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抖音饿了么,打不过就组团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抖音饿了么,打不过就组团

抖音饿了么联手,剑指美团?

文|伯虎财经   灵灵

继快手和美团牵手后,抖音和饿了么也宣布达成合作。

双方将通过优质的内容、丰富的商品和高效的物流配送,携手探索本地生活服务的新场景升级。

按照饿了么的说法,“双方将基于抖音开放平台,以小程序为载体,与抖音一起通过丰富的产品场景和技术能力,助力数百万商家为6亿抖音日活用户提供从内容种草、在线点单到即时配送的本地生活服务。”

通俗来讲,就是以后可以在刷抖音时点外卖,点完之后再刷会抖音,外卖也就到了。多么理想的合作。

但美团和快手尚未跑通这一模式,抖音饿了么行吗?

抖音,攻克“本地生活”

抖音剑指本地生活,并非一时兴起。早在2018年,抖音就盯上本地生活蛋糕,发力团购等领域。2021年,抖音曾内测“心动外卖”业务,选定成都为试点城市,并与喜茶、肯德基等餐饮品牌合作。不过,据知情人士透露,该项目最终因物流配送体系的搭建难度太大而下架。

(抖音截图)

今年7月,抖音推出“团购配送”功能,再战外卖市场。“考虑到商家和用户的实际需求,也为了更好地保障用户体验,尝试为部分需求迫切的商家开放团购商品的配送服务,目前该项目还在探索阶段”,抖音生活服务相关负责人如是说。

可以看到,抖音的本地生活布局之路并不顺利,而软肋就在于配送环节。当前,在抖音做外卖的商家选择的配送方式主要有三种。

第一种,店内工作人员自己配送,这对送单距离和店内人手有较高要求,一旦遇到“爆单”根本无法满足需求。

第二种,通过闪送、跑腿等送货到家,这也是商家普遍采用的方式。不过,对于单量不够多的商家来说,配送成本十分高昂。

第三种,借助美团运力,即顾客从抖音直播间下单,从美团上输入券码核销,之后从美团上另外点餐达到起送价,再由美团骑手配送。这种操作相对繁琐,很少商家使用。

对于抖音来说,给商家引流之后,从店到家的交付环节,是一场重工程、专业活。抖音和饿了么合作,短时间内足以补齐本地交易和履约配送能力,争取时间窗口来完善和提升本地生活业务。

过去一年来,饿了么开启组织革新,有不小变化。阿里财报显示,饿了么连续三个季度订单、交易额保持高增长,单位经济效益在不断改善,亏损同步持续收窄。

“这源于饿了么正逐渐摆脱本地生活行业传统的那种低效、内卷的补贴依赖型发展,转而通过更好的商品供给和服务,增加更多非餐订单的强劲补充”,一位业内人士如是表示。

可以肯定的是,饿了么的商家资源、用户基础、本地即时电商交易服务能力、物流配送履约能力已经得到验证。有了饿了么的加持,抖音在本地生活战场上无疑有了更多筹码。最重要的是,配送不再是问题。

至于,抖音紧盯着本地生活服务,原因莫过于这底下有“矿”。

互联网营销整体市场规模迎来下滑,对于抖音这样以广告为主要收入的短视频平台来说,是在释放“亟需寻找新增长曲线”的信号。

增速可观的本地生活,看起来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前瞻产业研究院数据显示,2021年,中国仅互联网本地生活服务行业市场规模就达到2.6万亿元,同比增速为15.1%;到2025年,其市场规模有望达到4万亿元。

这也是抖音耕耘不辍的主要原因。

饿了么,增加与美团较量的筹码

饿了么也有自己想要得到的东西。

外卖看似已经充斥着我们的生活,实则不然。根据中国饭店协会、美团研究院联合发布的《2019年及2020年上半年中国外卖产业发展报告》显示,预计到2020年,线上餐饮在整个餐饮行业中的占比刚刚超过20%。而中国电商行业的渗透率则达到37%。

另一组数据显示,国内企业总数量为1.5亿,其中个体工商户约9000万。目前,美团每季度的活跃商家是900万。这意味着,摆在饿了么面前的,是线下900万-9000万家商铺的机会。

