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竞争对手纷纷上市,喜临门没有竞争优势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竞争对手纷纷上市,喜临门没有竞争优势

床垫市场拥挤了起来。

文|互联网深度点评

随着生活节奏的不断变快,以及生活经济压力越来越大,想要拥有一个好的睡眠质量,对新一代年轻群体来说,变成了难事。据《2021年运动与睡眠白皮书》显示,当下中国有超过3亿人存在睡眠问题,成年人失眠发生率高达38.2%。

而这背后也滋生出了一个超千亿的“睡眠经济”市场。细分来看,不管是睡眠家居产业,还是睡眠健康产业亦或者睡眠服务产业,都在这个风口上迅速发展起来。

床垫作为睡眠的根本,在此影响下,使得床垫市场拥挤了起来。

在今年6月23日,慕思股份在深圳证券交易所主板正式上市,8月12日,成都趣睡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在深圳证券交易所创业板上市,纷纷走向资本市场。

在科技和智能化引导下,床垫市场已经从传统床垫走向智能,床垫企业走向资本市场,也就意味着有更多的资金去搞研发,生产和销售。

对“床垫行业第一股”喜临门来说,并不是一个好消息。尽管喜临门早一步逐鹿资本,但是与其他床垫企业并没有拉开多大的距离,随着智能化的普及,床垫市场的竞争只会越来越激烈,而喜临门还能守住早已开辟出来的市场吗?

脱颖而出的喜临门

对国内床垫市场品牌来说,喜临门是创建最早的的。

1984年,喜临门建立,在床垫行业深耕38年。主要产品包括床垫、床、沙发及其他配套客卧家具,旗下系列主要包括“净眠”、“法诗曼”、“爱尔娜”、“布拉诺”、“喜眠”及“可尚”,以及意大利沙发品牌“Chateau d'Ax”、“M&D Milano&Design”、“M&D Casaitalia”等。

然而在中国市场,人们对床垫的概念相对认知较晚。在19世纪60年代,中国大多数家庭更习惯睡土炕、木板床、绷子床等硬床。随着席梦思“弹簧床垫” 出道风靡全球之后,我国才迎来了睡眠史上最具革命性的“弹簧床垫”时代。但是这些外来品牌一进入到中国市场,凭借着技术上的领先,可以说对我国床垫品牌是降维打击。

如今,经过短短三十多年的发展,床垫已经成为人们生活中不可或缺的家居用品。而我国也成为了床垫的主要生产国,和全球最大的消费市场。

1984年,为了打开国内市场,从最开始喜临门就瞄准了科研创新之路,并在1996年,喜研制出国内首张超声波袋装弹簧床垫。

从此之后,喜临门的发展可谓是一路高歌猛进。

2012年7月,喜临门在A股成功上市。上市之后,喜临门也进入到了快速发展期。

在营收方面,数据显示,从2012年到2021年,喜临门总营收从8.97亿增长到77.71亿元。增长766%;净利润从2012年的1.01亿,增长到5.58亿元,增长率452%。

在渠道方面,截至2021年12月31日,喜临门、喜眠、M&D(含夏图)自主品牌专卖店数量近4,500家。此外,在线上渠道也与天猫、京东、苏宁易购等核心电商平台形成深度合作。

然而在2018年,喜临门差点卖身顾家家居,也是在这一年净利润首次出现亏损。

在2015年,由于主业务增长乏力,喜临门开进跨界进入影视圈,并在5月份以7.2亿元现金完成对晟喜华视前身浙江绿城文化传媒有限公司100%股权的收购。2015年-2017年,晟喜华视给喜临门带来了7007.46万元、8432.38万元、12285.19万元的净利润。

但是到了2018年,喜临门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4.3亿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为亏损4.7亿元。而亏损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全资子公司晟喜华视经告业缋预计不达预期。

于是在2020年末,喜临门董事会通过相关议案,正式剥离影视业务,进一步聚焦家具主业。而喜临门也回到了正轨之上。

喜临门能一直领跑吗?

