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晋商银行半年内新增逾期猛涨近8成,减值准备计提不足一分行被罚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晋商银行半年内新增逾期猛涨近8成,减值准备计提不足一分行被罚

计提减少保利润。

文|全球财说 王莉

日前,银保监会官网披露的罚单显示,晋商银行晋城分行因贷款五级分类不准确被罚款250万元。

根据罚单,晋商银行晋城分行具体违规行为有五项:1、表内信贷风险与表外融资等其他风险相互传导;2、融资产品出现偿付风险后通过新增表内贷款方式兑付;3、贷款五级分类不准确;4、贷款减值准备计提不足;5、违规变相发放土地储备贷款。

同时此次银保监会晋城监管分局还对几名个人:王李波、魏青龙、李珺警告处罚。

《全球财说》注意到,晋商银行今年上半年在不良贷款余额上升、不良率水平较高的情况下,还减少了计提,该行总体情况是否也与晋城分行有贷款减值计提不足的问题,目前无法做出定论。但从该行半年报业绩来看,至少如果不是减少了计提,该行利润也难以实现增长。

同时,该行今年来罚单不少。

主营业绩疲软,新增逾期激增

半年报信息显示,该行上半年营业收入同比微增0.3%,净利润同比增长10%。

表面看起来,该行业绩表现为增长。但《全球财说》注意到,该行主营业绩疲软。上半年,该行由于利息支出增长幅度高于利息收入增幅,导致其利息净收入下滑,同比下降0.2%。

和总体趋势一致,该行贷款平均收益率继续下降,而其存款平均成本率却还在上行,因此其净利差和净利息收益率下降则是必然之事。

主营业务疲软,中间业务表现则更加惨淡。

手续费及佣金收入同比下降3.4%,而手续费及佣金支出大幅增长13.4%,最终导致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同比下降6.7%。所幸投资证券所得收益净额和其他营业收入51.3%和93.1%的增长,使得营业收入勉强实现0.3%的增长。

导致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下降的根源则是代理业务,其代理业务手续费及其他收入同比下降44.9%,同时该项支出又同比大增272.5%。对此该行解释称,手续费及佣金收入下降主要是由于受监管政策影响,发行债券业务规模下降,代理业务手续费收入下降。

营收下降,但其营业支出仍保持了增长,同比增长3.1%,从该行支出结构看,缩减了行政费用,不过并没有亏待员工,该行人工成本同比增长5.3%,同时也是推动营业支出增长的主力,推动人工成本增长的主力也是工资、奖金、津贴的增长,同比增长8.7%。

图片来源:晋商银行2022年半年报

收入疲软,支出还在增长,该行的利润增长“法器”来自计提的减少,数据显示,该行上半年信用减值损失下降,同比下降12.7%,该行称,主要是由于根据监管政策变化,调整网络贷款授信服务区域,网络贷款信贷承诺总量减少,导致信贷承诺减值损失降低。

虽然该行上半年计提减少,但其拨备水平并不高,未来进行利润腾挪空间捉襟见肘。6月末,该行拨备覆盖率174.51%,较上年末下降10.26个百分点,目前这个拨备水平在上市行中属实不高。

拨备水平不高的同时,该行不良贷款率偏高,6月末该行不良贷款率为1.82%,较上年末下降0.02个百分点。不过不良贷款余额是上升状态,较上年末增加3.23亿元。

接下来该行不良贷款仍有增长苗头。半年间该行逾期贷款增长了18.3%,6月末达36.89亿元,该行新增逾期增长较多,3个月以内逾期贷款半年内猛增78.1%,1年以上3年以内逾期贷款增长较多原因是上年末逾期6个月以上1年以内贷款的顺延。在贷款五级分类中,该行次级和可疑类贷款余额上升。

在行业不良中,教育业不良率最高,6月末为21.62%,不过其余额较少,对该行影响其实不大。真正对该行影响大的是房地产、租赁及商务服务业、建筑业。

房地产、租赁及商务服务业、建筑业是在行业贷款中分别排位第四、五、六,但不良余额在各行业中分列第一、二、四,其中房地产业不良率为10.68%,且其房地产不良余额仍有上升苗头。

