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YouTube音乐版权支出超60亿美元,其他平台跟上了吗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YouTube音乐版权支出超60亿美元,其他平台跟上了吗

依赖BGM的视频内容究竟是在推广音乐,还是正如音乐人所说的那样、是在蚕食歌曲的播放量呢?

文|三易生活

早在2016年,包括Paul McCartney、Lady Gaga、Taylor Swift、Katy Perry、U2在内的美国186名音乐人联名签署公开信,呼吁美国国会修改1998年制定的新千年版权法案(Digital Millennium Copyright Act,DMCA),并“声讨”以YouTube为首的一众网络平台没有支付足够的音乐版权费用。所针对的,正是受DMCA“避风港原则”庇护的YouTube、Facebook等相关平台。

而“避风港原则”,指的是平台方在收到侵权警告后立即下架侵权内容,就可以不为侵权行为负责。事实上,虽然YouTube与各音乐厂牌一直有着长期的版权合作,但许多音乐创作人、唱片公司等版权方,还是觉得YouTube“给得太少了”。为此,近年来YouTube方面也有意提高了音乐版权支出的透明度,以回应外界对其的质疑。

日前YouTube方面宣布,在2021年7月至2022年6月的12个月里向音乐行业贡献了超过60亿美元收入,相比上一年度的40亿美元增加了20亿。YouTube方面指出,“希望到2025年,我们的广告和订阅双引擎能够成为行业收入的最大贡献者。这也是为什么YouTube能在超过100个国家的所有设备上,让所有音乐形式(长短视频、音轨、直播等)得以获利的原因。

不难发现,YouTube这番言论的话里话外都在表达,其对于音乐行业的贡献。而事实也的确如此,目前YouTube也实现了针对UGC内容的货币化,并且据悉该平台已经连续两年为歌手、词曲作者和版权所有者,带来了超过30%的收入。

与此同时,随着YouTube短视频内容Shorts的发展,其每天已能够产生300亿次观看、每月有着近15亿的登录用户。近日YouTube方面也透露了为Shorts创建长期货币化解决方案的计划,据其表示,“我们看到了音乐产业的深刻变化,并且也会伴随着这场运动,成为每个音乐爱好者的最佳去处。只有YouTube能够为歌迷粉丝们提供完整的发现、消费和参与多种内容格式音乐的体验。”

目前,从MV预告片到音乐短视频挑战,再到MV的直播首映,甚至是歌手的演唱会现场直播,YouTube已经能够展现几乎所有的音乐表现形式,甚至YouTube Music也早在2018年成为了一个独立的音乐平台。正如YouTube方面所说的那样,能够提供跨所有音乐格式的互联网音乐体验,对粉丝和创作者来说都很重要。

YouTube如今在音乐行业版权支出的逐年增加,无疑也显示出其修复与音乐创作人、唱片公司等版权方的关系上,做出了不少的努力。但即便如此,围绕平台与音乐版权方的矛盾依旧没有完全解决,并且外界对于YouTube版权支出的真实性也多有质疑。

从不同的角度出发,一方面YouTube全球音乐业务负责人Lyor Cohen,就曾反驳了“广告意味着音乐产业的死亡”这一观点,他认为,“没有将音乐推广给更多人,才是一种死亡”。而YouTube的广告业务在一年内为音乐行业带来了超过10亿美元的收入(2017年),并且还在持续增长。随着YouTube不断增长的用户订阅服务收入,显然也会让版权方更加有利可图。

另一方面,质疑观点中的关键点则在于,比起Spotify将超过65%的收入支付给版权方,YouTube显然还没有达到这样的比例。实际上,RIAA主席兼首席执行官Cary Sherman也曾猛烈地回击了YouTube方面的解释,其认为YouTube仅仅支付了音乐带来的广告收入、但并未包括订阅服务收入。

但将Spotify和YouTube在音乐版权方面的支出进行比较显然并不合理,因为两家公司的盈利模式完全不同,而且在用户量等数据方面也没有太多的可比性。即便如果要求YouTube方面辨别有多少收听音乐的用户,显然也不太可能。

