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格力电器的增长难题,董明珠能如何解?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格力电器的增长难题,董明珠能如何解?

如何带领格力电器突破增长瓶颈,是摆在68岁的董明珠面前的一个重大难题。

图片来源:格力电器官方微博

文|斑马消费 范建

最近一段时间董明珠烦心事不断。

直播现场,因工作人员准备不充分,她当场黑脸,坏脾气再次暴露无遗;核心经销商河北徐自发的公开倒戈,外界普遍担心,这是否会动摇她耗时二十多年,搭建起来的格力电器渠道体系。

公司规模突破2000亿大关之后,即跌入下滑通道。空调业务快速增长的势头不再,其他业务培养多年,仍不成气候,盈利水平更是低下。

如何带领格力电器突破增长瓶颈,是摆在68岁的董明珠面前的一个重大难题。

增长瓶颈

在8月的最后一天,格力电器(000651.SZ)终于披露了今年的半年报。虽然,公司归母净利润同比增长21.25%达到114.7亿元,但仍未能恢复到2018年(128.06亿元)和2019年(137.50亿元)的同期水平。

更重要的是,当期公司营业收入仅同比微增4.13%。如何解决格力电器的增长难题,董明珠仍没有找到答案。

对于像格力电器这样的千亿级传统制造业企业来说,有品牌、有技术、有渠道,维持盈利不是难事。最大的难点在于,当企业发展到一定阶段之后,怎样才能保持持续增长?

2013年,格力电器营业收入首次突破千亿,之后,在千亿级这个门槛上,起起伏伏长达5年,直到2018年,终于踩线2000亿元,并在2019年达到2005亿元。不过,在随后的2020年和2021年,公司营收再度双双跌破2000亿元。

今年上半年,格力电器在营业收入同比微增的情况下,归母净利润大幅增长,并非是因公司盈利水平的提升,而是主要得益于相关费用的控制。

期内,公司制造业毛利率同比下滑0.17个百分点,主要是空调业务拖了后腿,毛利率下滑了0.21个百分点,继续维持在30%以下。

在这种情况下,公司严控费用,特别是销售费用,仅此一项,就为公司节省了近20亿元,这在公司财务报表中,就变成了利润。

据行业数据,今年上半年,全国家电市场零售规模3389亿元,同比下滑9.3%,传统彩电、空调、洗衣机等产品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下滑,洗碗机、干衣机、集成灶等新兴品类逆势增长。

渠道端,更是出现了线上、线下双向承压,线上销售额首次出现同比下降。

传统分销或单纯依靠传统电商的“一招鲜吃遍天”的时代不再,渠道更加碎片化,抖音等社交平台崛起,逐渐蚕食线上家电市场份额。

格力电器也已意识到了这一问题。董明珠这个超级网红的身份,本身就是格力触网的一个先天优势。同时,公司也在试图倾力打造另一个网红“孟羽童”。

我们注意到,格力电器在抖音等平台上,已注册了多个账号。其中,对“明珠羽童精选”倾注了大量资源。然而,这个集结了董明珠和孟羽童两大网红的账号,当前的粉丝数才刚过230万。在没有二人直接坐镇的情况之下,该直播期间,多数时候同时在线观看人数只有惨淡的几十人。

“空调一哥”之争

空调是格力电器的起家业务,其后,又通过子品牌大松、晶弘布局生活家电、冰箱,以及其他工业级产品。但是,空调仍是公司的绝对核心。

今年上半年,公司空调实现收入687.46亿元,同比增长5.18%,对公司的营收贡献,由上年的同期的71.79%增至72.20%。公司寄予厚望的生活电器业务收入微降,仅有21.77亿元,与美的集团(000333.SZ)同期663.3亿元的消费电器规模,简直不可同日而语。

顺德和珠海同属广东,两地相隔不过百公里。方洪波领导下的美的集团与董明珠治下的格力电器,双方的明争暗斗无休无止。

两家公司起点不同,但最终都走到了空调+生活电器的同一条道路上。一山难容二虎,两家国内数一数二的家电巨头,互不相让。

董明珠高调,方洪波隐忍;董明珠对外凶悍,方洪波对内凶狠。

十数年间,双方在人才和技术的争夺上,从公开喊话到对簿公堂,从未停止过。

特别是在空调这一领域,董明珠曾不止一次,怒怼美的集团的人住到格力门口挖人才、偷技术。对此,方洪波从未公开表态。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美的不跟竞争对手较劲,而是跟时代较劲。

过去,美的集团是中国小家电之王,但在空调板块,始终是活在格力阴影之下的“千年老二”。

2020年,是两家公司竞争的一个分水岭。这一年,美的集团空调业务收入达到1212亿元,比格力电器的1179亿元高出33亿元,座次就此改写。

这时,谁才是中国空调行业的“一哥”,似乎又变成了一个迷案。在双方的年报中,各自都采用不同的数据,说明自己行业第一的地位。

据奥维(AVC)数据罗盘,截至今年8月21日,中国空调线下市场,格力的市占率下降0.15个百分点至33.05%,美的为33.23%;线上市场占有率,格力为27.57%,同比大降3.49个百分点,美的为28.57%。

