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透视妖股中通客车:债券私募齐兴资管扮演什么角色?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透视妖股中通客车:债券私募齐兴资管扮演什么角色?

可怜的散户。

文|翠鸟资本

2022年最大妖股横空出世。

中通客车(000957.SZ)仿佛坐上了火箭,短短三十个交易日股价飞涨五倍,之后便出现大转折,在短短3个交易日几乎是吃到3个跌停,这一切发生都太快,着实让市场大跌眼镜。

实际上,中通客车一直身居低价股阵营,业绩不佳且处于亏损状态,近期股价暴涨自然也让市场摸不着头脑。

而这只妖股背后的“二股东”的踪迹颇为微妙,或与这场离奇暴涨有关,而公司第四大股东、债券私募齐兴资管扮演的角色愈加让人感觉到扑朔迷离。

去年巨亏

财报显示,中通客车2019年、2020年和2021年分别实现营业收入67.41亿元、44.08亿元和45.87亿元,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0.33亿元、0.24亿元和-2.2亿元,扣非净利润为-0.79亿元、-2.27亿元和-2.76亿元。

对于上述亏损业绩,中通客车这样解释:过去两年受疫情反复、新能源补贴政策变化以及国内经济发展面临需求收缩、供给冲击、预期转弱等影响,客车行业需求总量呈逐年下降趋势。此外,受到国内公交市场新能源化的大趋势影响,以及2015-2017年新能源公交的提前消费影响,自2018-2021年公交采购需求持续下滑。

不难看出,中通客车所处的赛道属于“夕阳赛道”,目前并没有行业爆发的空间。

这种情况下,中通客车的股价一直在低位徘徊。

然而,从今年5月份开始,中通客车从低价股阵营进入妖股阵营,股价反复异动,公司多次披露股价异常波动的公告。

“二股东”精准减持

从5月初到7月中旬,中通客车一直保持快速上涨走势,累计涨幅突破500%。换言之,30余个交易日获得五倍涨幅,这在今年低迷的市场绝对是奇葩。

正当股价异动之时,中通客车的第二大股东山东国投的一则公告,也使得这场上涨更加扑朔迷离。

披露公告前,山东国投持有中通客车股份1.12亿股,占中通客车总股本的18.96%。

山东国投因经营发展的需要决定对中通客车进行减持,拟通过集中竞价的方式减持不超过1180万股,占中通客车总股本的1.9902%。

另据公告,中通客车减持方式为集中竞价模式,并在6月1日公告披露之日起起15个交易日后6个月内进行,且任意连续90日内减持股份的总数不超过公司总股本的1%。

这场减持进展非常快。

7月19日晚间,公告披露:山东国投的减持比例已达1%。这次减持完成后,山东国投持有中通客车股份数量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15.9553%。

换言之,山东国投在90日之内“顶格”完成这场股份减持。

然而,有一个时间点值得密切关注。

7月19日山东国投减持股份过半,当天中通客车经历了“天地板”——早盘一度涨停但到了下午直接砸跌停,从涨停板滑落至跌停板,并传出各大券商接到窗口指导,提示投资者注意中通客车的风险。

可以看出,中通客车五倍涨幅完成后,市场才出现各种“风险提示”,同时“二股东”完成了半数减持计划。

这算不算“聪明的减持”?为何如此巧合?

债券私募疑似控盘?

每当有妖股横空出世之时,都免不了神秘私募机构的登场。

中通客车也不例外。

截至一季度末,中通客车前十大股东中,有一家名为齐兴资管的私募机构,以及旗下三只私募基金。

十大股东中,齐兴资管占据了四个席位。实际上,这家私募在2020年三季报时就进入了中通客车。

蹊跷的是,这家私募并非传统意义上的股票私募。资料显示,这是一家位于深圳的私募公司,目前管理规模约40亿人民币,主打的策略是固定收益投资,向基金业协会备案了数量庞大的债券基金,股票策略仅占很小的部分。

这家机构的法人的背景也值得一提:创始人霍楠并没有一线机构的投资经历,此前先后在香港誉华兴业有限公司、香港英国保诚保险公司任职。

那么,一家债券私募为何通过旗下多只产品,共同进驻上市公司,背后有何玄机?

总结来看,中通客车的“妖性”背后离不开两大主力资金。

其一,第二大股东减持的时点与中通客车暴涨几乎同时发生,让市场免不了生疑,而且在其股价完成五倍上涨之时,巧合完成了“顶格减持”。

其二,以齐兴资管代表的债券私募,身居大股东行列,在这场暴涨中究竟扮演的是什么角色?令人不解。

※此文为翠鸟资本原创文章,未获授权请勿转载。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中通客车

2.5k
  • 汽车整车股局部异动,中通客车涨停
  • 新能源车概念股走强,赛力斯涨逾5%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透视妖股中通客车:债券私募齐兴资管扮演什么角色?

