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菜鸟给四通一达挖了一堆驿站的“坑”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菜鸟给四通一达挖了一堆驿站的“坑”

曾经让快递不再上门的菜鸟,竟然自己开始送货上门了。

文|妍读商业 林叙

编辑|李晨彤

戏剧性的一幕正在快递行业上演。

7月26日,菜鸟CEO万霖在“菜鸟开放周”上表示,菜鸟网络已将“以多种方式送货上⻔”列为今年最重要的事情之一。

值得注意的是,快递不上门的始作俑者,其实就是菜鸟。

送货上门一直是快递行业的难题,彼时,国内快递业务量正在急速爆发。四通一达不再送货上门是从2015年开始,彼时菜鸟成立不久,驿站业务陆续进驻各大高校、小区,这个方式的确有效地提高快递的平均时效。

根据国家邮政局数据,2021年全国重点地区快递服务全程时限为57.08小时,相对于十年前缩短了将近一半的时间。

驿站模式的出现,也就此让快递行业这几年饱受争议,消费者和快递企业矛盾不断激化。

最根本原因就是企业牺牲了消费者的体验,换来了自己的效率提升。牺牲了最后一公里的配送,四通一达(圆通、中通、申通、汇通和韵达)的快递不再直接配送到消费者手中,而是放在消费者所在社区指定的一家菜鸟驿站。

而现在,把快递带到坑里的菜鸟宣布要“送货上门”了。

一、从驿站到上门,菜鸟挖了个坑

菜鸟想要送货上门已经不是一朝一夕。

早在2019年5月9日,菜鸟就在杭州开始尝试“送货上门”的新服务,用户可自行选择去驿站自提或者是“送货上门”。

2021年4月15日,菜鸟驿站官微也曾宣布,正式开启送货上门服务,首批开放城市包括北京、上海和杭州。

到了今年,万霖表示“从去年开始菜鸟网络全面思考、发力,如何去解决最后一公里上门的问题。菜鸟今年将重点做好送货上门、特色行业供应链、国货出海、科技下乡出海和企业ESG五件事,并将不再局限于天猫超市,提高仓发包裹上门比例。”

目前,菜鸟为消费者提供三种形式的送货上门服务。

1、通过直营配送:主要是在天猫超市或者天猫国际购物,物流详情当中可以看到,原来页面显示由“丹鸟”配送,现在已经更改为“菜鸟直送(丹鸟)” ,自营的菜鸟直送被推到前台,成为送货上门的主要配送力量。

菜鸟直送是菜鸟的自营物流,一开始就是高标准建设的,数据显示,其覆盖全国350多个城市,拥有7个全国仓配枢纽,仓储面积超3000万平方米,另外,80%的菜鸟保税仓接入了菜鸟直送。

菜鸟直送对标京东物流,仓配模式下时效在8-12小时之间。菜鸟希望商家把物流交给供应链全托管或者所有网上订单统一从菜鸟仓发货并送货上门,承诺“不上必赔”。

菜鸟直送目前的核心业务,主要是围绕家装、重货、冷链、大家电、快消、美妆等行业升级服务,食品重货“送货上门、破损必赔”,大家电“次日达、晚必赔”,冷链“化冻必赔”。

2、在“最后100米”,菜鸟驿站联合天猫淘宝推出“按需上门”:在淘宝天猫下单的快递到达后存放菜鸟驿站,消费者可选择到驿站自取或者预约合适的时间,由菜鸟驿站工作人员送货上门。

不过,从目前消费者反馈来看,预约式送货上门体验并不好。有网友反馈到自己预约的送货上门到了时间却迟迟不能送货上门,打电话才被驿站工作人员告知没有时间,需要等到空闲时间再送货上门,无奈只能下楼去驿站自取。

3. 在淘宝天猫购物时,如需要送货上门可在下单页面选择送货上门服务,并且不需承担任何额外的费用。目前,正在嘉兴、西安和杭州城市试点。

这种方式把“送货上门”的选择权前置,让消费者能够在下单的时候,便可选择送货上门还是自提,而送货上门这个服务则是由菜鸟驿站站点提供。

并且菜鸟也承诺,菜鸟驿站派送费用由淘宝天猫、菜鸟共同出资补贴。

成本压力是菜鸟不得不考量的因素。

过去十年中国快递业受电商业务驱动发展迅猛,邮政业业务收入从1980.9亿元增长至12642.3亿元,快递业务量从57亿件增长到1083亿件,是原来的19倍,已连续8年位居世界第一。但这十年间快递的从业人数增长仅至400万人,相比2021年年底快递从业人员90万,仅仅增长了4.4倍。

