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全球第三大油服宣布重组大瘦身,业务部门将减至2个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全球第三大油服宣布重组大瘦身,业务部门将减至2个

一方面是业绩压力,一方面是行业趋势,贝克休斯此次调整显得势在必行。

文|石油Link

国际油服巨头贝克休斯为应对市场变化,作出重大调整。

近日,世界三大油服之一、美国油服公司贝克休斯提出重新整合公司业务,将原本的四个部门油田服务、油田设备、涡轮机械和过程解决方案、数字解决方案整合为两个业务部门,即油田服务与设备、工业与能源技术。

贝克休斯在国际石油巨头转型之际,选择重组以寻找新的增长点。

01 贝克休斯公司重组

此次,贝克休斯正式宣布进行业务重组,主要涉及两个部门的整合。

油田服务与设备部门(OFSE)将整合目前的油田服务和油田设备业务,由玛丽亚·克劳迪娅·博拉斯担任该部门执行副总裁,其目标是到2025年实现20%的税前利润率。

工业与能源技术部门(IET),将整合当前的涡轮机和过程解决方案(TPS)和数字解决方案(DS)产品公司,由曾负责TPS部门的罗德·克里斯蒂担任执行副总裁。该部门将从事与气候变化相关的业务,如碳捕获、氢和排放管理。

贝克休斯本次重组是在仔细评估了公司长期战略、公司业绩、组织结构以及各业务的市场前景之后的结果,旨在简化组织和提高盈利能力、为快速发展的能源和工业市场提供解决方案。

报告显示,此次精简整合预计将为其节省至少1.5亿美元成本。同时,将直接向CEO报告的人数减少了25%。

事实上,自三年前贝克休斯宣布要成为一家能源技术公司以来,一直在推动公司进行转型发展。

这一转型是贝克休斯向能源技术公司迈进的重要一步,旨在应对能源领域正在发生的巨大变化。

贝克休斯表示,调整后的结构将使我们能够进一步加强现有的客户关系,使企业有更大的运营灵活性,最大限度地提高技术投资和股东资本回报,从而提供能源转型所需的技术。

此次重组,贝克休斯将清洁能源技术的开发和商业化视为其核心业务,也显示出其开拓清洁能源技术服务市场的信心和决心。

变化意味着挑战,但同时也带来了新的发展契机。

02 重组的缘由

如今,各大石油公司都在积极布局转型,从油企向能源企业转变,传统业务向数字化、低碳化转变,与之相应的油服公司也积极探索着转型。

而贝克休斯作为三大油服公司之一面对着全球能源形势的变化,作出以上新的调整,与其说是公司主动求变倒不如说是面对行业发展趋势被动改造。

其实,最近几年国际油服公司的发展并不是太好。比如,自2020年开始受疫情影响,全球石油企业进入寒冬。而油服的发展也面临了低谷。

去年,随着全球疫情的进一步得到控制,能源需求回升,国际三大油服企业终于扭亏为盈。斯伦贝谢全年盈利18.81亿美元,同比增长117.88%;哈里伯顿全年盈利14.57亿美元;贝克休斯全年税前利润4.28亿美元。

今年,贝克休斯二季度业绩显示,第二季度订单金额59亿美元,环比下降14%,同比增长15%;第二季度营收50亿美元,环比增长4%,同比下降2%;调整后营业利润3.76亿美元,环比增长8%,同比增长13%。

一方面是业绩压力,一方面是行业趋势,贝克休斯此次调整显得势在必行。

为了完成此目标,贝克休斯历年来不断寻求新的机会,以作出改变。

贝克休斯不断尝试各种方法让企业回春,比如部署高效低碳技术解决能源生产运营中的减排问题,探索数字化技术对传统石油行业进行智能化升级改造等,以及发挥自身优势,在碳捕集利用和封存、地热资源开发等领域打造新的利益增长点。

凡此种种,公司在成立100多年内,曾多次对公司业务作出调整。而在2020年,更是迫于全球能源低迷状态,宣布重组和削减开支等措施,以求度过能源寒冬。

随着油服行业景气周期来临,贝克休斯又一次提出了重组业务部门。

贝克休斯认为通过重组能够推动公司增长,满足客户需求,并在快速发展的能源和工业市场中生产解决方案。

本次调整之后,工业能源与技术部门研发预算的目标是占营收的3%至4%。贝克休斯预测,2022年到2023年,该部门的订单将达到100亿美元和110亿美元,今年的新能源订单将达到约2亿美元。

