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百事可乐涨价减量保业绩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百事可乐涨价减量保业绩

百事可乐则认为,产品虽然涨价,但是消费者对饮料和零食的需求依旧稳定。

文丨鳌头财经 晓敏   

见习生丨 夏路

百事可乐因为拖欠几十万货款成了“老赖”。

近日,百事可乐被爆因合同纠纷被法院强制执行。百事可乐子公司广州百事可乐饮料有限公司因未履行法院判决而列为被执行人,执行标的约39万元,关联案件涉及与广州市番禺区某经销商的合同纠纷。

鳌头财经发现,百事可乐不是第一次出现拖欠货款的状况。此前,长沙百事可乐饮料岳阳分公司拖欠经销商货款多则五十来万,少则几千,总额超过八十万。

值得注意的是,在运输、原材料、能源等成本上涨的情况下,百事可乐也开始涨价了。百事集团于2022年4月发布了《调价通知函》,其中就包括大众熟知的百事、美年达等,涨价5角至5元不等。今年第一季度的产品价格上涨了10%,去年第四季度的价格上涨了7%。

拖欠经销商费用被执行39万

在快消行业,很多大企业经销模式是先款后货,百事可乐也是如此。

近日,广州百事可乐饮料有限公司新增被执行人,执行标的约39万元,案件涉及与广州市番禺区某经销商的合同纠纷,执行法院为广东省广州市越秀区人民法院。

事发于2020年涉案经销商将百事公司起诉至越秀区人民法院,法院一审认为原告经销商要求被告百事公司支付尚欠的市场费用484287.33元,合法有理,予以支持。

同时,原告同意从上述拖欠的市场费用中扣除73788.54元、19945元的补货及折扣券金额,因此被告百事公司应支付尚欠市场费用390553.79元。而在2022年6月,广州百事可乐饮料有限公司因未履行法院判决而列为被执行人。

从《判决书》来看,百事可乐与经销商签订 《城区经销商经销合同》中关于市场费用问题产生了纠纷。其中,百事可乐表示并未授权百事公司员工陈某、许某、冯某在对账报告上签名确认涉案市场费用,百事公司无需对此承担责任,但均被法院驳回。

最终,法院认定被告百事公司截止至2018年12月7日尚欠经销商A市场费用484287.33元,以经销商胜诉落下帷幕。但是直到2022年,百事公司仍未履行支付行为,在6月被广州越秀人民法院立案强制执行人。

据媒体报道,除了此次事件以外,之前百事可乐也有过期产品无人处理,垫付货款、配送费一拖再拖的行为。2015年,长沙百事可乐饮料岳阳分公司拖欠经销商货款总额超过80万元。

增收不增利,涨价减量应对高通胀

在运输、原材料、能源等成本上涨的情况下,早在2021年,百事饮料的老对手可口可乐就已率先提价,包括可口可乐、雪碧、芬达在内的多款产品零售价上调,500ML瓶装可乐零售价3.5元。

如今,先垫后付的经销模式和拖欠费用不还的“不良案例”已经让经销商对其产生信任危机,产品销量也越来越不景气,很多经销商转行。

百事可乐涨价其实早有征兆,2021年第三季度财报提到,因原材料短缺、劳动力短缺、航空或其他商业运输的可用性降低、港口关闭或边境限制对供应链造成了不利影响,任何这些都可能影响百事可乐生产和销售产品的能力。

涨价减量也是为了保业绩,应对利润的下滑,财报显示,2022年第二季度,百事可乐净营收202.25亿美元,同比增长5.3%,超出市场预期的195.1亿美元;净利润为14.29亿美元,同比降低39%。

利润下滑,营收却在增长,主要因为其平均售价上涨了12%。近几个月来,百事公司通过提价来帮助抵消卡车运输、包装和农业商品的成本上升。

对此,百事可乐首席财务官约翰斯顿(Hugh Johnston)称,通胀还将持续一段时间,明年会看到更多的原材料价格上涨,但还没有看到需求因价格上涨而放缓,因此其认为百事产品的价格还有进一步上涨的空间。同时百事可乐预计,通胀在今年后半年仍将保持高位。

另外,约翰斯顿还表示,由于“我们预计(高通胀)这种情况会持续下去”,可能需要采取“进一步”行动来提高产品价格或削减成本。约翰斯顿称:“面对成本压力,公司将加速成本管理计划,并使用各种解决办法,如设计更小的包装尺寸。”

百事可乐则认为,产品虽然涨价,但是消费者对饮料和零食的需求依旧稳定。据2022年第一季度的数据显示,百事可乐在中国市场,销售业绩仍然是保持了稳定增长的态势。

根据最新财报,百事可乐表现超预期。今年上半年,其营收为364.25亿美元,同比增长7%;净利润56.9亿美元,上年同期为40.72亿美元,同比增长39.7%。此外,百事公司预计2022年全年营收将增长至10%。百事集团高层更是将全年收入预期提高了2%到8%。

“百事可乐提价以及缩小规格,或将引起消费者抵触情绪。”业内认为,由于疫情影响和原材料的上涨,百事可乐正面临着经营压力,但是将这波压力转嫁到消费者身上,市场和消费者是否会买单还有待验证。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百事

