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中国天然气中间环节过多导致价格过高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中国天然气中间环节过多导致价格过高

天然气中间环节收费过高容易导致上下游气价脱节,部分地区中间环节溢价率甚至超过一倍。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近日国家发改委公布了《天然气管道运输价格管理办法(试行)》和《天然气管道运输定价成本监审办法(试行)征求意见稿》(下称《意见稿》),引发了业内人士的广泛关注。

根据《意见稿》,天然气管道运输价格管理方式进行了五方面的调整,一是调整了价格监管对象,不再以单条管道为监管对象,不再对每条管道单独定价,而是以管道运输企业为监管对象,区分不同企业定价;二是明确了新的定价方法,按照“准许成本加合理收益”的原则,确定年度准许总收入,进而核定管道运输价格;三是细化了价格成本核定的具体标准;四是调整了价格公布方式;五是推行成本公开,要求管道企业主动公开成本信息,强化社会监督。

中国天然气价格改革的方向是实现市场化定价,上述《意见稿》的发布意味着天然气价格改革迈出重要的一步。

输配环节层级过多是天然气改革中遇到的问题之一。8月19日,在上海举办的“2016上海能源创新论坛”上,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政策研究室副主任王震表示,“天然气改革重在环节,环节越多导致成本增加。”

他举例说,“天然气从中亚的出厂价格约0.5元-0.6元/立方米,但输送到终端用户(上海、浙江)达到3元/立方米以上。”

天然气中间环节收费过高容易导致下游气价和上游气价脱节,部分地区中间环节溢价率甚至超过一倍。以某省门站气价2.18元/立方米为例,下游工业用户气价4.37元/立方米;另一省门站价2.17元/立方米,下游工业用户气价达4.85元/立方米。

好买气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总经理周涛也认为,“这中间有一些不合理的地方。”

中国的天然气价格涉及三个部分,即上游生产、中游运输和下游终端,分别对应出厂价、管道运输价以及终端市场价。在出厂价环节,需反映勘探、产能建设和开采成本等方面,并允许合理的利润空间;在管道运输环节,输气管建设和运营成本会被考虑到定价中,并同样允许一定的利润空间;到了终端环节,由于天然气从省市门站到用户终端之间又需经历各级输配环节,包括各级天然气支线、配套设施建设以及运营成本等。另外,城市燃气供应又存在用户不能被直供的现象,需经过城市燃气公司,会产生又一笔“过路费”。

尽管天然气价改过程中的环节问题比较明显,但谈到对降价程度的猜想时,与会嘉宾均显得谨小慎微。

人民大学商学院副院长郑新业在主持圆桌论坛讨论后总结,尽管管道价格存在可下降空间,但城市管网层面的价格难以压低。对此,王震也表示,当前门站气价格压缩到一半的可能性是微乎其微。

本轮能源价格改革的总思路是“管住中间,放开两头”,这表示政府未来承担的是对管输和配气价格的监管责任,要求政府做好角色转变。

王震说,天然气价格机制“是一次全产业链的改革”。

中国石油大学刘毅军表示,按照原来的模式,政府会处于主导地位调控价格或进行价格模拟,“但现在节点上,政府需要转变,利用诸如上海石油天然气交易中心这样的平台进行‘解套’。”

刘毅军认为,当前天然气市场主体少,有必要增加符合一定要求的参与者。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