还未开垦的外卖市场,对于饿了么来说,就是一块诱人的肥肉。饿了么比美团更需要,但却未必有足够的筹码与其较量。

2021年,饿了么的年营收约300亿,美团约1800亿,二者差距甚远。根据马太效应,强者会更强,弱者会更弱。如果单枪匹马与美团继续争抢未来的市场,饿了么的胜算并不乐观。

在业界看来,与美团相比,饿了么最缺的是流量。一方面,饿了么所在的阿里系,流量焦虑已如影随形。老大吃不饱,小弟自然够呛。另一方面,饿了么在与美团的竞争中,已处于下风,用户规模本身就不占优势。

如今,抖音手握6亿活跃用户,与饿了么牵手联合。饿了么有望切入用户的娱乐场景获取增量,进一步扩大服务场景和受众。

这一幕,不禁让人联想到《大话西游》里紫霞仙子说的,“我的意中人是一个盖世英雄。我知道有一天他会在一个万众瞩目的情况下出现,身披金甲圣衣,脚踏七彩祥云来娶我。”

值得注意的是,抖音与饿了么的合作,我们只能猜到开头,却无法预知结果。

短视频外卖,尚待验证的命题

过去,与抖音合作的第三方平台并不在少数。

2019年6月有媒体报道称,抖音与淘宝签订了70亿的年度框架协议,60亿元广告,10亿元佣金,但抖音方面称数据不实。

抖音与淘宝、京东的合作,最终均不了了之,并没有带来震摄性的协同效应。如一位业内人士提到的,“之前抖音和淘宝、京东合作,对拼多多产生什么影响了么”。

在抖音与饿了么合作之前,美团与快手的组合已先一步搭建。不过,自去年12月宣布合作以来,美团和快手至今未向外界公布合作效果。伯虎财经发现,快手平台上的美团小程序,目前仅提供团购等业务,并不能点外卖。而抖音上,尚未上线饿了么的小程序。

(快手、抖音页面截图)

合作的故事讲了大半年,最终还是没能在快手上点外卖。这是为什么?从美团与快手的合作进度来看,至少可以说明,外卖平台与短视频平台的“本地生活”攻坚战并没有那么容易打。合作的背后,其实潜藏着诸多风险与难题。

互联网赛道内,玩家与玩家间是敌人还是朋友,答案似乎总是动态的。

对于外界曾提及的美团与字节的“竞争”,王兴曾回应:“竞争这个词经常放在一起说,就变成思维定势了,但其实竞和争不一样,同向为竞,相向为争,所以我觉得我们是竞技。竞多于争。”

但现实是,扩充业务边界、巩固生态护城河,已成为互联网公司的大体发展逻辑。这就导致,再没有业务交集的企业,也可能走向对立面。不是不争,只是时候未到。

抖音和饿了么,也是同样的道理。如何拿捏合作权重,便成为一大学问。海豚社创始人李成东曾提到,“京东和抖音快手合作,量是非常小的。因为抖音快手想做电商业务,和京东是冲突矛盾的,所以想深度合作特别难。”饿了么会不会成为下一个“京东”?不好说。

此外,抖音与饿了么这一合作模式,到底有多大可能性,也未有定数。毕竟,唯一有可能给出参考答案的快手美团,选择了缄默。

而外界也提出了一些担忧。例如,要抢美团的本地生活蛋糕,势必要有充足的弹药,如价格低等优势。这种情况下,难免出现亏损,双方又该如何平衡?

再者,点外卖有极强的时效性,消费者的本能反应还是会选择打开外卖软件。正如一位业内人士提到的,“即使后期抖音给外卖专门开页面,消费者舍弃生态更完善的美团,选择刚刚起步的抖音,图什么呢?如果直接是饿了么网页植入,那么为啥不直接下载饿了么呢?”

短视频外卖,究竟能有多大的施展空间?或许接下来,抖音和饿了么会给出进一步的答案。

参考来源:

1、奇偶派:抖音+饿了么,美团大敌当前

2、燃财经:牵手饿了么,抖音再切美团蛋糕

3、铅笔道:抖音又搞大事:1年可能多赚500亿

4、陆玖商业评论:抖音的靶心不是美团,而是腾讯

5、深燃:饿了么再得关键“手牌”:携手抖音狂奔本地到家赛道

*来源 | 伯虎财经(bohuFN)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饿了么

3k
  • 新一轮宁波消费券来了,今晚8时开始报名
  • 宁波新一轮消费券今晚8时起报名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抖音饿了么,打不过就组团

抖音饿了么联手,剑指美团?

