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舆论高点下的海天味业将走向何方?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舆论高点下的海天味业将走向何方?

没人能搞垮海天,除非是自己葬送前程。

文|每日财报 吕明侠

民以食为天,用料少但效用极大的调味品更是民众烹饪时的必选产品。这些年,凭借着“老字号”和不错的业绩等独特属性,海天味业(603288.SH)上市后市值一度突破6000亿元,被业界称为“酱油茅”。

但就是这样一家知名企业因添加剂“双标”事件成为国庆期间的热门话题,尽管五天先后两次回应,但均未获得消费者的理解,看样子这次消费者是真的和海天酱油“杠”上了。

卷入添加剂风波

整个国庆假期期间,关于海天酱油究竟有没有“双标”的话题,持续发酵。

事情的起因是社交媒体平台上有短视频博主称,海天在国内售卖的海天酱油和国外售卖的海天酱油成分表不一,前者含有添加剂而后者不含,存在双标行为。由此,引发了网友的广泛讨论。

9月30日晚间,海天味业在其官方微博发布了一则《严正声明》,首次公开对添加剂事件做出回应,称其所有产品都严格按照《食品安全法》生产,所有产品中食品添加剂的使用及其标识均符合我国相关标准法规要求。

但广大消费者并不买账,直呼海天并没有直接回应“双标”的质疑,甚至有的网友直接评论“缺德但合法”五个字。

伴随着未曾平息的舆论,10月5日,海天味业官方微博再次发布声明称,食品添加剂广泛应用于各国的食品制造中,各企业按照各国标准和产品特性合法合规使用食品添加剂,海天售卖的国内国外产品内控标准是一致的,并非网友爆料称国内售卖的海天酱油含食品添加剂。

对于第二份声明,站在消费者的立场,依然没有彻底打消疑虑。有人立刻提出质疑,既然中外酱油没有高低优劣之分,为什么国内的产品注明了添加剂配料,而海外的产品则不注明?另外,为何在国内售卖的商品中要单独列出“0添加”的品类且同品牌下的“0添加”品类基本比普通品类要贵?

客观而言,海天的回应有些“弄巧成拙”,因为这两份声明所产生的舆论反应将事件推向了更激烈的程度。也让海天错失了本可以通过科普提升品牌形象的大好机会,头也不回地撞到了消费者对立面的南墙上,以非常强硬的姿态祭出了“追究法律责任”的大杀器。

毕竟,消费者质疑无论是否合理,都应该得到企业的平静看待,而不是类似威胁的口吻。如此凌驾于消费者之上,自然少不了消费者的愤怒。

是裁判也是运动员?

《每日财报》关注到,伴随着整个事件的演变,也存在一些值得玩味的细节。

在海天公开回应后,中国调味品协会也发声明支持调味品企业依法维权。该声明指出因各国的饮食和消费习惯不同,同类产品的标准要求会有所不同,但标准本身不存在高低之分。

中国调味品协会进一步指出,我国食品添加剂的食品生产企业只要严格按照GB2760 《食品安全国家标准 食品添加剂便用标准》的规定规范使用食品添加剂,其生产的产品就是安全的。

不过,《每日财报》通过公开资料发现,中国调味品协会专家工作委员会领导机构名单显示,海天味业副总裁黄文彪担任协会秘书长,而协会的主任委员竟然是海天味业的董事长庞德。此外,该协会的其他副主任委员还包括加加食品、李锦记等企业的相关人员。

可见,中国调味品协会并非第三方独立机构。因此,该协会支持调味品企业依法维权的行为,颇有“既当裁判又当运动员”的既视感。

广东食安保障促进会副会长朱丹蓬表示,消费者没有错,舆论也正确,海天也没有问题,最深层次的原因是我们的国标,目前酱油的国标是2000年制定的,在22年后的今天,国标还能匹配消费端的核心需求与诉求吗?显然是不行的,所以国标的与时俱进是解决所有矛盾的根源。

