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顺丰遇困,王卫难顺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顺丰遇困,王卫难顺

扭亏为盈主要靠嘉里物流并表的贡献,而非顺丰主业经营的提升。

图片来源:顺丰速运官网

文 | 子弹财观 行者

编辑 | 蛋总

最近,顺丰的王卫可能会感觉过得不太顺。

“寄丢11000元手机仅赔1000”、“顺丰寄丢20克黄金保价八千只赔两千”、“顺丰回应寄鱼干到货只剩头尾”……近日,顺丰因保价赔偿及配送问题被推上舆论的风口浪尖,频频登上社交平台的热搜榜。

虽然寄丢的黄金最终被找了回来,顺丰也针对相应的问题作出了回应,但接二连三发生的事件依然让顺丰在舆论场上的热度不减。

不过,更让王卫感到头疼的或许是在刚刚发布的2022年中报里,虽然展现了顺丰全面扭亏为盈的表现,但相应数据背后所隐藏的主体业务存在着问题,目前仍未找到更好的解决方案。

更关键的是,从这份中报可见,帮助顺丰扭亏为盈的居然是收购嘉里物流之后并表的表现。这让王卫有了“资本大师”的称呼,但其实这并不是他想要的。

1、“名不副实”的盈利

8月30日晚,顺丰控股(以下简称“顺丰”)发布2022年半年报。财报显示,上半年顺丰实现营业收入1300.64亿元,中期首次突破千亿大关,较去年同期的883.44亿元增加417.20亿元,同比增长幅度为47.22%。

中期营业收入同比增长接近50%,这是顺丰控股自2017年借壳上市以来增长最快的一次。

此外,2022年上半年顺丰净利润为25.12亿元,较去年同期的7.60亿元增加17.52亿元,增长幅度为230.61%。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21.48亿元,去年同期亏损4.77亿元,同比扭亏为盈,增长幅度达550.20%。

针对盈利大幅上升的情况,顺丰在财报中表示,公司通过主动调优产品结构,减少低毛利产品业务量,虽一定程度影响业务量增速,但推动速运物流板块整体票均收入提升3.3%,收入质量不断优化。

也正因此,顺丰被媒体视为摆脱困境的龙头企业,甚至有媒体认为顺丰已经找到了未来10年发展的模式,且有了自己的“杀手锏”业务和在低迷市场状态下获取高增长的决心。

然而,如果仔细看顺丰的财务数据,就会发现在这一轮盈利背后其实是资本投入在起作用,而非顺丰对自身主营业务的优化起到了多大的效果。

此外,顺丰2022年中报有一个数据引起了外界的关注,那就是总件数51.3亿件,其实跟去年上半年的市场规模持平。

有观点认为,顺丰总件数没有增长,但收入得到了大幅增长,是因为顺丰单票提价的因素造成,这可能是顺丰应对不景气市场的一个手段。

但问题是,从去年到现在,因极兔快递进军中国市场而引发的“快递价格战”并没有平息,而且在市场不景气的状态下,提价反而能增加行业收入,这在经济学角度是讲不通的。

毕竟当市场不景气时,无论是个人还是企业,都倾向于降低自己的支出从而控制成本,在这种情况之下,顺丰保证自己收入的上涨要靠单价的提价,这是很难讲通的。

从目前来看,2022年中报还有一个数据比较明确地显示出顺丰上半年是怎么实现盈利的——财报表明,顺丰控股的供应链及国际业务营收暴增442.7%;供应链及国际业务占顺丰控股总营收比例达到35.8%,2021年同期占比只有10%不到。

2022年上半年,顺丰净利润25.12亿元,但上半年嘉里物流并表后的利润就有19.85亿元,这也就意味着除去嘉里物流并表后带来的利润表现,顺丰其他业务真正实现的净利润是5亿多。

另外,财报显示2022年上半年顺丰非经常性损益为3.65亿元,主要是政府补助,以及处置部分子公司所获得的一次性收益。

如果在利润中将这部分再去除的话,那么顺丰主营业务真正带来的净利润也就在一个多亿的规模。

从超过25亿的盈利到主营业务真正盈利一个多亿,这中间的差距实在是有点让人高兴不起来。

在这种背景下,哪怕9月19日晚间顺丰控股披露的8月快递物流业务经营简报继续了上半年的发展势头,资本市场对于顺丰控股的态度依然没有发生任何转变。

简报显示,8月速运物流业务营业收入147亿元,同比增长10.47%;单票收入15.61元,同比增长1.23%;供应链及国际业务营业收入71.88亿元,同比增长332.75%。

