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家电企业多元化之:松下迷局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家电企业多元化之:松下迷局

这个拥有百年历史的日本家电品牌正面临着重大的转型时刻。

文|家电网

近日,日本家电制造企业松下表示,将从8月起分阶段提高多种家用电器的价格,涨价原因包括原材料价格飙升、日元走软以及在供应短缺的情况下采购半导体和其他部件的成本上升。松下计划将大约80种产品提价3%至23%,其中包括冰箱、洗碗机和电热地毯等产品。

作为与索尼、东芝、夏普同时代崛起的日本家电企业,松下是为数不多还在苦苦坚持自身家电业务的。但在外部环境和自身多元化的双重影响下,松下家电利润也在逐渐缩水。在新冠疫情肆虐的当下,这个拥有百年历史的日本家电品牌正面临着重大的转型时刻。

家电业务的“弃子”命运

在几十年之前,人们幻想着家里能有一件松下品牌的家用电器就觉得是一件很奢侈的一件事。因为松下作为家用电器的大品牌能够在那个年代使用上只能是经济状况比较好的人家,而且松下电器作为家用电器的大品牌在家电经济市场上都占有举足轻重的作用。

那个年代的松下电器,作为日本制造业的代表,与索尼、夏普等公司几乎包揽了全球市场上的家电供应。然而日本的泡沫经济破碎、2008年的金融海啸,中韩两国家电行业的崛起,面对世界经济市场上的多样变化,以及在多元化市场上的今天,松下电器的地位正在逐年下降。

松下并非没有尝试过重塑自己的“家电神话”,2005年7月15日,日本松下电器宣布,全球最新研发的拥有86亿显示色数的新VIERA等离子彩电在上海首发上市。这一行动,标志着松下对当时流行的等离子电视技术进行“all in”。但随着等离子显示最终败给了液晶,松下的这一尝试宣告失败,并让松下电器公司连续两年出现超过7000亿日元的巨额亏损。

如今,松下家电正在重重压力下进行收缩。去年,松下引以为傲的电视机业务被大幅缩小。2021年3月底,松下多年来在日本栃木县工厂进行的有机EL电视机的生产业务宣告结束,停产的理由是产量少、成本高,导致收益欠佳,这也标志着松下停止在日本国内生产电视机;4月松下宣布最早将在本财年终止在印度和越南生产电视;8月称年内将停止在巴西生产电视;10月又传出消息,将于2022年3月底撤出在欧洲的电视生产……松下生产基地最终将减为马来西亚和中国台湾的两个基地,锁定OLED电视机等主要面向日本国内、利润率更高的高端机型,维持自主生产。

实际上,以松下电视为代表的松下家电早已开始撤退,在中国国内的“松下”家电一大部分都为代工,例如松下电视,就是在2015年停止“自产”,改为代工。据了解,松下电器在中国家电行业的市场份额由鼎盛时期的20%跌至如今的2%,从当年市占率第一到如今跌出电器行业第一梯队。

利润逐渐降低的家电业务似乎也对松下集团的利润造成了影响,据松下近年来的财报数据显示,该公司的营业利润率在过去20年的大部分时间里都在5%以下,2020年财年甚至不到4%,落后于索尼的11.1%、日立的6.3%和LG的5.1%。

面对种种困境,无法为集团带来盈利的松下家电业务,似乎难逃成为“弃子”的命运。

虽然松下中国如今还在固执地坚守着家电业务,希望能从中国品牌手中抢夺更多的市场份额,并且将目标瞄准中国的高端家电市场,但是作为本家的松下集团却是一直在裁剪自身的家电业务。在新任CEO领导下,为降低制造成本,松下第一刀砍向新加坡的制冷压缩机制造业务。同时,电视机业务也把中低端产品外包给其他厂商,结束了日本、越南、印度的生产线。

多元化转型,前路在何方?

终于下定决心从家电行业转型,迈向企业多元化的松下,如今却也面临着未来不知向何方的困惑。去年松下还宣布以71亿美元收购美国供应链软件制造商Blue Yonder,希望借此能够向数字化转型。同时,松下公司新设立的智慧生活事业部、住建空间事业部、冷链物流事业部等事业部门也正在考虑产业改革。

据了解,目前松下电器有4大事业公司,由“电化住宅设备机器公司”“环境方案公司”“AVC网络公司”和 “汽车电子和机电系统公司”组成。松下此前也表示,松下将从目前的B2C转型为B2C和B2B并重。其中,松下与特斯拉的车用电池供应交易也让这个百年品牌看到了重新崛起的曙光。

松下已经改变了单一依靠家电产品盈利的局面,不过松下综合型战略能否帮助其成功转型,业内人士也持谨慎态度。有行业人士认为,“松下产品全面开花、没有长时间产品创新积累和渠道通路拓展,短期盈利局面难以改善。”

家电网主编李韬认为,自1989年创始人松下幸之助逝世后,松下再也没有制造出席卷全球的畅销商品,竞争力落后于以韩国三星电子为首的其他亚洲企业。显示主业盈利情况的营业利润的史上最高纪录一直是VHS磁带录像机热销的1984年度创下的5757亿日元,30多年来始终未能刷新。

索尼社长出井伸之曾提出“互联网是陨石”的说法。就像称霸地球的恐龙因巨型陨石撞击地球导致的气候变化而灭亡,无法适应网络这一新环境的企业也将走向衰落。面对车载蓄电池等新领域,松下这只从“陨石”打击下幸存的“恐龙”,是否还能适应当下的新商业环境,还需要再继续观察。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松下

