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5年减少23家,盘点中国民企500强中消失的山东企业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5年减少23家,盘点中国民企500强中消失的山东企业

《山东省民营经济(中小企业)“十四五”发展规划》提出,“十四五”时期,山东将重点围绕新一代信息技术、高端装备、新能源新材料、现代海洋、医养健康、高端化工、现代高效农业、文化创意、精品旅游、现代金融服务“十强”产业和乡村振兴、数字经济、平台经济、现代服务业、新业态新模式等方向,发展民营经济和中小企业。到2025年,新培育省级以上“专精特新”企业1500家、瞪羚企业800家、制造业单项冠军企业400家、独角兽企业15家左右,力争新增上市公司150

文 |青记  F.Lin. 

2017年73家,2021年50家。

这是5年时间山东民营企业在中国民企500强中的数量变化。

对比之下,浙江省在5年内数量增加了14家。

作为一个动态榜单,而且是企业自主申报,“有进有出“是常态。

但山东企业在中国民企500强榜单中的数量变化背后,也是山东这些年自身新旧动能转换、产业结构变化的缩影。

一些地炼、钢铁、纺织等传统领域的企业或经营不善,或破产重组,正在陆续退出历史舞台。但同时也有一批新经济企业发展迅猛,排名不断攀升。比如,歌尔股份从2017年的49位上升到了2021年的第8位,而2017年排名第8位的中融新大却因为深陷债务危机,已经滑出了中国民企500强榜单。

不可否认的是,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山东仍然需要依靠地炼、钢铁、冶金领域的这些企业贡献GDP、税收、带动就业。

但另一方面,山东也将更多希望,尤其是更多经济增量,寄托在智能家电的高端化智能化、虚拟现实等新型智能终端、先进计算等人工智能产业,还有高端装备、生物医药器械制造、新能源、新材料、农产品、海洋经济等山东本就具备优势的领域,围绕这些领域多做增量文章,“以形成绿色低碳生产生活方式为主攻方向。”

这也是山东人均可支配收入提高、吸引更多人才回山东创业工作生活的关键所在。

这个过程注定无比艰难。

1

9月7日,素有“中国民营经济领域最权威排行榜”之称的“2022中国民企500强”榜单发布。

其中,山东共有50家民企入围,占全国500强比例的10%。

从上榜数量来看,山东入围企业较去年下滑了3家;与2017年相比,减少了23家。

虽然凭借入围总量在全国排第四位,但与浙江107家、江苏92家的数量相比,仍存很大的差距。

从入围企业排名来看,在全国榜单中,入选前100强的鲁企有6家,分别是魏桥集团、东明石化、南山集团、利华益集团、万达控股集团、永锋集团。除上述企业外,上榜的山东企业前十强还有日照钢铁、歌尔股份、华泰集团和京博控股。

此外,鲁企榜单前十较上年新增了歌尔股份和京博控股,而去年进入前十的海尔智家今年未上榜,青建集团则在山东企业中位列第12位。

从营收来看,上榜的50家鲁企,共实现营收3万亿元,平均营收为605.16亿元,鲁企的上榜门槛提升至271.52亿元,较去年增加了30.5亿元。

其中,魏桥集团以4111.35亿元的营收蝉联山东榜首,此外东明石化、南山集团、利华益集团、万达控股4家民企营收也超过千亿元,分别为1286.12亿元、1158.28亿元、1080.67亿元、1061.69亿元。

入围门槛再创新高的同时,中国民企中,超大型企业(营收超过3000亿元)数量也在继续增长。

2022中国民企500强中,超大型企业有13家,其中浙江有4家,广东和江苏各有3家,山东只有1家。从产业分布来看,山东入围民企500强的50家企业中,属于制造业的有41家,占比达82%。

具体到细分行业,“石油、煤炭及其他燃料加工业”这一行业的数量最多,有19家,其次是黑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5家)、有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4家)。

来自潍坊的消费电子龙头歌尔股份2021年实现营收782.21亿元,增加了204.78亿元,成为上榜鲁企前十强中唯一的“计算机、通信和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企业,同时在整体榜单中的位次也大幅提升,由上年的第164名升至第118名。