但嘉里物流的利润和高净值业务占据顺丰收益主导地位的状态没有改变,因此顺丰的股价还是呈现一个下跌的态势。

截至9月23日收盘,顺丰股价报于46.70元/股,市值为2286亿元,与去年市值最高点100.49元/股相比,市值蒸发超过5成。

那么,在资本市场逐渐对顺丰失去信心的当下,王卫又该如何助力顺丰脱离困境,提升市场对其发展的信心?

2、顺丰需要改革

从客观层面来看,上述提及顺丰保价赔偿及配送问题的负面事件并非孤例,天眼查App显示,顺丰速运有限公司存在数百条法律诉讼信息,相当多诉讼涉及财产损害、服务纠纷等情况。

在这种新闻频出的背后,是顺丰主营业务发展并不理想的状态。2022年中报显示,顺丰的传统业务板块尤其是占收入主流的时效快递业务同比增长仅5.1%,另一个原来备受重视的经济快递业务却同比下滑7.3%,快运业务同比增长1.6%,冷运及医药业务同比增长9.3%,顺丰同城业务同比增长28.2%。

在这种情况之下,2022年上半年顺丰快递总件量为51.3亿,与2021年同期持平。

从半年报披露的收入组成上看,顺丰是一个“时效快递+供应链”的公司,这也符合王卫对这家公司相应业务的规划。其他业务都是为了填充这两大业务中间的效能缺口,或者为了增加服务固定客户能力而产生的。

在这其中,跟供应链业务深度融合的是城市间快运和冷链物流运输,但目前冷链物流的规模很小,顺丰还没有找到真正突破这个市场的“钥匙”,而快运业务在整体上都是呈现一个微增长或者下降的趋势,顺丰本身也不例外。

而跟工业园区相关的快运业务,顺丰现在并没有向大票零担/专线层次拓展的想法和动作,如果不快速布局市场,整个业务的“封顶期”会很快到来,毕竟城市间快运业务市场空间就这么大。(编者注:大票零担一般是指单票重量在500公斤至3吨的业务。)

同样,时效快递是顺丰自营业务的主体,但受制于去年竞争激烈的影响,顺丰到目前都没缓过劲来,所以这也是为什么2022年上半年的盈利主要靠并购嘉里物流之后,国际供应链相应业务带来。

在一定程度上看,顺丰目前的各种运输业务也就是冷链的能力不太强,再加上快运城市间的运输也还没实现快速的成长,除了空运以外,其他能承接国内供应链发展的能力有所欠缺或者增长并不显著,这就呈现一个“两头大,中间细”的业务结构。

另外,顺丰的多网融合、交叉营销等等,背后都是组织问题。顺丰现在的难题也是从一个独立BU的垂直体系,变成有多个BU协同的矩阵体系。而跨业务线的高效合作,则是一个中国企业与一个国际企业的区别。

由于到现在这个层次,顺丰依然是一个劳动力密集型的企业,并没有像其他人想象的那样变成以数据管理工具为核心的企业,而在多组织结构下,面对大批量员工如何进行横向,或者纵向乃至交叉业务的管理,就成为困扰这类型企业快速发展的一个大问题。

在某种程度上,如何利用数字化工具实现多方位交叉式的员工管理,可能真正会决定顺丰未来发展的难易程度和潜力,而这部分业务要想真正做到优化,那么顺丰的组织变革,就必须快速推进。

换句话说,王卫现在要下改革的决心。

3、第二增长曲线

2021年顺丰收购嘉里物流,在整个物流行业是一件石破天惊的大事,也说明顺丰开始将自己供应链管理的触角伸向国际市场。

这也是顺丰应对当时由极兔引发的国内时效物流“价格战”的方式,寄希望利用海外物流的高价值率和市占率的地位,反过来影响顺丰主流业务在国内的发展速度。

这就是王卫给顺丰设定的“第二增长曲线”和即时业务之间良好的互动关系,也是顺丰当时能以超过一倍溢价收购嘉里的决心所在。

目前,海外供应链业务确实成为了顺丰的“现金奶牛”和利益来源,然而王卫希望利用这些业务带动原有主营业务的快速发展,却还没有实现。

根据行业内相关人士透露,顺丰内部实际上已经形成固有的利益体系,相关利益集群的业务模式和管理模式并不希望被打破,这也是王卫迟迟无法推动变革乃至消化嘉里物流带来影响的原因。