董明珠之所以能从一名普通销售员,成为格力的掌门人,靠的正是她在营销方面的天赋,以及自己一手为格力搭建起来的销售体系。

而前不久,河北经销商徐自发公开宣布退出格力,转做飞利浦空调,这被看作是对董明珠营销体系的挑战。

徐自发掌控的河北格力,是格力电器二十多年的核心经销商。不仅如此,徐还是格力电器的间接股东。

格力电器第三大股东京海互联,由全国10家经销商组成,河北格力持股28%,为第一大股东。

外界普遍认为,徐自发与董明珠彻底决裂,根本原因是利益,“代理格力空调,利润没有过去那么高了。”

其他业务未成气候

空调和生活电器之外,董明珠还为格力电器布局了绿色能源、智能装备等多个行业。但是,空调之外的其他业务,总体规模还小,且盈利水平低,今年上半年的毛利率才4.96%,与空调业务相差太远,短期内难以形成业绩支撑。

早些年,董明珠看中智能手机,希望以手机为入口,布局格力的智能家居业务。然而,手机似乎没有董小姐想象的那般容易做好,哪怕是她把自己的头像当做格力手机的开机画面,也没能带来销量。智能手机的风口已经过去,就连国内智能手机的鼻祖魅族,都已卖身吉利,格力的机会已经不大了。

当国内新能源汽车风起之时,董明珠又想带领格力到这一赛道上去闯一闯,拟以130亿估值收购珠海银隆100%股权。不料,遭遇股东的强力反对,以至于,董小姐在股东大会上当场发飙,怒斥中小股东“不懂感恩”。

为了证实自己的眼光,她举债以个人身份入股银隆,并拉上了自己的好朋友王健林和刘强东。最后的结果是,珠海银隆果然是个大坑。

5年之后的2021年8月,格力电器以18.3亿元,通过司法拍卖获得银隆30.47%股权。董明珠将自己所持银隆17.46%股份表决权委托给上市公司行使,格力电器曲线控制银隆,更名为格力钛。这一次,董明珠没有给中小股东表决的机会。

在格力的体系里,格力钛体量不大,但是个亏损大户。今年上半年,营业收入11.67亿元,净利润-6.58亿元。

董明珠更大的梦想,是带领格力造芯片,“哪怕投入500亿元”。也许,在董小姐眼中,钱可以解决一切问题。可是,做芯片不一定。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董明珠

  • 接班的宗馥莉,将遇到董明珠同款难题
  • 董明珠:家电以旧换新应从靠政府转为企业自主补贴 | 两会·民企之声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格力电器的增长难题,董明珠能如何解?

如何带领格力电器突破增长瓶颈,是摆在68岁的董明珠面前的一个重大难题。

图片来源:格力电器官方微博

文|斑马消费 范建

最近一段时间董明珠烦心事不断。

直播现场,因工作人员准备不充分,她当场黑脸,坏脾气再次暴露无遗;核心经销商河北徐自发的公开倒戈,外界普遍担心,这是否会动摇她耗时二十多年,搭建起来的格力电器渠道体系。

公司规模突破2000亿大关之后,即跌入下滑通道。空调业务快速增长的势头不再,其他业务培养多年,仍不成气候,盈利水平更是低下。

如何带领格力电器突破增长瓶颈,是摆在68岁的董明珠面前的一个重大难题。

增长瓶颈

在8月的最后一天,格力电器(000651.SZ)终于披露了今年的半年报。虽然,公司归母净利润同比增长21.25%达到114.7亿元,但仍未能恢复到2018年(128.06亿元)和2019年(137.50亿元)的同期水平。

更重要的是,当期公司营业收入仅同比微增4.13%。如何解决格力电器的增长难题,董明珠仍没有找到答案。

对于像格力电器这样的千亿级传统制造业企业来说,有品牌、有技术、有渠道,维持盈利不是难事。最大的难点在于,当企业发展到一定阶段之后,怎样才能保持持续增长?

2013年,格力电器营业收入首次突破千亿,之后,在千亿级这个门槛上,起起伏伏长达5年,直到2018年,终于踩线2000亿元,并在2019年达到2005亿元。不过,在随后的2020年和2021年,公司营收再度双双跌破2000亿元。

今年上半年,格力电器在营业收入同比微增的情况下,归母净利润大幅增长,并非是因公司盈利水平的提升,而是主要得益于相关费用的控制。

期内,公司制造业毛利率同比下滑0.17个百分点,主要是空调业务拖了后腿,毛利率下滑了0.21个百分点,继续维持在30%以下。

在这种情况下,公司严控费用,特别是销售费用,仅此一项,就为公司节省了近20亿元,这在公司财务报表中,就变成了利润。

据行业数据,今年上半年,全国家电市场零售规模3389亿元,同比下滑9.3%,传统彩电、空调、洗衣机等产品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下滑,洗碗机、干衣机、集成灶等新兴品类逆势增长。

