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深度】投资600多亿 大唐煤化工如何自救?

面对大唐煤化工的“烂摊子”,环保以及低油价对煤化工经济性的冲击,将是重组后的大唐煤化工面临的最大挑战。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在煤化工业务重组的关键时期,中国大唐集团(下称大唐)旗下标志性煤化工项目再起波折。位于内蒙古锡林郭勒盟东南部的多伦煤化工项目,因爆燃事故再次被推向舆论的风口浪尖。

8月15日,锡林郭勒盟多伦县委宣传部的官方微信“多伦宣传”发布消息称,8月14日上午,大唐多伦煤化工甲醇罐发生爆燃。经现场调查,初步认定该事故是企业停产检修期间,外委施工单位在甲醇罐区作业时,因未按操作规程进行施工,导致一甲醇罐发生爆燃,造成一人死亡,一人失踪,一人受伤。

8月17日晚间,大唐旗下上市公司大唐国际发电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大唐发电,601991.SH)发布公告称,事故原因正在进一步调查中,预期造成多伦煤化工公司原材料及设备损失合计约750万元。

这个年产46万吨的煤基烯烃项目,自开建以来,多次被延期、亏损、环保事故等负面信息缠身。在今年4月还发生了蒸发塘坝体渗漏事故,被环保局处以罚款28.72万元,目前仍处在停产检修期间。

多伦煤化工项目陷入的窘境,也正是大唐煤化工整体业务板块的缩影。“现在只要一提到大唐煤化工,就被说成是业内失败的案例。”煤炭科学研究总院(下称煤科总院)一不愿具名的高层人士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

大唐能源化工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大唐能化)一中层人士则对界面新闻记者感慨,“人倒霉,喝凉水都塞牙,公司也是如此。各方都在盯着,稍有纰漏就被曝光。”

2005年,中国五大发电公司之一的大唐开始正式进军煤化工,多伦煤化工项目在当年获得内蒙古自治区政府备案。之后短短几年时间内,相继上马克旗煤制气项目、辽宁阜新煤制气项目、呼伦贝尔煤制化肥项目及煤化工配套煤矿项目等。

上述几大煤化工项目,均隶属于大唐能化。作为国内最早试水煤化工项目的企业,大唐发电一度对煤化工业务基于厚望,且在最初就将该板块注入到上市公司平台——大唐能化由上市公司大唐发电全资控股。

根据大唐发电2015年年度报告显示,截至2015年底,在煤化工板块,非募集资金投入累计约642亿元。

但如此规模庞大的投资,并未带来相应的回报。煤化工业务反而成为大唐发电的亏损包袱。2014年,大唐煤化工亏损高达52亿元,2015年亏损43亿元,近三年累计亏损超过116亿元。

从大唐能化的资产数据看,也可见其下属几大煤化工项目运作的不顺利。根据大唐发电公布的公告显示,截至2016年3月底,大唐能化总资产为411.75亿元,负债合计334.4亿元,资产负债率81.2%。大唐能化净资产账面价值为77.35亿元,评估价值为-69.45亿元,减值率高达189.78%。

大唐发电称,大唐能化减值的主要原因是旗下克旗煤制气公司、阜新煤制气公司、多伦煤化工公司以及呼伦贝尔化肥公司发生大额评估减值。

持续投资近十年,越来越糟糕的业绩让煤化工板块成为了大唐的大包袱,也拖累了大唐电力的业绩,这让大唐发电极力想摆脱这一包袱。6月30日,大唐发电与大唐集团下属的中新能化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中新能化)签署了关于煤化工及关联项目转让协议。

根据协议,以1元的交易目标转让对价,中新能化从大唐发电手中接过了大唐能源化工有限责任公司100%股权、内蒙古大唐国际锡林浩特褐煤综合开发有限责任公司100%股权、内蒙古大唐国际锡林浩特发电有限责任公司100%股权、内蒙古大唐国际锡林浩特矿业有限公司60%股权,以及内蒙古克什克腾电源前期项目资产等。

根据大唐发电8月12日发布的公告,为达成上述协议,大唐发电同意豁免为上述转让公司提供部份委托贷款的偿还款项,豁免委托贷款本金金额上限约为100亿元。

为了完成重组工作,大唐集团专门成立了中新能化负责接手。中新能化成立于今年4月21日,注册资本10亿元,大唐集团持股比例为100%,业务定位为工程勘察设计、企业管理等。