菜鸟驿站如果把末端物流揽过来,需要更大的人力和物力。菜鸟在全国拥有超过八万家驿站,原本只需要1-3人的驿站则需要更多的人力,而实现送货上门还需要相当可观补贴额度。

据了解,2007年刘强东为京东自建仓配一体的物流体系耗费巨大的人力和物力,此后十年一直处于亏损状态。

菜鸟自身也处于亏损阶段,财报显示2022年第二季度营收121.42亿元,较上年同期的116亿元增长5%;经营亏损8.11亿,菜鸟的仓储一体化物流体系构建仍然任重而道远。

二、对标京东,还是内卷快递业?

驿站模式体验差,给消费者带来很多不必要的麻烦,也受到了广泛的吐槽。

很多的消费者认为,支付了快递费用就有权力享受到“送货上门”的服务,并不需要菜鸟驿站的暂存服务,而选择可以送货上门的京东、顺丰。

菜鸟之所以开始推动送货上门,从整体环境来看,则是整体电商从高速增长切换到精细化经营。

互联网用户红利见顶存量竞争阶段,电商平台新增用户越来越困难,跑马圈地、烧钱抢市场的成本越来越高。

淘系电商老大的位置受到挑战,在中高端商品的销售市场比不过京东、低端商品的销售市场又比不过拼多多,就连短视频起家的快抖做起直播带货业务能力也远超淘宝直播。

如何最大效率的留存用户,减少用户流失,饱受诟病的菜鸟驿站就成为了一个突破口,通过提高用户物流体验,侧面推动淘系业务量增长。

送货上门对于天猫淘宝提高订单增量十分重要,万霖提到,相信送货上门可以提高消费者购物意愿。

从天猫超市的披露数据看,送货上门能力已经变成用户选择天猫超市TOP3的理由,消费者使用之后复购率提高30%多。

另一方面,弥补送货上门空缺,也可以跟顺丰做竞争。

目前,寄件时可以选择在菜鸟裹裹下单,包裹侠取货,但是派送仍然不能送货上门。此前,菜鸟曾经与顺丰互怼,天猫淘宝取消顺丰发货。虽然在几日后恢复,顺丰也必然有所警惕。

这意味着菜鸟与京东、顺丰的战火进一步加剧。

三、菜鸟与四通一达,“合”背后的“竞”

菜鸟送货上门的背后,值得关注的是如今各个快递公司正投入大量资源开设驿站,双方合作的背后竞争也在加剧。

本身菜鸟驿站的存在帮助了四通一达提高效率,相反四通一达为驿站增加派单量提升收入。

但是在菜鸟不断涉足驿站、仓储等快递运输环节后,四通一达开始有脱离菜鸟的迹象。

值得注意的是,菜鸟裹裹APP牢牢把握住了消费者入口,目前已经超过了3亿用户。这相当于快递公司负责干线的运输,收派件的最后一公里最后由菜鸟驿站的工作人员送到客户手中,通达系“管道化”趋向严重。

快递公司距离消费者越来越远,也进一步压缩了四通一达的利润空间。

快递公司都希望把握住自己手中的客户,尤其是2019年之后,各个快递公司开始纷纷建立驿站:圆通旗下的妈妈驿站、顺丰旗下的丰巢柜、中通子公司兔喜生活(全称是兔喜快递超市)、拼多多旗下也有快递代收站点多多驿站。

菜鸟进,通达退。四通一达的日子并不好过,2020年圆通董事长喻会蛟减持圆通股份;2021年百世被新起之秀极兔快递收购;今年3月11日,德邦创始人、董事长兼总经理崔维星将德邦卖给了京东。

作为劳动密集型产业,通达系和顺丰都做过不同尝试想要扭转“打工”的命,但多次的电商尝试均失败。

刘强东曾经说,菜鸟做到最后,快递公司都是给他打工,把利润都吸走了。通达系的几个创始人何尝不懂这个道理,只是刘强东站着说话不腰疼,毕竟通达系80%的单子来自淘宝。

如今,格局正在发生转变。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菜鸟网络

97
  • 国货航:拟冲刺深交所IPO上市,预计投入募资65.07亿元,公司发起人为中国航空资本、菜鸟供应链等
  • 菜鸟与巴西电商Facily开展合作,未来2年将布局1000组自提柜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菜鸟给四通一达挖了一堆驿站的“坑”