在中国市场,喜临门的对手不仅有顾家家居,梦百合,慕思,敏华控股等国内品牌,还有舒达、席梦思、金可儿等国外知名床垫品牌商,可谓是腹背受敌。

从品牌排名来看,数据显示,雅兰床垫排名第一,喜临门排名第二,梦百合和慕思分别在第三和第四的位置。

但是从市场份额来看,根据Euromonitor统计的零售数据,在2020年喜临门以4.38%的市场份额位居第一,舒达以3.88%的市场份额位居第二,慕思以3.17%的市场份额位居第三。

可以预见,喜临门在市场上并不好过。

喜临门能够成功,一方面还得益于睡眠经济崛起,换句话来讲就是消费需求的提升。

然而,近几年来,国内宏观经济出现下行,同时,近十年中国家具类商品零售额增速持续下降,2018年开始出现负增长,家具市场逐渐萎缩。2020年中国家具类零售额达到1598亿元,与去年同期相比下降18.9%。

但是从床垫细分市场来看,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床垫市场规模达790亿元,同比增长8.2%。预计2021年中国床垫市场规模达853亿元,2022年达921亿元。

另一方面来自坚持研发等自身因素。

数据显示,喜临门的研发支出从 2018 年的 0.82 亿元增长 到 2021 年的 1.83 亿元。2015年至2021年,喜临门累积研发投入超7.63亿元。

但是和同行相比的话,差距并不是很大。2018年-2021年,慕思股份的研发支出从0.77 亿元增长到1.55 亿元;梦百合的研发支出从0.88 亿元增长到1.24 亿元。

中国床垫市场发展较晚,尤其是智能床垫。随着越来越多的玩家进入到这个赛道,行业乱象也愈发严重起来,同质化问题也逐渐显露。

从智能床垫本质来讲,智能床垫仅是在床垫的基础上增加了某些功能,其一些简单的技术,从某种程度上来讲,非常容易的复制。

因此,对企业来说,产品持续创新研发上,依然需要巨大的投入。

在近年来,喜临门的质量问题也是频出,在黑猫投诉上,有关喜临门的投诉多大396条,其中关于质量问题的投诉有49条,同时还有消费者反映其售后服务质量也非常的差。

智能床垫的下半场回归用户

智能床垫自出现以来,就被赋予了“智商税”的称号。

但是随着科技的日益进步,这一称号好似正在被摆脱。

在今年7月,在广州举办的第49届中国(广州)国际家具博览会上,喜临门推出了一款名为SmartM2的智能床垫,其应用了超静音床垫调节系统、智能匹配算法、压力感知系统、深度学习四大核心技术,能实现个性化、智能化软硬度调节,适应不同人体体型。

与此同时,国内的所有床垫品牌都开始推出更具人性化,特点更多的产品,比如身体记忆、抑菌抑螨、或是自动调节。

在早期,市场呈现的是多、小、散、乱现状,随着行业集中度的进一步提高,中小企业逐渐被淘汰,对大企业来说,终将还是要回归用户。

就床垫市场整体而言,整个行业还处于不成熟阶段,市场渗透率还较低。根据CSIL统计显示,我国床垫渗透率为60%,较发达国家85%的渗透率仍有持续提升空间。更不说消费者的心智,还仍处于萌芽期,尤其是下沉市场用户。

所以接下来,品牌们面临的问题就是如何打开消费者的心智,或者说如何让消费者更进一步的接受这种产品。

与此同时,产品是品牌与消费者沟通的最好“语言”,而好的产品就需要技术研发的不断投入。而服务作为品牌与消费者建立长期关系的纽带也是重中之重。智能床垫作为高科技产品,不同于传统床垫,其系统及工序相对复杂,对售后的专业性和时效性要求极高。一旦出现问题,就需要有专业人士进行维修。

目前来看,智能床垫售后服务的发展速度,远远落后于飞速奔跑的智能床垫产业发展速度。

随着健康赛道以及睡眠经济的持续发展,作为国内睡眠产品的领军品牌,如何打造出更贴合消费者的产品,喜临门面临的困难还有很多。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竞争对手纷纷上市,喜临门没有竞争优势