其实对海天来说,比起满腹冤屈地向消费者诉苦,不如通过摆事实、讲证据,更能快速有效地消除负面影响,挽回品牌声誉。

业绩预期不乐观

作为中华老字号,海天味业目前的产品涵盖酱油、蚝油、酱、醋、料酒、调味汁、鸡精、鸡粉、腐乳、火锅底料等十几大系列百余品种500多规格。

曾几何时,海天也有过鲜衣怒马的少年阶段。2014年2月11日,海天味业在A股上市,当天市值就逼近500亿元,直接造就了34个亿万富翁,之后市值不断创下新高。

2020年底,海天味业的市值更是一举重破6500亿,被誉为中国最值钱的食品企业,并被称为酱油界的茅台。

但好景不长。近两年受疫情影响,以及社区团购、生鲜电商的激烈竞争下,线下渠道受到猛烈冲击,让海天味业感受到了“阵痛”。2021年以来海天味业的业绩逐渐显出乏力趋势。期内,公司营收250.04亿元,同比增长9.71%;归母净利润66.71亿元,同比增长4.18%,两者增速均首次降至个位数,创近11年以来新低。

今年上半年,海天味业延续了去年需求疲软、成本上涨的双重压力,归母净利润增速降至1.21%,达到上市以来中期新低。

具体来看,海天味业的三大核心产品为酱油、蚝油、调味酱。主要产品酱油上半年以74.93亿元的销售收入,占据了近60%的营收,而蚝油与调味酱在今年上半年营收占比增长中却并不显眼。

就目前的行业格局而言,调味品各细分赛道分化严重,头部企业占据较大优势。据欧睿在2020年统计,按零售额估算,海天味业在调味品行业的市场占有率约为7%。其次是厨邦、欣和、李锦记、味事达、千禾、加加等。但是,经历了此次事件,在酱油领域行业格局或会迎来重大突变。

还记得在2021年年报中,海天味业称,“2022年,公司计划营业收入目标为280亿元,利润目标为74.7亿元。”以此计算,海天味业对于2022年营收和利润的增长率预期均为12%。仅从上半年来看,增速均低于预期,压力也由此推给了下半年。

总的来说,不论是什么企业,都应当以消费者的态度为中心。如果站在了消费者的对立面,轻者业绩反噬,重者失去未来,“前车之鉴”已比比皆是。海天味业坐拥巨大体量,更应居安思危,毕竟没人能搞垮海天,除非是自己葬送前程。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海天味业

3.5k
  • 海天味业董事长的财富三年内缩水了1360亿元
  • 海天味业:一季度归母净利润19.19亿元,同比增11.85%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舆论高点下的海天味业将走向何方?

没人能搞垮海天,除非是自己葬送前程。

文|每日财报 吕明侠

民以食为天,用料少但效用极大的调味品更是民众烹饪时的必选产品。这些年,凭借着“老字号”和不错的业绩等独特属性,海天味业(603288.SH)上市后市值一度突破6000亿元,被业界称为“酱油茅”。

但就是这样一家知名企业因添加剂“双标”事件成为国庆期间的热门话题,尽管五天先后两次回应,但均未获得消费者的理解,看样子这次消费者是真的和海天酱油“杠”上了。

卷入添加剂风波

整个国庆假期期间,关于海天酱油究竟有没有“双标”的话题,持续发酵。

事情的起因是社交媒体平台上有短视频博主称,海天在国内售卖的海天酱油和国外售卖的海天酱油成分表不一,前者含有添加剂而后者不含,存在双标行为。由此,引发了网友的广泛讨论。

9月30日晚间,海天味业在其官方微博发布了一则《严正声明》,首次公开对添加剂事件做出回应,称其所有产品都严格按照《食品安全法》生产,所有产品中食品添加剂的使用及其标识均符合我国相关标准法规要求。

但广大消费者并不买账,直呼海天并没有直接回应“双标”的质疑,甚至有的网友直接评论“缺德但合法”五个字。

伴随着未曾平息的舆论,10月5日,海天味业官方微博再次发布声明称,食品添加剂广泛应用于各国的食品制造中,各企业按照各国标准和产品特性合法合规使用食品添加剂,海天售卖的国内国外产品内控标准是一致的,并非网友爆料称国内售卖的海天酱油含食品添加剂。

对于第二份声明,站在消费者的立场,依然没有彻底打消疑虑。有人立刻提出质疑,既然中外酱油没有高低优劣之分,为什么国内的产品注明了添加剂配料,而海外的产品则不注明?另外,为何在国内售卖的商品中要单独列出“0添加”的品类且同品牌下的“0添加”品类基本比普通品类要贵?

