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深度】财务公司成隐秘角落,亿利洁能危机临近?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深度】财务公司成隐秘角落,亿利洁能危机临近?

亿利系财务公司因无法偿还百万债务成被执行人,近期频涉票据相关法律纠纷。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陈慧东

一家注册资本达50亿元的财务公司,竟因无法偿还百万债务成被执行人,这背后隐匿着何种真相?

界面新闻记者发现,自7月以来,亿利洁能及其控股股东亿利集团合资成立的亿利集团财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亿利财务公司”)频频涉诉,并多次被云南、广东、北京等多地法院列为被执行人。

天眼查APP显示,截至目前,亿利财务公司通过公示途径统计涉案数达482桩,涉案金额共计640万元。案由方面,涉票据相关纠纷占比达96%,其中,票据追索权纠纷占比最多,相关案件数量达208桩;票据纠纷达88桩,票据付款请求权纠纷达81桩。

亿利财务公司成立至今12年,多次增资后注册资本金达50亿元。坐拥如此巨额的资本金,且与亿利洁能及集团其他关联公司往来财务活动不断,亿利财务公司何以行至无法偿还百万债务的地步?频繁涉诉背后,其背倚的上市公司及集团真实的财务状况又如何?

截至2021年年底,亿利洁能在亿利财务公司的存款余额近40亿元。上市公司本身每年担负着巨额利息支出,却将大额资金存放在财务公司?存贷双高背后,上市公司“负重前行”,脆弱的资金链能支撑多久?伴随着财务公司商票兑付不断暴雷,上市公司的存款还安全吗?另外,亿利洁能还可能面临监管严查、大额减值计提等一连串麻烦。

一潭深水中,亿利财务公司涉诉的消息溅起一丝涟漪。

财务公司危机爆发

日前,亿利财务公司一则因涉诉被法院列为被执行人的消息引起了外界注意。7月8日,亿利财务公司被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列为被执行人,案号为(2022)沪0115执15403号,执行标的为113.45万元。

这家财务公司涉诉案件数量不仅于此。天眼查APP显示,仅在7月份,亿利财务公司就被北京、广东、江西、云南等地的多家公司告上法庭,且均被列为首次执行被执行人。

图片来源:天眼查

所谓被执行人,既是法院已作出了终审判决之后,败诉的一方并未按照判决进行赔付或接受相关惩罚,此时就会被称之为被执行人。首次执行就是申请人第一次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裁判文书网今年6月1日发布的《上海元通座椅系统有限公司与亿利集团财务有限公司等票据追索权纠纷民事一审案件民事判决书》显示,亿利资加公司于2018年9月开具了一张100万元的汇票,收款人为亿利资加公司,承兑人为被告亿利财务公司。之后,这张汇票被先后背书转让13次,最终票据到期后提示付款遭拒,相关方提起诉讼。

图片来源:裁判文书网

“有些上市公司的汇票,被转了好几手之后,实际价格可能已经打了七折,甚至更低。”一位上市公司高层告诉界面新闻。

十余年来,亿利财务公司在亿利洁能及集团其他关联公司的系统中扮演着怎样的角色?

根据亿利洁能2010年10月披露的公告,亿利财务公司由上市公司与亿利集团、金威路桥共同出资设立。亿利财务公司注册资本5亿元,其中,亿利集团出资2亿元,出资比例为40%;上市公司出资1.5亿元,出资比例为30%;金威路桥出资1.5亿元,出资比例为30%。

上述公告称,亿利财务公司的主营业务为非银行金融业务,包括为成员单位提供财务管理服务。这意味着只要是亿利系相关企业都有可能是亿利财务公司的客户。

界面新闻记者查阅公告发现,亿利财务公司的业务范围牵涉甚广,包括为亿利洁能、亿利集团及集团其他关联公司办理票据承兑与贴现;提供包括借款、办理财务和融资顾问;对成员单位协助成员单位实现交易款项的收付;对成员单位提供担保;办理成员单位之间的委托贷款;办理成员单位之间的内部转账结算及相应的结算、清算方案设计;吸收成员单位的存款;对成员单位办理贷款及融资租赁;从事同业拆借。