今年4月29日,王卫率领顺丰七大高管出席了2021年度股东大会,并对供应链业务的发展以及其在集团中的战略定位作出过回应:“快递是在顺丰的血液和 DNA 里,是我们的基础。但我们更想要追求的方向,是数字经济时代中的智慧供应链解决方案,这是顺丰战略的大方向。”

因此,在最新中报发布后,王卫利用部分业务数据不好的因素,开始对内部进行组织结构的调整。

9月15日,新浪科技的报道显示,顺丰针对供应链业务相关组织架构进行了调整,将O线供应链运营处升为供应链运营中心,并且将仓配事业部整合并入。

据知情人士透露,供应链运营处隶属于顺丰集团总部,而仓配事业部则隶属于速运集团。架构调整完成之后,后者的相关组织功能将从速运集团转为集团总部内部职能。

据新浪科技猜测,此次涉及的部门主要是原顺丰DHL、增值服务VAS、以及原本隶属于速运的客户仓配解决方案。原属嘉里物流的业务板块应该暂未调整,但未来如何尚不可知。

消息人士透露,现在顺丰内部有两股声音,其中最重要的一部分就是想将嘉里物流的各个部门拆分并入顺丰不同的事业部,利用他们的市场能力和管理能力,推动顺丰主营业务的转型和提速发展。

这可以看作是顺丰为接下来融合发展和夯实“两头大,中间细”这一杠铃中间部分所做出的努力。

当前,顺丰迫切需要的是一场自内而外的变革,而这场变革可能会触动不少人的利益,但只有浴火重生之后,一个新的富有生命力的企业组织才有可能推动顺丰向下一个10年的“物流领军者”地位进军。

美编 | 唐唐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顺丰

260
  • 武汉昨日新增77例本土感染者详情公布
  • 丰趣海淘被申请破产审查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顺丰遇困,王卫难顺

扭亏为盈主要靠嘉里物流并表的贡献,而非顺丰主业经营的提升。

图片来源:顺丰速运官网

文 | 子弹财观 行者

编辑 | 蛋总

最近,顺丰的王卫可能会感觉过得不太顺。

“寄丢11000元手机仅赔1000”、“顺丰寄丢20克黄金保价八千只赔两千”、“顺丰回应寄鱼干到货只剩头尾”……近日,顺丰因保价赔偿及配送问题被推上舆论的风口浪尖,频频登上社交平台的热搜榜。

虽然寄丢的黄金最终被找了回来,顺丰也针对相应的问题作出了回应,但接二连三发生的事件依然让顺丰在舆论场上的热度不减。

不过,更让王卫感到头疼的或许是在刚刚发布的2022年中报里,虽然展现了顺丰全面扭亏为盈的表现,但相应数据背后所隐藏的主体业务存在着问题,目前仍未找到更好的解决方案。

更关键的是,从这份中报可见,帮助顺丰扭亏为盈的居然是收购嘉里物流之后并表的表现。这让王卫有了“资本大师”的称呼,但其实这并不是他想要的。

1、“名不副实”的盈利

8月30日晚,顺丰控股(以下简称“顺丰”)发布2022年半年报。财报显示,上半年顺丰实现营业收入1300.64亿元,中期首次突破千亿大关,较去年同期的883.44亿元增加417.20亿元,同比增长幅度为47.22%。

中期营业收入同比增长接近50%,这是顺丰控股自2017年借壳上市以来增长最快的一次。

此外,2022年上半年顺丰净利润为25.12亿元,较去年同期的7.60亿元增加17.52亿元,增长幅度为230.61%。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21.48亿元,去年同期亏损4.77亿元,同比扭亏为盈,增长幅度达550.20%。

针对盈利大幅上升的情况,顺丰在财报中表示,公司通过主动调优产品结构,减少低毛利产品业务量,虽一定程度影响业务量增速,但推动速运物流板块整体票均收入提升3.3%,收入质量不断优化。