可怜的散户。

文|翠鸟资本

2022年最大妖股横空出世。

中通客车(000957.SZ)仿佛坐上了火箭,短短三十个交易日股价飞涨五倍,之后便出现大转折,在短短3个交易日几乎是吃到3个跌停,这一切发生都太快,着实让市场大跌眼镜。

实际上,中通客车一直身居低价股阵营,业绩不佳且处于亏损状态,近期股价暴涨自然也让市场摸不着头脑。

而这只妖股背后的“二股东”的踪迹颇为微妙,或与这场离奇暴涨有关,而公司第四大股东、债券私募齐兴资管扮演的角色愈加让人感觉到扑朔迷离。

去年巨亏

财报显示,中通客车2019年、2020年和2021年分别实现营业收入67.41亿元、44.08亿元和45.87亿元,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0.33亿元、0.24亿元和-2.2亿元,扣非净利润为-0.79亿元、-2.27亿元和-2.76亿元。

对于上述亏损业绩,中通客车这样解释:过去两年受疫情反复、新能源补贴政策变化以及国内经济发展面临需求收缩、供给冲击、预期转弱等影响,客车行业需求总量呈逐年下降趋势。此外,受到国内公交市场新能源化的大趋势影响,以及2015-2017年新能源公交的提前消费影响,自2018-2021年公交采购需求持续下滑。

不难看出,中通客车所处的赛道属于“夕阳赛道”,目前并没有行业爆发的空间。

这种情况下,中通客车的股价一直在低位徘徊。

然而,从今年5月份开始,中通客车从低价股阵营进入妖股阵营,股价反复异动,公司多次披露股价异常波动的公告。

“二股东”精准减持

从5月初到7月中旬,中通客车一直保持快速上涨走势,累计涨幅突破500%。换言之,30余个交易日获得五倍涨幅,这在今年低迷的市场绝对是奇葩。

正当股价异动之时,中通客车的第二大股东山东国投的一则公告,也使得这场上涨更加扑朔迷离。

披露公告前,山东国投持有中通客车股份1.12亿股,占中通客车总股本的18.96%。

山东国投因经营发展的需要决定对中通客车进行减持,拟通过集中竞价的方式减持不超过1180万股,占中通客车总股本的1.9902%。

另据公告,中通客车减持方式为集中竞价模式,并在6月1日公告披露之日起起15个交易日后6个月内进行,且任意连续90日内减持股份的总数不超过公司总股本的1%。

这场减持进展非常快。

7月19日晚间,公告披露:山东国投的减持比例已达1%。这次减持完成后,山东国投持有中通客车股份数量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15.9553%。

换言之,山东国投在90日之内“顶格”完成这场股份减持。

然而,有一个时间点值得密切关注。

7月19日山东国投减持股份过半,当天中通客车经历了“天地板”——早盘一度涨停但到了下午直接砸跌停,从涨停板滑落至跌停板,并传出各大券商接到窗口指导,提示投资者注意中通客车的风险。

可以看出,中通客车五倍涨幅完成后,市场才出现各种“风险提示”,同时“二股东”完成了半数减持计划。

这算不算“聪明的减持”?为何如此巧合?

债券私募疑似控盘?

每当有妖股横空出世之时,都免不了神秘私募机构的登场。

中通客车也不例外。

截至一季度末,中通客车前十大股东中,有一家名为齐兴资管的私募机构,以及旗下三只私募基金。

十大股东中,齐兴资管占据了四个席位。实际上,这家私募在2020年三季报时就进入了中通客车。

蹊跷的是,这家私募并非传统意义上的股票私募。资料显示,这是一家位于深圳的私募公司,目前管理规模约40亿人民币,主打的策略是固定收益投资,向基金业协会备案了数量庞大的债券基金,股票策略仅占很小的部分。

这家机构的法人的背景也值得一提:创始人霍楠并没有一线机构的投资经历,此前先后在香港誉华兴业有限公司、香港英国保诚保险公司任职。

那么,一家债券私募为何通过旗下多只产品,共同进驻上市公司,背后有何玄机?

总结来看,中通客车的“妖性”背后离不开两大主力资金。

其一,第二大股东减持的时点与中通客车暴涨几乎同时发生,让市场免不了生疑,而且在其股价完成五倍上涨之时,巧合完成了“顶格减持”。

其二,以齐兴资管代表的债券私募,身居大股东行列,在这场暴涨中究竟扮演的是什么角色?令人不解。

※此文为翠鸟资本原创文章,未获授权请勿转载。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