晋商银行称,受房地产宏观调控政策及经济发展速度缓慢影响,部分房地产企业因资金流动性出现问题造成经营困难。尽管该行还声称,目前大部分房地产不良贷款均有充足担保,且通过法律手段保全了大量财产,同时随着中央和地方政府陆续出台化解房地产风险的一系列政策,部分房企逐步复工复产,房地产行业不良贷款将陆续有序稳妥进行处置,损失可控,不会对该行经营发展造成重大风险。

但不能否认,当前房地产形势的确让人忧心。

罚单高发 高管频繁更迭

除了前文所述罚单,晋商银行今年还有若干张罚单。

8月30日,运城银保监分局与阳泉银保监分局分别公布了一张罚单,直指晋商银行运城分行与晋商银行阳泉分行。

罚单显示,晋商银行运城分行主要违法违规事实(案由)为贷款“三查”不到位。对于上述违法行为,运城银保监分局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银行业监督管理法》第四十六条,对晋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运城分行罚款人民币40万元。

晋商银行阳泉分行主要违法违规事实(案由)为贷款“三查”制度执行不到位。对于上述违法行为,阳泉银保监分局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银行业监督管理法》第四十六条,对晋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阳泉分行罚款人民币50万元。

杜波,时任晋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阳泉分行法定行长,对该行贷款“三查”制度执行不到位的问题负有直接责任,阳泉银保监分局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银行业监督管理法》第四十八条对其予以警告。

8月15日,中国人民银行太原中心支行公布的行政处罚信息公示表(并银罚字〔2022〕第15号)显示,晋商银行大同分行存在撤销单位银行结算账户未在2个工作日内向中国人民银行报告的违法违规行为。依据《人民币银行结算账户管理办法》第六十七条,中国人民银行太原中心支行给予其警告,并处以罚款人民币1万元。

6月,银保监会网站显示,晋商银行旗下两分支机构均因贷款调查、管理不尽职,被吕梁银保监分局合计罚款50万元。具体来看,晋商银行汾阳支行因贷款调查、管理不尽职,被吕梁银保监分局责令改正,罚款30万元;王鑫被禁止十年从事银行业工作;田燕被警告。晋商银行吕梁分行因贷款调查、管理不尽职,被吕梁银保监分局责令改正,罚款20万元;侯文渊被禁止八年从事银行业工作,高云山、王小凤被警告。

3月底,人民银行晋中市中心支行发布的行政处罚信息公示表显示,晋商银行晋中分行因漏报投诉数据;未严格落实信息使用授权审批程序,被警告并处以罚款41.2万元。

不良水平偏高,罚单不断的背景下,晋商银行近年来高管也不大稳定。

6月底,晋商银行发布公告称,该行董事会已审议通过委任张云飞为该行行长,其任职资格须待山西银保监局正式批准后方告生效。自2020年12月,晋商银行原行长唐一平辞任之后,该行行长一职空缺一年半之久。

董事长更迭更是频繁,2年内更替了3任董事长。信息显示,自2020年1月至2021年7月不足两年时间里,晋商银行先后更换阎俊生、王俊飚、郝强3任董事长。具体来看,2020年1月8日,晋商银行原董事长阎俊生因工作调动原因辞任,之后由王俊颷担任该行董事长一职;2021年4月26日,王俊颷因工作变动原因辞任晋商银行执行董事、董事长等职务;2021年7月,郝强晋商银行董事、董事长任职资格获监管部门核准。

值得关注的是,曾担任晋商银行董事长的王俊飚被查。2022年5月10日,山西省人民检察院发文显示,日前,长治市原市委副书记、市长王俊飚(正厅级)涉嫌受贿罪一案,由山西省监察委员会调查终结,经山西省人民检察院指定管辖,由阳泉市人民检察院依法向阳泉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阳泉市人民检察院起诉指控:被告人王俊飚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依法应当以受贿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来源:蓝鲸