也正因此,顺丰被媒体视为摆脱困境的龙头企业,甚至有媒体认为顺丰已经找到了未来10年发展的模式,且有了自己的“杀手锏”业务和在低迷市场状态下获取高增长的决心。

然而,如果仔细看顺丰的财务数据,就会发现在这一轮盈利背后其实是资本投入在起作用,而非顺丰对自身主营业务的优化起到了多大的效果。

此外,顺丰2022年中报有一个数据引起了外界的关注,那就是总件数51.3亿件,其实跟去年上半年的市场规模持平。

有观点认为,顺丰总件数没有增长,但收入得到了大幅增长,是因为顺丰单票提价的因素造成,这可能是顺丰应对不景气市场的一个手段。

但问题是,从去年到现在,因极兔快递进军中国市场而引发的“快递价格战”并没有平息,而且在市场不景气的状态下,提价反而能增加行业收入,这在经济学角度是讲不通的。

毕竟当市场不景气时,无论是个人还是企业,都倾向于降低自己的支出从而控制成本,在这种情况之下,顺丰保证自己收入的上涨要靠单价的提价,这是很难讲通的。

从目前来看,2022年中报还有一个数据比较明确地显示出顺丰上半年是怎么实现盈利的——财报表明,顺丰控股的供应链及国际业务营收暴增442.7%;供应链及国际业务占顺丰控股总营收比例达到35.8%,2021年同期占比只有10%不到。

2022年上半年,顺丰净利润25.12亿元,但上半年嘉里物流并表后的利润就有19.85亿元,这也就意味着除去嘉里物流并表后带来的利润表现,顺丰其他业务真正实现的净利润是5亿多。

另外,财报显示2022年上半年顺丰非经常性损益为3.65亿元,主要是政府补助,以及处置部分子公司所获得的一次性收益。

如果在利润中将这部分再去除的话,那么顺丰主营业务真正带来的净利润也就在一个多亿的规模。

从超过25亿的盈利到主营业务真正盈利一个多亿,这中间的差距实在是有点让人高兴不起来。

在这种背景下,哪怕9月19日晚间顺丰控股披露的8月快递物流业务经营简报继续了上半年的发展势头,资本市场对于顺丰控股的态度依然没有发生任何转变。

简报显示,8月速运物流业务营业收入147亿元,同比增长10.47%;单票收入15.61元,同比增长1.23%;供应链及国际业务营业收入71.88亿元,同比增长332.75%。

但嘉里物流的利润和高净值业务占据顺丰收益主导地位的状态没有改变,因此顺丰的股价还是呈现一个下跌的态势。

截至9月23日收盘,顺丰股价报于46.70元/股,市值为2286亿元,与去年市值最高点100.49元/股相比,市值蒸发超过5成。

那么,在资本市场逐渐对顺丰失去信心的当下,王卫又该如何助力顺丰脱离困境,提升市场对其发展的信心?

2、顺丰需要改革

从客观层面来看,上述提及顺丰保价赔偿及配送问题的负面事件并非孤例,天眼查App显示,顺丰速运有限公司存在数百条法律诉讼信息,相当多诉讼涉及财产损害、服务纠纷等情况。

在这种新闻频出的背后,是顺丰主营业务发展并不理想的状态。2022年中报显示,顺丰的传统业务板块尤其是占收入主流的时效快递业务同比增长仅5.1%,另一个原来备受重视的经济快递业务却同比下滑7.3%,快运业务同比增长1.6%,冷运及医药业务同比增长9.3%,顺丰同城业务同比增长28.2%。

在这种情况之下,2022年上半年顺丰快递总件量为51.3亿,与2021年同期持平。

从半年报披露的收入组成上看,顺丰是一个“时效快递+供应链”的公司,这也符合王卫对这家公司相应业务的规划。其他业务都是为了填充这两大业务中间的效能缺口,或者为了增加服务固定客户能力而产生的。

在这其中,跟供应链业务深度融合的是城市间快运和冷链物流运输,但目前冷链物流的规模很小,顺丰还没有找到真正突破这个市场的“钥匙”,而快运业务在整体上都是呈现一个微增长或者下降的趋势,顺丰本身也不例外。