几年间,亿利财务公司不断获得巨额增资,目前注册资本达50亿元。

2015年,以“增强风险抵抗能力和金融服务能力”为名,亿利财务公司申请增资15亿元,其中,上市公司增资4亿元,亿利集团增资11亿元。2017年7月,财务公司再次申请增资30亿元,其中亿利集团增资24亿元,金威路桥增资6亿元。

亿利洁能2018年年报显示,亿利财务公司注册资本50亿元,上市公司持有11%的股份,亿利集团持有74%的股份,金威建设集团持有15%的股份。

亿利财务公司注册资本50亿,为何近来频频因百万级别的债务涉诉并成被执行人?

咨询机构透镜公司研究创始人况玉清在接受界面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要么资金被挪用了,要么放贷出去的都成了坏账收不回来了,这两种可能性最大。

上述上市公司高层告诉界面新闻,也存在这50亿元资金用于集团其他关联企业的业务领域,最终业务亏损导致资金无法回收的可能。

况玉清称,上市公司旗下财务公司由于受到的监管缺失,频频出事,因此亟待合规监管。

危机向亿利洁能蔓延?

此次暴雷的是亿利财务公司的票据贴现业务。这次违约如一块多米诺骨牌,是否预示着亿利系将来的一场财务危机?

亿利洁能及其背后的亿利集团属于重资产、资金密集型企业,开具商业汇票是其常规操作。

亿利洁能曾在2018年年报中称,因日常经营需要,公司会开出商业汇票,在亿利财务公司办理贴现业务。同时因资金需求,亿利财务公司会将持有的以公司为承兑人的商业汇票再办理转贴现业务。亿利财务公司将上述以公司为承兑人的商业汇票与银行开展买断式转贴现业务,贴现金额合计将不超过10亿元。2018年,财务公司与中信银行开展的以公司为承兑人的商业汇票转贴现业务提供担保,担保最高额为10亿元,担保期限为两年。

当下部分财务公司正沦为资金占用的隐秘通道。相关违规案例中,上市公司资金通过财务公司转出体外流转,关联交易都被隐匿或不被披露,直至流动性暴雷才浮出水面。

伴随着关联占用上市公司资金违规案例层出不穷,监管层面也在不断加码监管力度。

日前,证监会、银保监会联合发布《关于规范上市公司与企业集团财务公司业务往来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

《通知》规定,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应当保障其控制的财务公司和上市公司的独立性。财务公司应加强关联交易管理,上市公司董事应审慎进行财务公司和上市公司业务往来决策。

《通知》要求,上市公司不得通过与财务公司签署委托贷款协议的方式,将上市公司资金提供给其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及其他关联方使用等。上市公司首次将资金存放于财务公司前,应取得并审阅财务公司最近一个会计年度经审计的年度财务报告以及风险指标等必要信息等。

亿利系及其上市公司脆弱的资金链还能支撑多久?

截至2021年年底,亿利洁能货币资金中存放亿利财务公司款项余额为51.27亿元,远超原审议通过的40亿元限额。截至2022年4月29日,存放款项余额为39.05亿元。亿利洁能称,上市公司有息负债规模较大,大额资金存放亿利财务公司,存放亿利财务公司的款项可能存在流动性、安全性风险。

目前来看,存放于亿利财务公司的40亿元巨额存款,有可能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如果亿利财务公司的商票暴雷发展下去,查出上市公司的40亿存款无法归还,上市公司很可能面临巨额计提。如果还存在大股东通过财务公司掏空上市公司、财务公司账面造假等情况,则上市公司有可能面临更严重的监管处罚。”上述上市公司人士称。