从上市公司剥离煤化工业务转手给母公司实则是大唐的无奈之举。早在2014年,大唐就开始准备出手煤化工业务,结果经过两年的努力,未能如愿顺利脱手。

上述煤科总院高层告诉界面新闻记者,大唐当时接触了多个潜在买家,包括中国神华集团(下称神华)、中国石油化工集团等央企,也有中国庆华能源集团等民营企业,业内最为看好的买家则是神华。

“神华作为中国最大的煤企,已经成功运行多个煤化工项目,在煤化工方面经验丰富,也有资金实力接手。”该高层人士说,“但是神华在对大唐煤化工资产进行评估后,并不愿接手。”

中央财经大学中国煤炭经济研究院中国煤炭上市公司研究中心主任刑雷表示,神华已经依托自己优质的煤矿资源,布局好了煤化工板块,大唐的煤化工业务亏损严重,且依托的煤矿资源也并不好,吸引力不足。

2014年7月7日,在国资委的主导下,大唐发电与中国国新控股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国新公司)签署了《煤化工及相关项目重组框架协议》,拟就公司煤化工板块及相关项目进行重组,囊括了大唐能化的所有煤化工资产。具体方式为通过合作重组或股权收购,国新公司获得大唐发电煤化工板块及相关项目资产或股权。

国新公司是经国务院批准设立的国有独资公司和国家授权的投资机构,是国有资本运营公司试点企业。

国新公司的主要任务是配合国资委推进中央企业重组,接收、整合中央企业整体上市后存续企业资产及其他非主业资产,参与中央企业上市、非上市股份制改革等。

换言之,国新公司对于大唐煤化工板块,只能是过渡性接手,还是需要为其寻找最终买家。在进行资产评估、谈判一年半多后,最终买家不仅未找到,大唐与国新公司也未能谈拢,最终分道扬镳。

3月29日,大唐发电与国新公司签署了“重组框架协议之终止协议”,确认终止“重组框架协议”。与此同时,大唐发电经与控股股东大唐集团协商,大唐集团将主导继续推进煤化工板块及相关项目重组事项。这一“包袱”最终只能从上市公司转移到集团。

“从上市公司划到集团,只能说是资本运作的一种方式,可以使上市公司的业绩更好看,但大唐煤化工项目面临的亏损等诸多问题,并不能因此解决。”邢雷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

多位业内人士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在国内煤化工产业尚开始起步时,大唐就已快速上马了多个项目,在技术储备不足的情况下,选址、工艺等都出现了问题。

大唐旗下的多伦煤制烯烃、克旗煤制气等多个项目,依托的是煤矿资源储量70亿吨的锡林浩特胜利东二煤田的褐煤。褐煤又名柴煤,是煤化程度最低的矿产煤,化学反应性强,在空气中容易风化,不易储存和运输,燃烧时对空气污染严重,因此,使用成本也相对低。

在当初的大唐看来,使用成本较低的劣质煤炭,转化为国内稀缺的天然气、烯烃等产品,不仅是件有利可图,也是利国利民的工程。因此毅然进军内蒙古锡林郭勒盟地区,打造“锡(锡林郭勒)多(多伦)克(克什克腾)”能源化工基地。

“现在看来,对于褐煤发展煤化工的经济性,当时是吹捧过高了。煤质太差,开采成本也不低,但热值却很低,气化的效益并不好。现在盘点煤化工项目,明显是煤质好的经济效益会有优势。”上述煤科总院高层对界面新闻记者说。

不过,大唐煤化工项目的选址,即使采用鄂尔多斯等其它地区的优质煤矿,也会因为运输成本的大额增加变得不经济。

大唐煤化工项目的投资过大也一直被业内所诟病。克旗煤制气项目共分为三期,最初计划的投资为257亿元,但仅一期工程的总投资额就已超过330亿元。

国家审计署2014年6月发布的一项审计报告显示,至2012年底,大唐多伦煤化工项目实际投资额已超过概算61.79亿元,且项目延期投产后仍未达预期指标。该项目因火炬设计缺陷不能满足生产要求且存在安全隐患,重新设计建造这一项,就增加投资约1900万元。