曾经让快递不再上门的菜鸟,竟然自己开始送货上门了。

文|妍读商业 林叙

编辑|李晨彤

戏剧性的一幕正在快递行业上演。

7月26日,菜鸟CEO万霖在“菜鸟开放周”上表示,菜鸟网络已将“以多种方式送货上⻔”列为今年最重要的事情之一。

值得注意的是,快递不上门的始作俑者,其实就是菜鸟。

送货上门一直是快递行业的难题,彼时,国内快递业务量正在急速爆发。四通一达不再送货上门是从2015年开始,彼时菜鸟成立不久,驿站业务陆续进驻各大高校、小区,这个方式的确有效地提高快递的平均时效。

根据国家邮政局数据,2021年全国重点地区快递服务全程时限为57.08小时,相对于十年前缩短了将近一半的时间。

驿站模式的出现,也就此让快递行业这几年饱受争议,消费者和快递企业矛盾不断激化。

最根本原因就是企业牺牲了消费者的体验,换来了自己的效率提升。牺牲了最后一公里的配送,四通一达(圆通、中通、申通、汇通和韵达)的快递不再直接配送到消费者手中,而是放在消费者所在社区指定的一家菜鸟驿站。

而现在,把快递带到坑里的菜鸟宣布要“送货上门”了。

一、从驿站到上门,菜鸟挖了个坑

菜鸟想要送货上门已经不是一朝一夕。

早在2019年5月9日,菜鸟就在杭州开始尝试“送货上门”的新服务,用户可自行选择去驿站自提或者是“送货上门”。

2021年4月15日,菜鸟驿站官微也曾宣布,正式开启送货上门服务,首批开放城市包括北京、上海和杭州。

到了今年,万霖表示“从去年开始菜鸟网络全面思考、发力,如何去解决最后一公里上门的问题。菜鸟今年将重点做好送货上门、特色行业供应链、国货出海、科技下乡出海和企业ESG五件事,并将不再局限于天猫超市,提高仓发包裹上门比例。”

目前,菜鸟为消费者提供三种形式的送货上门服务。

1、通过直营配送:主要是在天猫超市或者天猫国际购物,物流详情当中可以看到,原来页面显示由“丹鸟”配送,现在已经更改为“菜鸟直送(丹鸟)” ,自营的菜鸟直送被推到前台,成为送货上门的主要配送力量。

菜鸟直送是菜鸟的自营物流,一开始就是高标准建设的,数据显示,其覆盖全国350多个城市,拥有7个全国仓配枢纽,仓储面积超3000万平方米,另外,80%的菜鸟保税仓接入了菜鸟直送。

菜鸟直送对标京东物流,仓配模式下时效在8-12小时之间。菜鸟希望商家把物流交给供应链全托管或者所有网上订单统一从菜鸟仓发货并送货上门,承诺“不上必赔”。

菜鸟直送目前的核心业务,主要是围绕家装、重货、冷链、大家电、快消、美妆等行业升级服务,食品重货“送货上门、破损必赔”,大家电“次日达、晚必赔”,冷链“化冻必赔”。

2、在“最后100米”,菜鸟驿站联合天猫淘宝推出“按需上门”:在淘宝天猫下单的快递到达后存放菜鸟驿站,消费者可选择到驿站自取或者预约合适的时间,由菜鸟驿站工作人员送货上门。

不过,从目前消费者反馈来看,预约式送货上门体验并不好。有网友反馈到自己预约的送货上门到了时间却迟迟不能送货上门,打电话才被驿站工作人员告知没有时间,需要等到空闲时间再送货上门,无奈只能下楼去驿站自取。

3. 在淘宝天猫购物时,如需要送货上门可在下单页面选择送货上门服务,并且不需承担任何额外的费用。目前,正在嘉兴、西安和杭州城市试点。

这种方式把“送货上门”的选择权前置,让消费者能够在下单的时候,便可选择送货上门还是自提,而送货上门这个服务则是由菜鸟驿站站点提供。

并且菜鸟也承诺,菜鸟驿站派送费用由淘宝天猫、菜鸟共同出资补贴。

成本压力是菜鸟不得不考量的因素。

过去十年中国快递业受电商业务驱动发展迅猛,邮政业业务收入从1980.9亿元增长至12642.3亿元,快递业务量从57亿件增长到1083亿件,是原来的19倍,已连续8年位居世界第一。但这十年间快递的从业人数增长仅至400万人,相比2021年年底快递从业人员90万,仅仅增长了4.4倍。