床垫市场拥挤了起来。

文|互联网深度点评

随着生活节奏的不断变快,以及生活经济压力越来越大,想要拥有一个好的睡眠质量,对新一代年轻群体来说,变成了难事。据《2021年运动与睡眠白皮书》显示,当下中国有超过3亿人存在睡眠问题,成年人失眠发生率高达38.2%。

而这背后也滋生出了一个超千亿的“睡眠经济”市场。细分来看,不管是睡眠家居产业,还是睡眠健康产业亦或者睡眠服务产业,都在这个风口上迅速发展起来。

床垫作为睡眠的根本,在此影响下,使得床垫市场拥挤了起来。

在今年6月23日,慕思股份在深圳证券交易所主板正式上市,8月12日,成都趣睡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在深圳证券交易所创业板上市,纷纷走向资本市场。

在科技和智能化引导下,床垫市场已经从传统床垫走向智能,床垫企业走向资本市场,也就意味着有更多的资金去搞研发,生产和销售。

对“床垫行业第一股”喜临门来说,并不是一个好消息。尽管喜临门早一步逐鹿资本,但是与其他床垫企业并没有拉开多大的距离,随着智能化的普及,床垫市场的竞争只会越来越激烈,而喜临门还能守住早已开辟出来的市场吗?

脱颖而出的喜临门

对国内床垫市场品牌来说,喜临门是创建最早的的。

1984年,喜临门建立,在床垫行业深耕38年。主要产品包括床垫、床、沙发及其他配套客卧家具,旗下系列主要包括“净眠”、“法诗曼”、“爱尔娜”、“布拉诺”、“喜眠”及“可尚”,以及意大利沙发品牌“Chateau d'Ax”、“M&D Milano&Design”、“M&D Casaitalia”等。

然而在中国市场,人们对床垫的概念相对认知较晚。在19世纪60年代,中国大多数家庭更习惯睡土炕、木板床、绷子床等硬床。随着席梦思“弹簧床垫” 出道风靡全球之后,我国才迎来了睡眠史上最具革命性的“弹簧床垫”时代。但是这些外来品牌一进入到中国市场,凭借着技术上的领先,可以说对我国床垫品牌是降维打击。

如今,经过短短三十多年的发展,床垫已经成为人们生活中不可或缺的家居用品。而我国也成为了床垫的主要生产国,和全球最大的消费市场。

1984年,为了打开国内市场,从最开始喜临门就瞄准了科研创新之路,并在1996年,喜研制出国内首张超声波袋装弹簧床垫。

从此之后,喜临门的发展可谓是一路高歌猛进。

2012年7月,喜临门在A股成功上市。上市之后,喜临门也进入到了快速发展期。

在营收方面,数据显示,从2012年到2021年,喜临门总营收从8.97亿增长到77.71亿元。增长766%;净利润从2012年的1.01亿,增长到5.58亿元,增长率452%。

在渠道方面,截至2021年12月31日,喜临门、喜眠、M&D(含夏图)自主品牌专卖店数量近4,500家。此外,在线上渠道也与天猫、京东、苏宁易购等核心电商平台形成深度合作。

然而在2018年,喜临门差点卖身顾家家居,也是在这一年净利润首次出现亏损。

在2015年,由于主业务增长乏力,喜临门开进跨界进入影视圈,并在5月份以7.2亿元现金完成对晟喜华视前身浙江绿城文化传媒有限公司100%股权的收购。2015年-2017年,晟喜华视给喜临门带来了7007.46万元、8432.38万元、12285.19万元的净利润。

但是到了2018年,喜临门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4.3亿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为亏损4.7亿元。而亏损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全资子公司晟喜华视经告业缋预计不达预期。

于是在2020年末,喜临门董事会通过相关议案,正式剥离影视业务,进一步聚焦家具主业。而喜临门也回到了正轨之上。

喜临门能一直领跑吗?