4k
  • 百事公司承诺在越南追加投资4亿美元建厂
  • 赛百味同百事签订美国门店饮料供应协议,将结束与可口可乐多年合作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百事可乐涨价减量保业绩

百事可乐则认为,产品虽然涨价,但是消费者对饮料和零食的需求依旧稳定。

文丨鳌头财经 晓敏   

见习生丨 夏路

百事可乐因为拖欠几十万货款成了“老赖”。

近日,百事可乐被爆因合同纠纷被法院强制执行。百事可乐子公司广州百事可乐饮料有限公司因未履行法院判决而列为被执行人,执行标的约39万元,关联案件涉及与广州市番禺区某经销商的合同纠纷。

鳌头财经发现,百事可乐不是第一次出现拖欠货款的状况。此前,长沙百事可乐饮料岳阳分公司拖欠经销商货款多则五十来万,少则几千,总额超过八十万。

值得注意的是,在运输、原材料、能源等成本上涨的情况下,百事可乐也开始涨价了。百事集团于2022年4月发布了《调价通知函》,其中就包括大众熟知的百事、美年达等,涨价5角至5元不等。今年第一季度的产品价格上涨了10%,去年第四季度的价格上涨了7%。

拖欠经销商费用被执行39万

在快消行业,很多大企业经销模式是先款后货,百事可乐也是如此。

近日,广州百事可乐饮料有限公司新增被执行人,执行标的约39万元,案件涉及与广州市番禺区某经销商的合同纠纷,执行法院为广东省广州市越秀区人民法院。

事发于2020年涉案经销商将百事公司起诉至越秀区人民法院,法院一审认为原告经销商要求被告百事公司支付尚欠的市场费用484287.33元,合法有理,予以支持。

同时,原告同意从上述拖欠的市场费用中扣除73788.54元、19945元的补货及折扣券金额,因此被告百事公司应支付尚欠市场费用390553.79元。而在2022年6月,广州百事可乐饮料有限公司因未履行法院判决而列为被执行人。

从《判决书》来看,百事可乐与经销商签订 《城区经销商经销合同》中关于市场费用问题产生了纠纷。其中,百事可乐表示并未授权百事公司员工陈某、许某、冯某在对账报告上签名确认涉案市场费用,百事公司无需对此承担责任,但均被法院驳回。

最终,法院认定被告百事公司截止至2018年12月7日尚欠经销商A市场费用484287.33元,以经销商胜诉落下帷幕。但是直到2022年,百事公司仍未履行支付行为,在6月被广州越秀人民法院立案强制执行人。

据媒体报道,除了此次事件以外,之前百事可乐也有过期产品无人处理,垫付货款、配送费一拖再拖的行为。2015年,长沙百事可乐饮料岳阳分公司拖欠经销商货款总额超过80万元。

增收不增利,涨价减量应对高通胀

在运输、原材料、能源等成本上涨的情况下,早在2021年,百事饮料的老对手可口可乐就已率先提价,包括可口可乐、雪碧、芬达在内的多款产品零售价上调,500ML瓶装可乐零售价3.5元。

如今,先垫后付的经销模式和拖欠费用不还的“不良案例”已经让经销商对其产生信任危机,产品销量也越来越不景气,很多经销商转行。

百事可乐涨价其实早有征兆,2021年第三季度财报提到,因原材料短缺、劳动力短缺、航空或其他商业运输的可用性降低、港口关闭或边境限制对供应链造成了不利影响,任何这些都可能影响百事可乐生产和销售产品的能力。

涨价减量也是为了保业绩,应对利润的下滑,财报显示,2022年第二季度,百事可乐净营收202.25亿美元,同比增长5.3%,超出市场预期的195.1亿美元;净利润为14.29亿美元,同比降低39%。

利润下滑,营收却在增长,主要因为其平均售价上涨了12%。近几个月来,百事公司通过提价来帮助抵消卡车运输、包装和农业商品的成本上升。

对此,百事可乐首席财务官约翰斯顿(Hugh Johnston)称,通胀还将持续一段时间,明年会看到更多的原材料价格上涨,但还没有看到需求因价格上涨而放缓,因此其认为百事产品的价格还有进一步上涨的空间。同时百事可乐预计,通胀在今年后半年仍将保持高位。

另外,约翰斯顿还表示,由于“我们预计(高通胀)这种情况会持续下去”,可能需要采取“进一步”行动来提高产品价格或削减成本。约翰斯顿称:“面对成本压力,公司将加速成本管理计划,并使用各种解决办法,如设计更小的包装尺寸。”

百事可乐则认为,产品虽然涨价,但是消费者对饮料和零食的需求依旧稳定。据2022年第一季度的数据显示,百事可乐在中国市场,销售业绩仍然是保持了稳定增长的态势。

根据最新财报,百事可乐表现超预期。今年上半年,其营收为364.25亿美元,同比增长7%;净利润56.9亿美元,上年同期为40.72亿美元,同比增长39.7%。此外,百事公司预计2022年全年营收将增长至10%。百事集团高层更是将全年收入预期提高了2%到8%。

“百事可乐提价以及缩小规格,或将引起消费者抵触情绪。”业内认为,由于疫情影响和原材料的上涨,百事可乐正面临着经营压力,但是将这波压力转嫁到消费者身上,市场和消费者是否会买单还有待验证。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