菜鸟驿站如果把末端物流揽过来,需要更大的人力和物力。菜鸟在全国拥有超过八万家驿站,原本只需要1-3人的驿站则需要更多的人力,而实现送货上门还需要相当可观补贴额度。

据了解,2007年刘强东为京东自建仓配一体的物流体系耗费巨大的人力和物力,此后十年一直处于亏损状态。

菜鸟自身也处于亏损阶段,财报显示2022年第二季度营收121.42亿元,较上年同期的116亿元增长5%;经营亏损8.11亿,菜鸟的仓储一体化物流体系构建仍然任重而道远。

二、对标京东,还是内卷快递业?

驿站模式体验差,给消费者带来很多不必要的麻烦,也受到了广泛的吐槽。

很多的消费者认为,支付了快递费用就有权力享受到“送货上门”的服务,并不需要菜鸟驿站的暂存服务,而选择可以送货上门的京东、顺丰。

菜鸟之所以开始推动送货上门,从整体环境来看,则是整体电商从高速增长切换到精细化经营。

互联网用户红利见顶存量竞争阶段,电商平台新增用户越来越困难,跑马圈地、烧钱抢市场的成本越来越高。

淘系电商老大的位置受到挑战,在中高端商品的销售市场比不过京东、低端商品的销售市场又比不过拼多多,就连短视频起家的快抖做起直播带货业务能力也远超淘宝直播。

如何最大效率的留存用户,减少用户流失,饱受诟病的菜鸟驿站就成为了一个突破口,通过提高用户物流体验,侧面推动淘系业务量增长。

送货上门对于天猫淘宝提高订单增量十分重要,万霖提到,相信送货上门可以提高消费者购物意愿。

从天猫超市的披露数据看,送货上门能力已经变成用户选择天猫超市TOP3的理由,消费者使用之后复购率提高30%多。

另一方面,弥补送货上门空缺,也可以跟顺丰做竞争。

目前,寄件时可以选择在菜鸟裹裹下单,包裹侠取货,但是派送仍然不能送货上门。此前,菜鸟曾经与顺丰互怼,天猫淘宝取消顺丰发货。虽然在几日后恢复,顺丰也必然有所警惕。

这意味着菜鸟与京东、顺丰的战火进一步加剧。

三、菜鸟与四通一达,“合”背后的“竞”

菜鸟送货上门的背后,值得关注的是如今各个快递公司正投入大量资源开设驿站,双方合作的背后竞争也在加剧。

本身菜鸟驿站的存在帮助了四通一达提高效率,相反四通一达为驿站增加派单量提升收入。

但是在菜鸟不断涉足驿站、仓储等快递运输环节后,四通一达开始有脱离菜鸟的迹象。

值得注意的是,菜鸟裹裹APP牢牢把握住了消费者入口,目前已经超过了3亿用户。这相当于快递公司负责干线的运输,收派件的最后一公里最后由菜鸟驿站的工作人员送到客户手中,通达系“管道化”趋向严重。

快递公司距离消费者越来越远,也进一步压缩了四通一达的利润空间。

快递公司都希望把握住自己手中的客户,尤其是2019年之后,各个快递公司开始纷纷建立驿站:圆通旗下的妈妈驿站、顺丰旗下的丰巢柜、中通子公司兔喜生活(全称是兔喜快递超市)、拼多多旗下也有快递代收站点多多驿站。

菜鸟进,通达退。四通一达的日子并不好过,2020年圆通董事长喻会蛟减持圆通股份;2021年百世被新起之秀极兔快递收购;今年3月11日,德邦创始人、董事长兼总经理崔维星将德邦卖给了京东。

作为劳动密集型产业,通达系和顺丰都做过不同尝试想要扭转“打工”的命,但多次的电商尝试均失败。

刘强东曾经说,菜鸟做到最后,快递公司都是给他打工,把利润都吸走了。通达系的几个创始人何尝不懂这个道理,只是刘强东站着说话不腰疼,毕竟通达系80%的单子来自淘宝。

如今,格局正在发生转变。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