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电厂|腾讯计划关停数字藏品业务“幻核”,继续降本增效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电厂|腾讯计划关停数字藏品业务“幻核”,继续降本增效

7月20日,据腾讯内部人士透露,腾讯正计划在本周裁撤“幻核”业务,这一消息在幻核基干(腾讯内部低级别管理人员)已经进行了传达。 幻核是腾讯旗下的数字藏品平台,上线于2021年8月,至今尚不满

7月20日,据腾讯内部人士透露,腾讯正计划在本周裁撤“幻核”业务,这一消息在幻核基干(腾讯内部低级别管理人员)已经进行了传达。

 

幻核是腾讯旗下的数字藏品平台,上线于2021年8月,至今尚不满一年。

 

而在7月2日,腾讯新闻App也暂停了数字藏品的售卖服务。不到一个月,幻核也面临了相同的命运。

 


负责幻核业务的王诗沐,在5月份刚刚调任至PCG社交平台与应用线,负责其带队孵化的幻核等创新业务。此前,他正是腾讯新闻的负责人。 本质上,国内的数字藏品并不NFT的金融属性,本就没有实现闭环。但幻核被裁撤的更直接的原因,还是在于腾讯的“降本增效”。 

 

是数字藏品,不是NFT

在幻核初上线之初,对外宣称的还是腾讯旗下的“NFT交易平台”。改名发生在2021年10月,有媒体发现,幻核App中,“NFT”字样已经消失,全部更改为了“数字藏品”。 

NFT全称Non Fungible Token,非同质化货币。它的本质是区块链数位账本上的数据单位,每个代币可以代表一个独特的数码资料。由于其具有唯一性,因此NFT可以用来标记数字资产。全球范围内,最知名的NFT项目是无聊猿(Bored Ape Kennel Club),目前估值已达40亿美元(约合267亿元人民币)。

数字藏品可以理解为中国特色的NFT。它们都具有区块链的特性:不可篡改、不可分割,也不能相互替代。但本质不同在于,NFT的底层是公链,完全去中心化,不受监管,同时可以自由买卖。幻核的数字藏品,底层为腾讯的至信链,无法在公开市场交易,用户只有“分享展示”的权利。 

这种底层逻辑的不同,导致数字藏品完全去除了金融属性,但这也是NFT最具价值的地方。一件无法买卖、只能观赏的藏品,基本没有商业价值。 

境外NFT交易平台依托的以太坊是一个有偿使用的平台,作品上链需要支付相应费用,通常使用加密货币支付。但中国相关监管部门已经发布了一系列法规、政策,明确禁止以虚拟货币定价、交易的行为。例如,早在2013年,中国人民银行等五部委就发布了《关于防范比特币风险的通知》,明确规定不得从事法定货币与代币、“虚拟货币”相互之间的兑换业务,不得买卖或作为中央对手方买卖代币或“虚拟货币”,不得为代币或“虚拟货币”提供定价、信息中介等服务。 

幻核团队此前对改名一事回应称,在幻核平台中的数字藏品业务采用了用户全流程实名、内容全链路审查,且不开放用户间的数字产品转移,坚决抵制虚拟货币相关活动的违法违规行为。

因此,在幻核上线之初,首批限量300个的“十三邀黑胶唱片NFT”在1秒内售罄,但近一个月来,幻核的多个数字藏品已经出现了滞销情况。幻核于6月21日发行的《弘一法师书法格言屏数字臻品》滞销共计20245件,于6月17日发行的木板水印《十竹斋画谱》系列共计滞销8206件。 截至2022年7月20日,幻核App内尚无在售的数字藏品。最新发售的数字藏品是意大利传教士郎世宁的《枝葱鸟栖》系列,上线于7月8日,全系列10幅作品也均未售罄。
 

 

腾讯年度关键词:降本增效

在2022年Q1的财报电话会上,马化腾曾表示,面对行业挑战,公司实施了成本控制措施,并调整了部分非核心业务,有助于在未来实现更优化的成本结构。 

2022财年Q1,腾讯净利润为255.5亿元人民币,同比下跌23%。这已经是腾讯连续三个季度净利润下滑。 

与此同时,腾讯的员工数量也在膨胀。2022年一季度腾讯约有11.62万名员工,同比增长30.2%。2022年第一季度总酬金为292.29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43.2%。员工酬金,已经是腾讯的第一大支出项。 

在这种背景之下,尚未实现商业闭环的创新业务就成了首先裁撤的目标。 

据界面新闻报道,PCG内部确立了一个新的GR(Gate Review)机制,项目在发展到一定阶段后如果未达预期,将被关停调整。2022年2月,“小鹅拼拼”被关停就是这个机制下的产物。 小鹅拼拼隶属于创造营NBase部门,其负责人正是孵化了幻核的王诗沐。 

王诗沐于2021年8月加入腾讯,任腾讯新闻总经理,直接向腾讯COO任宇昕汇报。 

在此之前,他是网易云音乐的负责人,并成功推动其成为了在线音乐市场的头部产品。 

加入腾讯后,王诗沐开启了腾讯新闻的个性推荐改革,主张利用大数据和算法推荐,将腾讯新闻打造成一个涵盖视频和社区的多元化内容平台。 

但这种转型谈不上成功。2022年Q1腾讯新闻的广告收入下滑高达30%。在“降本增效”的大前提下,营收已经成了腾讯内部重要的考核标准。而在以往,考核标准主要在于对“腾讯新闻”的品牌是否有所增益,团队并不需要背负太多营收压力。 

现在,王诗沐已经不再担任腾讯新闻负责人。此前孵化的小鹅拼拼已经关停,幻核也即将裁撤。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腾讯

