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他们都叫Pedro,他们都是墨西哥移民,他们拥有各自的故事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他们都叫Pedro,他们都是墨西哥移民,他们拥有各自的故事

几乎所有人都知道他们想要成为什么样的人

2016年4月,佩德罗·克鲁斯(Pedro Cruz)在他纽约落日公园的小酒馆里。1986年罗纳尔多·里根总统签署的特赦法案让克鲁斯受益良多。他的女儿是一名社工,儿子是一名警察。“墨西哥人并不是唐纳德·川普说的那样。我们是工人。只要是一份工作,我们就会尽力去做。”克鲁斯说。

在纽约的落日公园附近信步游走,Sofía Muñoz Boullosa听到佩德罗·克鲁斯叫自己帮他拍张照片。“我跟他说西班牙语时,他很惊讶。”Muñoz Boullosa说,这位金发女郎也来自墨西哥。他们一起聊天,聊纽约,聊家庭,聊文化。Munoz已经把移民选作她国际摄影中心的论文主题,她在那里学习,努力获得摄影学位。就在那一天,她的脑袋灵光一现,想出一个主意:佩德罗在墨西哥文化中是很常见的名字,但是她如果在这个城市搜索所有叫佩德罗的人呢?她会找到什么呢?

她找到了相同的文化,但大家性格各异,怀揣着不同的故事。首先,她通过网络搜索找到了芭蕾舞者佩德罗。接着她又找到了建筑师佩德罗。每个周末,她都走过西语人口密集的街区,询问大伙们是否认识叫佩德罗的人。很快,Muñoz Boullosa就认识了一小群名叫佩德罗的男人。“他们很渴望展示自己的工作方式,并且想要创造更好的生活。我认为,像我一样,他们希望为墨西哥争光。”

“他们中的一些人离这个目标还很远,”Muñoz Boullosa继续说,“但是几乎所有人都知道他们想要成为什么样的人。”

Pedro Ramírez,34岁,在纽约的Casa Mezcal餐厅里。“我们来到这里是为了养家糊口,为了更美好的生活奋斗。” Ramírez说,他是六个兄弟姐妹中最小的。2011年, Ramírez为了照顾他患有糖尿病的母亲,回到了墨西哥普埃布拉。他现在正在学习成为拳击训练师。
Pedro Ceñal Murga,28岁,在哥伦比亚大学纪念洛图书馆(Low Memorial Library)的台阶上。在他获得建筑学的硕士之后,Ceñal Murga便在纽约工作,以后他将回到墨西哥开始创业。
Pedro Guillermo Curiel站在纽约的一家熟食店里,他在这里已经工作了11年。每周日他都去皇后区的法拉盛踢足球。
Pedro Rodrigo González,24岁,住在纽约西部,他正在家中的厨房里练习芭蕾,N.J. González也是一个时尚博主,经常发布关于时尚和设计的博文,2011年的时候,他作为美国芭蕾舞剧院的成员,举家搬迁至纽约。“当我想到墨西哥的时候,政治问题总是不可避免的涌入脑中,尽管我真的一点也不喜欢谈论这些。”
Pedro Reyes 在墨西哥城的一家面包店工作,他正站在Los Tulipanes烘焙屋的一堆面粉上。Reyes的梦想是能在美国开启全新的生活。
Pedro Ruiz,,28岁,在纽约哈莱姆区(黑人区)的海鲜市场上手握一条红鲷鱼 。Ruiz来自墨西哥的普埃布拉,他已经十年没回过家了。他最喜欢烹制这条鱼的方法是从墨西哥的维拉克丝学来的,用肉桂,橄榄,刺山柑和塞拉诺辣椒一起烹饪。

文中所有图片均来自Sofía Muñoz Boullosa

翻译:赵雪白鸽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想要获取更多有意思的内容,请移步界面网站首页(http://www.jiemian.com/),并在微博上和我们互动,调戏萌萌哒歪楼菌→【歪楼-Viral】(请猛戳这里)。

你也可以关注乐趣频道的微信公众号【歪楼】:esay1414

来源:华盛顿邮报

原标题:Looking for Pedro … and finding stories of immigration instead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