危机或已露端倪

近年来,亿利洁能存贷双高的问题一直未能得到解决,利息支出成为上市公司巨大的财务负担。

公司仅2021年财务费用中的利息费用就高达7.28亿元,占净利润的90.77%,与扣非后归母净利润基本相当。而巨额的货币资金仅产生利息收入9332.15万元,相当于加权货币资金余额(加权货币资金余额=(期初余额+期末余额)/2)的1.25%,折算为年化收益率仅2.5%,与高昂的融资成本形成鲜明对比。

值得一提的是,康美药业(ST康美,600518.SH),康得新(康德退,002450.SZ)等财务造假的上市公司,在爆雷前也存在存贷双高问题。

“亿利的财务危机并不是一个新鲜事。”一名原亿利华中事业部岗位成本部经理告诉界面新闻记者,他本人在职时间为2018年9月至2019年6月,离职时拖欠工资4个月,到了2019年底才发放80%的基本工资,绩效和报销款项共计3至4万元至今仍未发放。

记者还采访了另外一位在百度贴吧“讨薪”的亿利员工,其2018年四季度和2019年一季度的绩效工资至今仍未发放,“时间也长了,讨薪也讨不回来,我也不想再讨了。”

界面新闻记者发现,2020年至今年4月,均有用户发帖称亿利拖欠员工工资,就职时间在2018年至2020年之间,多名用户提及在职期间仅发放基础工资,绩效工资及差旅费至今未发放。

图片来源:百度贴吧

头顶光伏治沙概念股光环,2021年至今年3月,亿利洁能股价涨幅明显。去年该股实现阶段性涨幅132%,今年3月,该股走出8.27元/股的六年新高,再较年初上涨57%。截至7月29日收盘,该股报4.95元/股,较高点跌去四成。

Choice金融终端显示,仅在去年第四季度,亿利洁能股东户数就同比大增75%至13.7万户;而截至今年一季度末,亿利洁能股东户数仍持平在13.7万户。也就是说,近14万余名追高投资者或被套。

图片来源:Choice金融终端

亿利洁能及亿利系财务危机链条中的第一块多米诺骨牌已被推倒?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亿利洁能

  • ST亿利(600277.SH):再次延期回复上交所关于业绩预告更正事项的问询函
  • 亿利洁能(600277.SH):2024年一季度净亏损3385万元,同比由盈转亏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深度】财务公司成隐秘角落,亿利洁能危机临近?

亿利系财务公司因无法偿还百万债务成被执行人,近期频涉票据相关法律纠纷。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陈慧东

一家注册资本达50亿元的财务公司,竟因无法偿还百万债务成被执行人,这背后隐匿着何种真相?

界面新闻记者发现,自7月以来,亿利洁能及其控股股东亿利集团合资成立的亿利集团财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亿利财务公司”)频频涉诉,并多次被云南、广东、北京等多地法院列为被执行人。

天眼查APP显示,截至目前,亿利财务公司通过公示途径统计涉案数达482桩,涉案金额共计640万元。案由方面,涉票据相关纠纷占比达96%,其中,票据追索权纠纷占比最多,相关案件数量达208桩;票据纠纷达88桩,票据付款请求权纠纷达81桩。

亿利财务公司成立至今12年,多次增资后注册资本金达50亿元。坐拥如此巨额的资本金,且与亿利洁能及集团其他关联公司往来财务活动不断,亿利财务公司何以行至无法偿还百万债务的地步?频繁涉诉背后,其背倚的上市公司及集团真实的财务状况又如何?

截至2021年年底,亿利洁能在亿利财务公司的存款余额近40亿元。上市公司本身每年担负着巨额利息支出,却将大额资金存放在财务公司?存贷双高背后,上市公司“负重前行”,脆弱的资金链能支撑多久?伴随着财务公司商票兑付不断暴雷,上市公司的存款还安全吗?另外,亿利洁能还可能面临监管严查、大额减值计提等一连串麻烦。

一潭深水中,亿利财务公司涉诉的消息溅起一丝涟漪。

财务公司危机爆发

日前,亿利财务公司一则因涉诉被法院列为被执行人的消息引起了外界注意。7月8日,亿利财务公司被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列为被执行人,案号为(2022)沪0115执15403号,执行标的为113.45万元。