7.1k
  • 腾讯控股:今日耗资约3.51亿港元回购公司117万股股票
  • 腾讯音乐:以介绍方式于港交所主板上市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电厂|腾讯计划关停数字藏品业务“幻核”,继续降本增效

7月20日,据腾讯内部人士透露,腾讯正计划在本周裁撤“幻核”业务,这一消息在幻核基干(腾讯内部低级别管理人员)已经进行了传达。 幻核是腾讯旗下的数字藏品平台,上线于2021年8月,至今尚不满

7月20日,据腾讯内部人士透露,腾讯正计划在本周裁撤“幻核”业务,这一消息在幻核基干(腾讯内部低级别管理人员)已经进行了传达。

 

幻核是腾讯旗下的数字藏品平台,上线于2021年8月,至今尚不满一年。

 

而在7月2日,腾讯新闻App也暂停了数字藏品的售卖服务。不到一个月,幻核也面临了相同的命运。

 


负责幻核业务的王诗沐,在5月份刚刚调任至PCG社交平台与应用线,负责其带队孵化的幻核等创新业务。此前,他正是腾讯新闻的负责人。 本质上,国内的数字藏品并不NFT的金融属性,本就没有实现闭环。但幻核被裁撤的更直接的原因,还是在于腾讯的“降本增效”。 

 

是数字藏品,不是NFT

在幻核初上线之初,对外宣称的还是腾讯旗下的“NFT交易平台”。改名发生在2021年10月,有媒体发现,幻核App中,“NFT”字样已经消失,全部更改为了“数字藏品”。 

NFT全称Non Fungible Token,非同质化货币。它的本质是区块链数位账本上的数据单位,每个代币可以代表一个独特的数码资料。由于其具有唯一性,因此NFT可以用来标记数字资产。全球范围内,最知名的NFT项目是无聊猿(Bored Ape Kennel Club),目前估值已达40亿美元(约合267亿元人民币)。

数字藏品可以理解为中国特色的NFT。它们都具有区块链的特性:不可篡改、不可分割,也不能相互替代。但本质不同在于,NFT的底层是公链,完全去中心化,不受监管,同时可以自由买卖。幻核的数字藏品,底层为腾讯的至信链,无法在公开市场交易,用户只有“分享展示”的权利。 

这种底层逻辑的不同,导致数字藏品完全去除了金融属性,但这也是NFT最具价值的地方。一件无法买卖、只能观赏的藏品,基本没有商业价值。 

境外NFT交易平台依托的以太坊是一个有偿使用的平台,作品上链需要支付相应费用,通常使用加密货币支付。但中国相关监管部门已经发布了一系列法规、政策,明确禁止以虚拟货币定价、交易的行为。例如,早在2013年,中国人民银行等五部委就发布了《关于防范比特币风险的通知》,明确规定不得从事法定货币与代币、“虚拟货币”相互之间的兑换业务,不得买卖或作为中央对手方买卖代币或“虚拟货币”,不得为代币或“虚拟货币”提供定价、信息中介等服务。 

幻核团队此前对改名一事回应称,在幻核平台中的数字藏品业务采用了用户全流程实名、内容全链路审查,且不开放用户间的数字产品转移,坚决抵制虚拟货币相关活动的违法违规行为。

因此,在幻核上线之初,首批限量300个的“十三邀黑胶唱片NFT”在1秒内售罄,但近一个月来,幻核的多个数字藏品已经出现了滞销情况。幻核于6月21日发行的《弘一法师书法格言屏数字臻品》滞销共计20245件,于6月17日发行的木板水印《十竹斋画谱》系列共计滞销8206件。 截至2022年7月20日,幻核App内尚无在售的数字藏品。最新发售的数字藏品是意大利传教士郎世宁的《枝葱鸟栖》系列,上线于7月8日,全系列10幅作品也均未售罄。
 

 

腾讯年度关键词:降本增效

在2022年Q1的财报电话会上,马化腾曾表示,面对行业挑战,公司实施了成本控制措施,并调整了部分非核心业务,有助于在未来实现更优化的成本结构。 

2022财年Q1,腾讯净利润为255.5亿元人民币,同比下跌23%。这已经是腾讯连续三个季度净利润下滑。 

与此同时,腾讯的员工数量也在膨胀。2022年一季度腾讯约有11.62万名员工,同比增长30.2%。2022年第一季度总酬金为292.29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43.2%。员工酬金,已经是腾讯的第一大支出项。 

在这种背景之下,尚未实现商业闭环的创新业务就成了首先裁撤的目标。 

据界面新闻报道,PCG内部确立了一个新的GR(Gate Review)机制,项目在发展到一定阶段后如果未达预期,将被关停调整。2022年2月,“小鹅拼拼”被关停就是这个机制下的产物。 小鹅拼拼隶属于创造营NBase部门,其负责人正是孵化了幻核的王诗沐。 

王诗沐于2021年8月加入腾讯,任腾讯新闻总经理,直接向腾讯COO任宇昕汇报。 

在此之前,他是网易云音乐的负责人,并成功推动其成为了在线音乐市场的头部产品。 

加入腾讯后,王诗沐开启了腾讯新闻的个性推荐改革,主张利用大数据和算法推荐,将腾讯新闻打造成一个涵盖视频和社区的多元化内容平台。 

但这种转型谈不上成功。2022年Q1腾讯新闻的广告收入下滑高达30%。在“降本增效”的大前提下,营收已经成了腾讯内部重要的考核标准。而在以往,考核标准主要在于对“腾讯新闻”的品牌是否有所增益,团队并不需要背负太多营收压力。 

现在,王诗沐已经不再担任腾讯新闻负责人。此前孵化的小鹅拼拼已经关停,幻核也即将裁撤。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