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净利润腰斩,股价大跳水,Meta前途未卜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净利润腰斩,股价大跳水,Meta前途未卜

元宇宙的风该停停了?

文 | DoNews 曹双涛 

编辑 | 杨博丞

当元宇宙还被外界誉为风口之时,元宇宙“领头羊”公司Meta已经扛不住了。

近日,Meta公布了第三季度的经营财报。财报显示,本季度Meta营收为277.14亿美元,虽高于此前分析师预测的273.8亿美元,但和去年同期相比,却下降近4%。而Meta本季度的净利润为43.95亿美元,和去年同期相比暴跌52%,而这已经是Meta净利润连续四个季度的下滑。

细分具体业务来看,广告收入作为Meta的核心收入,本季度营收272.4亿美元,同比下降3.8%。而被Meta寄予厚望的元宇宙业务Reality Labs,本季度营收为2.85亿美元,同比下降近49%,亏损也从去年同期的2.63亿扩大至37亿美元。而Reality Labs今年累计亏损已超90亿美元,未来这一数字仍将继续扩大。

然而,面对公司在元宇宙项目上的持续亏损,扎克伯格在和投资者的电话会议中却指出,未来Meta仍会继续加大在元宇宙项目上的投入力度,包括研发增强现实技术和神经接口技术,而这也引发了众多投资人的不满。

在二级市场上,自Meta公布三季度财报后,股价已跌去24%,失收100美元关口。而今年以来Meta股价已累计跌幅55%,市值蒸发超5500亿美元。在公司内部,Meta长期股东Altimeter Capital呼吁该公司将工资成本削减至少20%,并将每年元宇宙的支出限制在50亿美元以内。

但事实上对于Meta而言,此次业绩暴雷或许只是开端,更大、更难的挑战还在后面,前方的黑夜也会变得无比漫长。

一、未来Meta靠什么赚钱?

扎克伯格曾表示元宇宙业务在短期内无法看到效益,而这期间需要传统业务的收入源源不断地向Reality Labs输血。但问题是,广告业务作为Meta的传统业务,自身都是“泥菩萨过江了”,又如何给Reality Labs输血呢?

首先,广告作为“经济的晴雨表”,与宏观经济的运行关系密切。目前支撑Meta收入的地区主要来源于北美和欧洲地区,以今年前三季度为例,两地的的广告收入合计占到Meta广告总收入的68%左右。

然而,当下这2个地区的经济正面临着衰退的风险。以欧洲地区为例,中泰证券曾指出,疫情之后,欧洲经济的修复速度和修复程度不及美国,欧洲经济动能疲弱,后续增长乏力。

国内一家从事海外广告业务的负责人张伟告诉我们,受经济下滑影响,目前很多广告主都在砍预算,以前Meta是客户必投平台,但如今却成为了客户最先压缩的广告投放渠道。若未来这些地区经济无法尽快复苏的话,Meta客户仍件持续流失。

其次,目前客户有限的广告支出倾向于从数字广告转向网络视频广告,但 Meta旗下的 Reels短视频服务,尚未能驱动核心广告业务增长。

究其原因,还是在于自身流量不足。以用户使用时长为例,据Meta调研文件《Creators x Reels State of the Union 2022》数据显示,Instagram用户每天累计花费1760万小时观看Reels,仍然不到TIK TOK用户每天在该平台上花费的1.978亿小时的十分之一。

更糟糕的问题在于,Reels的这种短板短期之内很难补齐。尤其是YouTube和TIK TOK目前签约了大量的优质达人,并且从流量分成、广告收益等多方面保证达人的收入具有可持续增长性,Reels恐难以动其根基。而这个短板的存在,让Meta广告的报价仍有持续下跌的可能。

最后,自苹果上线隐私政策后,Meta此前的“个性化广告”效果就一直在走下坡路。一位前Meta客户表示,以前在Meta上投放广告ROI能做到5-6之间,但现在能做1就不错了,而这也引发了Meta广告主的大量“逃离”。

据Meta CFO Dave Wehner也曾公开发言指出,苹果上线APP隐私功能后,每年会导致Meta损失100亿美元广告收入。

值得关注的是,虽然Meta对外宣称公司正在对人工智能进行研发以提高广告精准度。但问题是,Meta已经在元宇宙项目烧掉了这么多钱,公司是否还有足够的资金来支持到广告项目的研发呢?