这家财务公司涉诉案件数量不仅于此。天眼查APP显示,仅在7月份,亿利财务公司就被北京、广东、江西、云南等地的多家公司告上法庭,且均被列为首次执行被执行人。

图片来源:天眼查

所谓被执行人,既是法院已作出了终审判决之后,败诉的一方并未按照判决进行赔付或接受相关惩罚,此时就会被称之为被执行人。首次执行就是申请人第一次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裁判文书网今年6月1日发布的《上海元通座椅系统有限公司与亿利集团财务有限公司等票据追索权纠纷民事一审案件民事判决书》显示,亿利资加公司于2018年9月开具了一张100万元的汇票,收款人为亿利资加公司,承兑人为被告亿利财务公司。之后,这张汇票被先后背书转让13次,最终票据到期后提示付款遭拒,相关方提起诉讼。

图片来源:裁判文书网

“有些上市公司的汇票,被转了好几手之后,实际价格可能已经打了七折,甚至更低。”一位上市公司高层告诉界面新闻。

十余年来,亿利财务公司在亿利洁能及集团其他关联公司的系统中扮演着怎样的角色?

根据亿利洁能2010年10月披露的公告,亿利财务公司由上市公司与亿利集团、金威路桥共同出资设立。亿利财务公司注册资本5亿元,其中,亿利集团出资2亿元,出资比例为40%;上市公司出资1.5亿元,出资比例为30%;金威路桥出资1.5亿元,出资比例为30%。

上述公告称,亿利财务公司的主营业务为非银行金融业务,包括为成员单位提供财务管理服务。这意味着只要是亿利系相关企业都有可能是亿利财务公司的客户。

界面新闻记者查阅公告发现,亿利财务公司的业务范围牵涉甚广,包括为亿利洁能、亿利集团及集团其他关联公司办理票据承兑与贴现;提供包括借款、办理财务和融资顾问;对成员单位协助成员单位实现交易款项的收付;对成员单位提供担保;办理成员单位之间的委托贷款;办理成员单位之间的内部转账结算及相应的结算、清算方案设计;吸收成员单位的存款;对成员单位办理贷款及融资租赁;从事同业拆借。

几年间,亿利财务公司不断获得巨额增资,目前注册资本达50亿元。

2015年,以“增强风险抵抗能力和金融服务能力”为名,亿利财务公司申请增资15亿元,其中,上市公司增资4亿元,亿利集团增资11亿元。2017年7月,财务公司再次申请增资30亿元,其中亿利集团增资24亿元,金威路桥增资6亿元。

亿利洁能2018年年报显示,亿利财务公司注册资本50亿元,上市公司持有11%的股份,亿利集团持有74%的股份,金威建设集团持有15%的股份。

亿利财务公司注册资本50亿,为何近来频频因百万级别的债务涉诉并成被执行人?

咨询机构透镜公司研究创始人况玉清在接受界面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要么资金被挪用了,要么放贷出去的都成了坏账收不回来了,这两种可能性最大。

上述上市公司高层告诉界面新闻,也存在这50亿元资金用于集团其他关联企业的业务领域,最终业务亏损导致资金无法回收的可能。

况玉清称,上市公司旗下财务公司由于受到的监管缺失,频频出事,因此亟待合规监管。

危机向亿利洁能蔓延?

此次暴雷的是亿利财务公司的票据贴现业务。这次违约如一块多米诺骨牌,是否预示着亿利系将来的一场财务危机?

