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像Uber一样给工程师派单 程序员客栈想解放外包落后的生产力

程序员客栈希望通过提供人力供给的统一标准,输出优质的技术生产力,推动外包公司转型,收窄行业,做行业沉淀。

2014年,陈柯好的第一个创业项目失败,半年之内,陈柯好以技术合伙人的方式游走于旅游、电商、团购、票务等各种领域。正当他对职业方向感到迷茫时,“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口号被提了出来。

一时间,技术需求被无限放大了。陈柯好看到了这一需求,创立了程序员客栈,承接优质开发者,对外输出技术生产力。除了猪八戒网、CSTO等软件外包平台老大哥之外,目前市面上的众包平台如码市、快码众包等都在那一年成立。

中国软件外包行业的发展始于20世纪80年代,从单机版软件到网站、地方建站,再到App以及基于微信的H5开发,软件外包行业在一波一波技术浪潮的推动下,并没有朝着健康的方向发展。中国软件外包企业在2014年总收入已经超过一万亿元,但是传统软件外包市场的烂尾率高达30%。

在传统外包行业,需求方找到一个外包企业,签合同需付20%-30%的费用,当项目推进到开发环节,需要再支付30-40%的费用。如果双方发生不愉快,需求方很难把钱要回来。但从外包的角度考虑,外包公司已经投入人力进去开发,无法将钱退回,30%的尾款也存在收不回来的情况。

另外,很多外包企业人力存在不足,当人手缺乏,很需要在短期内找到人手补充进来。以往外包公司通过招聘渠道招人,或者通过人力资源公司对接过来驻场,不仅要付一个月的工资,还要付给人力公司费用。一旦项目结束,外包公司的人力又会闲置。这也是外包公司之间会出现人力互换现象的原因。

外包行业的混乱,是众包平台得以落地的原因。例如,码市推出了开发宝,双方在码市达成合作之后,项目款会提前预付在开发宝中,分期支付给开发者。快码众包也采取了平台担保交易的方式,并要求开发者将代码托管在平台上。

同样是对接开发者和需求方,程序员客栈对于两方的选择有更为苛刻的要求。程序员客栈有5万个注册用户,申请成为开发者的有1万名,最终通过审核的只有2000名。

在控制了个体开发者的质量之后,程员客栈再在流程建设上保证标准化。

程序员客栈采取项目经理制。一个项目通过了审核和报价的环节之后,由项目经理把控项目进度,推进项目从原型图、UI设计、前端、后端、测试到最终的交付。

不同于猪八戒网的竞标制和快码众包的抢单制,程序员客栈采取严格的派单制,通过程序员过往的作品、开发经历、行业沉淀等维度,用算法深度分析程序员的技能、态度和接单意愿,计算出匹配的程序员之后自动对接,一小时无响应或被拒绝,系统自动指派给下一个开发者。

 “在其他众包平台上,个人开发者根本活不下来,还是只能在平台上依赖于众包公司,与传统线下没有分别。”陈柯好说。为了让处于外包行业金字塔底端的开发者有更多的发展空间,程序员客栈只签约个人开发者,不允许外包公司或者团队承接需求。

同时,为了规范行业价格,平台保留定价权利,程序员客栈有专门的估价团队,负责评估项目的需求以及定价。为了控制项目风险,会要求开发者围绕需求先开发核心页,根据核心页与需求方达成合作之后,再继续开发工作。

目前,程序员客栈的需求方主要还是大大小小的外包公司对接过来的需求,这些需求在到达程序员客栈之前很可能已经倒了几手。陈柯好认为,外包行业混乱的本质,是外包落后的生产力,这种落后的生产力一定会被淘汰。

“我们在这个链条的底层。”陈柯好说,之所以目前还躲在外包公司的身后,是因为外包有客户资源,市场能力也很强,但外包的生产能力相对弱很多。程序员客栈希望通过提供人力供给的统一标准,输出优质的技术生产力,推动外包公司转型,收窄行业,做行业沉淀。

在陈柯好的愿景里,未来外包公司会逐渐SaaS化,而程序员客栈这样的众包平台可以直接服务于中小互联网企业,帮助企业伸缩团队。“就像从买服务器到使用云服务的转变,企业对技术人力的需求,也可以像使用云服务器一样弹性扩容。”陈柯好说。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