除此之外,早在2020年时,Meta因在Facebook上处理错误信息和仇恨言论的方式不妥,而遭到广告主抵制,引发声誉受损,此事余波尚存。而随着这2年资本市场对企业的ESG(环境、社会、公司治理)越发关注的背景下,很多广告主担心后续Meta是否仍会出现这种情况?这也让很多广告主对Meta的广告持观望态度。

然而,在Meta广告业务压力重重的背景下,公司内部包括COO雪莉·桑德伯格、大卫·费舍尔卡、罗林·艾佛森等多名高管先后离职。而新接手的高管马尼·莱文却完全是一个广告的门外汉。很多投资人都担心,若一旦马尼·莱文出现决策失误的话,恐怕Meta的广告业务将会下滑更加严重。

二、前途未知的元宇宙

广告业务持续承压之下,Meta在元宇宙领域必须要尽快找到可持续的盈利方式,才能树立起投资人的信心。但现实情况是,这条盈利之路很难。

事实上,VR产品作为当前链接元宇宙最好的硬件载体,也是元宇宙发展的底座。虽然目前Meta的头显产品销量确实很高。比如,2021年,全球VR头显出货量达1095万台,而Meta VR业务子公司Oculus份额高达到80%。而在我国市场上,据魔镜市场情报发布的数据显示,在2021.7-2022.6期间,Oculus销量则为13.34万台。

但结合Oculus产品大幅度涨价来看,此前Meta在对Oculus定价时,颇有赔钱赚吆喝的意味,这就不能解释为何Reality Labs会亏损如此严重了。但问题是,在当前国内外消费电子市场疲软的背景下,Oculus的涨价也让其销量从今年二季度的240万台,下降到三季度的100万台,销量几乎被腰斩。

而不断下跌的销量,一方面会直接冲击到Meta在元宇宙的内容生态布局。由于当前VR健身、VR游戏、VR影视仍处在起步阶段,前期开发成本仍相对较高,这就迫切需要通过后续的运营来转移这部分成本,让开发者实现盈利。但若销量持续下跌,这也意味Meta未来头显用户瓶颈已现,这也必然会劝退大量开发者。而内容的不足,又对销量形成反噬。

另一方面,在VR类核心零部件成本不断上涨的情况下,销量的持续下跌也意味着对在供应链上就缺乏话语权,成本更是难以下降,这似乎是另一个“死循环”。

更为关键的问题在于,目前Meta的自由现金流从2021年Q4的125.62亿美元断崖式下跌至17.3亿美元,虽然Meta已采取了降薪、冻结岗位来压缩成本,但这和元宇宙项目的巨大投入相比,完全就是杯水车薪。显然,Meta已经无力在走此前的“低价换市场”路线。

在TOC端尚未找到清晰的产品策略时,Meta又激进扩张到元宇宙的TOB端。前段时间,Meta推出了其首款高端VR头显Meta Quest Pro,市场定价为1499美元,约为10741元。

虽然扎克伯格的说法来看,这款VR产品主要定位于办公场景。但在TOB端,它既无法解决企业的痛点,也无法为企业带来实质性的降本增效,这自然也让这款产品的销量很难激起太大的水花。