4k
  • 机构:上半年全球电动汽车销量同比增65%,动力电池市占率宁德时代居首
  • 丰田与松下合资电池企业高管:固态电池仍未改变游戏规则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家电企业多元化之:松下迷局

这个拥有百年历史的日本家电品牌正面临着重大的转型时刻。

文|家电网

近日,日本家电制造企业松下表示,将从8月起分阶段提高多种家用电器的价格,涨价原因包括原材料价格飙升、日元走软以及在供应短缺的情况下采购半导体和其他部件的成本上升。松下计划将大约80种产品提价3%至23%,其中包括冰箱、洗碗机和电热地毯等产品。

作为与索尼、东芝、夏普同时代崛起的日本家电企业,松下是为数不多还在苦苦坚持自身家电业务的。但在外部环境和自身多元化的双重影响下,松下家电利润也在逐渐缩水。在新冠疫情肆虐的当下,这个拥有百年历史的日本家电品牌正面临着重大的转型时刻。

家电业务的“弃子”命运

在几十年之前,人们幻想着家里能有一件松下品牌的家用电器就觉得是一件很奢侈的一件事。因为松下作为家用电器的大品牌能够在那个年代使用上只能是经济状况比较好的人家,而且松下电器作为家用电器的大品牌在家电经济市场上都占有举足轻重的作用。

那个年代的松下电器,作为日本制造业的代表,与索尼、夏普等公司几乎包揽了全球市场上的家电供应。然而日本的泡沫经济破碎、2008年的金融海啸,中韩两国家电行业的崛起,面对世界经济市场上的多样变化,以及在多元化市场上的今天,松下电器的地位正在逐年下降。

松下并非没有尝试过重塑自己的“家电神话”,2005年7月15日,日本松下电器宣布,全球最新研发的拥有86亿显示色数的新VIERA等离子彩电在上海首发上市。这一行动,标志着松下对当时流行的等离子电视技术进行“all in”。但随着等离子显示最终败给了液晶,松下的这一尝试宣告失败,并让松下电器公司连续两年出现超过7000亿日元的巨额亏损。

如今,松下家电正在重重压力下进行收缩。去年,松下引以为傲的电视机业务被大幅缩小。2021年3月底,松下多年来在日本栃木县工厂进行的有机EL电视机的生产业务宣告结束,停产的理由是产量少、成本高,导致收益欠佳,这也标志着松下停止在日本国内生产电视机;4月松下宣布最早将在本财年终止在印度和越南生产电视;8月称年内将停止在巴西生产电视;10月又传出消息,将于2022年3月底撤出在欧洲的电视生产……松下生产基地最终将减为马来西亚和中国台湾的两个基地,锁定OLED电视机等主要面向日本国内、利润率更高的高端机型,维持自主生产。

实际上,以松下电视为代表的松下家电早已开始撤退,在中国国内的“松下”家电一大部分都为代工,例如松下电视,就是在2015年停止“自产”,改为代工。据了解,松下电器在中国家电行业的市场份额由鼎盛时期的20%跌至如今的2%,从当年市占率第一到如今跌出电器行业第一梯队。

利润逐渐降低的家电业务似乎也对松下集团的利润造成了影响,据松下近年来的财报数据显示,该公司的营业利润率在过去20年的大部分时间里都在5%以下,2020年财年甚至不到4%,落后于索尼的11.1%、日立的6.3%和LG的5.1%。

面对种种困境,无法为集团带来盈利的松下家电业务,似乎难逃成为“弃子”的命运。

虽然松下中国如今还在固执地坚守着家电业务,希望能从中国品牌手中抢夺更多的市场份额,并且将目标瞄准中国的高端家电市场,但是作为本家的松下集团却是一直在裁剪自身的家电业务。在新任CEO领导下,为降低制造成本,松下第一刀砍向新加坡的制冷压缩机制造业务。同时,电视机业务也把中低端产品外包给其他厂商,结束了日本、越南、印度的生产线。

多元化转型,前路在何方?

终于下定决心从家电行业转型,迈向企业多元化的松下,如今却也面临着未来不知向何方的困惑。去年松下还宣布以71亿美元收购美国供应链软件制造商Blue Yonder,希望借此能够向数字化转型。同时,松下公司新设立的智慧生活事业部、住建空间事业部、冷链物流事业部等事业部门也正在考虑产业改革。

据了解,目前松下电器有4大事业公司,由“电化住宅设备机器公司”“环境方案公司”“AVC网络公司”和 “汽车电子和机电系统公司”组成。松下此前也表示,松下将从目前的B2C转型为B2C和B2B并重。其中,松下与特斯拉的车用电池供应交易也让这个百年品牌看到了重新崛起的曙光。

松下已经改变了单一依靠家电产品盈利的局面,不过松下综合型战略能否帮助其成功转型,业内人士也持谨慎态度。有行业人士认为,“松下产品全面开花、没有长时间产品创新积累和渠道通路拓展,短期盈利局面难以改善。”

家电网主编李韬认为,自1989年创始人松下幸之助逝世后,松下再也没有制造出席卷全球的畅销商品,竞争力落后于以韩国三星电子为首的其他亚洲企业。显示主业盈利情况的营业利润的史上最高纪录一直是VHS磁带录像机热销的1984年度创下的5757亿日元,30多年来始终未能刷新。

索尼社长出井伸之曾提出“互联网是陨石”的说法。就像称霸地球的恐龙因巨型陨石撞击地球导致的气候变化而灭亡,无法适应网络这一新环境的企业也将走向衰落。面对车载蓄电池等新领域,松下这只从“陨石”打击下幸存的“恐龙”,是否还能适应当下的新商业环境,还需要再继续观察。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