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破圈的B站,钱不好赚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破圈的B站,钱不好赚

“结界”难破的B站,接下来靠什么“逆天改命”?

文 | 燃财经  马舒叶

编辑 | 饶霞飞

9月8日,哔哩哔哩(BILI.US,以下简称“B站”)公布了截至6月30日的2022年第二季度财务数据,这季度的财报中,B站的同比营收增速首次掉到了个位数。

财报数据显示,本季度,B站实现营收49亿元(人民币,以下未标注则同),比去年同期44.95亿元同比增长9%。

这是B站首次同比营收增速掉落个位数,从营收增速看,B站越来越慢了。

业绩拆分来看,本季度,B站电子商务及其他收入6.01亿元,去年同期为5.78亿元,有4%的同比微增;游戏收入为10.46亿元,较去年同期的12.33亿元有15%的同比下跌,这也是B站游戏业务同比下降幅度最大的一季。

广告板块本季度营收为11.58亿元,去年同期为10.5亿元,同比增长10%,增幅并不明显。或基于此,财报会议上,B站董事长兼CEO陈睿强调了Story Mode(竖屏模式)对于B站广告业务收入提升的战略重要性。

同时,B站仍未逃出亏损“困局”,净亏损20.1亿元,去年同期11.22亿元,亏损扩大。这也让B站实现“2022年开始全年Non-GAAP(非美国能用会计原则)运营亏损率同比收窄”的短期目标更显艰难。

在2021年第四季度,B站首次提出盈利目标,2022年开始全年Non-GAAP运营亏损率同比收窄,并在2024年实现Non-GAAP盈亏平衡。在今年一季度,陈睿重申了这一盈利目标。

但在9月8日晚上的电话会议上,B站管理层没有再提盈利预期。在财报会议上,陈睿强调,增长仍然是B站目前最重要的工作,在加速商业化的同时,将持续控制成本,提升毛利率,收窄亏损。但以第二季度的数据来看,亏损似乎越来越大。

受财报不及预期影响,北京时间9月8日,B站美股盘前便大跌。至北京时间9月9日美股收盘,B站报收20.07美元/股,大跌15.03%,总市值78.39亿美元。

好消息是,B站的用户还在继续增长。本季度,B站月均活跃用户同比增长29%,突破3亿大关;月均付费用户同比增长32%,达到2750万。

陈睿曾表示,2023年之前,B站月活用户数可以达到4亿。如今B站正不断逼近4亿用户的目标,不过,如何增加用户付费意愿,提高利润率,进一步实现降本增效,显然是公司下一步的努力方向。

此外,陈睿亦提出,预计B站第三季度营收为56-58亿元,要实现这一目标,B站任重而道远。被寄予众望的Story Mode,目前尚难承担起盈利重担。

“结界”难破的B站,接下来靠什么“逆天改命”?

破圈了,但钱不好赚

从2020年高喊破圈的B站,在内容成功撕去“二次元”标签后,却难以走出变现的窘境。

在过去的两年内,B站进行了一系列破圈尝试,着力打造多元化内容社区,力图去除留在大众印象中的二次元、鬼畜、小众等亚文化标签。

其中,作为B站着力推动的Story Mode,似乎发挥了作用。数据证明,Story Mode竖屏视频日均播放量同比增长超400%,社区整体流量同比增长48%,超过60%的创作者收益。

这些动作似乎发挥了作用,在过去的两年时间里,B站似乎在突破圈层。

“我身边不少中年人,甚至老年人也开始使用B站,他们喜欢去B站看记录片。”一位95后网友在2022年给父母“安利”了B站的美食纪录片,他发现身边不少中年人开始接受B站。

圈层的突破在数据上有了一定的体现。根据本季度财报,B站月均活跃用户同比增长29%,突破3亿大关,同时,日活跃用户同比增长33%。

不过,坐拥3亿月活用户的B站,却难以交出一份满意的变现答卷。

一方面,值得注意的是,本季度,B站月均付费用户同比增长32%,达到2750万,但整体而言,月平均付费用户同比增速却在持续放缓。根据近一年的财报数据,从2021年Q2,到2022年Q2,B站月平均付费用户的同比增速分别为62%、59%、37%、33%、32%。

对此,分析学者唐大杰指出,B站核心的价值在于拥有粘度较高的Z世代用户,但如何利用其变现,B站的商业模式仍不成熟,因此,即使B站的用户不断增长,但是愿意付钱的用户却悄悄进入了增长天花板。

