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新华医疗又要卖医院了,一接盘方是关联方?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新华医疗又要卖医院了,一接盘方是关联方?

公司下一步将对不良资产继续进行剥离和退出。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牛其昌

民营医院遭遇“至暗时刻”,上市公司出于避险和回归主业的打算,不得不继续“卖医院”。

近日,新华医疗(600587.SH)披露了旗下两家民营医疗机构的股权转让进展,公司分别以1313.52万元和2.52亿元的价格,将子公司持有的唐山弘新医院有限公司(下称“唐山弘新医院”)43.3333%股权以及上海辰韦仲德医院管理有限公司(下称“辰韦仲德”)合计12.85%的股权转让。

新华医疗证券部人士接受界面新闻采访时表示,转让上述两家民营医疗机构,符合公司提出有序退出医疗服务板块不良资产计划,上述交易相关事项目前已全部完成。针对与公司主业相关的,或者短期之内无法亏的医疗服务业务,公司下一步将继续进行剥离和退出。

开诊连年亏损

具体来看,唐山弘新医院成立于2016年10月,由新华医疗全资子公司淄博弘新医疗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淄博弘新”)、唐山阿育医疗器械有限公司、北京普瑞海思医疗科技有限公司、自然人宋宝明发起设立,注册资本为2880万元。其中,淄博弘新持股1248万元,持股比例43.34%。

新华医疗全资子公司持股43.34%。来源:唐山弘新医院资产评估报告
唐山弘新医院一直处于亏损状态。来源:唐山弘新医院资产评估报告

资料显示,唐山弘新医院于2017年12月正式开诊,是一家二级综合性医院,以心脑血管、呼吸和内分泌内科、骨伤科等为主要特色诊疗科室,配备了核磁共振、CT、DR、彩超以及先进的化验设备及手术设备等。目前拥有唐山市职工、城乡居民医保定点资质和全国医保定点资质。

对于新华医疗来说,投资这样一家民营医院是一门赚钱生意吗?从近年来的财务及经营情况不难看出,唐山弘新医院不但没赚钱,还一直处于赔钱状态,且资产负债率和流动比率逐年上升,存在一定偿债压力。

据披露,截至2021年11月30日(原文为“11月31日”),唐山弘新医院的净资产仅为311.07万元,前11个月净利润亏损302.81万元。纵观2018年至2021年,该医院净利润分别亏损689.32万元、307.39万元、182.93万元、205.64万元,资产负债率也创下81.63%的新高,净利润率为-13.44%。直到2022年前三个月,这家医院的业绩才终于扭亏为盈,实现营业收入934.25万元,净利润19.61万元。

谈及此次转让的目的,新华医疗此前披露称,基于唐山弘新医院的经营情况及面临的风险,公司聚焦主业,集中优势资源重点发展医疗器械、制药装备等板块的制造类产品,因此决定通过公开挂牌转让的方式出售相关股权。“若本次挂牌转让完成,可以避免投资风险、提升公司效益,实现资源的合理配置”。

根据收益法评估,唐山弘新医院股东全部权益于评估基准日的市场价值为2231万元,增值额1919.93万元,增值率为617.20%。最终,该院43.33%的股权转让金额定格为1313.52万元,新华医疗称,此次资产出售预计增加公司投资收益约为643.73万元。

新华医疗此次将所持唐山弘新医院股权转让给了参股企业的法人李新国及其他四名合伙人。来源:企查查APP

存在关联交易?

上述新华医疗证券部人士对界面新闻表示,此次转让是山东产权交易中心挂牌出售,转让价格公允,截至挂牌期满,只有一家符合本次股权转让受让条件的意向受让方。“如果别人想来竞价话,可以高价可以低价,只要低于规定的最低价就可以”。

作为唯一一家受让方,济南登科华彩健康产业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下称“济南登科华彩”)刚刚成立于今年1月26日,经营范围包括以自有资金从事投资活动;创业投资(限投资未上市企业)。天眼查APP显示,济南登科华彩的大股东及最终受益人为李新国,持股比例为39.39%。

需要注意的是,唐山弘新医院的第三大股东“北京普瑞海思医疗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北京普瑞海思“)的法人正是李新国。而新华医疗对于北京普瑞海思也并不陌生,该公司是新华医疗的参股公司,新华医疗持有其35.69%的股权。也就是说,新华医疗此次将所持唐山弘新医院股权转让给了参股企业的法人及其他四名合伙人。

