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软银弃子、高瓴撤资,贝壳在夏天冬眠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软银弃子、高瓴撤资,贝壳在夏天冬眠

贝壳还要经历更久的阵痛期。

文|锌财经 陈妍

编辑|大风

贝壳的重要资方正在慢慢撤离。

软银近期披露的文件显示,孙正义已清仓了贝壳的股票。按照5月11日的市值计算,卖出的股票价值高达25亿美元。除了软银之外,高瓴资本持有的贝壳股份也从5%降至3.3%。

在贝壳3年前的D+轮融资上,软银豪掷13.5亿美元,当时一起参与融资的还有高瓴资本。软银在完成注资后,以10.2%的持股比例位列第三,是排在腾讯之后的第二大机构股东。但在完成D+轮融资之后,软银和高瓴先后抛售了手中的股票。

软银当年豪掷千金,是出于对中国市场的期许,同时也是希望自己在“OYO全球快车”上的损失,能从中国房地产互联网信息服务的浪潮中找回来。而如今,软银在这个价位选择抛售股票,除去机构自身因素,也意味着对贝壳商业模式和未来增长的不看好。

贝壳成立四周年时,彭永东在朋友圈写下这番话:“2020年的关键词是高光,2021年是艰难,2022年会是什么?我们希望是重生!”言语间,他试图为颠簸一年的贝壳找到些确定性和积极性。

但整个房地产市场都深陷迷雾之中,明星资本的撤退也表明了对贝壳接下来生存情况的担忧。

主业颓败

口袋里的钱都捂不热,谁还有心思买房呢?

房地产市场持续低迷。贝壳研究院发布的《新房市场季报》数据显示,2022年Q1全国62城商品住宅签约面积同比下降41%,跌幅较1-2月降幅进一步扩大。

贝壳是房地产服务企业,房地产行业近年来的不景气,自然也会影响到它。财报数据显示,2022年第一季度,贝壳净收入从2021年同期的207亿元下降39.4%至125亿元;合计总交易额为人民币5860亿元,较2021年同期的人民币10696亿元下降45.2%。

行业不景气,直接导致了贝壳营收来源拦腰砍断。疫情环境下,贝壳平台上的房地产经纪门店的运营和访问受到巨大挑战,尽管贝壳也开发了类似VR看房技术,但这种大额交易的促成少不了线下验房等环节。

此外,贝壳的门店和经纪人数量也在不断下滑。财报显示,截至2022年3月31日,贝壳门店数量为45777家,较上年减少6.0%,经纪人数量为427379名,较上年减少4.3%。据新浪财经报道,今年3月,贝壳启动了新一轮裁员,涉及二手和新房交易服务事业群,部分主管接到通知需要优化部门10%的员工。

目前业主买房主要有三种途径,分别是自然到访、房地产内部员工推荐以及贝壳等平台的中介带看。前两者都是与开发商展开直接交易,业主更容易知道购房有什么优惠,房屋的具体情况如何,掌握主动权。

如果通过中介买,购房款中的一部分会给到中介。一旦房子出现问题,业主可能会和开发商陷入无确定期限的纠缠中去,但中介不会协助解决问题,那笔中介费也打了水漂。

进一步来说,尽管贝壳通过移动互联网,实现了更充分的信息共享,提供了一些便捷功能,但本质上仍没有跳脱出传统房产中介或二房东的模式,其商业模式并不能解决业主的困境。更多人只会把贝壳当作信息资讯平台,而不会产生进一步交易。

第二增长曲线跑不通

基本的房产经纪业务出现瓶颈,贝壳也在寻找第二增长曲线。

2021年底,贝壳宣布进行“一体两翼”战略升级,其中,“一体”指的就是贝壳的现有主业房产经纪业务,“两翼”分别为整装大家居事业群与普惠居住事业群。贝壳对新业务的布局早有端倪,再早一年,彭永东在出席中国家居产业数字化峰会时透露,贝壳有意在家装、家居领域做一些新尝试。

寒潮之下,“两翼”被委以重任。今年4月20日,贝壳宣布与圣都家装达成协议,将收购圣都100%的股权,价格约折合人民币80亿元。彭永东对此表示,贝壳与圣都走到一起,是基于对未来以及达成目标路径的高度共识。

收购背后,是贝壳的多元扩张战略,透露出其想要扩大盈利空间的迫切性。贝壳亟需从“两翼”的家装业务中获得额外收入,用以抵消主营业务的持续低迷。

但对贝壳来说,跨界到家居家装行业后,能不能找到新的增长点,还要打上问号。

家装属于劳动密集型行业,装修环节多,链条长,且高度分散,涉及获客、施工、监理等多个环节。而贝壳所谓的家装平台,本质上做的是流量生意,它更像是信息的二道贩子,没有深入到装修施工的各个环节,但后者才是重中之重。

此外,互联网家装看似新颖,但事实只是在传统行业的基础上,硬加上互联网基因,并没有做到真正的行业升级。

市场需要的互联网思维是通过技术升级,减少消费支出。但家装行业用上互联网思维后,反而增加了互联网推广成本,消费者要花更多的钱才能买到同样的服务,这种商业逻辑先天畸形,或许本身就是个伪命题。