因此这场围绕音乐版权支出的口水战,时至今日也还没有定论,但从目前YouTube方面向音乐行业所贡献的收入已接近Spotify来看,形势或正在向着好的方向发展。据了解,2021年Spotify的营收约为106.3亿美元,其向音乐版权方支付了接近70亿美元,占整个音乐产业总营收的25%。

并且值得一提的是,大型娱乐公司近年来也与YouTube保持了密切的合作关系。近日YG娱乐公司便已宣布,旗下女团BLACKPINK的官方YouTube频道订阅人数超过8000万,位居全球第一。

事实上,通过视频这一媒介来展现音乐,也是YouTube优于其他音乐平台的最大优势,并成为了新歌MV的重要发布渠道。日前YouTube方面表示,BLACKPINK新歌《Pink Venom》已成为2022年点击量最高的首发音乐视频,同时也是今年迄今为止在谷歌旗下平台首发最为成功的MV。

最近一年,YouTube Music的订阅会员数量也已突破5000万,实现了近乎翻倍的增长,这似乎也证明了视频平台在帮助音乐产业营收、推广音乐订阅服务,以及拓展自身音乐版图的可能性。

有了YouTube这一正面案例,或许也能够为国内的中短视频平台带来诸多能够借鉴的地方。近期,哔哩哔哩(下文简称“B站”)、抖音、快手等平台也都不约而同的发力音乐相关业务,并在积极与音乐版权方达成更多的合作。

但无论短视频平台也好、还是诸如B站这类以UGC、PUGC内容为主的平台,大量混剪、二创类内容往往都与音乐强关联。有观点认为,音乐对于短视频的加持,就好像是给自拍加滤镜一样。因此这些平台不断加紧与上游音乐版权方的合作,显然也是为了有效规避用户创作所可能出现的侵权问题。

而另一方面,则无疑是为了构建自己的曲库。比如,B站能够在必剪这类剪辑软件以及直播间中向创作者提供一体化的解决方案,以更好地为其内容创作服务。

更进一步来说,字节跳动方面今年推出的独立APP汽水音乐,以及其近期在美国市场提交的“TikTok Music”商标申请,显然也展示了其与YouTube一样进入音乐流媒体市场的意图。

毕竟随着短视频平台不断规范音乐版权、聚集了更多的音乐资源,推出独立APP并获得额外收入显然是件顺理成章的事情。或者还可以像YouTube Music一样提供两种模式,一种是每月10美元的订阅服务,另一种则是开通每月12美元的YouTube Premium,就能享受YouTube Music及其它服务。

近期在周杰伦时隔六年推出新专辑之前,B站和快手也都宣布了与这位知名歌手的合作。其中,B站首发了周杰伦新歌MV《最伟大的作品》,并宣布与杰威尔音乐达成版权合作,而快手方面则以“周杰伦首个中文社交媒体”为卖点。

由此不难看出,目前视频平台同样也更关注音乐推广,以及抢占MV首发这个“阵地”。这些平台显然也都已经意识到,一段抓耳的旋律配上足以吸睛的视频,就能迅速在用户群体中大量传播、并形成影响力,而商机也不只是广告这一个方面。

然而,无论短视频平台、还是被视为国内YouTube的B站,都尚需解决前文中所提出的问题,即音乐版权侵权。这些平台或许还没有意识到,自带的音乐播放器、后台播放、收藏夹等功能,已经让用户搬运音源、MV片源等现象愈演愈烈,并在平台与音乐版权方合作之外成为了“隐秘的角落”。

不过就像YouTube与版权方的矛盾一样,即便国内外都已经有相关法律法规规范内容平台的侵权问题,仍然难以彻底解决。而这也不免让人思考,依赖BGM的视频内容究竟是在推广音乐,还是正如音乐人所说的那样、是在蚕食歌曲的播放量呢?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YouTube

1.8k
  • 马斯克旗下X据悉下周将推出智能电视APP,外形模仿YouTube电视
  • “YouTube第一网红”MrBeast计划未来数月开设抖音等中国社交平台账号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YouTube音乐版权支出超60亿美元,其他平台跟上了吗

依赖BGM的视频内容究竟是在推广音乐,还是正如音乐人所说的那样、是在蚕食歌曲的播放量呢?