原标题:晋商银行半年内新增逾期猛涨近8成,减值准备计提不足一分行被罚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晋商银行半年内新增逾期猛涨近8成,减值准备计提不足一分行被罚

计提减少保利润。

文|全球财说 王莉

日前,银保监会官网披露的罚单显示,晋商银行晋城分行因贷款五级分类不准确被罚款250万元。

根据罚单,晋商银行晋城分行具体违规行为有五项:1、表内信贷风险与表外融资等其他风险相互传导;2、融资产品出现偿付风险后通过新增表内贷款方式兑付;3、贷款五级分类不准确;4、贷款减值准备计提不足;5、违规变相发放土地储备贷款。

同时此次银保监会晋城监管分局还对几名个人:王李波、魏青龙、李珺警告处罚。

《全球财说》注意到,晋商银行今年上半年在不良贷款余额上升、不良率水平较高的情况下,还减少了计提,该行总体情况是否也与晋城分行有贷款减值计提不足的问题,目前无法做出定论。但从该行半年报业绩来看,至少如果不是减少了计提,该行利润也难以实现增长。

同时,该行今年来罚单不少。

主营业绩疲软,新增逾期激增

半年报信息显示,该行上半年营业收入同比微增0.3%,净利润同比增长10%。

表面看起来,该行业绩表现为增长。但《全球财说》注意到,该行主营业绩疲软。上半年,该行由于利息支出增长幅度高于利息收入增幅,导致其利息净收入下滑,同比下降0.2%。

和总体趋势一致,该行贷款平均收益率继续下降,而其存款平均成本率却还在上行,因此其净利差和净利息收益率下降则是必然之事。

主营业务疲软,中间业务表现则更加惨淡。

手续费及佣金收入同比下降3.4%,而手续费及佣金支出大幅增长13.4%,最终导致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同比下降6.7%。所幸投资证券所得收益净额和其他营业收入51.3%和93.1%的增长,使得营业收入勉强实现0.3%的增长。

导致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下降的根源则是代理业务,其代理业务手续费及其他收入同比下降44.9%,同时该项支出又同比大增272.5%。对此该行解释称,手续费及佣金收入下降主要是由于受监管政策影响,发行债券业务规模下降,代理业务手续费收入下降。

营收下降,但其营业支出仍保持了增长,同比增长3.1%,从该行支出结构看,缩减了行政费用,不过并没有亏待员工,该行人工成本同比增长5.3%,同时也是推动营业支出增长的主力,推动人工成本增长的主力也是工资、奖金、津贴的增长,同比增长8.7%。

图片来源:晋商银行2022年半年报

收入疲软,支出还在增长,该行的利润增长“法器”来自计提的减少,数据显示,该行上半年信用减值损失下降,同比下降12.7%,该行称,主要是由于根据监管政策变化,调整网络贷款授信服务区域,网络贷款信贷承诺总量减少,导致信贷承诺减值损失降低。

虽然该行上半年计提减少,但其拨备水平并不高,未来进行利润腾挪空间捉襟见肘。6月末,该行拨备覆盖率174.51%,较上年末下降10.26个百分点,目前这个拨备水平在上市行中属实不高。

拨备水平不高的同时,该行不良贷款率偏高,6月末该行不良贷款率为1.82%,较上年末下降0.02个百分点。不过不良贷款余额是上升状态,较上年末增加3.23亿元。

接下来该行不良贷款仍有增长苗头。半年间该行逾期贷款增长了18.3%,6月末达36.89亿元,该行新增逾期增长较多,3个月以内逾期贷款半年内猛增78.1%,1年以上3年以内逾期贷款增长较多原因是上年末逾期6个月以上1年以内贷款的顺延。在贷款五级分类中,该行次级和可疑类贷款余额上升。

在行业不良中,教育业不良率最高,6月末为21.62%,不过其余额较少,对该行影响其实不大。真正对该行影响大的是房地产、租赁及商务服务业、建筑业。

房地产、租赁及商务服务业、建筑业是在行业贷款中分别排位第四、五、六,但不良余额在各行业中分列第一、二、四,其中房地产业不良率为10.68%,且其房地产不良余额仍有上升苗头。