在中国市场,喜临门的对手不仅有顾家家居,梦百合,慕思,敏华控股等国内品牌,还有舒达、席梦思、金可儿等国外知名床垫品牌商,可谓是腹背受敌。

从品牌排名来看,数据显示,雅兰床垫排名第一,喜临门排名第二,梦百合和慕思分别在第三和第四的位置。

但是从市场份额来看,根据Euromonitor统计的零售数据,在2020年喜临门以4.38%的市场份额位居第一,舒达以3.88%的市场份额位居第二,慕思以3.17%的市场份额位居第三。

可以预见,喜临门在市场上并不好过。

喜临门能够成功,一方面还得益于睡眠经济崛起,换句话来讲就是消费需求的提升。

然而,近几年来,国内宏观经济出现下行,同时,近十年中国家具类商品零售额增速持续下降,2018年开始出现负增长,家具市场逐渐萎缩。2020年中国家具类零售额达到1598亿元,与去年同期相比下降18.9%。

但是从床垫细分市场来看,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床垫市场规模达790亿元,同比增长8.2%。预计2021年中国床垫市场规模达853亿元,2022年达921亿元。

另一方面来自坚持研发等自身因素。

数据显示,喜临门的研发支出从 2018 年的 0.82 亿元增长 到 2021 年的 1.83 亿元。2015年至2021年,喜临门累积研发投入超7.63亿元。

但是和同行相比的话,差距并不是很大。2018年-2021年,慕思股份的研发支出从0.77 亿元增长到1.55 亿元;梦百合的研发支出从0.88 亿元增长到1.24 亿元。

中国床垫市场发展较晚,尤其是智能床垫。随着越来越多的玩家进入到这个赛道,行业乱象也愈发严重起来,同质化问题也逐渐显露。

从智能床垫本质来讲,智能床垫仅是在床垫的基础上增加了某些功能,其一些简单的技术,从某种程度上来讲,非常容易的复制。

因此,对企业来说,产品持续创新研发上,依然需要巨大的投入。

在近年来,喜临门的质量问题也是频出,在黑猫投诉上,有关喜临门的投诉多大396条,其中关于质量问题的投诉有49条,同时还有消费者反映其售后服务质量也非常的差。

智能床垫的下半场回归用户

智能床垫自出现以来,就被赋予了“智商税”的称号。

但是随着科技的日益进步,这一称号好似正在被摆脱。

在今年7月,在广州举办的第49届中国(广州)国际家具博览会上,喜临门推出了一款名为SmartM2的智能床垫,其应用了超静音床垫调节系统、智能匹配算法、压力感知系统、深度学习四大核心技术,能实现个性化、智能化软硬度调节,适应不同人体体型。

与此同时,国内的所有床垫品牌都开始推出更具人性化,特点更多的产品,比如身体记忆、抑菌抑螨、或是自动调节。

在早期,市场呈现的是多、小、散、乱现状,随着行业集中度的进一步提高,中小企业逐渐被淘汰,对大企业来说,终将还是要回归用户。

就床垫市场整体而言,整个行业还处于不成熟阶段,市场渗透率还较低。根据CSIL统计显示,我国床垫渗透率为60%,较发达国家85%的渗透率仍有持续提升空间。更不说消费者的心智,还仍处于萌芽期,尤其是下沉市场用户。

所以接下来,品牌们面临的问题就是如何打开消费者的心智,或者说如何让消费者更进一步的接受这种产品。

与此同时,产品是品牌与消费者沟通的最好“语言”,而好的产品就需要技术研发的不断投入。而服务作为品牌与消费者建立长期关系的纽带也是重中之重。智能床垫作为高科技产品,不同于传统床垫,其系统及工序相对复杂,对售后的专业性和时效性要求极高。一旦出现问题,就需要有专业人士进行维修。

目前来看,智能床垫售后服务的发展速度,远远落后于飞速奔跑的智能床垫产业发展速度。

随着健康赛道以及睡眠经济的持续发展,作为国内睡眠产品的领军品牌,如何打造出更贴合消费者的产品,喜临门面临的困难还有很多。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