客观而言,海天的回应有些“弄巧成拙”,因为这两份声明所产生的舆论反应将事件推向了更激烈的程度。也让海天错失了本可以通过科普提升品牌形象的大好机会,头也不回地撞到了消费者对立面的南墙上,以非常强硬的姿态祭出了“追究法律责任”的大杀器。

毕竟,消费者质疑无论是否合理,都应该得到企业的平静看待,而不是类似威胁的口吻。如此凌驾于消费者之上,自然少不了消费者的愤怒。

是裁判也是运动员?

《每日财报》关注到,伴随着整个事件的演变,也存在一些值得玩味的细节。

在海天公开回应后,中国调味品协会也发声明支持调味品企业依法维权。该声明指出因各国的饮食和消费习惯不同,同类产品的标准要求会有所不同,但标准本身不存在高低之分。

中国调味品协会进一步指出,我国食品添加剂的食品生产企业只要严格按照GB2760 《食品安全国家标准 食品添加剂便用标准》的规定规范使用食品添加剂,其生产的产品就是安全的。

不过,《每日财报》通过公开资料发现,中国调味品协会专家工作委员会领导机构名单显示,海天味业副总裁黄文彪担任协会秘书长,而协会的主任委员竟然是海天味业的董事长庞德。此外,该协会的其他副主任委员还包括加加食品、李锦记等企业的相关人员。

可见,中国调味品协会并非第三方独立机构。因此,该协会支持调味品企业依法维权的行为,颇有“既当裁判又当运动员”的既视感。

广东食安保障促进会副会长朱丹蓬表示,消费者没有错,舆论也正确,海天也没有问题,最深层次的原因是我们的国标,目前酱油的国标是2000年制定的,在22年后的今天,国标还能匹配消费端的核心需求与诉求吗?显然是不行的,所以国标的与时俱进是解决所有矛盾的根源。

其实对海天来说,比起满腹冤屈地向消费者诉苦,不如通过摆事实、讲证据,更能快速有效地消除负面影响,挽回品牌声誉。

业绩预期不乐观

作为中华老字号,海天味业目前的产品涵盖酱油、蚝油、酱、醋、料酒、调味汁、鸡精、鸡粉、腐乳、火锅底料等十几大系列百余品种500多规格。

曾几何时,海天也有过鲜衣怒马的少年阶段。2014年2月11日,海天味业在A股上市,当天市值就逼近500亿元,直接造就了34个亿万富翁,之后市值不断创下新高。

2020年底,海天味业的市值更是一举重破6500亿,被誉为中国最值钱的食品企业,并被称为酱油界的茅台。

但好景不长。近两年受疫情影响,以及社区团购、生鲜电商的激烈竞争下,线下渠道受到猛烈冲击,让海天味业感受到了“阵痛”。2021年以来海天味业的业绩逐渐显出乏力趋势。期内,公司营收250.04亿元,同比增长9.71%;归母净利润66.71亿元,同比增长4.18%,两者增速均首次降至个位数,创近11年以来新低。

今年上半年,海天味业延续了去年需求疲软、成本上涨的双重压力,归母净利润增速降至1.21%,达到上市以来中期新低。

具体来看,海天味业的三大核心产品为酱油、蚝油、调味酱。主要产品酱油上半年以74.93亿元的销售收入,占据了近60%的营收,而蚝油与调味酱在今年上半年营收占比增长中却并不显眼。

就目前的行业格局而言,调味品各细分赛道分化严重,头部企业占据较大优势。据欧睿在2020年统计,按零售额估算,海天味业在调味品行业的市场占有率约为7%。其次是厨邦、欣和、李锦记、味事达、千禾、加加等。但是,经历了此次事件,在酱油领域行业格局或会迎来重大突变。

还记得在2021年年报中,海天味业称,“2022年,公司计划营业收入目标为280亿元,利润目标为74.7亿元。”以此计算,海天味业对于2022年营收和利润的增长率预期均为12%。仅从上半年来看,增速均低于预期,压力也由此推给了下半年。

总的来说,不论是什么企业,都应当以消费者的态度为中心。如果站在了消费者的对立面,轻者业绩反噬,重者失去未来,“前车之鉴”已比比皆是。海天味业坐拥巨大体量,更应居安思危,毕竟没人能搞垮海天,除非是自己葬送前程。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