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18家香港基因独角兽独中12家,红杉席卷香港早期科技投资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18家香港基因独角兽独中12家,红杉席卷香港早期科技投资

红杉对香港科技创投圈已成席卷之势。

图源:视觉中国

记者 | 李京亚

香港科学院地处香港新界大埔区白石角,临近吐露港海景和香港中文大学,过往吸引了不少附近上班族和学生在此置业、租住,全球估值最高的AI公司商汤科技和领跑同城货运的货拉拉都在此地诞生。

2018年,商汤科技创下了年内最大的创投融资交易额,一时间香港科技创业风起。然而,也是在这年,香港私募投资大幅缩水,较2017年大跌七成,无论交易金额或宗数均为近5年新低。

香港一直是全球最活跃的资本市场之一,但近年呈黑马之姿的科技创投圈能否真正发展壮大外界看法不一,沈南鹏对此持乐观态度。

20167月,一个名为“Hong Kong X”的科技创业平台在香港科学园启动,发起人是红杉全球执行合伙人沈南鹏、香港科技大学教授李泽湘和香港大学教授陈冠华。该平台是有公益属性的科创孵化,希望有效运用香港科技领域顶尖教授的专业能力,引导在港青年创业,实现科研成果的产业转化,务实地帮助创业项目走向市场。

与平台配套成立的,是一支专注于硬科技投资的早期基金Hong Kong X基金,首期规模3亿港元,五年间已投资50家香港创业公司,包括在此前河南暴雨灾害中给郑州医院和养老院紧急捐赠户外电源的移动储能公司正浩EcoFlow,还有CMOS领域科创板上市公司思特威。沈南鹏曾提到,对这支基金是秉承半公益的态度去支持天使轮、种子轮等早期企业的发展。近期,Hong Kong X基金与红杉中国种子基金的一些合投项目接连出现。

2014年,香港的初创公司仅有1100家,投放给香港初创企业的风险资金仅有12.4亿港元,到了2020年,初创公司数已经攀升至3000多家,雇佣员工的数量也增长了四五倍,同期风险投资基金的投资也大幅增加了33倍,超过417亿港元。2017年之前,香港的独角兽企业才刚开始浮现,现在,则已拥有超过18家市值超过十亿美金的具有香港基因的独角兽企业。据清科统计,红杉中国投中了18家香港基因独角兽企业当中的12家,占比高达66%,位居本土VC第一。

沈南鹏曾在712日的香港创科教育中心成立仪式上表示,这几年不断有人质疑香港的科创环境,他却认为香港不缺创科资金, 孵化设施也不是稀有资产,最稀缺也最关键的还是创科人才。

沈南鹏称,过去6年,红杉中国在香港做了三件事,一是设立HKX种子基金,二是建立了观塘、佐敦两个孵化器,三是做了X-Plan等公益培训项目。红杉在港最看重的,也是对人才的支持和孵化。

沈南鹏提到,香港是能够跻身全球创科高地的,因为创科的关键在于科学技术的产业转化,这是过去50年创科的主旋律,而科技转化主要是围绕大学和研究院进行,香港有众多实力雄厚的高校和研究院。

他进一步表示,科创转化的“工程能力”在港有极好的地理优势。广东制造业完善的产业链、供应链,为工程能力”提供了坚实的基础,能够最有效地推动转化、成就产品,这是香港在创科发展中的独特优势。

根据香港投资推广署今年1月的数据,香港的私募股权及风险投资公司数量达500多家,预计区内超高净值人士到2025年将增长至超过16万。

《投资界》去年所做的梳理发现,目前在港活跃的创投机构主要有四类:第一类是Hong Kong X为代表的香港本土创投基金;第二类是香港高净值人士和风靡亚洲的香港家族办公室;第三类是国际性VC/PE机构在香港设立的分支机构,如Tiger Global ManagementANZi VenturesDST Global等,他们捕获了众多香港基因独角兽;第四类是发展最为迅猛的中国本土美元基金,以红杉高瓴为代表。可见,红杉对香港科技创投圈已成席卷之势。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红杉资本