而到2030年,该公司仅碳捕获技术的订单将达到60亿至70亿美元。

03 油服行业“变法图存”

如今,油服公司在能源转型中正在寻求重新对自己定位,确立新的发展目标以适应国际能源转型的节奏。

紧抓机遇,在不断变化的时代下找准时机,布局新业态,或许会成为促进油服公司高质量发展的有利因素。

就现在来看,提高企业运营效率和低碳化发展会是能源企业较长时间的课题,各大油服企业也在努力探索以寻求更高的利益增长点,并在不断变化的环境中“变法图存”。

在提高企业运营效率方面,贝克休斯已经做了先导示范,这或许只是一个信号,未来将会有更多的油服企业在重整提效中获利。

对于低碳化发展,油服公司拥有更加长远的目光。哈里伯顿于2020年在公司总部休斯顿成立实验室,为加速发展清洁能源提供了空间。除此之外,哈里伯顿还执行地热开发计划,帮助解决从表征和钻探到增产和生产的独特挑战。哈里伯顿还在加利福尼亚、印度、马来西亚等国家地区的项目安装太阳能,以规避每年 3700 公吨的碳排放。

国际油服巨头斯伦贝谢也成立了新能源部,并在氢能、电能等领域分别与原子能委员会(CEA)、松下北美能源公司等行业领头羊合作。

有了国际油服巨头引领示范,国内油服企业也积极加入探索新业务。

比如中油工程在半年报中提到加快发展氢能、光伏发电、海上风电,以及CCUS、高性能合成树脂、特种工程塑料、特种橡胶等新能源新业务工程,且累计牵动新业务合同额50.83亿元,成为公司的新的增长点。

当然,未来油服企业不能单独发展某一项“一招鲜”的新能源技术,而是注重跨行业,跨职能的全工业领域的能源解决方案。

无论是国际、国内等油服企业,都开拓了新的发展思路,积极应对油服的转型浪潮。我们有理由相信,随着石油企业发展转型,未来的油服也会逐步走向多元化,综合能源服务型企业。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贝克休斯

241
  • 美国油服公司贝克休斯宣布重组,四个业务部门将整合为两个
  • 美国能源科技公司贝克休斯在新加坡设石油化学品厂,拓展亚太业务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全球第三大油服宣布重组大瘦身,业务部门将减至2个

一方面是业绩压力,一方面是行业趋势,贝克休斯此次调整显得势在必行。

文|石油Link

国际油服巨头贝克休斯为应对市场变化,作出重大调整。

近日,世界三大油服之一、美国油服公司贝克休斯提出重新整合公司业务,将原本的四个部门油田服务、油田设备、涡轮机械和过程解决方案、数字解决方案整合为两个业务部门,即油田服务与设备、工业与能源技术。

贝克休斯在国际石油巨头转型之际,选择重组以寻找新的增长点。

01 贝克休斯公司重组

此次,贝克休斯正式宣布进行业务重组,主要涉及两个部门的整合。

油田服务与设备部门(OFSE)将整合目前的油田服务和油田设备业务,由玛丽亚·克劳迪娅·博拉斯担任该部门执行副总裁,其目标是到2025年实现20%的税前利润率。

工业与能源技术部门(IET),将整合当前的涡轮机和过程解决方案(TPS)和数字解决方案(DS)产品公司,由曾负责TPS部门的罗德·克里斯蒂担任执行副总裁。该部门将从事与气候变化相关的业务,如碳捕获、氢和排放管理。

贝克休斯本次重组是在仔细评估了公司长期战略、公司业绩、组织结构以及各业务的市场前景之后的结果,旨在简化组织和提高盈利能力、为快速发展的能源和工业市场提供解决方案。