事实上,不仅仅是VR头显类产品在未来的销量充满不确定,Meta在其他元宇宙上的布局也被投资人不断质疑。

首先,Meta的元宇宙社交平台Horizon Worlds其在去年刚刚推出时,人物只有上半身。而在今年的Connect大会上,才给人物装上了“腿”。但由于技术缺失所带来的沉浸感相对较差,游戏、社交、办公高更是全部搬到Horizon Worlds上,导致产品缺乏核心竞争力。这不但引发了用户的吐槽,而且连Meta自家的员工都拒绝使用。

近期一份Meta内部文件显示,Horizon Worlds的月活跃用户数不到20万。若是和Oculus系列产品几百万的出货量对比的话,就不能看出这个平台有多么不受用户所喜欢。

其次,Diem作为Meta 提出的一种基于区块链的许可支付系统,今年1月份有报道称,Meta正在出售旗下稳定币项目 Diem,美联储会员银行 Silvergate Capital将以2亿美元收购Diem与其技术资产。

但全球多国央行、财政部长、立法人员,以及全球多家隐私保护机构都对Diem提出了质疑,并列出了与Diem有关的多个问题,包括洗钱、影响金融稳定等。最终因监管上的阻扰,Diem项目创始人David Marcus离开Meta,合作伙伴也相继退出,这也意味着Meta在元宇宙货币领域的尝试彻底失败。那么未来,Meta又要如何发力打通元宇宙中的货币场景呢?

最后,早在去年10月份,Meta前员工Frances Haugen也公开指控Meta“把利益置于安全之上”。她称Meta 早知旗下产品在助长仇恨并伤害儿童心理健康,但为了利益却始终不闻不问。

而在今年5月份,触觉技术开发公司Immersion对Meta提起诉讼,指控Meta通过侵犯其专利的方式打造了业界领先的虚拟现实头戴设备。显然,诉讼不断的Meta,也让外界很难对其产生较强的信任感,而这让Meta在元宇宙项目上的真正落地,更加变得遥遥无期。

三、元宇宙的风该停停了?

事实上,Meta作为国内外元宇宙的先行者,如今所暴露出来的问题绝非个案。在我国,此前国内最早的一批元宇宙公司影创科技被爆欠薪,时间最长的已达半年,人均拖欠工资超过10万元,甚至连公司的HR也加入到讨薪队伍。

而字节90亿元收购的PICO,在内容生态的构建上,也存在着诸多短板。比如,据VR陀螺统计,截止2021年,全球VR应用平台中,Steam的应用最多有6212款,其次为VivePort的2284款,Pico还不及它们的零头。

需要指出的是,任何一种商业模式从概念到大规模商业化变现阶段,其前途虽是光明的,但道路却是曲折的。而如今元宇宙公司目前所表现出的种种短板,也正是行业“摸着石头过河的表现”。

我们有理由相信未来元宇宙会渗透到诸多行业,为诸多行业赋能。比如,借助元宇宙中的区块链技术,记录并呈现农产品从生长到交易的全过程,映射真实世界的每一个环节农产品生产环节,并溯源产品。

显然,这能让消费者从种植、生产、加工、流通整个环节都有了更为清晰的认知,对打击农产品市场上存在的以次充好行为,保护国家地理标志农产品的品牌属性,促进我国农产品行业朝着健康方向发展均有着重要意义。

但就是不知,现有的元宇宙公司是否能够扛得住持续性的亏损、业绩的暴雷,投资人的不断质疑呢?更为重要的是,企业又要如何保障限现金流充足呢?这或许是当下很多元宇宙公司必须要思考的问题。

四、结语

广告业务压力难以缓解,元宇宙持续找不到合适的盈利方式。在Meta身上,很难看到公司业绩拐点的出现。若后续在叠加外汇波动风险、各国通胀加剧,估计Meta后续的财报将会更加难看。

而对于扎克伯格而言,是否真的需要好好调整下自己的经营策略,毕竟,在当下活下去对于Meta而言,才是最重要的。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Facebook

4.1k
  • 三星集团会长会见Meta、高通和亚马逊CEO,讨论人工智能、云服务和芯片相关合作
  • Meta据悉考虑减少副总裁人数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净利润腰斩,股价大跳水,Meta前途未卜

元宇宙的风该停停了?