数据来源/B站财报 燃次元制图

在商业变现难以突破的情况下,B站的营收陷入增长困境。2022年第一季度,B站营业收入50.54亿元,同比增长30%,创下近三年来单季营收最低增速;而到了本季度,B站营业收入为49亿元,较2021年同期的44.95亿元,同比增长9%,在最近7个季度里,B站的营收同比首次降到个位数。

这背后,是B站难以打破的“圈层魔咒”。

虽然在电话会议中,陈睿提到,当前内容消费是消费升级的重要一环,年轻一代更愿意投入精神和文化型消费,但B站的UP主们却受到账号属性、用户包容度等等因素的制约,不得不“为爱发电”。

某美妆品牌PR李洁告诉燃次元,“就广告投放而言,B站的性价比明显低于小红书和抖音。”

在李洁看来,区别于B站,小红书和抖音有着更鲜明的种草属性,用户对广告的包容度较高,“同样的广告,投到抖音和小红书,评论区都在反馈准备试用,投到B站,评论区却在玩梗。”

对此,不少B站UP主亦表示无奈。

某生活区万粉UP主明娜向燃次元表示,虽然已经谨慎选择了品牌合作方,但是插入广告的单期,播放量都会腰斩,不仅难以达到品牌方的合作要求,也容易损伤忠实粉丝的观看体验,“现在我接广告的频率大概在2个月一次,但是在小红书,同账号我基本每月都能接。”

而受限于账号属性,数码3C、汽车、知识、生活、美食等区属的UP主更易接到广告,鬼畜、音乐等细分领域的UP主往往只能依靠播放量带来的激励“赚个辛苦钱”,而随着B站开展降本增效,调整了UP主的激励措施,明娜表示,不少UP的激励收入直降。

疫情之下,根据QuestMobile,在2021年第一季度,中国互联网广告市场同比增长达到54.6%的峰值之后,市场增长开始出现下滑趋势,2021年后三个季度的市场增长分别为19.6%、9.5%和12.7%。

在整体市场增速放缓的情况下,手握Z世代核心圈层的B站,交出的破圈答卷,无疑少了点惊喜

“无人提及”的游戏

值得一提的是,曾经为B站贡献了一半营业额的游戏业务,在本季度电话会议中,无人提及。

在过去的两年里,B站一直在试图“去游戏化”,实际上,进入2021年,B站移动游戏收入对营收增长的贡献率均未超过30%。

但游戏仍然是B站的主要收入来源之一。本季度,B站游戏收入为10.46亿元,较去年同期的12.33亿元有15%的同比下跌,仍占B站总营收的21%。

而在游戏领域,B站正持续布局游戏自研能力,聚焦精品游戏研发。不过,目前来看,游戏的这一破圈之路并不顺畅。

数据显示,本季度自研游戏收入占到总游戏收入的5%,主要还是来源于在许多国家和地区推出了《机动战姬:聚变》。

去年5月上线的《机动战姬:聚变》,在B站的着力推广下,曾短暂的冲到国区iOS畅销榜12名。但“出道即巅峰”,随后便掉落600名开外,目前在TapTap上的评分为5.9,“画面立绘不错”、“游戏策划差”、“难上手”等评论构成了玩家的普遍观感。

而除了雷声大、雨点小的《机动战姬:聚变》,其他的十几款自研游戏,算上《碳酸危机》、武侠RPG《大江湖之苍龙与白鸟》,都是“发行即扑街”。

“B站转自研是必然之举。”金叶宸认为,随着原来B站独代的主力游戏产品进入生命末期,B站即使调整方向,代理海外业务,也很难实现长期增长。而在字节、腾讯等大厂的前后夹击下,B站下注游戏自研,无疑成为了一种自保之举。今年8月,B站发布了16款新游戏,其中包括10款独代游戏、6款自研游戏。

自研的加大,一定程度上意味着研发成本投入将迎来增长。本季度B站净亏损,其中一部分是由于收入分成和内容成本增长导致的营业成本,而另一部分则因为公司增加研发人员、支出股权激励费用,以及终止了若干游戏项目,导致研发费用同比增长68%,环比继续增加11.9%至11.3亿元。

