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老干妈陷入魔咒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老干妈陷入魔咒

老干妈真的不香了?

图片来源:Unsplash-Percy Pham

文|斑马消费 陈晓京

老干妈在国外被奉为奢侈调味品,在国内一度是干饭神器。

时代潮涌,这家企业也走上下坡路。2021年,公司实现收入42.01亿元,继2017年以来首次跌出贵州民企前十榜单,这一国民品牌瞬间失色。

陶华碧重新执掌公司3年,没有改善“换辣椒”事件带来的信任危机,带货出不了圈,在同类品牌围剿中又难冲出重围,老干妈真的不香了?

一年少卖12亿

陶华碧2019年重回老干妈,可能没想到企业有一天会在贵州民企阵营中黯然失色。

作为贵州乃至全国知名的消费类品牌,老干妈在贵州民企中举足轻重,常年稳居当地民企百强前十。不过,在日前贵州工商联、贵州省企业联合会联合发布的2022贵州民营企业百强榜单中,它却以2021年42.01亿元营业收入,位居第11位。

名次的骤变固然显眼,更重要的是,公司收入大幅缩水,成为热议的焦点。老干妈真的不香了?

陶华碧2014年退休,将企业交给两个儿子打理。此后几年里,企业经营总体稳健。2016年至2018年,实现收入45.5亿元、44.47亿元和43.28亿元。(2015年数据未公布)

陶华碧回归之后,老干妈一路凯歌。2019年收入突破50亿元、2020年增至54亿元。去年,收入骤降12亿元,让人大跌眼镜。日前有媒体致电老干妈询问业绩和经营变化的原因,没有获得回应。

在中国辣椒酱行业,老干妈是绝对的霸主,市场占有率常年稳定在20%左右,陶华碧也被称为辣椒酱女王。尤其是在8元-15元价格区间内,至今无人敢染指。在传统销售渠道,李锦记、辣妹子等诸多品牌遇到老干妈也得绕着走。所以,品牌力和价格区间垄断等优势,受到经销商的青睐。

但经销商们的好日子也过去了。今年3月老干妈给经销商发出一纸调价公函,称基于原材料、人工、运费上涨已给公司生产带来严重影响,决定对部分产品提价。

这份公函没有明确具体涨幅,但公开报道显示,每瓶提价约1元至2元,每件货涨幅在20元至30元区间,一定程度上压制了经销商的利润空间。

守业之难

8年前,陶华碧退出企业含饴弄孙。这家知名辣椒酱品牌进入“双李”时代,经营非但没有起色,反而陷入舆论争议之中。大儿子李贵山在云南投资房地产烂尾,小儿子李妙行换了便宜的辣椒原料,导致老干妈产品味道大变,还有企业产品配方失窃等等一系列事件,导致老干妈品牌蒙羞,公司收入也陷入波动。

陶华碧二度出山后,辣椒酱市场早已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诸多同类品牌入局、渠道分化和迭代,以及消费场景更迭等,都在困扰这位老人。

尽管老干妈在线下渠道仍无人能撼动,但外界也看到,陶华碧正在主动求变。老干妈积极新开辟线上业务,在今年还罕见的参与直播带货。在直播过程中,陶华碧接受媒体采访的视频循环播放。

据灰豚数据,老干妈近3个月带货金额只有80万元。在传统经销商渠道之外,老干妈也在极力迎合消费者的购物需求。

2020年初,老干妈还推出土味情话瓶系列产品。这个新产品系列,曾为老干妈天猫旗舰店带来20%的销售增长。

在产品上,公司不再局限于辣椒酱单品,已经从豆豉辣椒酱延伸到风味豆乳、香辣菜、火锅底料等多个细分领域、超过20个品种,甚至跨界服装等。

不过,总有品牌要抢老干妈的生意,随着友商入局和变强,成为影响老干妈销量的重要原因之一。

2015年创立的虎邦,2019年营收近2亿元;明星林依轮创立的饭爷,线上两天卖出3万瓶;仲景食品包含香菇酱在内的调味食品业务年收入在4亿元左右;还有李子柒的辣酱产品卖到脱销。