渠道端,更是出现了线上、线下双向承压,线上销售额首次出现同比下降。

传统分销或单纯依靠传统电商的“一招鲜吃遍天”的时代不再,渠道更加碎片化,抖音等社交平台崛起,逐渐蚕食线上家电市场份额。

格力电器也已意识到了这一问题。董明珠这个超级网红的身份,本身就是格力触网的一个先天优势。同时,公司也在试图倾力打造另一个网红“孟羽童”。

我们注意到,格力电器在抖音等平台上,已注册了多个账号。其中,对“明珠羽童精选”倾注了大量资源。然而,这个集结了董明珠和孟羽童两大网红的账号,当前的粉丝数才刚过230万。在没有二人直接坐镇的情况之下,该直播期间,多数时候同时在线观看人数只有惨淡的几十人。

“空调一哥”之争

空调是格力电器的起家业务,其后,又通过子品牌大松、晶弘布局生活家电、冰箱,以及其他工业级产品。但是,空调仍是公司的绝对核心。

今年上半年,公司空调实现收入687.46亿元,同比增长5.18%,对公司的营收贡献,由上年的同期的71.79%增至72.20%。公司寄予厚望的生活电器业务收入微降,仅有21.77亿元,与美的集团(000333.SZ)同期663.3亿元的消费电器规模,简直不可同日而语。

顺德和珠海同属广东,两地相隔不过百公里。方洪波领导下的美的集团与董明珠治下的格力电器,双方的明争暗斗无休无止。

两家公司起点不同,但最终都走到了空调+生活电器的同一条道路上。一山难容二虎,两家国内数一数二的家电巨头,互不相让。

董明珠高调,方洪波隐忍;董明珠对外凶悍,方洪波对内凶狠。

十数年间,双方在人才和技术的争夺上,从公开喊话到对簿公堂,从未停止过。

特别是在空调这一领域,董明珠曾不止一次,怒怼美的集团的人住到格力门口挖人才、偷技术。对此,方洪波从未公开表态。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美的不跟竞争对手较劲,而是跟时代较劲。

过去,美的集团是中国小家电之王,但在空调板块,始终是活在格力阴影之下的“千年老二”。

2020年,是两家公司竞争的一个分水岭。这一年,美的集团空调业务收入达到1212亿元,比格力电器的1179亿元高出33亿元,座次就此改写。

这时,谁才是中国空调行业的“一哥”,似乎又变成了一个迷案。在双方的年报中,各自都采用不同的数据,说明自己行业第一的地位。

据奥维(AVC)数据罗盘,截至今年8月21日,中国空调线下市场,格力的市占率下降0.15个百分点至33.05%,美的为33.23%;线上市场占有率,格力为27.57%,同比大降3.49个百分点,美的为28.57%。

董明珠之所以能从一名普通销售员,成为格力的掌门人,靠的正是她在营销方面的天赋,以及自己一手为格力搭建起来的销售体系。

而前不久,河北经销商徐自发公开宣布退出格力,转做飞利浦空调,这被看作是对董明珠营销体系的挑战。

徐自发掌控的河北格力,是格力电器二十多年的核心经销商。不仅如此,徐还是格力电器的间接股东。

格力电器第三大股东京海互联,由全国10家经销商组成,河北格力持股28%,为第一大股东。

外界普遍认为,徐自发与董明珠彻底决裂,根本原因是利益,“代理格力空调,利润没有过去那么高了。”

其他业务未成气候

空调和生活电器之外,董明珠还为格力电器布局了绿色能源、智能装备等多个行业。但是,空调之外的其他业务,总体规模还小,且盈利水平低,今年上半年的毛利率才4.96%,与空调业务相差太远,短期内难以形成业绩支撑。

早些年,董明珠看中智能手机,希望以手机为入口,布局格力的智能家居业务。然而,手机似乎没有董小姐想象的那般容易做好,哪怕是她把自己的头像当做格力手机的开机画面,也没能带来销量。智能手机的风口已经过去,就连国内智能手机的鼻祖魅族,都已卖身吉利,格力的机会已经不大了。

当国内新能源汽车风起之时,董明珠又想带领格力到这一赛道上去闯一闯,拟以130亿估值收购珠海银隆100%股权。不料,遭遇股东的强力反对,以至于,董小姐在股东大会上当场发飙,怒斥中小股东“不懂感恩”。

为了证实自己的眼光,她举债以个人身份入股银隆,并拉上了自己的好朋友王健林和刘强东。最后的结果是,珠海银隆果然是个大坑。

5年之后的2021年8月,格力电器以18.3亿元,通过司法拍卖获得银隆30.47%股权。董明珠将自己所持银隆17.46%股份表决权委托给上市公司行使,格力电器曲线控制银隆,更名为格力钛。这一次,董明珠没有给中小股东表决的机会。

在格力的体系里,格力钛体量不大,但是个亏损大户。今年上半年,营业收入11.67亿元,净利润-6.58亿元。

董明珠更大的梦想,是带领格力造芯片,“哪怕投入500亿元”。也许,在董小姐眼中,钱可以解决一切问题。可是,做芯片不一定。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