而除了自研之外,B站亦积极通过投资“曲线救国”。根据IT桔子统计,2021年,B站投资了20家游戏公司,占总投资数的35%,仅今年一季度就至少投了7家游戏公司,不仅涉及了各种移动端的游戏版本,还参与了日漫IP手游、影视IP手游、机甲游戏、女性向游戏等各种垂类游戏赛道。

资深游戏分析师风声表示,投资游戏相关企业将成为B站游戏业务未来的重要战略。B站未来还是会坚持“自研+投资“相结合的策略,自研不仅包括游戏自研,还包括二次元游戏的影视化等IP运营,通过外部投资也能提升效率、降低成本。

但这也考验B站的投资眼光,一旦投资的企业未获游戏版号批准,或者市场遇冷,也会提升研发成本和时间成本。

不过,对于B站而言,曾抬着B站上市的游戏业务,如今却显得非常鸡肋,在降本增效的目标下,活跃的投资和自研,都需要大笔的资源投入,但回报却仍需时间来证明。

直播与电商,难帮B站回血

游戏与广告的持续低迷,让直播和电商板块承担起了增长重担。然而,本季度,B站电子商务及其他收入实现营收6.01亿元,同比增长4%,存在感觉依然很低,B站想凭借直播和电商回血并不现实。

近年来,B站一直在试图在直播上发力。去年双12期间,B站新版APP中加入了小黄车的功能,用户能够边看直播边下单购物。

得益于直播等业务的增长,二季度,B站增值服务业务营收达21亿元,在总营收中占比超过42%,同比增长29%,是增速最快的业务。

而B站在直播上的策略是持续打造直播与PUGV生态一体化,激励更多的UP主成为主播。二季度B站活跃主播数同比增长107%,直播业务月均付费用户同比增长近70%。

虽然B站尚未分解增值服务部分的业务具体收入,但就上半年而言,在直播领域,B站靠虚拟人主播打出了独特性。

7月29日,#虚拟主播B站直播2小时收入超百万#的话题登上微博热搜,截止当前,阅读次数超过9.6亿次,讨论次数高达1.1万次,乘着虚拟人的东风,B站的直播业务再次引发关注。

而在2021年6月,陈睿就在12周年庆上表示,过去一年共有32412名虚拟主播在B站开播,同比增张40%,独具互动性的B站俨然成为了国内最大的虚拟主播直播平台。

对于B站着力发展虚拟主播的举动,领悟时代数字研究院分析师唐树源指出,当下,虚拟主播受到年轻人的追捧,更是未来元宇宙、数字经济的重要应用之一,预计到2030年,虚拟数字人整体市场规模将达到2700亿元,借助虚拟主播,B站无疑踩上了元宇宙的风口。

但B站能否凭借虚拟直播破圈,还要打上一个问号。

目前来看,直播业务似乎不容乐观。今年4月,#B站直播部门或将整体裁员#的话题冲上热搜,有匿名员工透露B站直播将裁员30%,而针对上述消息,B站相关负责人则回应称,“直播业务毛利连续三年提升,正在积极招聘。”

直播行业资深从业者庄明浩表示,当前B站直播面临的最大问题,仍然是成本高、利润低。

财报显示,第二季度,B站增值服务收入21.0亿,同比增长29%,占总收入的43%;2021年第四季度,B站增值服务业务收入达18.9亿元,同比增长52%;2022年第一季度,增值服务收入达20.5亿元,同比增长37%。

虽然增值服务业务收入持续增长,但其中的直播分成也成了B站的重要营收成本之一。一位接近B站的匿名人士表示,根据B站2022年最新的公会分成政策,2022年1月1日后入驻B站的新主播,除了3个月70%的无责奖励分成,再加上完成增长任务的奖励分成和流水返点,公会最高能拿到80%的分成。

此外,根据财报显示,2021年Q4,B站收入分成成本同比增长91%,逾24亿元,主要原因是向直播主和内容创作者支付的收入分成增加;2022年Q1,营业成本为42.47亿元,同比增长43%,其中给创作者的分成高达21.46亿元。

此外,燃次元观察到,现阶段大部分虚拟直播仍偏向二次元属性。科技自媒体红沙发撰稿人金叶宸亦表示,理论上虚拟直播能够提供比真人直播更丰富的内容,但是当前B站的虚拟直播极大依赖其二次元社区氛围,同质化的二次元审美范式下,挤压了多元内容的生长空间。