亿利洁能及其背后的亿利集团属于重资产、资金密集型企业,开具商业汇票是其常规操作。

亿利洁能曾在2018年年报中称,因日常经营需要,公司会开出商业汇票,在亿利财务公司办理贴现业务。同时因资金需求,亿利财务公司会将持有的以公司为承兑人的商业汇票再办理转贴现业务。亿利财务公司将上述以公司为承兑人的商业汇票与银行开展买断式转贴现业务,贴现金额合计将不超过10亿元。2018年,财务公司与中信银行开展的以公司为承兑人的商业汇票转贴现业务提供担保,担保最高额为10亿元,担保期限为两年。

当下部分财务公司正沦为资金占用的隐秘通道。相关违规案例中,上市公司资金通过财务公司转出体外流转,关联交易都被隐匿或不被披露,直至流动性暴雷才浮出水面。

伴随着关联占用上市公司资金违规案例层出不穷,监管层面也在不断加码监管力度。

日前,证监会、银保监会联合发布《关于规范上市公司与企业集团财务公司业务往来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

《通知》规定,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应当保障其控制的财务公司和上市公司的独立性。财务公司应加强关联交易管理,上市公司董事应审慎进行财务公司和上市公司业务往来决策。

《通知》要求,上市公司不得通过与财务公司签署委托贷款协议的方式,将上市公司资金提供给其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及其他关联方使用等。上市公司首次将资金存放于财务公司前,应取得并审阅财务公司最近一个会计年度经审计的年度财务报告以及风险指标等必要信息等。

亿利系及其上市公司脆弱的资金链还能支撑多久?

截至2021年年底,亿利洁能货币资金中存放亿利财务公司款项余额为51.27亿元,远超原审议通过的40亿元限额。截至2022年4月29日,存放款项余额为39.05亿元。亿利洁能称,上市公司有息负债规模较大,大额资金存放亿利财务公司,存放亿利财务公司的款项可能存在流动性、安全性风险。

目前来看,存放于亿利财务公司的40亿元巨额存款,有可能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如果亿利财务公司的商票暴雷发展下去,查出上市公司的40亿存款无法归还,上市公司很可能面临巨额计提。如果还存在大股东通过财务公司掏空上市公司、财务公司账面造假等情况,则上市公司有可能面临更严重的监管处罚。”上述上市公司人士称。

危机或已露端倪

近年来,亿利洁能存贷双高的问题一直未能得到解决,利息支出成为上市公司巨大的财务负担。

公司仅2021年财务费用中的利息费用就高达7.28亿元,占净利润的90.77%,与扣非后归母净利润基本相当。而巨额的货币资金仅产生利息收入9332.15万元,相当于加权货币资金余额(加权货币资金余额=(期初余额+期末余额)/2)的1.25%,折算为年化收益率仅2.5%,与高昂的融资成本形成鲜明对比。

值得一提的是,康美药业(ST康美,600518.SH),康得新(康德退,002450.SZ)等财务造假的上市公司,在爆雷前也存在存贷双高问题。

“亿利的财务危机并不是一个新鲜事。”一名原亿利华中事业部岗位成本部经理告诉界面新闻记者,他本人在职时间为2018年9月至2019年6月,离职时拖欠工资4个月,到了2019年底才发放80%的基本工资,绩效和报销款项共计3至4万元至今仍未发放。

记者还采访了另外一位在百度贴吧“讨薪”的亿利员工,其2018年四季度和2019年一季度的绩效工资至今仍未发放,“时间也长了,讨薪也讨不回来,我也不想再讨了。”

界面新闻记者发现,2020年至今年4月,均有用户发帖称亿利拖欠员工工资,就职时间在2018年至2020年之间,多名用户提及在职期间仅发放基础工资,绩效工资及差旅费至今未发放。

图片来源:百度贴吧

头顶光伏治沙概念股光环,2021年至今年3月,亿利洁能股价涨幅明显。去年该股实现阶段性涨幅132%,今年3月,该股走出8.27元/股的六年新高,再较年初上涨57%。截至7月29日收盘,该股报4.95元/股,较高点跌去四成。

Choice金融终端显示,仅在去年第四季度,亿利洁能股东户数就同比大增75%至13.7万户;而截至今年一季度末,亿利洁能股东户数仍持平在13.7万户。也就是说,近14万余名追高投资者或被套。

图片来源:Choice金融终端

亿利洁能及亿利系财务危机链条中的第一块多米诺骨牌已被推倒?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