文|伯虎财经   灵灵

继快手和美团牵手后,抖音和饿了么也宣布达成合作。

双方将通过优质的内容、丰富的商品和高效的物流配送,携手探索本地生活服务的新场景升级。

按照饿了么的说法,“双方将基于抖音开放平台,以小程序为载体,与抖音一起通过丰富的产品场景和技术能力,助力数百万商家为6亿抖音日活用户提供从内容种草、在线点单到即时配送的本地生活服务。”

通俗来讲,就是以后可以在刷抖音时点外卖,点完之后再刷会抖音,外卖也就到了。多么理想的合作。

但美团和快手尚未跑通这一模式,抖音饿了么行吗?

抖音,攻克“本地生活”

抖音剑指本地生活,并非一时兴起。早在2018年,抖音就盯上本地生活蛋糕,发力团购等领域。2021年,抖音曾内测“心动外卖”业务,选定成都为试点城市,并与喜茶、肯德基等餐饮品牌合作。不过,据知情人士透露,该项目最终因物流配送体系的搭建难度太大而下架。

(抖音截图)

今年7月,抖音推出“团购配送”功能,再战外卖市场。“考虑到商家和用户的实际需求,也为了更好地保障用户体验,尝试为部分需求迫切的商家开放团购商品的配送服务,目前该项目还在探索阶段”,抖音生活服务相关负责人如是说。

可以看到,抖音的本地生活布局之路并不顺利,而软肋就在于配送环节。当前,在抖音做外卖的商家选择的配送方式主要有三种。

第一种,店内工作人员自己配送,这对送单距离和店内人手有较高要求,一旦遇到“爆单”根本无法满足需求。

第二种,通过闪送、跑腿等送货到家,这也是商家普遍采用的方式。不过,对于单量不够多的商家来说,配送成本十分高昂。

第三种,借助美团运力,即顾客从抖音直播间下单,从美团上输入券码核销,之后从美团上另外点餐达到起送价,再由美团骑手配送。这种操作相对繁琐,很少商家使用。

对于抖音来说,给商家引流之后,从店到家的交付环节,是一场重工程、专业活。抖音和饿了么合作,短时间内足以补齐本地交易和履约配送能力,争取时间窗口来完善和提升本地生活业务。

过去一年来,饿了么开启组织革新,有不小变化。阿里财报显示,饿了么连续三个季度订单、交易额保持高增长,单位经济效益在不断改善,亏损同步持续收窄。

“这源于饿了么正逐渐摆脱本地生活行业传统的那种低效、内卷的补贴依赖型发展,转而通过更好的商品供给和服务,增加更多非餐订单的强劲补充”,一位业内人士如是表示。

可以肯定的是,饿了么的商家资源、用户基础、本地即时电商交易服务能力、物流配送履约能力已经得到验证。有了饿了么的加持,抖音在本地生活战场上无疑有了更多筹码。最重要的是,配送不再是问题。

至于,抖音紧盯着本地生活服务,原因莫过于这底下有“矿”。

互联网营销整体市场规模迎来下滑,对于抖音这样以广告为主要收入的短视频平台来说,是在释放“亟需寻找新增长曲线”的信号。

增速可观的本地生活,看起来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前瞻产业研究院数据显示,2021年,中国仅互联网本地生活服务行业市场规模就达到2.6万亿元,同比增速为15.1%;到2025年,其市场规模有望达到4万亿元。

这也是抖音耕耘不辍的主要原因。

饿了么,增加与美团较量的筹码

饿了么也有自己想要得到的东西。

外卖看似已经充斥着我们的生活,实则不然。根据中国饭店协会、美团研究院联合发布的《2019年及2020年上半年中国外卖产业发展报告》显示,预计到2020年,线上餐饮在整个餐饮行业中的占比刚刚超过20%。而中国电商行业的渗透率则达到37%。

另一组数据显示,国内企业总数量为1.5亿,其中个体工商户约9000万。目前,美团每季度的活跃商家是900万。这意味着,摆在饿了么面前的,是线下900万-9000万家商铺的机会。