而与频繁引发关注的直播业务相比,B站的电商业务似乎显得有些“低调”。

此前,B站MCN番茄蛋联合创始人罗锴透露,今年3月1日时,已有B站UP主单场GMV突破千万元,618期间,这个数字变成了1亿元。不过,罗锴进一步表示,目前B站电商品类仍然集中于3C数码,美妆等领域体量并不大,品类较为收窄也限制了电商板块的盈利能力。

而在本季度电话会议上,B站相关人员提出,B站未来将积极推进与头部电商平台的合作形式,做原生UP主的种草内容,不过这一举动是否能拉动B站营收,短期还无法下结论。

而在降本增效之外,频繁以投资者身份亮相的B站,正通过布局产业协作的泛娱乐生态为投资者“充值”信心。

在电话会议中,陈睿亦强调,降本增效,重点不仅是降本,更重要是增效,即更聪明得把钱花对地方,做更聚焦的、重要的事情。这或许也可以解释过去半年中B站在泛娱乐产业的投资举动。

据IT桔子数据显示,2021年,B站共计投资57家公司,相比2020年的28家投资数量翻了一倍,仅2022年一季度,B站已出手投资10次,投资版图涉及游戏、影视、有声书、虚拟人等等。

对此,中娱智库创始人高东旭表示,B站通过频频投资向IP版权的产业链上游延伸,意在补足IP版权方面的欠缺。例如B站花6亿元人民币收购的有妖气漫画,其作品有《十万个冷笑话》,而动画制作企业绘梦动画也有《一人之下》《天官赐福》等代表作品。通过投资,B站能够形成从IP孵化、动漫制作、动漫教育、动漫版权运营等全产业链协作的良性生态闭环。

高东旭进一步表示,除了众多的游戏、动漫公司,B站也着力布局其他VR技术创作、在线阅读、娱乐营销等更多元化的领域,也意在拓宽自身的变现通道。

陈睿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提到,“随着年轻人成为主流,B站也会成为主流”。

不过,从已经增长疲软的广告、游戏收入,到本季度构建泛娱乐产业布局的新故事,在成为主流之前,或许B站需要思考的是,离盈亏平衡还有多远?

参考资料:

《B站“打滑”》,来源:虎嗅。

*文中李洁均为化名。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哔哩哔哩

4k
  • 知情人士:网易无法接受暴雪的续约条件,主要因价格未能谈妥
  • 港股短视频概念股走低,哔哩哔哩跌超6%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破圈的B站,钱不好赚

“结界”难破的B站,接下来靠什么“逆天改命”?

文 | 燃财经  马舒叶

编辑 | 饶霞飞

9月8日,哔哩哔哩(BILI.US,以下简称“B站”)公布了截至6月30日的2022年第二季度财务数据,这季度的财报中,B站的同比营收增速首次掉到了个位数。

财报数据显示,本季度,B站实现营收49亿元(人民币,以下未标注则同),比去年同期44.95亿元同比增长9%。

这是B站首次同比营收增速掉落个位数,从营收增速看,B站越来越慢了。

业绩拆分来看,本季度,B站电子商务及其他收入6.01亿元,去年同期为5.78亿元,有4%的同比微增;游戏收入为10.46亿元,较去年同期的12.33亿元有15%的同比下跌,这也是B站游戏业务同比下降幅度最大的一季。

广告板块本季度营收为11.58亿元,去年同期为10.5亿元,同比增长10%,增幅并不明显。或基于此,财报会议上,B站董事长兼CEO陈睿强调了Story Mode(竖屏模式)对于B站广告业务收入提升的战略重要性。

同时,B站仍未逃出亏损“困局”,净亏损20.1亿元,去年同期11.22亿元,亏损扩大。这也让B站实现“2022年开始全年Non-GAAP(非美国能用会计原则)运营亏损率同比收窄”的短期目标更显艰难。

在2021年第四季度,B站首次提出盈利目标,2022年开始全年Non-GAAP运营亏损率同比收窄,并在2024年实现Non-GAAP盈亏平衡。在今年一季度,陈睿重申了这一盈利目标。

但在9月8日晚上的电话会议上,B站管理层没有再提盈利预期。在财报会议上,陈睿强调,增长仍然是B站目前最重要的工作,在加速商业化的同时,将持续控制成本,提升毛利率,收窄亏损。但以第二季度的数据来看,亏损似乎越来越大。