“两翼”中的另一半“惠居”业务,同样也不容易实现盈利。2021年底,贝壳找房成立惠居事业群,正式推出“贝壳租房”。今年2月,贝壳宣布投资共建的首个青年公寓项目在上海徐汇区落地,公寓占地近4万平方米,项目总体量达2978套。贝壳想要通过这些举措,自己做“房东”,但这也导致了成本增加。

贝壳租房App

租赁行业本就是微利的,真正能赚到钱的企业可以说寥寥无几。今年1月,“长租公寓第一股”青客公寓也因长期亏损,走上了破产清算的道路。疫情反复、经济萧条下,用户租房需求减少,租赁收入也会更不稳定。

财报显示,2022年第一季度,包括家居家装和房屋租赁在内的新兴业务的净收入为5亿元,对营收的贡献还不成气候。

后左晖时代

左晖离世后,贝壳的发展成迷。

左晖生前最有名的座右铭是:做难而正确的事情。带着这样的理念,他开创了链家,搭建线上开放平台贝壳找房,一步步带领贝壳从竞争中脱颖而出,成为房产经纪赛道的领头羊。如今有使命感的人离开了,贝壳的精神不再,在各项经营指标面前,贝壳忘记了为什么奋斗。

新CEO彭永东擅长战略布局,身上的互联网气质更明显。相比起左晖有情怀的一面,彭永东更像是一个以数据为导向的理工IT男。

彭永东上任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拿起裁员的“大刀”,把优化结构贯彻到底,先砍COO线,再动CTO线,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已经完成了三次裁员。

第一次裁员在2021年下半年,贝壳关掉1800多家门店,流失近9万经纪人;第二次裁员从去年底延续到今年3月,包括20多位中高层离职,里面不乏金融副总裁、总经理等职务;第三次裁员发生在今年五一前后,先是砍掉成都全线产研,后面又对产品、研发、运营等岗位下手,连新兴业务线的岗位也没放过。

根据财报,贝壳2022年第一季度的整体运营费用下降了17.49%,但仍未成功扭亏为盈。

软银、高瓴资本相继离场后,彭永东又为贝壳规划了“一体两翼”战略,但如今看来,这一规划既像炒冷饭,又不明智,和左晖当初对贝壳的定义“中国最大的房产交易和服务平台”相去甚远。

在经济下行周期里,房产经纪行业正经历阵痛期。盛夏之下,贝壳依然在过寒冬。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贝壳找房

3.4k
  • 2022金融街论坛年会升级,将成立国家金融科技风险监控中心
  • 美股开盘:三大指数集体低开,拼多多跌3%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软银弃子、高瓴撤资,贝壳在夏天冬眠

贝壳还要经历更久的阵痛期。

文|锌财经 陈妍

编辑|大风

贝壳的重要资方正在慢慢撤离。

软银近期披露的文件显示,孙正义已清仓了贝壳的股票。按照5月11日的市值计算,卖出的股票价值高达25亿美元。除了软银之外,高瓴资本持有的贝壳股份也从5%降至3.3%。

在贝壳3年前的D+轮融资上,软银豪掷13.5亿美元,当时一起参与融资的还有高瓴资本。软银在完成注资后,以10.2%的持股比例位列第三,是排在腾讯之后的第二大机构股东。但在完成D+轮融资之后,软银和高瓴先后抛售了手中的股票。

软银当年豪掷千金,是出于对中国市场的期许,同时也是希望自己在“OYO全球快车”上的损失,能从中国房地产互联网信息服务的浪潮中找回来。而如今,软银在这个价位选择抛售股票,除去机构自身因素,也意味着对贝壳商业模式和未来增长的不看好。

贝壳成立四周年时,彭永东在朋友圈写下这番话:“2020年的关键词是高光,2021年是艰难,2022年会是什么?我们希望是重生!”言语间,他试图为颠簸一年的贝壳找到些确定性和积极性。

但整个房地产市场都深陷迷雾之中,明星资本的撤退也表明了对贝壳接下来生存情况的担忧。

主业颓败

口袋里的钱都捂不热,谁还有心思买房呢?

房地产市场持续低迷。贝壳研究院发布的《新房市场季报》数据显示,2022年Q1全国62城商品住宅签约面积同比下降41%,跌幅较1-2月降幅进一步扩大。

贝壳是房地产服务企业,房地产行业近年来的不景气,自然也会影响到它。财报数据显示,2022年第一季度,贝壳净收入从2021年同期的207亿元下降39.4%至125亿元;合计总交易额为人民币5860亿元,较2021年同期的人民币10696亿元下降45.2%。

行业不景气,直接导致了贝壳营收来源拦腰砍断。疫情环境下,贝壳平台上的房地产经纪门店的运营和访问受到巨大挑战,尽管贝壳也开发了类似VR看房技术,但这种大额交易的促成少不了线下验房等环节。