晋商银行称,受房地产宏观调控政策及经济发展速度缓慢影响,部分房地产企业因资金流动性出现问题造成经营困难。尽管该行还声称,目前大部分房地产不良贷款均有充足担保,且通过法律手段保全了大量财产,同时随着中央和地方政府陆续出台化解房地产风险的一系列政策,部分房企逐步复工复产,房地产行业不良贷款将陆续有序稳妥进行处置,损失可控,不会对该行经营发展造成重大风险。

但不能否认,当前房地产形势的确让人忧心。

罚单高发 高管频繁更迭

除了前文所述罚单,晋商银行今年还有若干张罚单。

8月30日,运城银保监分局与阳泉银保监分局分别公布了一张罚单,直指晋商银行运城分行与晋商银行阳泉分行。

罚单显示,晋商银行运城分行主要违法违规事实(案由)为贷款“三查”不到位。对于上述违法行为,运城银保监分局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银行业监督管理法》第四十六条,对晋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运城分行罚款人民币40万元。

晋商银行阳泉分行主要违法违规事实(案由)为贷款“三查”制度执行不到位。对于上述违法行为,阳泉银保监分局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银行业监督管理法》第四十六条,对晋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阳泉分行罚款人民币50万元。

杜波,时任晋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阳泉分行法定行长,对该行贷款“三查”制度执行不到位的问题负有直接责任,阳泉银保监分局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银行业监督管理法》第四十八条对其予以警告。

8月15日,中国人民银行太原中心支行公布的行政处罚信息公示表(并银罚字〔2022〕第15号)显示,晋商银行大同分行存在撤销单位银行结算账户未在2个工作日内向中国人民银行报告的违法违规行为。依据《人民币银行结算账户管理办法》第六十七条,中国人民银行太原中心支行给予其警告,并处以罚款人民币1万元。

6月,银保监会网站显示,晋商银行旗下两分支机构均因贷款调查、管理不尽职,被吕梁银保监分局合计罚款50万元。具体来看,晋商银行汾阳支行因贷款调查、管理不尽职,被吕梁银保监分局责令改正,罚款30万元;王鑫被禁止十年从事银行业工作;田燕被警告。晋商银行吕梁分行因贷款调查、管理不尽职,被吕梁银保监分局责令改正,罚款20万元;侯文渊被禁止八年从事银行业工作,高云山、王小凤被警告。

3月底,人民银行晋中市中心支行发布的行政处罚信息公示表显示,晋商银行晋中分行因漏报投诉数据;未严格落实信息使用授权审批程序,被警告并处以罚款41.2万元。

不良水平偏高,罚单不断的背景下,晋商银行近年来高管也不大稳定。

6月底,晋商银行发布公告称,该行董事会已审议通过委任张云飞为该行行长,其任职资格须待山西银保监局正式批准后方告生效。自2020年12月,晋商银行原行长唐一平辞任之后,该行行长一职空缺一年半之久。

董事长更迭更是频繁,2年内更替了3任董事长。信息显示,自2020年1月至2021年7月不足两年时间里,晋商银行先后更换阎俊生、王俊飚、郝强3任董事长。具体来看,2020年1月8日,晋商银行原董事长阎俊生因工作调动原因辞任,之后由王俊颷担任该行董事长一职;2021年4月26日,王俊颷因工作变动原因辞任晋商银行执行董事、董事长等职务;2021年7月,郝强晋商银行董事、董事长任职资格获监管部门核准。

值得关注的是,曾担任晋商银行董事长的王俊飚被查。2022年5月10日,山西省人民检察院发文显示,日前,长治市原市委副书记、市长王俊飚(正厅级)涉嫌受贿罪一案,由山西省监察委员会调查终结,经山西省人民检察院指定管辖,由阳泉市人民检察院依法向阳泉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阳泉市人民检察院起诉指控:被告人王俊飚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依法应当以受贿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来源:蓝鲸

原标题:晋商银行半年内新增逾期猛涨近8成,减值准备计提不足一分行被罚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