受财报不及预期影响,北京时间9月8日,B站美股盘前便大跌。至北京时间9月9日美股收盘,B站报收20.07美元/股,大跌15.03%,总市值78.39亿美元。

好消息是,B站的用户还在继续增长。本季度,B站月均活跃用户同比增长29%,突破3亿大关;月均付费用户同比增长32%,达到2750万。

陈睿曾表示,2023年之前,B站月活用户数可以达到4亿。如今B站正不断逼近4亿用户的目标,不过,如何增加用户付费意愿,提高利润率,进一步实现降本增效,显然是公司下一步的努力方向。

此外,陈睿亦提出,预计B站第三季度营收为56-58亿元,要实现这一目标,B站任重而道远。被寄予众望的Story Mode,目前尚难承担起盈利重担。

“结界”难破的B站,接下来靠什么“逆天改命”?

破圈了,但钱不好赚

从2020年高喊破圈的B站,在内容成功撕去“二次元”标签后,却难以走出变现的窘境。

在过去的两年内,B站进行了一系列破圈尝试,着力打造多元化内容社区,力图去除留在大众印象中的二次元、鬼畜、小众等亚文化标签。

其中,作为B站着力推动的Story Mode,似乎发挥了作用。数据证明,Story Mode竖屏视频日均播放量同比增长超400%,社区整体流量同比增长48%,超过60%的创作者收益。

这些动作似乎发挥了作用,在过去的两年时间里,B站似乎在突破圈层。

“我身边不少中年人,甚至老年人也开始使用B站,他们喜欢去B站看记录片。”一位95后网友在2022年给父母“安利”了B站的美食纪录片,他发现身边不少中年人开始接受B站。

圈层的突破在数据上有了一定的体现。根据本季度财报,B站月均活跃用户同比增长29%,突破3亿大关,同时,日活跃用户同比增长33%。

不过,坐拥3亿月活用户的B站,却难以交出一份满意的变现答卷。

一方面,值得注意的是,本季度,B站月均付费用户同比增长32%,达到2750万,但整体而言,月平均付费用户同比增速却在持续放缓。根据近一年的财报数据,从2021年Q2,到2022年Q2,B站月平均付费用户的同比增速分别为62%、59%、37%、33%、32%。

对此,分析学者唐大杰指出,B站核心的价值在于拥有粘度较高的Z世代用户,但如何利用其变现,B站的商业模式仍不成熟,因此,即使B站的用户不断增长,但是愿意付钱的用户却悄悄进入了增长天花板。

数据来源/B站财报 燃次元制图

在商业变现难以突破的情况下,B站的营收陷入增长困境。2022年第一季度,B站营业收入50.54亿元,同比增长30%,创下近三年来单季营收最低增速;而到了本季度,B站营业收入为49亿元,较2021年同期的44.95亿元,同比增长9%,在最近7个季度里,B站的营收同比首次降到个位数。

这背后,是B站难以打破的“圈层魔咒”。

虽然在电话会议中,陈睿提到,当前内容消费是消费升级的重要一环,年轻一代更愿意投入精神和文化型消费,但B站的UP主们却受到账号属性、用户包容度等等因素的制约,不得不“为爱发电”。

某美妆品牌PR李洁告诉燃次元,“就广告投放而言,B站的性价比明显低于小红书和抖音。”

在李洁看来,区别于B站,小红书和抖音有着更鲜明的种草属性,用户对广告的包容度较高,“同样的广告,投到抖音和小红书,评论区都在反馈准备试用,投到B站,评论区却在玩梗。”

对此,不少B站UP主亦表示无奈。

某生活区万粉UP主明娜向燃次元表示,虽然已经谨慎选择了品牌合作方,但是插入广告的单期,播放量都会腰斩,不仅难以达到品牌方的合作要求,也容易损伤忠实粉丝的观看体验,“现在我接广告的频率大概在2个月一次,但是在小红书,同账号我基本每月都能接。”

而受限于账号属性,数码3C、汽车、知识、生活、美食等区属的UP主更易接到广告,鬼畜、音乐等细分领域的UP主往往只能依靠播放量带来的激励“赚个辛苦钱”,而随着B站开展降本增效,调整了UP主的激励措施,明娜表示,不少UP的激励收入直降。

疫情之下,根据QuestMobile,在2021年第一季度,中国互联网广告市场同比增长达到54.6%的峰值之后,市场增长开始出现下滑趋势,2021年后三个季度的市场增长分别为19.6%、9.5%和12.7%。

