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郑州富士康未停工但出勤人数大降,分析师称iPhone产能将受影响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郑州富士康未停工但出勤人数大降,分析师称iPhone产能将受影响

跟踪苹果多年的分析师郭明錤表示,由于富士康郑州工厂在没有预警的情况下突然进入闭环生产,目前全球10%以上的iPhone产能受到影响。

拍摄:匡达

记者 | 徐诗琪

10月30日,郑州富士康因大量员工徒步回家而备受关注。当日富士康发布多条公告,称将安排返乡员工点对点接送到目的地,对自愿留在厂区的员工也将保障他们的健康及正当权益。

郑州富士康是全球最大的iPhone生产基地,共有20余万员工。对于当前的疫情,富士康母公司鸿海精密回应称:园区与政府配合防疫,已经逐步在控制之中。集团也会协调其他园区产能备援,以降低可能影响。

富士康在郑州共有三大厂区:航空港厂区、经开厂区、白沙镇厂区,其中最大的航空港厂区主要生产智能手机,也是此次受疫情影响的园区。

一位在10月30日离开港区富士康的前员工告诉界面新闻,疫情发生以来,工厂从未停止生产,为激励员工出勤还开出了补助。10月26日以前,正常出勤的员工可获得50元/天的补贴,在10月26日以后,这一补贴加码至100元/天,全勤则最高奖励1500元。这位员工在负责iPhone成品组装的IDPBG事业群,这也是港区富士康规模最大的事业群。

上述员工还表示:“以前上班都是人挤人,走不动,现在出勤的人少了很多。”以他所在的产线为例,原先20余人的产线,在疫情后正常出勤的仅剩7、8人,产能从每天6000多台降低至3000多台,仅为原先的一半。

对于离开的员工,富士康的政策是“不办离职,连续旷工三天就算自动离职”。而已离开富士康的大多是非正式员工,包括通过中介签订短期合同的派遣工等等,大多数人没有办理正式的离职手续,他们离开后最关心的问题便是工资将如何结算。

作为iPhone核心代工方,富士康郑州园区的生产调整必然让iPhone供应受影响。

跟踪苹果多年的分析师郭明錤10月30日表示,由于富士康郑州工厂在没有预警的情况下突然进入闭环生产,目前全球10%以上的iPhone产能受到影响。富士康原计划从11-12月逐步减少iPhone产能以应对季节性变化。郑州iPhone工厂进入闭环生产后,这一计划可能推迟。

不过郭明錤表示,此次事件并未改变目前iPhone供应链出货量预测,预计富士康的产能将在几周内逐步提升,对2022年第四季度iPhone出货量的影响应该有限。他认为中国的供应商必须学会提高闭环生产效率以应对疫情(目标是达到与正常状态相同的水平),这可能会导致更高的成本。

郑州富士康建设于2011年。在2010年深圳富士康跳楼事件频发后,人口大省河南“抢”得了富士康新产业园项目,按照最初的规划,这里的园区面积有深圳龙华富士康4倍大,可容纳30万人。而作为核心业务的iPhone生产,也从深圳转移到了郑州。

富士康显然带动了郑州的经济增长。根据郑州海关的统计数字,2011年,河南省进出口总额相较上年增长了83.1%,达到326.4亿美元,而富士康集团进出口总额就有94.7亿美元,占到了全省近三成。到2020年,郑州富士康316亿美元的出口额,已占到全省进出口总额的六成。在人口方面,最近10年,郑州新增城市人口近400万,增幅位列全国前五,且年轻劳动力占大头。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富士康

5k
  • 富士康母公司Q3营收下滑12%,称查税事件“尚无明确结果”
  • 工业富联:明年会有多款GenAI相关新品的推出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郑州富士康未停工但出勤人数大降,分析师称iPhone产能将受影响

跟踪苹果多年的分析师郭明錤表示,由于富士康郑州工厂在没有预警的情况下突然进入闭环生产,目前全球10%以上的iPhone产能受到影响。

拍摄:匡达

记者 | 徐诗琪

10月30日,郑州富士康因大量员工徒步回家而备受关注。当日富士康发布多条公告,称将安排返乡员工点对点接送到目的地,对自愿留在厂区的员工也将保障他们的健康及正当权益。

郑州富士康是全球最大的iPhone生产基地,共有20余万员工。对于当前的疫情,富士康母公司鸿海精密回应称:园区与政府配合防疫,已经逐步在控制之中。集团也会协调其他园区产能备援,以降低可能影响。

富士康在郑州共有三大厂区:航空港厂区、经开厂区、白沙镇厂区,其中最大的航空港厂区主要生产智能手机,也是此次受疫情影响的园区。

一位在10月30日离开港区富士康的前员工告诉界面新闻,疫情发生以来,工厂从未停止生产,为激励员工出勤还开出了补助。10月26日以前,正常出勤的员工可获得50元/天的补贴,在10月26日以后,这一补贴加码至100元/天,全勤则最高奖励1500元。这位员工在负责iPhone成品组装的IDPBG事业群,这也是港区富士康规模最大的事业群。

上述员工还表示:“以前上班都是人挤人,走不动,现在出勤的人少了很多。”以他所在的产线为例,原先20余人的产线,在疫情后正常出勤的仅剩7、8人,产能从每天6000多台降低至3000多台,仅为原先的一半。

对于离开的员工,富士康的政策是“不办离职,连续旷工三天就算自动离职”。而已离开富士康的大多是非正式员工,包括通过中介签订短期合同的派遣工等等,大多数人没有办理正式的离职手续,他们离开后最关心的问题便是工资将如何结算。

作为iPhone核心代工方,富士康郑州园区的生产调整必然让iPhone供应受影响。

跟踪苹果多年的分析师郭明錤10月30日表示,由于富士康郑州工厂在没有预警的情况下突然进入闭环生产,目前全球10%以上的iPhone产能受到影响。富士康原计划从11-12月逐步减少iPhone产能以应对季节性变化。郑州iPhone工厂进入闭环生产后,这一计划可能推迟。

不过郭明錤表示,此次事件并未改变目前iPhone供应链出货量预测,预计富士康的产能将在几周内逐步提升,对2022年第四季度iPhone出货量的影响应该有限。他认为中国的供应商必须学会提高闭环生产效率以应对疫情(目标是达到与正常状态相同的水平),这可能会导致更高的成本。

郑州富士康建设于2011年。在2010年深圳富士康跳楼事件频发后,人口大省河南“抢”得了富士康新产业园项目,按照最初的规划,这里的园区面积有深圳龙华富士康4倍大,可容纳30万人。而作为核心业务的iPhone生产,也从深圳转移到了郑州。

富士康显然带动了郑州的经济增长。根据郑州海关的统计数字,2011年,河南省进出口总额相较上年增长了83.1%,达到326.4亿美元,而富士康集团进出口总额就有94.7亿美元,占到了全省近三成。到2020年,郑州富士康316亿美元的出口额,已占到全省进出口总额的六成。在人口方面,最近10年,郑州新增城市人口近400万,增幅位列全国前五,且年轻劳动力占大头。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