此次转让是否属于关联交易?新华医疗对界面新闻表示,公司与济南登科华彩不存在关联关系,且李新国本人并不在公司担任职务,因此本次资产出售不构成关联交易,资产出售所得款项将用于公司日常经营。

无独有偶,除唐山弘新医院外,新华医疗还将控股子公司山东弘华投资有限公司和淄博弘新医疗科技有限公司合计持有的上海辰韦仲德医院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上海辰韦仲德”)12.85%的股权作价2.52亿元转让给自然人陈伟,转让理由是“进一步优化资产结构,集中资源拓展主营业务“。

上海辰韦仲德旗下控股多达11家医疗机构。来源:上海辰韦仲德资产评估报告

值得一提的是,成立于2015年12月的上海辰韦仲德,控股有西安仲德骨科医院、云南仲德骨科医院、昆明骨科医院、济南中德骨科医院、长春骨伤医院等11家专科医院及医疗器械公司。

根据市场法评估,上海辰韦仲德股东全部权益于评估基准日的市场价值为12.76亿元。随着此次股权转让,意味着新华医疗主动放弃上述民营医疗机构的部分控制权。

连续“卖医院”

实际上,这并非新华医疗首次“出手”旗下民营医院。

2020年4月,新华医疗挂牌出售子公司新华泰康的控股子公司南阳市骨科高新区医院80%的股权;同年12月,公司再次通过公开挂牌方式出售控股子公司淄川区医院西院70%的股权。针对出售上述医院股权,新华医疗均表示,可降低公司经营投资风险,促进主业发展。

此外,新华医疗旗下一家医院还陷入了破产清算的境地。2020年3月,新华医疗还发布公告称,子公司长沙昌恒康复医院有限公司向法院申请破产清算,“该院自成立以来,经营一直亏损,近期内难以扭亏为盈”。截至2019年12月,昌恒医院资产总计988万元,负债合计2400万元,所有者权益合计亏损1412万元,此次破产清算影响公司合并报表长期股权投资减值727.44万元。

公开资料显示,新华医疗成立于1943年,是我党我军创建的第一家医疗器械生产企业,主营医疗器械及装备、制药装备、医疗服务、医疗商贸业务四大业务板块。公司控股股东为山东颐养健康产业发展集团有限公司,持股比例28.39%,实际控制人为山东省人民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持股比例占23.19%。

界面新闻注意到,在鼓励社会办医的背景下,截至2017年底,新华医疗通过外延收购和自建等方式投资了18家医院。时任新华医疗的董事长许尚峰曾对媒体透露,“不能凭空去建一座医院,那样非常困难,一定要有合作单位,把它的资源利用起来,找合作伙伴或者收购,现在就是整合资源,好好地利用起来,才能干好。”

然而,近年来民营医院的日子并不好过,加之疫情影响,医疗行业遭遇“至暗时刻”,资本市场也开始对不断亏损的民营医院失去耐心《中国卫生健康统计年鉴2021》显示,全国2.35万家非公立医疗机构机构,一年总计亏损1300亿元,平均每家亏损高达553万元。中国医院协会民营医院管理分会副会长余小宝表示,疫情以来,已有2000多家民营医院破产倒闭。

医疗管理专家徐毓才对界面新闻表示,“民营医院之所以遇冷,外因、内因都有,主要是是人、经营和定位存在问题“。资本选择进入民营医院有一定优势,但也存在劣势,最主要的问题就是办医院和管理医院往往并不专业。

在此背景下,新华医疗在2021年年报中首次明确“逐步有序退出医疗服务板块的不良资产”,重点发展与公司产品具有协同作用的血液透析专科医院,从而实现资金回笼,优化资源配置。

对于此次转让唐山弘新医院股权,新华医疗证券部人士对界面新闻坦言,主要是出于经营风险,还有风险管控方面的原因,比如公司本身人员委派比较少,管控实际上有点弱。“公司主业产品跟该院协同作用较小,与未来一些产品的发展方向契合。且公司并不控股该医院,存在一定控制风险,因此决定转让“。

这仅仅是个开始,上述新华医疗证券部人士表示,针对与公司主业相关的,或者短期之内无法亏的医疗服务业务,公司下一步将继续剥离和退出。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新华医疗又要卖医院了,一接盘方是关联方?