相较去年,今年鲁企入围名单中有两位“新面孔”,分别是鑫泰石化和神驰控股,这两家企业都来自石油化工行业。

虽然多了两张“新面孔”,但也有5家去年入围的企业今年未现身榜单,分别是海尔智家,新凤祥控股、兴业集团、瑞康医药、龙大美食。

2

需要说明的是,中国民企500强榜单依据企业上一年营收情况排名,采取的是企业自愿申报的原则。因此,个别“消失”的企业实属未参与评选。

比如,2021年上榜的海尔智家,今年并没有参与评选,而去年也是海尔智家唯一一次以民企身份参与评选。

同时,也有企业因为够不到审核门槛而无法申报。

当然,更多的是企业自身出现了问题,比如并购重组、破产、债务危机等。

比如,2019年中国民企500强榜单中排在第230位的山东博汇集团有限公司,因为外部债务过大,加上疫情,已于2020年被印尼金光集团旗下的金光纸业收购。

再比如,深陷债务连环劫的中融新大集团有限公司。公司2022年半年报显示,上半年实现营收116.69亿元,净利润为-97.43亿元,与去年同期相比变化不大。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为1.21亿元,变动幅度为-90.71%。

还有民营油服龙头山东科瑞,2017年山东科瑞成为中国最大的民营油服装备企业。而如今,山东科瑞旗下十多家企业几百万至上千万的股权被山东各地法院冻结。

而大海集团、胜通集团、东辰控股等企业的爆雷,则更多是“企业互保”导致的恶性循环。这种现象在山东民企大户东营格外显著。

有企业失落,就有企业得意。

梳理2017年到2021年上榜的全部鲁企发现,魏桥集团、日照钢铁、歌尔股份、威高集团、新华锦、青建集团等36家企业,五年来一直稳居中国民企500强榜单。

而像信发集团、南山集团、西王集团等企业,因为各种原因,五年来在榜单中进进出出。

其中,陷入互保风险的西王集团最为典型。据媒体报道,2019年10月24日,山东大型民企西王集团发生债券违约,引发百亿债务危机。省委、省政府科学高效处置,滨州、邹平两级市委市政府坚持市场化、法治化原则,至2020年3月成功化解西王集团债务风险,在全国蹚出一条处置大型民营企业债券违约的成功之路。而西王集团也在2020年短暂缺席中国民企500强后,在2021年重新登上榜单。

3

与山东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民营经济发达的浙江省。

“2022中国民营企业500强榜单”显示,浙江共入围107家企业,占比21.40%,较上年增加11家,是唯一一个民营500强企业数量破百的省份,入围企业数量连续24年排名全国第一。

相较于单一的企业数量指标,企业的整体规模和效益更能体现区域民营经济实力。

浙江107家企业2021年共实现营业收入7.88万亿元,占比20.55%,同样位居全国第一,营收千亿级以上企业18家,较去年增加4家。其中,浙企代表阿里巴巴,以8364.05亿元晋级全国第二位。

城市分布上,浙江入围企业最多的是杭州,41家遥遥领先;第二梯队是宁波18家、温州和绍兴各12家;此外,湖州和嘉兴各6家、台州5家、金华3家、丽水2家、舟山2家。

产业分布上,不同于山东主要集中在能源、钢铁等传统经济领域,浙江今年入围企业共涉及9个行业,4家企业以上的行业分别是制造业,建筑业,综合类,批发零售业,租赁和商务服务业,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交通运输、仓储和邮政业等。

此外,浙江十分注重企业的科研投入。据浙江媒体统计,研发投入前20名企业总计研发费用支出1525.08亿元,较去年增长34.26%;前20名企业国内专利授权量16892件,发明专利授权量7338件,分别较去年增长92.61%和365.90%。

浙江民营企业的逆势增长,很大程度上还来自其民营经济强大的韧性。其入围企业平均销售净利率为5.31%,是近5年来最高值,净资产收益率和总资产净利率同比也回升明显。在当前经济形势严峻之下,浙江入围企业保持了较强的投资效率和盈利性。

优良的营商环境、良好的创新发展氛围,以及浙江对民营企业发展的高度重视,在这些因素的共同作用,推动在浙江诞生了一批民营行业龙头企业。

4

浙江民企数量和质量的持续提升,对山东来说也有一定的借鉴意义。

一直以来,山东都被外界贴上国企厚重的标签,像山东能源、山东高速等重组整合的省属国企都进入了全球500强。

但实际上,山东仍是一个民营经济大省,2021年山东民营工业对规上工业增长的贡献率达到70%以上。

这也侧面反映出,山东的民营经济虽然不差,但缺少“巨鳄”企业,与真正意义上的强大还有一定距离。

山东要想在发展民营经济效益上实现突破,必须在新兴产业赛道上成长出一批民企。从山东全省产业布局重点来看,山东正在能源、化工、机械、医药等领域,加大数字化转型、研发创新投入力度,继续担起新时期中国经济压舱石2.0的重任。

