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每日优鲜变故之后:多地无法下单,有用户充值超万元无法使用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每日优鲜变故之后:多地无法下单,有用户充值超万元无法使用

据黑猫投诉平台上涉及金额最高的一则投诉内容显示,该消费者现有每日优鲜礼品卡余额1万及储值余额1259元还未使用,所处地区无法下单,每日优鲜客服也联系不到。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于浩

在每日优鲜前置仓业务关停、清退大部分员工的消息出现之前,刘涛已经察觉到了一些端倪。 

“上周打开APP之后已经感觉可买的东西很少了,当时我就有种‘是不是要倒闭’的感觉。”他回忆说。在这一猜测的驱使下,原本只是随手点开的张鹏下单了200多元的商品,账户内还留有60多元的余额。

仅仅过了一周,每日优鲜便出现了变故。7月27日晚,每日优鲜主营前置仓业务便在全国范围内关停,APP内仅余次日达的云超特卖产品。而在一日后,7月28日晚间,带有次日达标签的商品也在北京等地显示“在当前地址下无货”。

界面新闻试图拨打每日优鲜客服电话,进入语音提示后无论如何选择询问事项均无人应答。在北京朝阳区的刘涛同样处于无法下单、又联系不到客服的局面,这也意味着他60多元的账户余额无法消费也无法提现。

由于此前对APP内的异样有所察觉,当得知每日优鲜无法消费时刘涛也没有过多惋惜,“可替代的它的东西挺多的”。谈及60多元的未消费余额,刘涛语气则有些无奈,“也没多少钱,人家都破产了,退不退的也就无所谓了。”

与刘涛处于相同处境的消费者不在少数。在黑猫投诉平台上,仅7月28日、7月29日两天已出现50余条投诉。投诉内容包含“余额无法提现”、“赔偿购物卡金额”、“未送达商品无法退货退款”等。

据涉及金额最高的一则投诉内容显示,该消费者现有礼品卡余额1万及储值余额1259元还未使用,所处地区无法下单,每日优鲜客服也联系不到。

除商品品类下降之外,配送时长的不断拉长也是促使刘涛提前察觉异常的一个原因。据他回忆,上周的订单下单之后配送时间长达一个多小时,这与每日优鲜所宣传的30分钟达相去甚远。 

与刘涛同在北京的晓晴属于每日优鲜的忠实用户,她也察觉到了每日优鲜在商品与履约层面的异样。

最开始晓晴并没有使用生鲜电商APP的习惯,受大额优惠券的吸引下载了每日优鲜。随后在2020年初疫情期间,出于疫情管控不能出门,晓晴开始通过每日优鲜购买水果蔬菜,也由此成为了每日优鲜的活跃用户。

但自从去年年末开始,晓晴就发现平台上自己常买的商品,如螺蛳粉常常处在缺货状态,或者需要次日达。于此同时,免运费的门槛也在不断增加,由“39元免运费”提升至“49元免运费”。

在看到每日优鲜清退员工、前置仓关停的消息后,晓晴不免有些惋惜。“(每日优鲜)走到今天我是觉得可以预料的,”晓晴说,“但作为一个消费者,毕竟是陪伴着我度过苦难的一个品牌,没了其实还是觉得挺可惜的。”

(刘涛、晓晴均为化名)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每日优鲜

4.3k
  • 每日优鲜美股盘前跌逾3%
  • 每日优鲜:昨日系统服务器出现一些故障,工作人员在当晚已将系统修复完毕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每日优鲜变故之后:多地无法下单,有用户充值超万元无法使用

据黑猫投诉平台上涉及金额最高的一则投诉内容显示,该消费者现有每日优鲜礼品卡余额1万及储值余额1259元还未使用,所处地区无法下单,每日优鲜客服也联系不到。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于浩

在每日优鲜前置仓业务关停、清退大部分员工的消息出现之前,刘涛已经察觉到了一些端倪。 

“上周打开APP之后已经感觉可买的东西很少了,当时我就有种‘是不是要倒闭’的感觉。”他回忆说。在这一猜测的驱使下,原本只是随手点开的张鹏下单了200多元的商品,账户内还留有60多元的余额。

仅仅过了一周,每日优鲜便出现了变故。7月27日晚,每日优鲜主营前置仓业务便在全国范围内关停,APP内仅余次日达的云超特卖产品。而在一日后,7月28日晚间,带有次日达标签的商品也在北京等地显示“在当前地址下无货”。

界面新闻试图拨打每日优鲜客服电话,进入语音提示后无论如何选择询问事项均无人应答。在北京朝阳区的刘涛同样处于无法下单、又联系不到客服的局面,这也意味着他60多元的账户余额无法消费也无法提现。

由于此前对APP内的异样有所察觉,当得知每日优鲜无法消费时刘涛也没有过多惋惜,“可替代的它的东西挺多的”。谈及60多元的未消费余额,刘涛语气则有些无奈,“也没多少钱,人家都破产了,退不退的也就无所谓了。”

与刘涛处于相同处境的消费者不在少数。在黑猫投诉平台上,仅7月28日、7月29日两天已出现50余条投诉。投诉内容包含“余额无法提现”、“赔偿购物卡金额”、“未送达商品无法退货退款”等。

据涉及金额最高的一则投诉内容显示,该消费者现有礼品卡余额1万及储值余额1259元还未使用,所处地区无法下单,每日优鲜客服也联系不到。

除商品品类下降之外,配送时长的不断拉长也是促使刘涛提前察觉异常的一个原因。据他回忆,上周的订单下单之后配送时间长达一个多小时,这与每日优鲜所宣传的30分钟达相去甚远。 

与刘涛同在北京的晓晴属于每日优鲜的忠实用户,她也察觉到了每日优鲜在商品与履约层面的异样。

最开始晓晴并没有使用生鲜电商APP的习惯,受大额优惠券的吸引下载了每日优鲜。随后在2020年初疫情期间,出于疫情管控不能出门,晓晴开始通过每日优鲜购买水果蔬菜,也由此成为了每日优鲜的活跃用户。

但自从去年年末开始,晓晴就发现平台上自己常买的商品,如螺蛳粉常常处在缺货状态,或者需要次日达。于此同时,免运费的门槛也在不断增加,由“39元免运费”提升至“49元免运费”。

在看到每日优鲜清退员工、前置仓关停的消息后,晓晴不免有些惋惜。“(每日优鲜)走到今天我是觉得可以预料的,”晓晴说,“但作为一个消费者,毕竟是陪伴着我度过苦难的一个品牌,没了其实还是觉得挺可惜的。”

(刘涛、晓晴均为化名)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