大唐煤化工投资煤化工的失败,也让业内对发电公司等非煤、非化工企业进军煤化工产生质疑。

一位从事煤化工技术的资深人士对界面新闻记者称,相对于电厂的建设和运行管理模式,煤化工要复杂得多,从图纸、工艺的选择到后期运行,都需要有专业的人士管到底。

“电力企业做煤化工,虽然也引进了一些煤化工人才,但是领导层多是电力系统转岗过来的,对煤化工项目认识不到位,以发电的思维看煤化工,忽视了一些致命的技术问题。”该人士指出。

电力企业进军煤化工,很大程度上是当时迫于获得煤炭资源,不得已被带进。

2002年,中国煤炭市场开启了“黄金十年”之路,煤价一路飙升,电力企业相对于煤矿企业,处于有求于人的弱势地位。

获得稀缺的煤矿资源,一度成为电力企业的目标。但按照地方政府的要求,想要获得煤矿资源,就需要按照一定的比例就地转化。如此,电力企业“被迫”发展煤化工。

在很短的时间内,多家发电企业都进入了煤化工,人才短缺、技术储备不足成为发展煤化工的最大瓶颈。作为五大电力最早进入煤化工的大唐,因这一瓶颈造成的负面效应则显得尤为突出。

2014年,大唐能化总经理张明曾撰文反思大唐煤化工受挫的原因,其表示,煤化工是高温、高压的高危行业,工艺技术十分复杂,非标设备多,对安全、环保的要求极为严格,在化工行业有一个形象的说法,叫做“五年设计、三年建成、一朝投产”。

大唐先后上马的煤制聚丙烯、煤制天然气等项目,均为国内首例示范工程,在国际上也无同类规模的装置可资借鉴,更需要极大的耐心和时间的考验。

“然而现实的教训是,项目建设初期,个别项目为了抢速度、抓机遇、占市场,图一时之快,不顾行业发展规律,甚至等不到图纸出来就开工,长周期设备还没招标就急着建后面的设施,其结果却是建了改、改了建,频繁进行设计变更和变更设计。”张明指出。

木已成舟。短时间内无法脱手的亏损煤化工资产,大唐该如何自救?

“选址、工艺都已经定了,固定投资也是改变不了的,总不能推到重来。现在要做的只能是在技术方面进一步完善、消缺,安全、环保问题进一步解决,管理要求更为严格。”上述大唐能化中层人士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

大唐内部也正在积极树立煤化工业务的信心。4月,原神华集团煤制油化工公司董事长吴秀章调任大唐集团担当副总经理一职,也让业内对大唐煤化工多了几分期待。

“吴秀章对大唐煤化工业务的影响才刚刚开始,另外,还要看国资委下一步对大唐煤化工业务的安排。”上述中层人士对界面新闻记者说。

很显然,在大唐集团内部重组煤化工板块的过程中,吴秀章是关键的一环。根据全国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上述接手大唐发电煤化工业务的中新能化,其法人代表即为吴秀章。

吴秀章出生于1966年,刚满50周岁,在煤炭、化工行业工作经验丰富。曾任燕山石化公司副总工程师,还担任过煤制油化工研究院院长、神华集团煤液化工程部副经理等职务。2005年1月起任神华集团副总工程师,后又担任神华煤制油化工公司副总经理、副董事长,2010年4月,升任神华煤制油化工公司董事长。

神华煤制油化工公司是神华集团所属全资子公司,旗下运行的煤直接液化百万吨级示范工程、年产18万吨煤间接液化示范工程、包头煤制烯烃工程等,运行效益较为良好。

大唐克旗煤制气公司的一位高层管理人员则对界面新闻记者称,对于旗下项目公司,暂时还没有正式出台相关的政策,变化还不明显,现在仍为大唐发电在管理,9月将正式转交给集团管理。