文 | DoNews 曹双涛 

编辑 | 杨博丞

当元宇宙还被外界誉为风口之时,元宇宙“领头羊”公司Meta已经扛不住了。

近日,Meta公布了第三季度的经营财报。财报显示,本季度Meta营收为277.14亿美元,虽高于此前分析师预测的273.8亿美元,但和去年同期相比,却下降近4%。而Meta本季度的净利润为43.95亿美元,和去年同期相比暴跌52%,而这已经是Meta净利润连续四个季度的下滑。

细分具体业务来看,广告收入作为Meta的核心收入,本季度营收272.4亿美元,同比下降3.8%。而被Meta寄予厚望的元宇宙业务Reality Labs,本季度营收为2.85亿美元,同比下降近49%,亏损也从去年同期的2.63亿扩大至37亿美元。而Reality Labs今年累计亏损已超90亿美元,未来这一数字仍将继续扩大。

然而,面对公司在元宇宙项目上的持续亏损,扎克伯格在和投资者的电话会议中却指出,未来Meta仍会继续加大在元宇宙项目上的投入力度,包括研发增强现实技术和神经接口技术,而这也引发了众多投资人的不满。

在二级市场上,自Meta公布三季度财报后,股价已跌去24%,失收100美元关口。而今年以来Meta股价已累计跌幅55%,市值蒸发超5500亿美元。在公司内部,Meta长期股东Altimeter Capital呼吁该公司将工资成本削减至少20%,并将每年元宇宙的支出限制在50亿美元以内。

但事实上对于Meta而言,此次业绩暴雷或许只是开端,更大、更难的挑战还在后面,前方的黑夜也会变得无比漫长。

一、未来Meta靠什么赚钱?

扎克伯格曾表示元宇宙业务在短期内无法看到效益,而这期间需要传统业务的收入源源不断地向Reality Labs输血。但问题是,广告业务作为Meta的传统业务,自身都是“泥菩萨过江了”,又如何给Reality Labs输血呢?

首先,广告作为“经济的晴雨表”,与宏观经济的运行关系密切。目前支撑Meta收入的地区主要来源于北美和欧洲地区,以今年前三季度为例,两地的的广告收入合计占到Meta广告总收入的68%左右。

然而,当下这2个地区的经济正面临着衰退的风险。以欧洲地区为例,中泰证券曾指出,疫情之后,欧洲经济的修复速度和修复程度不及美国,欧洲经济动能疲弱,后续增长乏力。

国内一家从事海外广告业务的负责人张伟告诉我们,受经济下滑影响,目前很多广告主都在砍预算,以前Meta是客户必投平台,但如今却成为了客户最先压缩的广告投放渠道。若未来这些地区经济无法尽快复苏的话,Meta客户仍件持续流失。

其次,目前客户有限的广告支出倾向于从数字广告转向网络视频广告,但 Meta旗下的 Reels短视频服务,尚未能驱动核心广告业务增长。

究其原因,还是在于自身流量不足。以用户使用时长为例,据Meta调研文件《Creators x Reels State of the Union 2022》数据显示,Instagram用户每天累计花费1760万小时观看Reels,仍然不到TIK TOK用户每天在该平台上花费的1.978亿小时的十分之一。

更糟糕的问题在于,Reels的这种短板短期之内很难补齐。尤其是YouTube和TIK TOK目前签约了大量的优质达人,并且从流量分成、广告收益等多方面保证达人的收入具有可持续增长性,Reels恐难以动其根基。而这个短板的存在,让Meta广告的报价仍有持续下跌的可能。

最后,自苹果上线隐私政策后,Meta此前的“个性化广告”效果就一直在走下坡路。一位前Meta客户表示,以前在Meta上投放广告ROI能做到5-6之间,但现在能做1就不错了,而这也引发了Meta广告主的大量“逃离”。

据Meta CFO Dave Wehner也曾公开发言指出,苹果上线APP隐私功能后,每年会导致Meta损失100亿美元广告收入。

值得关注的是,虽然Meta对外宣称公司正在对人工智能进行研发以提高广告精准度。但问题是,Meta已经在元宇宙项目烧掉了这么多钱,公司是否还有足够的资金来支持到广告项目的研发呢?