比如,山东提出加快裕龙岛炼化一体化、万华新材料低碳产业园等重大项目建设,继续夯实能源化工新材料产业的优势地位,加快能源化工数字化转型步伐。

同时,山东还在深度布局先进计算、集成电路、新型智能终端、超高清视频等数字产业集群,培育具有全球竞争力的龙头企业。

比如,以歌尔集团为代表的新一代信息技术产业和以威高集团为代表的生物医药产业也在逐渐走向山东民企的前排,从根本上破解自主创新能力不强、产业结构厚重等问题。

《山东省“十四五”制造强省建设规划》明确提出,在加快培育壮大新兴产业方面,山东将集中力量发展新一代信息技术、高端装备、新材料、现代医药等4个领域共28个新兴产业,培育形成新动能主体力量。

《山东省民营经济(中小企业)“十四五”发展规划》提出,“十四五”时期,山东将重点围绕新一代信息技术、高端装备、新能源新材料、现代海洋、医养健康、高端化工、现代高效农业、文化创意、精品旅游、现代金融服务“十强”产业和乡村振兴、数字经济、平台经济、现代服务业、新业态新模式等方向,发展民营经济和中小企业。到2025年,新培育省级以上“专精特新”企业1500家、瞪羚企业800家、制造业单项冠军企业400家、独角兽企业15家左右,力争新增上市公司150家左右。

更具科技属性、更强调发展效益的民营中小企业在吸引年轻人就业和实现共同富裕中,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相关阅读:

山东省委书记省长站台,青岛2家企业获授首批“好品山东”证书

从山东5个民企百强榜单,看青岛民企的高光和失意

 

来源:青记

原标题:5年减少23家,盘点中国民企500强中消失的山东企业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歌尔股份

5k
  • 歌尔股份:会积极推动本次海外客户暂停生产事项后续沟通解决
  • 歌尔股份:公司具有针对VR虚拟现实产品的Pancake折叠光路产品解决方案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5年减少23家,盘点中国民企500强中消失的山东企业

《山东省民营经济(中小企业)“十四五”发展规划》提出,“十四五”时期,山东将重点围绕新一代信息技术、高端装备、新能源新材料、现代海洋、医养健康、高端化工、现代高效农业、文化创意、精品旅游、现代金融服务“十强”产业和乡村振兴、数字经济、平台经济、现代服务业、新业态新模式等方向,发展民营经济和中小企业。到2025年,新培育省级以上“专精特新”企业1500家、瞪羚企业800家、制造业单项冠军企业400家、独角兽企业15家左右,力争新增上市公司150

文 |青记  F.Lin. 

2017年73家,2021年50家。

这是5年时间山东民营企业在中国民企500强中的数量变化。

对比之下,浙江省在5年内数量增加了14家。

作为一个动态榜单,而且是企业自主申报,“有进有出“是常态。

但山东企业在中国民企500强榜单中的数量变化背后,也是山东这些年自身新旧动能转换、产业结构变化的缩影。

一些地炼、钢铁、纺织等传统领域的企业或经营不善,或破产重组,正在陆续退出历史舞台。但同时也有一批新经济企业发展迅猛,排名不断攀升。比如,歌尔股份从2017年的49位上升到了2021年的第8位,而2017年排名第8位的中融新大却因为深陷债务危机,已经滑出了中国民企500强榜单。

不可否认的是,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山东仍然需要依靠地炼、钢铁、冶金领域的这些企业贡献GDP、税收、带动就业。

但另一方面,山东也将更多希望,尤其是更多经济增量,寄托在智能家电的高端化智能化、虚拟现实等新型智能终端、先进计算等人工智能产业,还有高端装备、生物医药器械制造、新能源、新材料、农产品、海洋经济等山东本就具备优势的领域,围绕这些领域多做增量文章,“以形成绿色低碳生产生活方式为主攻方向。”