面对大唐煤化工这一“烂摊子”,吴秀章的压力不小。对于大唐煤化工重组后的进一步发展计划,界面新闻致电吴秀章,其以涉及上市公司为由拒绝了采访。

但上述煤科总院人士则对界面新闻记者透露,煤科总院新接了大唐的项目,其中之一就是研究煤化工项目中,如何降低块煤运输过程中的损耗。

煤化工技术人士告诉界面新闻记者,环保以及低油价对煤化工经济性的冲击,将是大唐乃至整个国内煤化工产业目前面临的最大挑战。

大唐年产40亿立方米的克旗煤制气项目,是国内首例大型煤制天然气示范项目,于2012年7月28日打通一期工程全部工艺流程,产出合格天然气。但实际上,根据大唐发电的年报,2015年该项目只累计生产天然气5.52亿标准立方米。

克旗煤制气项目厂址位于内蒙古赤峰市克什克腾旗经棚镇西南68公里的达日罕乌拉苏木,通过中石油的输气管线向北京供气。“北京的用气市场虽然在上升,但并不如预期那样好,就冬天需求量大,夏天需求量较少。”上述大唐克旗煤制气公司的一位高管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

该人士同时指出,由于近年来油价下跌严重,中石油勘探板块效益不佳,希望多用自产天然气,因此对克旗项目生产的煤制气输送有限制,克旗煤制气工厂不得不减负荷生产。

低油价带来更为严重的冲击,则是气价的下跌。在克旗煤制气项目建成之初,市场人士测算,当煤价为200元/吨时,克旗煤制气产品的出厂成本约为1.97元/立方米,彼时大唐发电与中石油签订的入网价格为2.75元/立方米,盈利指日可待。

“去年项目的气价就下调到了2.4元/立方米,现在下降到了1.82元/立方米,价格下降太快,按照目前的价格很难盈利”。该人士称。

由于天然气销售价格下降,截至2016年3月,克旗煤制气公司亏损2.46亿元,且预期克旗煤制气公司上半年收益下跌约3.25亿元。

据上述人士透露,克旗煤制气二期项目已经完成了85%,受气价、接收市场需求等因素的影响,目前处于停建状态,很可能面临更改产品结构的调整,在用气低谷时期,不再生产天然气,以甲醇等其他产品替代。

“现在是复工还是更改工艺方案,还有待新公司的确定。”该人士说。

大唐另一煤制气项目——位于辽宁的阜新煤制气项目,在累计投资超过140亿元后,自2014年年底停止建设后,一直未能实现复工。

据业内人士介绍,该项目主体工程都已基本建设完成。“投产总比闲置好,闲置意味着每天都在亏损。但阜新项目还存在诸多不确定因素,投产以后,气往哪里送,价格多少,煤资源又从哪儿来,这些因素未确定之前,不会轻易投产。光启动装置还要投入很大资金。”上述大唐克旗煤制气公司的高管对界面新闻记者说。

在最初规划中,阜新煤制气项目的供气范围涉及阜新、沈阳、铁岭、本溪、抚顺等城市,辐射近半个辽宁省。但在东北经济不景气的当下,辽宁地区用气规模能有多大成为未知数。

另一方面,阜新煤炭资源正面临枯竭,本地的煤炭资源产量,并不足以支撑阜新煤制气项目的生产。大唐有计划通过配套项目巴新铁路,从锡林郭勒运输褐煤。但据上述业内人士表示,鉴于目前的开采成本,锡林郭勒地区的煤光供应多伦和克旗煤制气项目,都显得略为不足,且巴新铁路目前也并未全线贯通。

重组后的大唐煤化工需要解决的另一难题还有环保问题。近年来,大唐煤化工环保事件不断,引发了公众对此诸多不满。

2014年6月,环保部下发公告,对多伦煤制烯烃项目脱硫设施存在突出问题导致二氧化硫长期超标排放的问题予以处罚。同年,克旗煤制气示范项目也被环保机构调查发现,存在严重的环境污染问题,主要包括涉嫌污水违法直排沙地、威胁地下水、蒸发塘污染和延期超标排放。

由于今年4月发生泄露事故,多伦煤化工公司自5月18日起暂停营运,尚未恢复营运。大唐发电发布的公告称,以大约停产三个月为基准,预期多伦煤化工公司的收益可能减少约3.71亿元。

“大唐煤化工采用的工艺技术,利用褐煤为原料,本身废水等的排放偏多,因为褐煤的含水量很大,所以处理起来更为困难,”煤科总院高层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但是从技术角度而言,目前的煤化工项目是完全可以做到零排放的,关键在于舍不舍得投入。”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3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