文|三易生活

早在2016年,包括Paul McCartney、Lady Gaga、Taylor Swift、Katy Perry、U2在内的美国186名音乐人联名签署公开信,呼吁美国国会修改1998年制定的新千年版权法案(Digital Millennium Copyright Act,DMCA),并“声讨”以YouTube为首的一众网络平台没有支付足够的音乐版权费用。所针对的,正是受DMCA“避风港原则”庇护的YouTube、Facebook等相关平台。

而“避风港原则”,指的是平台方在收到侵权警告后立即下架侵权内容,就可以不为侵权行为负责。事实上,虽然YouTube与各音乐厂牌一直有着长期的版权合作,但许多音乐创作人、唱片公司等版权方,还是觉得YouTube“给得太少了”。为此,近年来YouTube方面也有意提高了音乐版权支出的透明度,以回应外界对其的质疑。

日前YouTube方面宣布,在2021年7月至2022年6月的12个月里向音乐行业贡献了超过60亿美元收入,相比上一年度的40亿美元增加了20亿。YouTube方面指出,“希望到2025年,我们的广告和订阅双引擎能够成为行业收入的最大贡献者。这也是为什么YouTube能在超过100个国家的所有设备上,让所有音乐形式(长短视频、音轨、直播等)得以获利的原因。

不难发现,YouTube这番言论的话里话外都在表达,其对于音乐行业的贡献。而事实也的确如此,目前YouTube也实现了针对UGC内容的货币化,并且据悉该平台已经连续两年为歌手、词曲作者和版权所有者,带来了超过30%的收入。

与此同时,随着YouTube短视频内容Shorts的发展,其每天已能够产生300亿次观看、每月有着近15亿的登录用户。近日YouTube方面也透露了为Shorts创建长期货币化解决方案的计划,据其表示,“我们看到了音乐产业的深刻变化,并且也会伴随着这场运动,成为每个音乐爱好者的最佳去处。只有YouTube能够为歌迷粉丝们提供完整的发现、消费和参与多种内容格式音乐的体验。”

目前,从MV预告片到音乐短视频挑战,再到MV的直播首映,甚至是歌手的演唱会现场直播,YouTube已经能够展现几乎所有的音乐表现形式,甚至YouTube Music也早在2018年成为了一个独立的音乐平台。正如YouTube方面所说的那样,能够提供跨所有音乐格式的互联网音乐体验,对粉丝和创作者来说都很重要。

YouTube如今在音乐行业版权支出的逐年增加,无疑也显示出其修复与音乐创作人、唱片公司等版权方的关系上,做出了不少的努力。但即便如此,围绕平台与音乐版权方的矛盾依旧没有完全解决,并且外界对于YouTube版权支出的真实性也多有质疑。

从不同的角度出发,一方面YouTube全球音乐业务负责人Lyor Cohen,就曾反驳了“广告意味着音乐产业的死亡”这一观点,他认为,“没有将音乐推广给更多人,才是一种死亡”。而YouTube的广告业务在一年内为音乐行业带来了超过10亿美元的收入(2017年),并且还在持续增长。随着YouTube不断增长的用户订阅服务收入,显然也会让版权方更加有利可图。

另一方面,质疑观点中的关键点则在于,比起Spotify将超过65%的收入支付给版权方,YouTube显然还没有达到这样的比例。实际上,RIAA主席兼首席执行官Cary Sherman也曾猛烈地回击了YouTube方面的解释,其认为YouTube仅仅支付了音乐带来的广告收入、但并未包括订阅服务收入。