报告显示,此次精简整合预计将为其节省至少1.5亿美元成本。同时,将直接向CEO报告的人数减少了25%。

事实上,自三年前贝克休斯宣布要成为一家能源技术公司以来,一直在推动公司进行转型发展。

这一转型是贝克休斯向能源技术公司迈进的重要一步,旨在应对能源领域正在发生的巨大变化。

贝克休斯表示,调整后的结构将使我们能够进一步加强现有的客户关系,使企业有更大的运营灵活性,最大限度地提高技术投资和股东资本回报,从而提供能源转型所需的技术。

此次重组,贝克休斯将清洁能源技术的开发和商业化视为其核心业务,也显示出其开拓清洁能源技术服务市场的信心和决心。

变化意味着挑战,但同时也带来了新的发展契机。

02 重组的缘由

如今,各大石油公司都在积极布局转型,从油企向能源企业转变,传统业务向数字化、低碳化转变,与之相应的油服公司也积极探索着转型。

而贝克休斯作为三大油服公司之一面对着全球能源形势的变化,作出以上新的调整,与其说是公司主动求变倒不如说是面对行业发展趋势被动改造。

其实,最近几年国际油服公司的发展并不是太好。比如,自2020年开始受疫情影响,全球石油企业进入寒冬。而油服的发展也面临了低谷。

去年,随着全球疫情的进一步得到控制,能源需求回升,国际三大油服企业终于扭亏为盈。斯伦贝谢全年盈利18.81亿美元,同比增长117.88%;哈里伯顿全年盈利14.57亿美元;贝克休斯全年税前利润4.28亿美元。

今年,贝克休斯二季度业绩显示,第二季度订单金额59亿美元,环比下降14%,同比增长15%;第二季度营收50亿美元,环比增长4%,同比下降2%;调整后营业利润3.76亿美元,环比增长8%,同比增长13%。

一方面是业绩压力,一方面是行业趋势,贝克休斯此次调整显得势在必行。

为了完成此目标,贝克休斯历年来不断寻求新的机会,以作出改变。

贝克休斯不断尝试各种方法让企业回春,比如部署高效低碳技术解决能源生产运营中的减排问题,探索数字化技术对传统石油行业进行智能化升级改造等,以及发挥自身优势,在碳捕集利用和封存、地热资源开发等领域打造新的利益增长点。

凡此种种,公司在成立100多年内,曾多次对公司业务作出调整。而在2020年,更是迫于全球能源低迷状态,宣布重组和削减开支等措施,以求度过能源寒冬。

随着油服行业景气周期来临,贝克休斯又一次提出了重组业务部门。

贝克休斯认为通过重组能够推动公司增长,满足客户需求,并在快速发展的能源和工业市场中生产解决方案。

本次调整之后,工业能源与技术部门研发预算的目标是占营收的3%至4%。贝克休斯预测,2022年到2023年,该部门的订单将达到100亿美元和110亿美元,今年的新能源订单将达到约2亿美元。

而到2030年,该公司仅碳捕获技术的订单将达到60亿至70亿美元。

03 油服行业“变法图存”

如今,油服公司在能源转型中正在寻求重新对自己定位,确立新的发展目标以适应国际能源转型的节奏。

紧抓机遇,在不断变化的时代下找准时机,布局新业态,或许会成为促进油服公司高质量发展的有利因素。

就现在来看,提高企业运营效率和低碳化发展会是能源企业较长时间的课题,各大油服企业也在努力探索以寻求更高的利益增长点,并在不断变化的环境中“变法图存”。

在提高企业运营效率方面,贝克休斯已经做了先导示范,这或许只是一个信号,未来将会有更多的油服企业在重整提效中获利。

对于低碳化发展,油服公司拥有更加长远的目光。哈里伯顿于2020年在公司总部休斯顿成立实验室,为加速发展清洁能源提供了空间。除此之外,哈里伯顿还执行地热开发计划,帮助解决从表征和钻探到增产和生产的独特挑战。哈里伯顿还在加利福尼亚、印度、马来西亚等国家地区的项目安装太阳能,以规避每年 3700 公吨的碳排放。

国际油服巨头斯伦贝谢也成立了新能源部,并在氢能、电能等领域分别与原子能委员会(CEA)、松下北美能源公司等行业领头羊合作。

有了国际油服巨头引领示范,国内油服企业也积极加入探索新业务。

比如中油工程在半年报中提到加快发展氢能、光伏发电、海上风电,以及CCUS、高性能合成树脂、特种工程塑料、特种橡胶等新能源新业务工程,且累计牵动新业务合同额50.83亿元,成为公司的新的增长点。

当然,未来油服企业不能单独发展某一项“一招鲜”的新能源技术,而是注重跨行业,跨职能的全工业领域的能源解决方案。

无论是国际、国内等油服企业,都开拓了新的发展思路,积极应对油服的转型浪潮。我们有理由相信,随着石油企业发展转型,未来的油服也会逐步走向多元化,综合能源服务型企业。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