3.1k
  • 博瑞医药(688166.SH):2024年前一季度实现净利润6407万元,同比下降9.47%
  • 奕瑞科技(688301.SH):2023年全年净利润为6.07亿元,同比下降5.27%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18家香港基因独角兽独中12家,红杉席卷香港早期科技投资

红杉对香港科技创投圈已成席卷之势。

图源:视觉中国

记者 | 李京亚

香港科学院地处香港新界大埔区白石角,临近吐露港海景和香港中文大学,过往吸引了不少附近上班族和学生在此置业、租住,全球估值最高的AI公司商汤科技和领跑同城货运的货拉拉都在此地诞生。

2018年,商汤科技创下了年内最大的创投融资交易额,一时间香港科技创业风起。然而,也是在这年,香港私募投资大幅缩水,较2017年大跌七成,无论交易金额或宗数均为近5年新低。

香港一直是全球最活跃的资本市场之一,但近年呈黑马之姿的科技创投圈能否真正发展壮大外界看法不一,沈南鹏对此持乐观态度。

20167月,一个名为“Hong Kong X”的科技创业平台在香港科学园启动,发起人是红杉全球执行合伙人沈南鹏、香港科技大学教授李泽湘和香港大学教授陈冠华。该平台是有公益属性的科创孵化,希望有效运用香港科技领域顶尖教授的专业能力,引导在港青年创业,实现科研成果的产业转化,务实地帮助创业项目走向市场。

与平台配套成立的,是一支专注于硬科技投资的早期基金Hong Kong X基金,首期规模3亿港元,五年间已投资50家香港创业公司,包括在此前河南暴雨灾害中给郑州医院和养老院紧急捐赠户外电源的移动储能公司正浩EcoFlow,还有CMOS领域科创板上市公司思特威。沈南鹏曾提到,对这支基金是秉承半公益的态度去支持天使轮、种子轮等早期企业的发展。近期,Hong Kong X基金与红杉中国种子基金的一些合投项目接连出现。

2014年,香港的初创公司仅有1100家,投放给香港初创企业的风险资金仅有12.4亿港元,到了2020年,初创公司数已经攀升至3000多家,雇佣员工的数量也增长了四五倍,同期风险投资基金的投资也大幅增加了33倍,超过417亿港元。2017年之前,香港的独角兽企业才刚开始浮现,现在,则已拥有超过18家市值超过十亿美金的具有香港基因的独角兽企业。据清科统计,红杉中国投中了18家香港基因独角兽企业当中的12家,占比高达66%,位居本土VC第一。

沈南鹏曾在712日的香港创科教育中心成立仪式上表示,这几年不断有人质疑香港的科创环境,他却认为香港不缺创科资金, 孵化设施也不是稀有资产,最稀缺也最关键的还是创科人才。

沈南鹏称,过去6年,红杉中国在香港做了三件事,一是设立HKX种子基金,二是建立了观塘、佐敦两个孵化器,三是做了X-Plan等公益培训项目。红杉在港最看重的,也是对人才的支持和孵化。

沈南鹏提到,香港是能够跻身全球创科高地的,因为创科的关键在于科学技术的产业转化,这是过去50年创科的主旋律,而科技转化主要是围绕大学和研究院进行,香港有众多实力雄厚的高校和研究院。

他进一步表示,科创转化的“工程能力”在港有极好的地理优势。广东制造业完善的产业链、供应链,为工程能力”提供了坚实的基础,能够最有效地推动转化、成就产品,这是香港在创科发展中的独特优势。

根据香港投资推广署今年1月的数据,香港的私募股权及风险投资公司数量达500多家,预计区内超高净值人士到2025年将增长至超过16万。

《投资界》去年所做的梳理发现,目前在港活跃的创投机构主要有四类:第一类是Hong Kong X为代表的香港本土创投基金;第二类是香港高净值人士和风靡亚洲的香港家族办公室;第三类是国际性VC/PE机构在香港设立的分支机构,如Tiger Global ManagementANZi VenturesDST Global等,他们捕获了众多香港基因独角兽;第四类是发展最为迅猛的中国本土美元基金,以红杉高瓴为代表。可见,红杉对香港科技创投圈已成席卷之势。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