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巴黎“危机的一代”:混乱,无序,无药可救

“我们无药可救,混乱和无序是我们唯一的归宿。”

图片来源:Hannibal Volkoff, courtesy Alisa Gallery

"我们觉得生活注定就是失败的,”法国摄影师Hannibal Volkoff为自己这一代人解释道,他的第一本影集《Nous naissons de partout》(中文大致意思为我们生而无望)里详细记录了他们这代人的生活状况。2010年左右,Volkoff当时也还是一个小年轻,他开始拍摄现代青少年和年轻人把老一辈人推崇的规矩、条例、安全感统统抛到一边的冒险生活。

他管这一代人叫做“危机的一代”,人数正在激增。Volkoff非常迷恋地下的巴黎,变装文化、摇滚。2007年,才20出头的Volkoff还没有把这些照片整理成影集的想法,他只是单纯地在记录他这个年代最令人费解、隐秘的亚文化。

这些照片中有“seapunks”,他们崇尚90年代的网络文化,喜欢穿水蓝色的衣服,染水蓝色的发色。还有“fluokids”,他们最爱的是穿着紧身牛仔裤,在霓虹灯光中随着电子乐热舞。这些微型非主流群体都带着很浓的欧洲气息,他们被称为“街头酷儿”、“华丽哥特族”、“婴儿rocker”。他们中很多人身上都有刺青,喜欢穿夸张的服饰。还有一些则热衷性虐派对、群交派对。

这些特立独行的群体都有一个共同点——对现状的反抗。而来自家长们的规劝只会适得其反,他们会以最粗暴有效的手段予以还击。这是一种回击,Volkoff说,对那些“教义和审查机构”的回击。这回击一半是否认,一半则充满了激情。它既是非常政治化的,也是非常私人的。Volkoff镜头中的人们,他解释道:“他们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从这本影集来看,Volkoff一只脚在这个奇幻的地下世界,一只脚还停留在真实生活里。他的照片中既带着一股强烈的认同感,同时却也充斥着一股浓重的好奇感。在采访中,描述拍摄对象时,他不断在“我们”和“他们”中切换。这是一代,用Volkoff的话说,“不相信未来”的人,但它们也并非全然放弃了希望。他们在这种自我堕落中找到了慰藉,甚至快感。有时候,重生的唯一途径是自我毁灭。

Volkoff说:“我们无药可救,混乱和无序是我们唯一的归宿。”

Volkoff的作品由Galerie Hors-Champs代理,《Nous naissons de partout》一书由Les Presses Littéraires出版,可在亚马逊订购。

马克西姆在房间里,2014年。
三明治俱乐部里的一堆情侣,2010年。
车顶上的莎拉,2012年。

 

法国巴黎共和国广场上,进行“黑夜站立”运动的示威游行者为了阻止共和国保安部队的靠近,点燃了垃圾堆,2016年。
弗洛里昂在卷大麻烟,2011年。
R在A的窗户边,2009年。
三明治俱乐部,拿着烟的男子,2010年。
W和P刚睡醒,2011年。
Zacharie戴着我的墨镜吞云吐雾,2010年。
天空映衬下的朱利安,2008年。

文中所有图片均来自 © Hannibal Volkoff, courtesy Alisa Gallery 

翻译:叶青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想要获取更多有意思的内容,请移步界面网站首页(http://www.jiemian.com/),并在微博上和我们互动,调戏萌萌哒歪楼菌→【歪楼-Viral】(请猛戳这里)。

你也可以关注乐趣频道的微信公众号【歪楼】:esay1414 

来源:featureshoot

原标题:TRAGEDY AND POETRY IN THE WORLD OF PARIS’S ‘CRISIS GENERATION’ (NSFW)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