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生鲜电商如何“轻装上阵”?王五四的花样菜场选择从农贸市场入手

内容裹挟着流量,王五四距离这条变现的捷径只有一步,但他不想搭内容创业的浪潮,而是选择一头扎进“九十九死一生”的生鲜电商领域。生鲜电商最难的环节是仓储和配送,花样菜场在这两个环节都用了很轻的方式切入。

王五四开了第11个公众号。

在前10个被封的公众号里,关注人数最多的一个号也就5万人,但几乎每篇文章都是10万+。

王五四常常在文末发点小广告,不过都跟商业无关。“朋友让我帮忙在文章里发个广告,我一般都会发。”这些朋友都说要请他吃饭或喝酒,但最后真请客的也没几个。

内容裹挟着流量,王五四距离这条变现的捷径只有一步,但他不想搭内容创业的浪潮,而是选择一头扎进“九十九死一生”的生鲜电商领域。

2015年8月,王五四(本名:王永智)与合伙人黄欣一起创办了“花样菜场”,9月份获得天使湾300万元的天使投资。

那个当口正是生鲜电商死亡潮的肆虐期。仓储和配送的高昂成本,生鲜电商的融资金额动辄几千万,在这场大玩家才玩得起的资本游戏,创业者的入场机会非常小。

“花样菜场之所以能拿到投资,是因为我们提供了一个既轻又巧的解决方案。”王五四说。

生鲜电商最难的环节是仓储和配送,花样菜场在这两个环节都用了很轻的方式切入。

花样菜场与农贸市场的经营户合作,将农贸市场作为天然的仓储加以利用。C端用户在花样菜场的微信公众号上设置收货地址并下单,系统会将订单分配到对应的农贸市场,市场里的接单系统会将单子分配给当天的配送人员,由配送人员送货上门。配送人员则借用了农贸市场原有的保安、保洁、小工资源。

目前,花样菜场签约了50家农贸市场,已上线运营的为20家。平台上每天有800单交易,客单价为65元。

王五四介绍说,全杭州有158个农贸市场,近几年,农贸市场被电商、大型超市、社区门店逐步分流,呈现出减少趋势。同时,农贸市场经营环境的落后,再加上经营时间无法对应上年轻人的工作节奏,这个曾经繁盛的业态在嘈杂声中走上了下坡路。

在王五四看来,农贸市场走下坡路,并不是市场不需要了,而是在原本的固有形态下农贸市场无法得到发展。

政府在规划城区时,就已经把农贸市场规划进去了,从布局的角度看,农贸市场有先天的优势。“我们要做的是帮助农贸市场脱离固有的形态,帮助它完成升级转型。”为了实现这个转型,花样菜场从最轻的切入点一步一步往深处耕耘。

首先,花样菜场为C端用户解决购菜需求,将农贸市场的线下用户引到线上。To C的模式跑通后,花样菜场已经在做To小B的业务,为菜贩供菜。

王五四说,农贸市场的菜贩子的工作形态导致他们的工作强度很大。一个菜贩白天卖菜,下午5点开始收摊休息,凌晨要赶往勾庄农批市场进菜。“勾庄的商贩体量很大,一包菜有几百斤,菜贩是消化不了的,他们去的往往是勾庄旁边的二级批发市场。”作为最末端的一环,菜贩子的议价能力很弱。

花样菜场希望通过给菜贩子供菜,把他们从进菜这个环节中解放出来。作为补充,花样菜场已经在对接蔬菜基地,从基地拿货向菜贩子供给,在价格和质量上有优势。王五四说,由于蔬菜基地的品类单一,无法满足菜贩的全部需求,因而花样菜场并不试图绕过勾庄农批市场这个环节,只是想打掉二级市场。

王五四介绍说,一个农贸市场全年的营业额是3亿元,整个杭州全年下来是300亿。这300亿的营收配比是散客占35%,批发占60%,批发是指菜贩把菜送给农贸市场周边的中小餐饮。“我们看重的是每个菜贩手里餐馆的渠道。”

跑通了C端和B端的服务之后,花样菜场真正想实现的是打造新型的农贸市场形态。王五四透露说,明年上半年花样菜场预计完成下一轮融资,并将新型农贸市场落地。

新型农贸市场更像是一个商业综合体,除了买菜,还有中央厨房和休闲区域,用户可以选好食材后现场加工。花样菜场负责空间设计和租赁,其他环节承包出去。例如,中央厨房会有厨具展示,交由相应的合作品牌方。

与传统农贸市场相比,新型农贸市场定位在中高端食材。“澳洲的牛排、日本的生鲜,这些产品,传统农贸市场是买不到的,但是人群消费会越来越往高处走,而且这个队伍会不断壮大。”王五四说,传统农贸市场除了继续满足普通消费需求,菜贩手里的餐馆渠道还可以作为新型农贸市场的二级流通渠道,解决生鲜食材的损耗问题。

至此,花样菜场的发展路径已经描绘清晰:先把线下的固有流量获取到线上,通过线上筛选用户需求,线上模式成熟之后,再落地建设综合体。

 “生鲜电商需要一寸一寸地去耕耘,再大的资金量也没有用。”王五四说。

晚上把文章的开头写好,倒头睡去,第二天6点多起来接着写,这是王五四创业之外的生活状态。王五四说他写文章的初衷很简单,“社会很荒唐时,一定要表达愤怒。”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