还未开垦的外卖市场,对于饿了么来说,就是一块诱人的肥肉。饿了么比美团更需要,但却未必有足够的筹码与其较量。

2021年,饿了么的年营收约300亿,美团约1800亿,二者差距甚远。根据马太效应,强者会更强,弱者会更弱。如果单枪匹马与美团继续争抢未来的市场,饿了么的胜算并不乐观。

在业界看来,与美团相比,饿了么最缺的是流量。一方面,饿了么所在的阿里系,流量焦虑已如影随形。老大吃不饱,小弟自然够呛。另一方面,饿了么在与美团的竞争中,已处于下风,用户规模本身就不占优势。

如今,抖音手握6亿活跃用户,与饿了么牵手联合。饿了么有望切入用户的娱乐场景获取增量,进一步扩大服务场景和受众。

这一幕,不禁让人联想到《大话西游》里紫霞仙子说的,“我的意中人是一个盖世英雄。我知道有一天他会在一个万众瞩目的情况下出现,身披金甲圣衣,脚踏七彩祥云来娶我。”

值得注意的是,抖音与饿了么的合作,我们只能猜到开头,却无法预知结果。

短视频外卖,尚待验证的命题

过去,与抖音合作的第三方平台并不在少数。

2019年6月有媒体报道称,抖音与淘宝签订了70亿的年度框架协议,60亿元广告,10亿元佣金,但抖音方面称数据不实。

抖音与淘宝、京东的合作,最终均不了了之,并没有带来震摄性的协同效应。如一位业内人士提到的,“之前抖音和淘宝、京东合作,对拼多多产生什么影响了么”。

在抖音与饿了么合作之前,美团与快手的组合已先一步搭建。不过,自去年12月宣布合作以来,美团和快手至今未向外界公布合作效果。伯虎财经发现,快手平台上的美团小程序,目前仅提供团购等业务,并不能点外卖。而抖音上,尚未上线饿了么的小程序。

(快手、抖音页面截图)

合作的故事讲了大半年,最终还是没能在快手上点外卖。这是为什么?从美团与快手的合作进度来看,至少可以说明,外卖平台与短视频平台的“本地生活”攻坚战并没有那么容易打。合作的背后,其实潜藏着诸多风险与难题。

互联网赛道内,玩家与玩家间是敌人还是朋友,答案似乎总是动态的。

对于外界曾提及的美团与字节的“竞争”,王兴曾回应:“竞争这个词经常放在一起说,就变成思维定势了,但其实竞和争不一样,同向为竞,相向为争,所以我觉得我们是竞技。竞多于争。”

但现实是,扩充业务边界、巩固生态护城河,已成为互联网公司的大体发展逻辑。这就导致,再没有业务交集的企业,也可能走向对立面。不是不争,只是时候未到。

抖音和饿了么,也是同样的道理。如何拿捏合作权重,便成为一大学问。海豚社创始人李成东曾提到,“京东和抖音快手合作,量是非常小的。因为抖音快手想做电商业务,和京东是冲突矛盾的,所以想深度合作特别难。”饿了么会不会成为下一个“京东”?不好说。

此外,抖音与饿了么这一合作模式,到底有多大可能性,也未有定数。毕竟,唯一有可能给出参考答案的快手美团,选择了缄默。

而外界也提出了一些担忧。例如,要抢美团的本地生活蛋糕,势必要有充足的弹药,如价格低等优势。这种情况下,难免出现亏损,双方又该如何平衡?

再者,点外卖有极强的时效性,消费者的本能反应还是会选择打开外卖软件。正如一位业内人士提到的,“即使后期抖音给外卖专门开页面,消费者舍弃生态更完善的美团,选择刚刚起步的抖音,图什么呢?如果直接是饿了么网页植入,那么为啥不直接下载饿了么呢?”

短视频外卖,究竟能有多大的施展空间?或许接下来,抖音和饿了么会给出进一步的答案。

参考来源:

1、奇偶派:抖音+饿了么,美团大敌当前

2、燃财经:牵手饿了么,抖音再切美团蛋糕

3、铅笔道:抖音又搞大事:1年可能多赚500亿

4、陆玖商业评论:抖音的靶心不是美团,而是腾讯

5、深燃:饿了么再得关键“手牌”:携手抖音狂奔本地到家赛道

*来源 | 伯虎财经(bohuFN)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