这也是山东人均可支配收入提高、吸引更多人才回山东创业工作生活的关键所在。

这个过程注定无比艰难。

1

9月7日,素有“中国民营经济领域最权威排行榜”之称的“2022中国民企500强”榜单发布。

其中,山东共有50家民企入围,占全国500强比例的10%。

从上榜数量来看,山东入围企业较去年下滑了3家;与2017年相比,减少了23家。

虽然凭借入围总量在全国排第四位,但与浙江107家、江苏92家的数量相比,仍存很大的差距。

从入围企业排名来看,在全国榜单中,入选前100强的鲁企有6家,分别是魏桥集团、东明石化、南山集团、利华益集团、万达控股集团、永锋集团。除上述企业外,上榜的山东企业前十强还有日照钢铁、歌尔股份、华泰集团和京博控股。

此外,鲁企榜单前十较上年新增了歌尔股份和京博控股,而去年进入前十的海尔智家今年未上榜,青建集团则在山东企业中位列第12位。

从营收来看,上榜的50家鲁企,共实现营收3万亿元,平均营收为605.16亿元,鲁企的上榜门槛提升至271.52亿元,较去年增加了30.5亿元。

其中,魏桥集团以4111.35亿元的营收蝉联山东榜首,此外东明石化、南山集团、利华益集团、万达控股4家民企营收也超过千亿元,分别为1286.12亿元、1158.28亿元、1080.67亿元、1061.69亿元。

入围门槛再创新高的同时,中国民企中,超大型企业(营收超过3000亿元)数量也在继续增长。

2022中国民企500强中,超大型企业有13家,其中浙江有4家,广东和江苏各有3家,山东只有1家。从产业分布来看,山东入围民企500强的50家企业中,属于制造业的有41家,占比达82%。

具体到细分行业,“石油、煤炭及其他燃料加工业”这一行业的数量最多,有19家,其次是黑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5家)、有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4家)。

来自潍坊的消费电子龙头歌尔股份2021年实现营收782.21亿元,增加了204.78亿元,成为上榜鲁企前十强中唯一的“计算机、通信和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企业,同时在整体榜单中的位次也大幅提升,由上年的第164名升至第118名。

相较去年,今年鲁企入围名单中有两位“新面孔”,分别是鑫泰石化和神驰控股,这两家企业都来自石油化工行业。

虽然多了两张“新面孔”,但也有5家去年入围的企业今年未现身榜单,分别是海尔智家,新凤祥控股、兴业集团、瑞康医药、龙大美食。

2

需要说明的是,中国民企500强榜单依据企业上一年营收情况排名,采取的是企业自愿申报的原则。因此,个别“消失”的企业实属未参与评选。

比如,2021年上榜的海尔智家,今年并没有参与评选,而去年也是海尔智家唯一一次以民企身份参与评选。

同时,也有企业因为够不到审核门槛而无法申报。

当然,更多的是企业自身出现了问题,比如并购重组、破产、债务危机等。

比如,2019年中国民企500强榜单中排在第230位的山东博汇集团有限公司,因为外部债务过大,加上疫情,已于2020年被印尼金光集团旗下的金光纸业收购。

再比如,深陷债务连环劫的中融新大集团有限公司。公司2022年半年报显示,上半年实现营收116.69亿元,净利润为-97.43亿元,与去年同期相比变化不大。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为1.21亿元,变动幅度为-90.71%。

还有民营油服龙头山东科瑞,2017年山东科瑞成为中国最大的民营油服装备企业。而如今,山东科瑞旗下十多家企业几百万至上千万的股权被山东各地法院冻结。

而大海集团、胜通集团、东辰控股等企业的爆雷,则更多是“企业互保”导致的恶性循环。这种现象在山东民企大户东营格外显著。

有企业失落,就有企业得意。

梳理2017年到2021年上榜的全部鲁企发现,魏桥集团、日照钢铁、歌尔股份、威高集团、新华锦、青建集团等36家企业,五年来一直稳居中国民企500强榜单。

而像信发集团、南山集团、西王集团等企业,因为各种原因,五年来在榜单中进进出出。

其中,陷入互保风险的西王集团最为典型。据媒体报道,2019年10月24日,山东大型民企西王集团发生债券违约,引发百亿债务危机。省委、省政府科学高效处置,滨州、邹平两级市委市政府坚持市场化、法治化原则,至2020年3月成功化解西王集团债务风险,在全国蹚出一条处置大型民营企业债券违约的成功之路。而西王集团也在2020年短暂缺席中国民企500强后,在2021年重新登上榜单。