此外,贝壳的门店和经纪人数量也在不断下滑。财报显示,截至2022年3月31日,贝壳门店数量为45777家,较上年减少6.0%,经纪人数量为427379名,较上年减少4.3%。据新浪财经报道,今年3月,贝壳启动了新一轮裁员,涉及二手和新房交易服务事业群,部分主管接到通知需要优化部门10%的员工。

目前业主买房主要有三种途径,分别是自然到访、房地产内部员工推荐以及贝壳等平台的中介带看。前两者都是与开发商展开直接交易,业主更容易知道购房有什么优惠,房屋的具体情况如何,掌握主动权。

如果通过中介买,购房款中的一部分会给到中介。一旦房子出现问题,业主可能会和开发商陷入无确定期限的纠缠中去,但中介不会协助解决问题,那笔中介费也打了水漂。

进一步来说,尽管贝壳通过移动互联网,实现了更充分的信息共享,提供了一些便捷功能,但本质上仍没有跳脱出传统房产中介或二房东的模式,其商业模式并不能解决业主的困境。更多人只会把贝壳当作信息资讯平台,而不会产生进一步交易。

第二增长曲线跑不通

基本的房产经纪业务出现瓶颈,贝壳也在寻找第二增长曲线。

2021年底,贝壳宣布进行“一体两翼”战略升级,其中,“一体”指的就是贝壳的现有主业房产经纪业务,“两翼”分别为整装大家居事业群与普惠居住事业群。贝壳对新业务的布局早有端倪,再早一年,彭永东在出席中国家居产业数字化峰会时透露,贝壳有意在家装、家居领域做一些新尝试。

寒潮之下,“两翼”被委以重任。今年4月20日,贝壳宣布与圣都家装达成协议,将收购圣都100%的股权,价格约折合人民币80亿元。彭永东对此表示,贝壳与圣都走到一起,是基于对未来以及达成目标路径的高度共识。

收购背后,是贝壳的多元扩张战略,透露出其想要扩大盈利空间的迫切性。贝壳亟需从“两翼”的家装业务中获得额外收入,用以抵消主营业务的持续低迷。

但对贝壳来说,跨界到家居家装行业后,能不能找到新的增长点,还要打上问号。

家装属于劳动密集型行业,装修环节多,链条长,且高度分散,涉及获客、施工、监理等多个环节。而贝壳所谓的家装平台,本质上做的是流量生意,它更像是信息的二道贩子,没有深入到装修施工的各个环节,但后者才是重中之重。

此外,互联网家装看似新颖,但事实只是在传统行业的基础上,硬加上互联网基因,并没有做到真正的行业升级。

市场需要的互联网思维是通过技术升级,减少消费支出。但家装行业用上互联网思维后,反而增加了互联网推广成本,消费者要花更多的钱才能买到同样的服务,这种商业逻辑先天畸形,或许本身就是个伪命题。

“两翼”中的另一半“惠居”业务,同样也不容易实现盈利。2021年底,贝壳找房成立惠居事业群,正式推出“贝壳租房”。今年2月,贝壳宣布投资共建的首个青年公寓项目在上海徐汇区落地,公寓占地近4万平方米,项目总体量达2978套。贝壳想要通过这些举措,自己做“房东”,但这也导致了成本增加。

贝壳租房App

租赁行业本就是微利的,真正能赚到钱的企业可以说寥寥无几。今年1月,“长租公寓第一股”青客公寓也因长期亏损,走上了破产清算的道路。疫情反复、经济萧条下,用户租房需求减少,租赁收入也会更不稳定。

财报显示,2022年第一季度,包括家居家装和房屋租赁在内的新兴业务的净收入为5亿元,对营收的贡献还不成气候。

后左晖时代

左晖离世后,贝壳的发展成迷。

左晖生前最有名的座右铭是:做难而正确的事情。带着这样的理念,他开创了链家,搭建线上开放平台贝壳找房,一步步带领贝壳从竞争中脱颖而出,成为房产经纪赛道的领头羊。如今有使命感的人离开了,贝壳的精神不再,在各项经营指标面前,贝壳忘记了为什么奋斗。

新CEO彭永东擅长战略布局,身上的互联网气质更明显。相比起左晖有情怀的一面,彭永东更像是一个以数据为导向的理工IT男。

彭永东上任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拿起裁员的“大刀”,把优化结构贯彻到底,先砍COO线,再动CTO线,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已经完成了三次裁员。

第一次裁员在2021年下半年,贝壳关掉1800多家门店,流失近9万经纪人;第二次裁员从去年底延续到今年3月,包括20多位中高层离职,里面不乏金融副总裁、总经理等职务;第三次裁员发生在今年五一前后,先是砍掉成都全线产研,后面又对产品、研发、运营等岗位下手,连新兴业务线的岗位也没放过。

根据财报,贝壳2022年第一季度的整体运营费用下降了17.49%,但仍未成功扭亏为盈。

软银、高瓴资本相继离场后,彭永东又为贝壳规划了“一体两翼”战略,但如今看来,这一规划既像炒冷饭,又不明智,和左晖当初对贝壳的定义“中国最大的房产交易和服务平台”相去甚远。

在经济下行周期里,房产经纪行业正经历阵痛期。盛夏之下,贝壳依然在过寒冬。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