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深度】迟来的“第三梯队” 城商行与农商行时隔九年再掀上市潮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深度】迟来的“第三梯队” 城商行与农商行时隔九年再掀上市潮

在一波“第三梯队”银行资本补充盛宴之后,城商行以及农商行依然需要面对经营压力,净利润下滑,负债压力增加,以及不良逐渐高企、高风险业务带来的潜在风险以及监管风险。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沉寂九年之久,2016年的A股市场再次迎来一大波城商行和农商行的上市潮。

9月2日,江阴银行(002807.SZ)在深交所正式挂牌,这意味着农村商业银行A股上市实现零的突破。而在此前的8月2日,江苏银行(600919.SH)登陆上交所,成为最近9年来第一家叩开A股大门的城商行,贵阳银行(601997.SH)也在8月16日紧随其后。

在此之前,只有南京银行、宁波银行、北京银行3家城商行在国内上市,A股银行股首发停摆的这些年,多家城商行纷纷选择赴港上市,以缓解资本压力。

另外,还有一大波银行正在奔赴A股的路上。无锡农商行IPO批文在手,常熟农商行、吴江农商行和张家港农商行均在8月悉数过会。更早时候,上海银行和杭州银行也已首发过会,蓄势待发。

“家中有粮、心中不慌”,面对资产规模高速扩张、创新业务层出不穷、利润增长乏力不良高企,居于一地深耕的城商行和农商行面临着急切的补充资本需求。股市则是银行最好的资本补充方式,直接补充银行急需的核心资本。

但是江苏银行登陆A股市场之前,却发生了一小段波折。

6月28日,江苏银行发布公告称,将原定于6月29日进行的网上网下申购推迟至7月20日,原因竟然是,股价贵了。

原来,江苏银行每股6.27元发行价格与2015年净资产价格一致,但在现有16家上市银行股中,由于多家银行长期股价跌破净资产。同时根据证监会下发的相关规则,新股发行市盈率高于所属行业二级市场市盈率的,将需要连续三周发布投资风险特别公告。

一位城商行人士曾表示,除非未来银行板块有较大涨幅,整体板块市盈率能够得到提升,不然之后上市的十几家城商行以及农商行的定价策略均将受到很大影响。

与江苏银行推迟申购时间的原因相同,江阴银行、无锡农商行也纷纷相继发布公告,推迟申购以及发行时间。

除了发行价格受到市场影响之外,发行规模也较之前大幅减少。根据江苏银行资料显示,先前拟发行股数不超过25.98亿股,然而获批公开发行的新股股数变为不超过11.54亿股,减少一半以上。

虽然面临量价双杀的局面,但是商业银行纷纷想在资本市场补充资金。碍于前几年IPO发行中断,重庆银行、徽商银行、哈尔滨银行、盛京银行、青岛银行、锦州银行、重庆农商行、天津银行、浙商银行以及郑州银行等均在香港发行股份募集资金。在香港成功募集资金之后,郑州银行、重庆银行、徽商银行、哈尔滨银行等6家港股上市银行,也相继公布在A股上市的计划。

上述城商行人士解释道,相较于A股市场估值,港股估值较低,商业银行最终还是希望在内地上市。

与在资本市场逐渐展开的一派热闹相比,城商行等“第三梯队”银行也面临着空前复杂的形式。经济三期叠加、“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不良资产加速形成、银行经营压力剧增、各类案件频发以及创新业务面临强监管,这些因素都困扰着“第三梯队”的发展。

根据银监会近期公布的统计数据显示,城商行和农商行在2016年6月末,不良贷款率分别为1.49%和2.62%,环比微增。不良贷款余额分别为1420亿元和2237亿元。相比大行以及股份行,无论是不良贷款规模还是不良贷款率均增幅较快。

作为城商行的新监管者,中国银监会城市银行部主任凌敢撰文指出城商行面临的六大风险,首位便是信用风险快速聚集,关注和逾期贷款持续高位运行。

目前,城商行不良贷款持续反弹,城商行不良贷款规模、比率呈双升态势。城商行关注类贷款余额2943.8亿元,同比增长42.2%,占各项贷款3.4%,逾期90天以上贷款余额1816亿元,同比增长64%,关注和逾期贷款持续高位运行。

以刚刚上市的贵阳银行为例,根据其刚刚发布的2016年半年报显示,2016年6月末,贵阳银行不良贷款率为1.58%,2015年末,该行不良贷款率为1.48%。2014年和2013年的不良贷款率分别为0.81%和0.59%。从近几年增长规律可以看出,不良贷款率呈现较快同比增加。

根据半年报贷款行业分布占比来看,建筑业、批发和零售业、房地产业三者占比分别为17.49%、11.98%和7.02%。同时个人住房按揭贷款余额为62亿元,约占个人各种贷款30%左右。

海通证券研究报告认为,贵阳银行小微和房地产占比较高,不良压力较大。2014年贵州省不良抬头,不良上升较快,贵阳银行不良加速生成,不良率由降转升,中小企业资产质量持续承压。公司房地产、建筑类贷款占比合计23%,处于高位,未来或面临较大压力。