3

与山东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民营经济发达的浙江省。

“2022中国民营企业500强榜单”显示,浙江共入围107家企业,占比21.40%,较上年增加11家,是唯一一个民营500强企业数量破百的省份,入围企业数量连续24年排名全国第一。

相较于单一的企业数量指标,企业的整体规模和效益更能体现区域民营经济实力。

浙江107家企业2021年共实现营业收入7.88万亿元,占比20.55%,同样位居全国第一,营收千亿级以上企业18家,较去年增加4家。其中,浙企代表阿里巴巴,以8364.05亿元晋级全国第二位。

城市分布上,浙江入围企业最多的是杭州,41家遥遥领先;第二梯队是宁波18家、温州和绍兴各12家;此外,湖州和嘉兴各6家、台州5家、金华3家、丽水2家、舟山2家。

产业分布上,不同于山东主要集中在能源、钢铁等传统经济领域,浙江今年入围企业共涉及9个行业,4家企业以上的行业分别是制造业,建筑业,综合类,批发零售业,租赁和商务服务业,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交通运输、仓储和邮政业等。

此外,浙江十分注重企业的科研投入。据浙江媒体统计,研发投入前20名企业总计研发费用支出1525.08亿元,较去年增长34.26%;前20名企业国内专利授权量16892件,发明专利授权量7338件,分别较去年增长92.61%和365.90%。

浙江民营企业的逆势增长,很大程度上还来自其民营经济强大的韧性。其入围企业平均销售净利率为5.31%,是近5年来最高值,净资产收益率和总资产净利率同比也回升明显。在当前经济形势严峻之下,浙江入围企业保持了较强的投资效率和盈利性。

优良的营商环境、良好的创新发展氛围,以及浙江对民营企业发展的高度重视,在这些因素的共同作用,推动在浙江诞生了一批民营行业龙头企业。

4

浙江民企数量和质量的持续提升,对山东来说也有一定的借鉴意义。

一直以来,山东都被外界贴上国企厚重的标签,像山东能源、山东高速等重组整合的省属国企都进入了全球500强。

但实际上,山东仍是一个民营经济大省,2021年山东民营工业对规上工业增长的贡献率达到70%以上。

这也侧面反映出,山东的民营经济虽然不差,但缺少“巨鳄”企业,与真正意义上的强大还有一定距离。

山东要想在发展民营经济效益上实现突破,必须在新兴产业赛道上成长出一批民企。从山东全省产业布局重点来看,山东正在能源、化工、机械、医药等领域,加大数字化转型、研发创新投入力度,继续担起新时期中国经济压舱石2.0的重任。

比如,山东提出加快裕龙岛炼化一体化、万华新材料低碳产业园等重大项目建设,继续夯实能源化工新材料产业的优势地位,加快能源化工数字化转型步伐。

同时,山东还在深度布局先进计算、集成电路、新型智能终端、超高清视频等数字产业集群,培育具有全球竞争力的龙头企业。

比如,以歌尔集团为代表的新一代信息技术产业和以威高集团为代表的生物医药产业也在逐渐走向山东民企的前排,从根本上破解自主创新能力不强、产业结构厚重等问题。

《山东省“十四五”制造强省建设规划》明确提出,在加快培育壮大新兴产业方面,山东将集中力量发展新一代信息技术、高端装备、新材料、现代医药等4个领域共28个新兴产业,培育形成新动能主体力量。

《山东省民营经济(中小企业)“十四五”发展规划》提出,“十四五”时期,山东将重点围绕新一代信息技术、高端装备、新能源新材料、现代海洋、医养健康、高端化工、现代高效农业、文化创意、精品旅游、现代金融服务“十强”产业和乡村振兴、数字经济、平台经济、现代服务业、新业态新模式等方向,发展民营经济和中小企业。到2025年,新培育省级以上“专精特新”企业1500家、瞪羚企业800家、制造业单项冠军企业400家、独角兽企业15家左右,力争新增上市公司150家左右。

更具科技属性、更强调发展效益的民营中小企业在吸引年轻人就业和实现共同富裕中,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相关阅读:

山东省委书记省长站台,青岛2家企业获授首批“好品山东”证书

从山东5个民企百强榜单,看青岛民企的高光和失意

 

来源:青记

原标题:5年减少23家,盘点中国民企500强中消失的山东企业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