除此之外,早在2020年时,Meta因在Facebook上处理错误信息和仇恨言论的方式不妥,而遭到广告主抵制,引发声誉受损,此事余波尚存。而随着这2年资本市场对企业的ESG(环境、社会、公司治理)越发关注的背景下,很多广告主担心后续Meta是否仍会出现这种情况?这也让很多广告主对Meta的广告持观望态度。

然而,在Meta广告业务压力重重的背景下,公司内部包括COO雪莉·桑德伯格、大卫·费舍尔卡、罗林·艾佛森等多名高管先后离职。而新接手的高管马尼·莱文却完全是一个广告的门外汉。很多投资人都担心,若一旦马尼·莱文出现决策失误的话,恐怕Meta的广告业务将会下滑更加严重。

二、前途未知的元宇宙

广告业务持续承压之下,Meta在元宇宙领域必须要尽快找到可持续的盈利方式,才能树立起投资人的信心。但现实情况是,这条盈利之路很难。

事实上,VR产品作为当前链接元宇宙最好的硬件载体,也是元宇宙发展的底座。虽然目前Meta的头显产品销量确实很高。比如,2021年,全球VR头显出货量达1095万台,而Meta VR业务子公司Oculus份额高达到80%。而在我国市场上,据魔镜市场情报发布的数据显示,在2021.7-2022.6期间,Oculus销量则为13.34万台。

但结合Oculus产品大幅度涨价来看,此前Meta在对Oculus定价时,颇有赔钱赚吆喝的意味,这就不能解释为何Reality Labs会亏损如此严重了。但问题是,在当前国内外消费电子市场疲软的背景下,Oculus的涨价也让其销量从今年二季度的240万台,下降到三季度的100万台,销量几乎被腰斩。

而不断下跌的销量,一方面会直接冲击到Meta在元宇宙的内容生态布局。由于当前VR健身、VR游戏、VR影视仍处在起步阶段,前期开发成本仍相对较高,这就迫切需要通过后续的运营来转移这部分成本,让开发者实现盈利。但若销量持续下跌,这也意味Meta未来头显用户瓶颈已现,这也必然会劝退大量开发者。而内容的不足,又对销量形成反噬。

另一方面,在VR类核心零部件成本不断上涨的情况下,销量的持续下跌也意味着对在供应链上就缺乏话语权,成本更是难以下降,这似乎是另一个“死循环”。

更为关键的问题在于,目前Meta的自由现金流从2021年Q4的125.62亿美元断崖式下跌至17.3亿美元,虽然Meta已采取了降薪、冻结岗位来压缩成本,但这和元宇宙项目的巨大投入相比,完全就是杯水车薪。显然,Meta已经无力在走此前的“低价换市场”路线。

在TOC端尚未找到清晰的产品策略时,Meta又激进扩张到元宇宙的TOB端。前段时间,Meta推出了其首款高端VR头显Meta Quest Pro,市场定价为1499美元,约为10741元。

虽然扎克伯格的说法来看,这款VR产品主要定位于办公场景。但在TOB端,它既无法解决企业的痛点,也无法为企业带来实质性的降本增效,这自然也让这款产品的销量很难激起太大的水花。