但将Spotify和YouTube在音乐版权方面的支出进行比较显然并不合理,因为两家公司的盈利模式完全不同,而且在用户量等数据方面也没有太多的可比性。即便如果要求YouTube方面辨别有多少收听音乐的用户,显然也不太可能。

因此这场围绕音乐版权支出的口水战,时至今日也还没有定论,但从目前YouTube方面向音乐行业所贡献的收入已接近Spotify来看,形势或正在向着好的方向发展。据了解,2021年Spotify的营收约为106.3亿美元,其向音乐版权方支付了接近70亿美元,占整个音乐产业总营收的25%。

并且值得一提的是,大型娱乐公司近年来也与YouTube保持了密切的合作关系。近日YG娱乐公司便已宣布,旗下女团BLACKPINK的官方YouTube频道订阅人数超过8000万,位居全球第一。

事实上,通过视频这一媒介来展现音乐,也是YouTube优于其他音乐平台的最大优势,并成为了新歌MV的重要发布渠道。日前YouTube方面表示,BLACKPINK新歌《Pink Venom》已成为2022年点击量最高的首发音乐视频,同时也是今年迄今为止在谷歌旗下平台首发最为成功的MV。

最近一年,YouTube Music的订阅会员数量也已突破5000万,实现了近乎翻倍的增长,这似乎也证明了视频平台在帮助音乐产业营收、推广音乐订阅服务,以及拓展自身音乐版图的可能性。

有了YouTube这一正面案例,或许也能够为国内的中短视频平台带来诸多能够借鉴的地方。近期,哔哩哔哩(下文简称“B站”)、抖音、快手等平台也都不约而同的发力音乐相关业务,并在积极与音乐版权方达成更多的合作。

但无论短视频平台也好、还是诸如B站这类以UGC、PUGC内容为主的平台,大量混剪、二创类内容往往都与音乐强关联。有观点认为,音乐对于短视频的加持,就好像是给自拍加滤镜一样。因此这些平台不断加紧与上游音乐版权方的合作,显然也是为了有效规避用户创作所可能出现的侵权问题。

而另一方面,则无疑是为了构建自己的曲库。比如,B站能够在必剪这类剪辑软件以及直播间中向创作者提供一体化的解决方案,以更好地为其内容创作服务。

更进一步来说,字节跳动方面今年推出的独立APP汽水音乐,以及其近期在美国市场提交的“TikTok Music”商标申请,显然也展示了其与YouTube一样进入音乐流媒体市场的意图。

毕竟随着短视频平台不断规范音乐版权、聚集了更多的音乐资源,推出独立APP并获得额外收入显然是件顺理成章的事情。或者还可以像YouTube Music一样提供两种模式,一种是每月10美元的订阅服务,另一种则是开通每月12美元的YouTube Premium,就能享受YouTube Music及其它服务。

近期在周杰伦时隔六年推出新专辑之前,B站和快手也都宣布了与这位知名歌手的合作。其中,B站首发了周杰伦新歌MV《最伟大的作品》,并宣布与杰威尔音乐达成版权合作,而快手方面则以“周杰伦首个中文社交媒体”为卖点。

由此不难看出,目前视频平台同样也更关注音乐推广,以及抢占MV首发这个“阵地”。这些平台显然也都已经意识到,一段抓耳的旋律配上足以吸睛的视频,就能迅速在用户群体中大量传播、并形成影响力,而商机也不只是广告这一个方面。

然而,无论短视频平台、还是被视为国内YouTube的B站,都尚需解决前文中所提出的问题,即音乐版权侵权。这些平台或许还没有意识到,自带的音乐播放器、后台播放、收藏夹等功能,已经让用户搬运音源、MV片源等现象愈演愈烈,并在平台与音乐版权方合作之外成为了“隐秘的角落”。

不过就像YouTube与版权方的矛盾一样,即便国内外都已经有相关法律法规规范内容平台的侵权问题,仍然难以彻底解决。而这也不免让人思考,依赖BGM的视频内容究竟是在推广音乐,还是正如音乐人所说的那样、是在蚕食歌曲的播放量呢?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