在整体市场增速放缓的情况下,手握Z世代核心圈层的B站,交出的破圈答卷,无疑少了点惊喜

“无人提及”的游戏

值得一提的是,曾经为B站贡献了一半营业额的游戏业务,在本季度电话会议中,无人提及。

在过去的两年里,B站一直在试图“去游戏化”,实际上,进入2021年,B站移动游戏收入对营收增长的贡献率均未超过30%。

但游戏仍然是B站的主要收入来源之一。本季度,B站游戏收入为10.46亿元,较去年同期的12.33亿元有15%的同比下跌,仍占B站总营收的21%。

而在游戏领域,B站正持续布局游戏自研能力,聚焦精品游戏研发。不过,目前来看,游戏的这一破圈之路并不顺畅。

数据显示,本季度自研游戏收入占到总游戏收入的5%,主要还是来源于在许多国家和地区推出了《机动战姬:聚变》。

去年5月上线的《机动战姬:聚变》,在B站的着力推广下,曾短暂的冲到国区iOS畅销榜12名。但“出道即巅峰”,随后便掉落600名开外,目前在TapTap上的评分为5.9,“画面立绘不错”、“游戏策划差”、“难上手”等评论构成了玩家的普遍观感。

而除了雷声大、雨点小的《机动战姬:聚变》,其他的十几款自研游戏,算上《碳酸危机》、武侠RPG《大江湖之苍龙与白鸟》,都是“发行即扑街”。

“B站转自研是必然之举。”金叶宸认为,随着原来B站独代的主力游戏产品进入生命末期,B站即使调整方向,代理海外业务,也很难实现长期增长。而在字节、腾讯等大厂的前后夹击下,B站下注游戏自研,无疑成为了一种自保之举。今年8月,B站发布了16款新游戏,其中包括10款独代游戏、6款自研游戏。

自研的加大,一定程度上意味着研发成本投入将迎来增长。本季度B站净亏损,其中一部分是由于收入分成和内容成本增长导致的营业成本,而另一部分则因为公司增加研发人员、支出股权激励费用,以及终止了若干游戏项目,导致研发费用同比增长68%,环比继续增加11.9%至11.3亿元。

而除了自研之外,B站亦积极通过投资“曲线救国”。根据IT桔子统计,2021年,B站投资了20家游戏公司,占总投资数的35%,仅今年一季度就至少投了7家游戏公司,不仅涉及了各种移动端的游戏版本,还参与了日漫IP手游、影视IP手游、机甲游戏、女性向游戏等各种垂类游戏赛道。

资深游戏分析师风声表示,投资游戏相关企业将成为B站游戏业务未来的重要战略。B站未来还是会坚持“自研+投资“相结合的策略,自研不仅包括游戏自研,还包括二次元游戏的影视化等IP运营,通过外部投资也能提升效率、降低成本。

但这也考验B站的投资眼光,一旦投资的企业未获游戏版号批准,或者市场遇冷,也会提升研发成本和时间成本。

不过,对于B站而言,曾抬着B站上市的游戏业务,如今却显得非常鸡肋,在降本增效的目标下,活跃的投资和自研,都需要大笔的资源投入,但回报却仍需时间来证明。

直播与电商,难帮B站回血

游戏与广告的持续低迷,让直播和电商板块承担起了增长重担。然而,本季度,B站电子商务及其他收入实现营收6.01亿元,同比增长4%,存在感觉依然很低,B站想凭借直播和电商回血并不现实。

近年来,B站一直在试图在直播上发力。去年双12期间,B站新版APP中加入了小黄车的功能,用户能够边看直播边下单购物。

得益于直播等业务的增长,二季度,B站增值服务业务营收达21亿元,在总营收中占比超过42%,同比增长29%,是增速最快的业务。

而B站在直播上的策略是持续打造直播与PUGV生态一体化,激励更多的UP主成为主播。二季度B站活跃主播数同比增长107%,直播业务月均付费用户同比增长近70%。

虽然B站尚未分解增值服务部分的业务具体收入,但就上半年而言,在直播领域,B站靠虚拟人主播打出了独特性。

7月29日,#虚拟主播B站直播2小时收入超百万#的话题登上微博热搜,截止当前,阅读次数超过9.6亿次,讨论次数高达1.1万次,乘着虚拟人的东风,B站的直播业务再次引发关注。