公司下一步将对不良资产继续进行剥离和退出。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牛其昌

民营医院遭遇“至暗时刻”,上市公司出于避险和回归主业的打算,不得不继续“卖医院”。

近日,新华医疗(600587.SH)披露了旗下两家民营医疗机构的股权转让进展,公司分别以1313.52万元和2.52亿元的价格,将子公司持有的唐山弘新医院有限公司(下称“唐山弘新医院”)43.3333%股权以及上海辰韦仲德医院管理有限公司(下称“辰韦仲德”)合计12.85%的股权转让。

新华医疗证券部人士接受界面新闻采访时表示,转让上述两家民营医疗机构,符合公司提出有序退出医疗服务板块不良资产计划,上述交易相关事项目前已全部完成。针对与公司主业相关的,或者短期之内无法亏的医疗服务业务,公司下一步将继续进行剥离和退出。

开诊连年亏损

具体来看,唐山弘新医院成立于2016年10月,由新华医疗全资子公司淄博弘新医疗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淄博弘新”)、唐山阿育医疗器械有限公司、北京普瑞海思医疗科技有限公司、自然人宋宝明发起设立,注册资本为2880万元。其中,淄博弘新持股1248万元,持股比例43.34%。

新华医疗全资子公司持股43.34%。来源:唐山弘新医院资产评估报告
唐山弘新医院一直处于亏损状态。来源:唐山弘新医院资产评估报告

资料显示,唐山弘新医院于2017年12月正式开诊,是一家二级综合性医院,以心脑血管、呼吸和内分泌内科、骨伤科等为主要特色诊疗科室,配备了核磁共振、CT、DR、彩超以及先进的化验设备及手术设备等。目前拥有唐山市职工、城乡居民医保定点资质和全国医保定点资质。

对于新华医疗来说,投资这样一家民营医院是一门赚钱生意吗?从近年来的财务及经营情况不难看出,唐山弘新医院不但没赚钱,还一直处于赔钱状态,且资产负债率和流动比率逐年上升,存在一定偿债压力。

据披露,截至2021年11月30日(原文为“11月31日”),唐山弘新医院的净资产仅为311.07万元,前11个月净利润亏损302.81万元。纵观2018年至2021年,该医院净利润分别亏损689.32万元、307.39万元、182.93万元、205.64万元,资产负债率也创下81.63%的新高,净利润率为-13.44%。直到2022年前三个月,这家医院的业绩才终于扭亏为盈,实现营业收入934.25万元,净利润19.61万元。

谈及此次转让的目的,新华医疗此前披露称,基于唐山弘新医院的经营情况及面临的风险,公司聚焦主业,集中优势资源重点发展医疗器械、制药装备等板块的制造类产品,因此决定通过公开挂牌转让的方式出售相关股权。“若本次挂牌转让完成,可以避免投资风险、提升公司效益,实现资源的合理配置”。

根据收益法评估,唐山弘新医院股东全部权益于评估基准日的市场价值为2231万元,增值额1919.93万元,增值率为617.20%。最终,该院43.33%的股权转让金额定格为1313.52万元,新华医疗称,此次资产出售预计增加公司投资收益约为643.73万元。

新华医疗此次将所持唐山弘新医院股权转让给了参股企业的法人李新国及其他四名合伙人。来源:企查查APP

存在关联交易?

上述新华医疗证券部人士对界面新闻表示,此次转让是山东产权交易中心挂牌出售,转让价格公允,截至挂牌期满,只有一家符合本次股权转让受让条件的意向受让方。“如果别人想来竞价话,可以高价可以低价,只要低于规定的最低价就可以”。

作为唯一一家受让方,济南登科华彩健康产业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下称“济南登科华彩”)刚刚成立于今年1月26日,经营范围包括以自有资金从事投资活动;创业投资(限投资未上市企业)。天眼查APP显示,济南登科华彩的大股东及最终受益人为李新国,持股比例为39.39%。

需要注意的是,唐山弘新医院的第三大股东“北京普瑞海思医疗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北京普瑞海思“)的法人正是李新国。而新华医疗对于北京普瑞海思也并不陌生,该公司是新华医疗的参股公司,新华医疗持有其35.69%的股权。也就是说,新华医疗此次将所持唐山弘新医院股权转让给了参股企业的法人及其他四名合伙人。