事实上,不仅仅是VR头显类产品在未来的销量充满不确定,Meta在其他元宇宙上的布局也被投资人不断质疑。

首先,Meta的元宇宙社交平台Horizon Worlds其在去年刚刚推出时,人物只有上半身。而在今年的Connect大会上,才给人物装上了“腿”。但由于技术缺失所带来的沉浸感相对较差,游戏、社交、办公高更是全部搬到Horizon Worlds上,导致产品缺乏核心竞争力。这不但引发了用户的吐槽,而且连Meta自家的员工都拒绝使用。

近期一份Meta内部文件显示,Horizon Worlds的月活跃用户数不到20万。若是和Oculus系列产品几百万的出货量对比的话,就不能看出这个平台有多么不受用户所喜欢。

其次,Diem作为Meta 提出的一种基于区块链的许可支付系统,今年1月份有报道称,Meta正在出售旗下稳定币项目 Diem,美联储会员银行 Silvergate Capital将以2亿美元收购Diem与其技术资产。

但全球多国央行、财政部长、立法人员,以及全球多家隐私保护机构都对Diem提出了质疑,并列出了与Diem有关的多个问题,包括洗钱、影响金融稳定等。最终因监管上的阻扰,Diem项目创始人David Marcus离开Meta,合作伙伴也相继退出,这也意味着Meta在元宇宙货币领域的尝试彻底失败。那么未来,Meta又要如何发力打通元宇宙中的货币场景呢?

最后,早在去年10月份,Meta前员工Frances Haugen也公开指控Meta“把利益置于安全之上”。她称Meta 早知旗下产品在助长仇恨并伤害儿童心理健康,但为了利益却始终不闻不问。

而在今年5月份,触觉技术开发公司Immersion对Meta提起诉讼,指控Meta通过侵犯其专利的方式打造了业界领先的虚拟现实头戴设备。显然,诉讼不断的Meta,也让外界很难对其产生较强的信任感,而这让Meta在元宇宙项目上的真正落地,更加变得遥遥无期。

三、元宇宙的风该停停了?

事实上,Meta作为国内外元宇宙的先行者,如今所暴露出来的问题绝非个案。在我国,此前国内最早的一批元宇宙公司影创科技被爆欠薪,时间最长的已达半年,人均拖欠工资超过10万元,甚至连公司的HR也加入到讨薪队伍。

而字节90亿元收购的PICO,在内容生态的构建上,也存在着诸多短板。比如,据VR陀螺统计,截止2021年,全球VR应用平台中,Steam的应用最多有6212款,其次为VivePort的2284款,Pico还不及它们的零头。

需要指出的是,任何一种商业模式从概念到大规模商业化变现阶段,其前途虽是光明的,但道路却是曲折的。而如今元宇宙公司目前所表现出的种种短板,也正是行业“摸着石头过河的表现”。

我们有理由相信未来元宇宙会渗透到诸多行业,为诸多行业赋能。比如,借助元宇宙中的区块链技术,记录并呈现农产品从生长到交易的全过程,映射真实世界的每一个环节农产品生产环节,并溯源产品。

显然,这能让消费者从种植、生产、加工、流通整个环节都有了更为清晰的认知,对打击农产品市场上存在的以次充好行为,保护国家地理标志农产品的品牌属性,促进我国农产品行业朝着健康方向发展均有着重要意义。

但就是不知,现有的元宇宙公司是否能够扛得住持续性的亏损、业绩的暴雷,投资人的不断质疑呢?更为重要的是,企业又要如何保障限现金流充足呢?这或许是当下很多元宇宙公司必须要思考的问题。

四、结语

广告业务压力难以缓解,元宇宙持续找不到合适的盈利方式。在Meta身上,很难看到公司业绩拐点的出现。若后续在叠加外汇波动风险、各国通胀加剧,估计Meta后续的财报将会更加难看。

而对于扎克伯格而言,是否真的需要好好调整下自己的经营策略,毕竟,在当下活下去对于Meta而言,才是最重要的。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