而跟工业园区相关的快运业务,顺丰现在并没有向大票零担/专线层次拓展的想法和动作,如果不快速布局市场,整个业务的“封顶期”会很快到来,毕竟城市间快运业务市场空间就这么大。(编者注:大票零担一般是指单票重量在500公斤至3吨的业务。)

同样,时效快递是顺丰自营业务的主体,但受制于去年竞争激烈的影响,顺丰到目前都没缓过劲来,所以这也是为什么2022年上半年的盈利主要靠并购嘉里物流之后,国际供应链相应业务带来。

在一定程度上看,顺丰目前的各种运输业务也就是冷链的能力不太强,再加上快运城市间的运输也还没实现快速的成长,除了空运以外,其他能承接国内供应链发展的能力有所欠缺或者增长并不显著,这就呈现一个“两头大,中间细”的业务结构。

另外,顺丰的多网融合、交叉营销等等,背后都是组织问题。顺丰现在的难题也是从一个独立BU的垂直体系,变成有多个BU协同的矩阵体系。而跨业务线的高效合作,则是一个中国企业与一个国际企业的区别。

由于到现在这个层次,顺丰依然是一个劳动力密集型的企业,并没有像其他人想象的那样变成以数据管理工具为核心的企业,而在多组织结构下,面对大批量员工如何进行横向,或者纵向乃至交叉业务的管理,就成为困扰这类型企业快速发展的一个大问题。

在某种程度上,如何利用数字化工具实现多方位交叉式的员工管理,可能真正会决定顺丰未来发展的难易程度和潜力,而这部分业务要想真正做到优化,那么顺丰的组织变革,就必须快速推进。

换句话说,王卫现在要下改革的决心。

3、第二增长曲线

2021年顺丰收购嘉里物流,在整个物流行业是一件石破天惊的大事,也说明顺丰开始将自己供应链管理的触角伸向国际市场。

这也是顺丰应对当时由极兔引发的国内时效物流“价格战”的方式,寄希望利用海外物流的高价值率和市占率的地位,反过来影响顺丰主流业务在国内的发展速度。

这就是王卫给顺丰设定的“第二增长曲线”和即时业务之间良好的互动关系,也是顺丰当时能以超过一倍溢价收购嘉里的决心所在。

目前,海外供应链业务确实成为了顺丰的“现金奶牛”和利益来源,然而王卫希望利用这些业务带动原有主营业务的快速发展,却还没有实现。

根据行业内相关人士透露,顺丰内部实际上已经形成固有的利益体系,相关利益集群的业务模式和管理模式并不希望被打破,这也是王卫迟迟无法推动变革乃至消化嘉里物流带来影响的原因。

今年4月29日,王卫率领顺丰七大高管出席了2021年度股东大会,并对供应链业务的发展以及其在集团中的战略定位作出过回应:“快递是在顺丰的血液和 DNA 里,是我们的基础。但我们更想要追求的方向,是数字经济时代中的智慧供应链解决方案,这是顺丰战略的大方向。”

因此,在最新中报发布后,王卫利用部分业务数据不好的因素,开始对内部进行组织结构的调整。

9月15日,新浪科技的报道显示,顺丰针对供应链业务相关组织架构进行了调整,将O线供应链运营处升为供应链运营中心,并且将仓配事业部整合并入。

据知情人士透露,供应链运营处隶属于顺丰集团总部,而仓配事业部则隶属于速运集团。架构调整完成之后,后者的相关组织功能将从速运集团转为集团总部内部职能。

据新浪科技猜测,此次涉及的部门主要是原顺丰DHL、增值服务VAS、以及原本隶属于速运的客户仓配解决方案。原属嘉里物流的业务板块应该暂未调整,但未来如何尚不可知。

消息人士透露,现在顺丰内部有两股声音,其中最重要的一部分就是想将嘉里物流的各个部门拆分并入顺丰不同的事业部,利用他们的市场能力和管理能力,推动顺丰主营业务的转型和提速发展。

这可以看作是顺丰为接下来融合发展和夯实“两头大,中间细”这一杠铃中间部分所做出的努力。

当前,顺丰迫切需要的是一场自内而外的变革,而这场变革可能会触动不少人的利益,但只有浴火重生之后,一个新的富有生命力的企业组织才有可能推动顺丰向下一个10年的“物流领军者”地位进军。

美编 | 唐唐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