对此,贵阳银行曾表示,受到国内经济下行、企业经营环境恶化等宏观因素以及中小企业经营困难的影响,整体不良率会有所上升。这种趋势与国内银行业不良率变化趋势是一致的。

在不良快速产生的同时,2016年上半年,贵阳银行净利润为15.43亿元,同比增长2.34%。前有来敌、后有追兵,此时更加考验贵阳银行高管层的管理智慧以及风控管理能力。

然而,贵阳银行仅仅是全国众多家城商行的一个缩影。贷款区域集中、行业集中度高、受到当地经济结构影响较大等成为众多城商行的标签。

一位江苏城商行人士告诉界面新闻记者,由于前几年城商行扩张区域经营被叫停,只能在单一区域内深耕,不能将风险进行扩张区域转移。同时,城商行经营过程中受到当地政府影响较大,贷款投向受到行政指导,加上行业集中度大。在目前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的背景下,僵尸企业、过剩产能逐渐退出的过程也就是不良产生的过程。

对此,凌敢表示,“要加强信用风险管理遏制不良贷款上升势头,提足拨备,做实利润。摸清风险底数,妥善化解存量风险,控制增量风险,遏制不良贷款上升势头。通过不良核销、资产转让、贷款重组等措施消化存量不良,采取贷款重组、重签合同、收回再贷等方式减少增量不良,探索不良信贷资产证券化。”

除了不良激增消耗资本外,城商行以及农商行近年来积极发展的表外业务,也面临着强监管而来的高资本消耗。

凌敢表示,非信贷资产和表外业务快速增长,隐含了不少风险。诸多业务以创新之名行融资和规避监管之实,存在规模急剧扩张但风险管控能力不足、风险抵补不够、信息披露不规范、员工管理不到位以及操作风险较大等问题。部分资金绕道进入股市、民间借贷等领域,在经济增速下行趋势下,风险急剧放大。

一位股份行人士解释道,由于监管层对买入返售业务的强监管,导致商业银行再次创新业务,还是延续对接非标业务。其中信贷资产,能够帮助商业银行将资产从表内转移到表外,满足监管以及修饰报表等。

“此外,非信贷类多与银行同业有关,其中票据、委托贷款以及保理业务规模占比最大。而对于商业银行而言,此类业务的规模快速增加,不仅满足了客户的需求适应一段时间内经济需求,同时能够帮助商业银行取到较高收益。”上述股份行人士认为。

贵阳银行中报显示,其应收款项类投资为347亿元,而银行整个贷款余额为890亿元,规模占比已然超过1/3。其中,在应收款项类投资中,资产管理计划以及信托计划占比最大,规模为334亿元,理财产品投资规模为17亿元。同时在半年报中,并未对资产管理计划、信托计划的投向进行详细描述。

贵阳银行仅仅是在西南部贵州地区深耕,应收款项类投资已经快速增长至贷款余额的1/3,而在东南部发达省份,股份制银行、城商行以及农商行的应收款项类投资等增长更为迅猛。

以在香港上市的微商银行为例,截至2015年末,贷款规模为2434亿元。投资项下规模为2303亿元,基本跟贷款规模相当。在投资项下,可供出售类金融资产、应收账款类金融资产、持有到期类金融资产占据近98.72%。

徽商银行在年报中解释道,应收款项类投资主要为券商定向资产管理计划、其他商业银行发行的理财产品以及资金信托计划等。

凌敢分析道,“2015年末,贷款在城商行资产中占比已经降至38.2%,并呈连续下降趋势。表外业务合计10.3万亿元,高出各项贷款1.6万亿元,同比增速36.6%,持续保持高速增长。其中,表外业务以承兑汇票、金融衍生品及委托贷款为主,全年承兑汇票增长15.6%,委托贷款增长33.6%,金融衍生品增长191%。”

此外,票据案件从年初以来已经让市场感受到其力度。“也仅仅是水面上露出情况,水下还有很多‘票据雷’可能会引爆,规模不小。”一位从事票据业务人士认为。

在表外业务狂奔的同时,风险也在不断被引爆。7月6日,银监会紧急下发《关于对城商行票据业务进行风险排查的通知》,通知中直接指出,城商行连续发生几起票据案件,性质恶劣,造成负面影响较大,充分暴露出部分城商行在票据业务管理和内部控制上存在重大漏洞和突出问题。

除此之外,央行和银监会已经连续下发数个针对票据的监管文件,要求商业银行对票据进行自查,并严格遵守相关政策。

此外,虽然应收账款类等多项投资尚未爆发出大风险,但是随着实体经济下行,资产慌蔓延以及资产收益率逐步下滑等,未来或将出现一些因资金错配、跨行业风险传染等引发的风险案件。

穆迪也曾发表报告指出,应收款项类投资项快速增长带来潜在风险。其中,投资计划透明度低,计提风险拨备少,同时面临着流动性风险以及同业间风险传染等。

面对城商行等表外突飞猛进,凌敢表示,在当前形势下,银行的跨行业、跨市场金融业务迅速增长,风险也更加突出,应高度重视跨业风险防范。应对交易对手实施名单制,实施统一授信,并控制集中度。此外,已开展综合经营的城商行,要建立防火墙,避免风险交叉传染,同时要加强并表管理。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6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