现在老干妈涉足的豆腐乳、香辣菜、火锅底料等细分领域,其实都有实力强悍的对手,比如涪陵榨菜、海天味业、李锦记、天味食品等。

距资本很远

湖南人一年吃掉330万吨以上辣椒,人均每年吃掉100斤,数据相当吓人。但在以辣椒为主要原材料的辣椒酱行业,一直与资本保持着适度的距离。

早年,陶华碧高调表态不贷款、拒绝上市,更让资本敬而远之。陶华碧这种干脆不无道理,中国大多数辣椒酱企业由家族成员把持,崇尚实实在在赚钱,对资本领域相当陌生,不敢轻易尝试。

另一方面,在资本眼里,辣椒酱行业其实并不性感。

据华经产业研究院数据,2021年中国辣椒酱市场规模为455.5亿元,同比增速仅3.03%,同年,中国辣椒酱产量约157.4万吨,需求量为125.3万吨,供需失衡。这个容量有限的市场,却有3245家企业参与竞争。

况且这几年,辣椒酱原材料干辣椒批发价格一直上涨。据中泰证券研报,中国干辣椒在2018年7月批发价一斤在10元以下,今年1月,已超过14元/斤。

在种植端,2020年中国辣椒种植面积81.4万公顷,产量1960万吨,同比分别增长1.9%和3.1%。

在疫情、人工、物流等各种成本影响之下,未来辣椒酱的成本将会越来越高,竞争越来越激烈。

所以,在这个规模有限的行业里,很难产生一个巨头。资本对于辣椒酱企业的也相当谨慎,多只在新兴品牌上试探。

2018年饭爷完成C轮融资;2019年佐大狮、虎邦辣酱分别完成融资;2020年饭扫光获深创投和地方基金B轮融资;2021年川娃子、加点滋味分别完成A轮、破亿元融资;今年9月,元气森林参与阿香婆经营主体西安太阳食品的增资扩股。

最近3年,传统调味品企业中,仅有天味食品和仲景食品登陆资本市场。天味食品主要以火锅调料和中式菜品调料为主,仲景食品除了调味食品,还有调味配料业务,这些都是老干妈刚踏入的细分领域。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老干妈

3.7k
  • “退网”了?老干妈:目前经营一切正常
  • 老干妈老了:营收狂跌12亿元,业绩回到4年前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老干妈陷入魔咒

老干妈真的不香了?

图片来源:Unsplash-Percy Pham

文|斑马消费 陈晓京

老干妈在国外被奉为奢侈调味品,在国内一度是干饭神器。

时代潮涌,这家企业也走上下坡路。2021年,公司实现收入42.01亿元,继2017年以来首次跌出贵州民企前十榜单,这一国民品牌瞬间失色。

陶华碧重新执掌公司3年,没有改善“换辣椒”事件带来的信任危机,带货出不了圈,在同类品牌围剿中又难冲出重围,老干妈真的不香了?

一年少卖12亿

陶华碧2019年重回老干妈,可能没想到企业有一天会在贵州民企阵营中黯然失色。

作为贵州乃至全国知名的消费类品牌,老干妈在贵州民企中举足轻重,常年稳居当地民企百强前十。不过,在日前贵州工商联、贵州省企业联合会联合发布的2022贵州民营企业百强榜单中,它却以2021年42.01亿元营业收入,位居第11位。

名次的骤变固然显眼,更重要的是,公司收入大幅缩水,成为热议的焦点。老干妈真的不香了?

陶华碧2014年退休,将企业交给两个儿子打理。此后几年里,企业经营总体稳健。2016年至2018年,实现收入45.5亿元、44.47亿元和43.28亿元。(2015年数据未公布)

陶华碧回归之后,老干妈一路凯歌。2019年收入突破50亿元、2020年增至54亿元。去年,收入骤降12亿元,让人大跌眼镜。日前有媒体致电老干妈询问业绩和经营变化的原因,没有获得回应。

在中国辣椒酱行业,老干妈是绝对的霸主,市场占有率常年稳定在20%左右,陶华碧也被称为辣椒酱女王。尤其是在8元-15元价格区间内,至今无人敢染指。在传统销售渠道,李锦记、辣妹子等诸多品牌遇到老干妈也得绕着走。所以,品牌力和价格区间垄断等优势,受到经销商的青睐。

