参股了加密货币交易所FCoin。

蔡文胜曾放言“区块链是人类历史以来最大的泡沫,但刚刚开始,只能拥抱泡沫,不参与才是最大的风险。”

曾经的加密货币,被蔡文胜看作是公司布局区块链的重要一环,并将其作为长期发展区块链战略的价值储备。但如今,美图已然被豪赌之心“打脸”。

2、美图炒币坐“过山车”

上市公司奔向币圈,美图是第一批。

去年三月,美图通过全资子公司Miracle Vision首次在公开市场交易中购买了1.5万枚以太币和379.1214枚比特币。这两种加密货币的总对价分别约为2210万美元和1790万美元。按当时的汇率计算,所购总价约合2亿元人民币。

彼时的公告显示,上述购买是根据公司董事会此前批准的一项加密货币投资计划进行的。根据计划,美图可以购买净额不超过1亿美元的加密货币,其资金来源为公司现有的现金储备,但非公司首次公开发行所得的余下款项。

如此大胆的动作,让外界捉摸不透美图的心思,并产生质疑。随后,美图董事长蔡文胜表示,“总要有人第一个吃螃蟹”。

枪打出头鸟。随后,美图的炒币之路便坐起了过山车。

众所周知,美图加入币圈时,彼时的币圈刚刚经历过2020年的低谷,处于阶段性高点上。比特币价格相继突破40000美元和50000美元大关,甚至还一度突破60000美元,不少山寨币也接连猛涨,蔡文胜嗅到商机,决定带领公司去炒币。

美图在一个月时间内三次宣布购买虚拟币,累计购买了31000个以太币和940.89个比特币,对应总价分别为5050万美元和4950万美元。

只可惜,好景不长,币圈的钱来得快、去得也快。去年5月下旬起,比特币价格开始暴跌,加密货币出现千币齐跌场景。

随之而来的是,美图的资金也猝不及防地跟着缩水。据美图2021年中期报披露,截至2021年6月30日,根据当时的市场公允价值计算,美图已购买比特币及以太币的价值分别为3220万美元和6520万美元,减值1.119亿元。

图/美图公司官网

正是由于当期美图的加密货币减值,公司上半年净亏损人民币1.377亿元,同比增长450%。

难熬的日子持续到2021年年底,加密币市场终于回暖。当年11月,比特币及以太币价值创造历史新高,分别触及6.9万美元和4892美元。美图自然也跟着回血,小赚了一笔。

美图2021年年报披露,截至2021年12月31日,根据当时的市场公允价值计算,美图已购买比特币及以太币的价值分别为4510万美元和1.173亿美元。据此计算,美图公司在加密货币上浮盈了0.624亿美元,约4.18亿人民币。

但很快,币圈再度变脸,给美图开了个玩笑。今年开年以来,比特币价格又坐上了过山车,尤其是从3月低开始,比特币进入下行通道,价格从4.8万美元持续下跌。到了5月,比特币从3万美元暴跌到2万美元以下,以太币也从今年4月的3500多美元跌到如今的1000美元左右。

也是这次暴跌,让美图直接陷入亏损3亿的尴尬境地。一年之内,两起两落之间,美图炒币的收入随着加密货币价格的涨跌坐上了“过山车”。

事实上,炒币更像是个“赌徒”式的游戏,参与者永远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一夜暴富、一夜倾家荡产的例子都不足为奇。但当参与者变成上市公司时,外界的审视便会更加严格。

3、美图会不会放弃炒币?

美图董事长蔡文胜把自己定义为“精英与草根的桥梁”。过去每一步,蔡文胜都像草根赌命运一样,追着风口上的机会。

先是豪赌30万盈科股票,不到三个月时间就赚了100多万;后来又做起了互联网域名的生意,先后抢注了十多万个互联网域名,爱奇艺、微博的域名,都是由他之手倒卖出去的;再后来,蔡文胜做起了天使投资人,押注58同城、4399等公司。

这样看来,美图炒币的疯狂便有迹可循了。但让外界意想不到的是,面对亏损的炒币生意,美图似乎没有想放弃的意思。

美图近日发公告表示,鉴于加密货币的采用相对于其他类别的资产(如股票、商品和债券)仍处于初步阶段,加密货币的价格倾向容易受到波动。尽管存在此波动性,美图董事会认为由于区块链行业仍在快速发展中,而加密货币是其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因此加密货币的采用具有充足的增长空间。

另一方面,目前有更多传统金融工具,如交易型开放式指数基金,可为传统投资者提供对加密货币的合成投资,同样为未来推高加密货币的采用奠定基础。

“因此,董事会认为近期以太币和比特币价格的波动属暂时性,并对已购买加密货币的长远前景仍然维持乐观。”公司称。

这和当初美图宣布入局币圈的“豪言”不谋而合。彼时,美图董事会认为,“短期内加密货币的价格仍然会有波幅,因此董事会目前决定投资以市值计最大的两种加密货币以太币和比特币,董事会相信这投资能最大化提高长远股东价值。”

事实上,美图在币圈“强颜欢笑”的背后,是美图“变美”的生意越来越不好做的困境。

一刻商业翻阅美图历年财报发现,虽然美图拥有10亿用户,但却始终没有实现盈利。2017年-2021年,美图亏损分别为1.97亿元、12.55亿元、3.96亿元、0.41亿元和0.45亿元。

从财报可以看到,美图商业化主要在四方面:在线广告、VIP订阅及影像SaaS(软件即服务)、互联网增值服务、IMS(达人内容营销解决方案)及其他。其中,在线广告是美图很长时间里最大的收入来源,在2020年,这部分业务收入占比仍高达57%。但受疫情影响,全球广告业务都受到重创,美图也在有意降低广告收入占比,2021年占比为46%,仍居主要地位。

这也意味着,美图想要大幅度降低对广告收入的依赖,还需要时间探索新的增长点。

更重要的是,随着互联网的流量红利越来越小,美图想要留住用户也不容易。从美图业绩报告来看,主营软件美图秀秀2021年月活跃用户约1.15亿,与2020年持平,美颜相机月活跃用户5687万,同比减少8.1%。

美图产品用户情况,图/美图公司2021年年报

与此同时,这期间还伴随着美图的多个业务无疾而终。电商业务试水一年就被放弃,走了近7年的美图手机也在2019年宣布退场;就连曾经的短视频头部平台美拍,也在抖音出现之后没了声音。

这样的成绩也让资本市场逐渐失去耐心。

体现到市值上或许更为直观。2016年,在上市仅4个月之后,美图市值便一度暴涨至845亿港元。只可惜,最终没有逃过“上市即巅峰”的命运。如今,美图市值仅为41.03亿港元。

用户流失、业绩亏损、市场竞争力下降,美图“变美”的故事已经不够性感。正如美图所说,公司将对加密货币的长远前景保持乐观,炒币或许是美图寻找新的赚钱途径,并提振股东信心的最快速的方式,但如今来看,有些事与愿违。

上市期间,蔡文胜曾豪言:“所有人都遗憾错过腾讯,眼看它从3.7港元涨到现在……而这也有可能会在美图身上重演。”

如今,众星捧月的故事没有重演,美图豪赌的动作却还在继续。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