此次转让是否属于关联交易?新华医疗对界面新闻表示,公司与济南登科华彩不存在关联关系,且李新国本人并不在公司担任职务,因此本次资产出售不构成关联交易,资产出售所得款项将用于公司日常经营。

无独有偶,除唐山弘新医院外,新华医疗还将控股子公司山东弘华投资有限公司和淄博弘新医疗科技有限公司合计持有的上海辰韦仲德医院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上海辰韦仲德”)12.85%的股权作价2.52亿元转让给自然人陈伟,转让理由是“进一步优化资产结构,集中资源拓展主营业务“。

上海辰韦仲德旗下控股多达11家医疗机构。来源:上海辰韦仲德资产评估报告

值得一提的是,成立于2015年12月的上海辰韦仲德,控股有西安仲德骨科医院、云南仲德骨科医院、昆明骨科医院、济南中德骨科医院、长春骨伤医院等11家专科医院及医疗器械公司。

根据市场法评估,上海辰韦仲德股东全部权益于评估基准日的市场价值为12.76亿元。随着此次股权转让,意味着新华医疗主动放弃上述民营医疗机构的部分控制权。

连续“卖医院”

实际上,这并非新华医疗首次“出手”旗下民营医院。

2020年4月,新华医疗挂牌出售子公司新华泰康的控股子公司南阳市骨科高新区医院80%的股权;同年12月,公司再次通过公开挂牌方式出售控股子公司淄川区医院西院70%的股权。针对出售上述医院股权,新华医疗均表示,可降低公司经营投资风险,促进主业发展。

此外,新华医疗旗下一家医院还陷入了破产清算的境地。2020年3月,新华医疗还发布公告称,子公司长沙昌恒康复医院有限公司向法院申请破产清算,“该院自成立以来,经营一直亏损,近期内难以扭亏为盈”。截至2019年12月,昌恒医院资产总计988万元,负债合计2400万元,所有者权益合计亏损1412万元,此次破产清算影响公司合并报表长期股权投资减值727.44万元。

公开资料显示,新华医疗成立于1943年,是我党我军创建的第一家医疗器械生产企业,主营医疗器械及装备、制药装备、医疗服务、医疗商贸业务四大业务板块。公司控股股东为山东颐养健康产业发展集团有限公司,持股比例28.39%,实际控制人为山东省人民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持股比例占23.19%。

界面新闻注意到,在鼓励社会办医的背景下,截至2017年底,新华医疗通过外延收购和自建等方式投资了18家医院。时任新华医疗的董事长许尚峰曾对媒体透露,“不能凭空去建一座医院,那样非常困难,一定要有合作单位,把它的资源利用起来,找合作伙伴或者收购,现在就是整合资源,好好地利用起来,才能干好。”

然而,近年来民营医院的日子并不好过,加之疫情影响,医疗行业遭遇“至暗时刻”,资本市场也开始对不断亏损的民营医院失去耐心《中国卫生健康统计年鉴2021》显示,全国2.35万家非公立医疗机构机构,一年总计亏损1300亿元,平均每家亏损高达553万元。中国医院协会民营医院管理分会副会长余小宝表示,疫情以来,已有2000多家民营医院破产倒闭。

医疗管理专家徐毓才对界面新闻表示,“民营医院之所以遇冷,外因、内因都有,主要是是人、经营和定位存在问题“。资本选择进入民营医院有一定优势,但也存在劣势,最主要的问题就是办医院和管理医院往往并不专业。

在此背景下,新华医疗在2021年年报中首次明确“逐步有序退出医疗服务板块的不良资产”,重点发展与公司产品具有协同作用的血液透析专科医院,从而实现资金回笼,优化资源配置。

对于此次转让唐山弘新医院股权,新华医疗证券部人士对界面新闻坦言,主要是出于经营风险,还有风险管控方面的原因,比如公司本身人员委派比较少,管控实际上有点弱。“公司主业产品跟该院协同作用较小,与未来一些产品的发展方向契合。且公司并不控股该医院,存在一定控制风险,因此决定转让“。

这仅仅是个开始,上述新华医疗证券部人士表示,针对与公司主业相关的,或者短期之内无法亏的医疗服务业务,公司下一步将继续剥离和退出。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