但经销商们的好日子也过去了。今年3月老干妈给经销商发出一纸调价公函,称基于原材料、人工、运费上涨已给公司生产带来严重影响,决定对部分产品提价。

这份公函没有明确具体涨幅,但公开报道显示,每瓶提价约1元至2元,每件货涨幅在20元至30元区间,一定程度上压制了经销商的利润空间。

守业之难

8年前,陶华碧退出企业含饴弄孙。这家知名辣椒酱品牌进入“双李”时代,经营非但没有起色,反而陷入舆论争议之中。大儿子李贵山在云南投资房地产烂尾,小儿子李妙行换了便宜的辣椒原料,导致老干妈产品味道大变,还有企业产品配方失窃等等一系列事件,导致老干妈品牌蒙羞,公司收入也陷入波动。

陶华碧二度出山后,辣椒酱市场早已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诸多同类品牌入局、渠道分化和迭代,以及消费场景更迭等,都在困扰这位老人。

尽管老干妈在线下渠道仍无人能撼动,但外界也看到,陶华碧正在主动求变。老干妈积极新开辟线上业务,在今年还罕见的参与直播带货。在直播过程中,陶华碧接受媒体采访的视频循环播放。

据灰豚数据,老干妈近3个月带货金额只有80万元。在传统经销商渠道之外,老干妈也在极力迎合消费者的购物需求。

2020年初,老干妈还推出土味情话瓶系列产品。这个新产品系列,曾为老干妈天猫旗舰店带来20%的销售增长。

在产品上,公司不再局限于辣椒酱单品,已经从豆豉辣椒酱延伸到风味豆乳、香辣菜、火锅底料等多个细分领域、超过20个品种,甚至跨界服装等。

不过,总有品牌要抢老干妈的生意,随着友商入局和变强,成为影响老干妈销量的重要原因之一。

2015年创立的虎邦,2019年营收近2亿元;明星林依轮创立的饭爷,线上两天卖出3万瓶;仲景食品包含香菇酱在内的调味食品业务年收入在4亿元左右;还有李子柒的辣酱产品卖到脱销。

现在老干妈涉足的豆腐乳、香辣菜、火锅底料等细分领域,其实都有实力强悍的对手,比如涪陵榨菜、海天味业、李锦记、天味食品等。

距资本很远

湖南人一年吃掉330万吨以上辣椒,人均每年吃掉100斤,数据相当吓人。但在以辣椒为主要原材料的辣椒酱行业,一直与资本保持着适度的距离。

早年,陶华碧高调表态不贷款、拒绝上市,更让资本敬而远之。陶华碧这种干脆不无道理,中国大多数辣椒酱企业由家族成员把持,崇尚实实在在赚钱,对资本领域相当陌生,不敢轻易尝试。

另一方面,在资本眼里,辣椒酱行业其实并不性感。

据华经产业研究院数据,2021年中国辣椒酱市场规模为455.5亿元,同比增速仅3.03%,同年,中国辣椒酱产量约157.4万吨,需求量为125.3万吨,供需失衡。这个容量有限的市场,却有3245家企业参与竞争。

况且这几年,辣椒酱原材料干辣椒批发价格一直上涨。据中泰证券研报,中国干辣椒在2018年7月批发价一斤在10元以下,今年1月,已超过14元/斤。

在种植端,2020年中国辣椒种植面积81.4万公顷,产量1960万吨,同比分别增长1.9%和3.1%。

在疫情、人工、物流等各种成本影响之下,未来辣椒酱的成本将会越来越高,竞争越来越激烈。

所以,在这个规模有限的行业里,很难产生一个巨头。资本对于辣椒酱企业的也相当谨慎,多只在新兴品牌上试探。

2018年饭爷完成C轮融资;2019年佐大狮、虎邦辣酱分别完成融资;2020年饭扫光获深创投和地方基金B轮融资;2021年川娃子、加点滋味分别完成A轮、破亿元融资;今年9月,元气森林参与阿香婆经营主体西安太阳食品的增资扩股。

最近3年,传统调味品企业中,仅有天味食品和仲景食品登陆资本市场。天味食品主要以火锅调料和中式菜品调料为主,仲景食品除了调味食品,还有调味配料业务,这些都是老干妈刚踏入的细分领域。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