而在2021年6月,陈睿就在12周年庆上表示,过去一年共有32412名虚拟主播在B站开播,同比增张40%,独具互动性的B站俨然成为了国内最大的虚拟主播直播平台。

对于B站着力发展虚拟主播的举动,领悟时代数字研究院分析师唐树源指出,当下,虚拟主播受到年轻人的追捧,更是未来元宇宙、数字经济的重要应用之一,预计到2030年,虚拟数字人整体市场规模将达到2700亿元,借助虚拟主播,B站无疑踩上了元宇宙的风口。

但B站能否凭借虚拟直播破圈,还要打上一个问号。

目前来看,直播业务似乎不容乐观。今年4月,#B站直播部门或将整体裁员#的话题冲上热搜,有匿名员工透露B站直播将裁员30%,而针对上述消息,B站相关负责人则回应称,“直播业务毛利连续三年提升,正在积极招聘。”

直播行业资深从业者庄明浩表示,当前B站直播面临的最大问题,仍然是成本高、利润低。

财报显示,第二季度,B站增值服务收入21.0亿,同比增长29%,占总收入的43%;2021年第四季度,B站增值服务业务收入达18.9亿元,同比增长52%;2022年第一季度,增值服务收入达20.5亿元,同比增长37%。

虽然增值服务业务收入持续增长,但其中的直播分成也成了B站的重要营收成本之一。一位接近B站的匿名人士表示,根据B站2022年最新的公会分成政策,2022年1月1日后入驻B站的新主播,除了3个月70%的无责奖励分成,再加上完成增长任务的奖励分成和流水返点,公会最高能拿到80%的分成。

此外,根据财报显示,2021年Q4,B站收入分成成本同比增长91%,逾24亿元,主要原因是向直播主和内容创作者支付的收入分成增加;2022年Q1,营业成本为42.47亿元,同比增长43%,其中给创作者的分成高达21.46亿元。

此外,燃次元观察到,现阶段大部分虚拟直播仍偏向二次元属性。科技自媒体红沙发撰稿人金叶宸亦表示,理论上虚拟直播能够提供比真人直播更丰富的内容,但是当前B站的虚拟直播极大依赖其二次元社区氛围,同质化的二次元审美范式下,挤压了多元内容的生长空间。

而与频繁引发关注的直播业务相比,B站的电商业务似乎显得有些“低调”。

此前,B站MCN番茄蛋联合创始人罗锴透露,今年3月1日时,已有B站UP主单场GMV突破千万元,618期间,这个数字变成了1亿元。不过,罗锴进一步表示,目前B站电商品类仍然集中于3C数码,美妆等领域体量并不大,品类较为收窄也限制了电商板块的盈利能力。

而在本季度电话会议上,B站相关人员提出,B站未来将积极推进与头部电商平台的合作形式,做原生UP主的种草内容,不过这一举动是否能拉动B站营收,短期还无法下结论。

而在降本增效之外,频繁以投资者身份亮相的B站,正通过布局产业协作的泛娱乐生态为投资者“充值”信心。

在电话会议中,陈睿亦强调,降本增效,重点不仅是降本,更重要是增效,即更聪明得把钱花对地方,做更聚焦的、重要的事情。这或许也可以解释过去半年中B站在泛娱乐产业的投资举动。

据IT桔子数据显示,2021年,B站共计投资57家公司,相比2020年的28家投资数量翻了一倍,仅2022年一季度,B站已出手投资10次,投资版图涉及游戏、影视、有声书、虚拟人等等。

对此,中娱智库创始人高东旭表示,B站通过频频投资向IP版权的产业链上游延伸,意在补足IP版权方面的欠缺。例如B站花6亿元人民币收购的有妖气漫画,其作品有《十万个冷笑话》,而动画制作企业绘梦动画也有《一人之下》《天官赐福》等代表作品。通过投资,B站能够形成从IP孵化、动漫制作、动漫教育、动漫版权运营等全产业链协作的良性生态闭环。

高东旭进一步表示,除了众多的游戏、动漫公司,B站也着力布局其他VR技术创作、在线阅读、娱乐营销等更多元化的领域,也意在拓宽自身的变现通道。

陈睿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提到,“随着年轻人成为主流,B站也会成为主流”。

不过,从已经增长疲软的广告、游戏收入,到本季度构建泛娱乐产业布局的新故事,在成为主流之前,或许B站需要思考的是,离盈亏平衡还有多远?

参考资料:

《B站“打滑”》,来源:虎嗅。

*文中李洁均为化名。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