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京东方瞄准元宇宙,再入主华灿光电扩张MLED?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京东方瞄准元宇宙,再入主华灿光电扩张MLED?

季度亏损超13亿。

文|全球财说  丁一

虽然交出了近年最差财报,但是京东方(000725. SZ)并未停下扩张的步伐。

先是投入290亿元建厂,再是出资21亿入主上游上市公司。

京东方入主华灿光电引关注,上一轮定增尚未投产

11月6日晚间,京东方发布公告称,拟以不超过21亿元的自筹资金认购华灿光电(300323. SZ)定增股票。

公告显示,华灿光电本次向京东方发行股票的价格是5.6元/股,为定价基准日前二十个交易日公司股票交易均价的81.78%;拟募集资金20.84亿元,其中17.5亿元将用于Micro LED晶圆制造和封装测试基地项目,3.34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

此外,华灿光电股东New Sure Limited持有4.58%股份,与京东方签订了《股份表决权管理协议》,拟将其持有的华灿光电全部股份5681.74万股的表决权、提名权及其附属权利,不可撤销地委托给京东方行使及管理。

本次交易前,珠海市国资委通过华发集团间接控制华实控股100%股权,系华实控股实际控制人。华实控股直接持有华灿光电24.87%股权,为上市公司控股股东,珠海市国资委为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

交易完成后,京东方将持有公司23.08%的股份,控制26.60%的表决权;华实控股将持有公司股份稀释至19.13%,控制19.13%的表决权。

由此,华灿光电控股股东将由华实控股变更为京东方,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将由珠海市国资委变更为北京电控。

值得注意的是,珠海华发实体产业投资控股有限公司承诺,在京东方及/或其关联方作为标的公司大股东或控股股东期间,不谋求控制权。

11月7日,深交所针对此次交易对华灿光电下发关注函,要求说明New Sure Limited控制权转让的背景及原因,与京东方是否构成一致行动关系;若产生分歧,是否存在单方面解除表决权委托协议的权利,是否存在放弃表决权的可能性。

同时,深交所更一针见血的指出,华实控股作出的关于不谋求公司控制权的承诺是否不可变更、撤销,京东方控制权是否稳定等。

在前述定增公告中,京东方表示,过本次交易,公司能够快速补充LED芯片关键技术,与自身主动式驱动、高速转印技术拉通协同,建立完整MLED技术体系。

华灿光电也表示,公司在已有产业布局的基础上,亟需进一步加强Micro LED芯片的产业布局。本次定增有利于双方加强与上下游资源协同和产业协同,共同拓展Mini/Micro LED前沿技术及产品。

资料显示,华灿光电成立于2005年,主要产品为LED芯片及外延片产品、蓝宝石材料产品及GaN电力电子器件产品。

值得注意的是,2020年华灿光电曾完成实际募资净额达14.83亿元的定向增发,彼时投资项目便包括mini/Micro LED的研发与制造项目,拟投入金额高达12亿元。

华灿光电所披露《前次募集资金使用情况专项报告》显示,“mini/Micro LED的研发与制造项目”将于2023年5月31日达到预定可使用状态。截至2022年9月30日,上述项目尚未达到预定可使用状态,因此未计算报告期内实现的效益。

也就是说,目前华灿光电有关于mini/Micro LED的项目并未进入投产,也未形成相关收益,或者说产品如何、销售如何、质量如何,均未有定论。如此情况下,华灿光电再次针对上述项目拟实施新一轮定增,仅是基于产业前景。

京东方三季度出现亏损,瞄准元宇宙前景几何?

从产业链关系而言,华灿光电主营LED芯片,京东方则主要从事面板制造及终端显示产品制造等显示器件业务,双方处于上下游关系。

众所周知,京东方刚刚交出近年“最惨”三季报,但是唇亡齿寒,身处上游的华灿光电业绩同样不佳。

2022年前三季度,华灿光电实现营业收入17.67亿元,同比下降26.11%;实现归属净利润-4115.46万元,同比下降283.87%;实现扣非净利润-2.49亿元,同比下降54.83%。

需要提及的是,自2019年一季报开始,华灿光电的扣非净利润便持续亏损,已经持续三年多的时间。

由于自身业绩不佳,华灿光电确实也存在资金趋紧的情况。截至2022年9月30日,上市公司货币资金为11.89亿元,同期短期借款为15.56亿元、一年内到期非流动负债为5.63亿元,长期借款为9.54亿元,存在一定压力。

这或也是华灿光电谋求定增并“抱大腿”的原因。

只是,京东方作为“大腿”,一定程度上也面临着如终端需求疲软、竞争愈发激烈等诸多危机与挑战。

先来看看京东方的业绩状况。2022年前三季度,京东方实现营业收入1327.44亿元,同比下降19.45%;实现归属净利润52.91亿元,同比下降73.75%;实现扣非净利润15.51亿元,同比下降91.72%。

不仅前三季度利润巨幅下挫,京东方单第三季度业绩则更为惨淡。第三季度,京东方实现归属净利润-13.05亿元,实现扣非净利润-26.88亿元。

京东方上次出现季度亏损,还要追溯至2016年第二季度,但彼时的亏损额只是6.25亿元,随着大规模扩张,京东方所面临的危机也持续扩大。

由于三季报并未详细披露主要经营状况,但是半年报时便已经可以看出端倪。2022年上半年,其占营收比例超过90%的主营业务显示器件收入出现下滑,较2021年同期下降17.89%。

而此次京东方通过收购所布局的MLED,虽然业务增长较为明显,但收入规模与显示器件仍差距甚远。2022年上半年,MLED实现营业收入4.12亿元,而显示器件收入则为826.42亿元。

回溯京东方的发展历史,一直都是靠颇具魄力的扩张来完成,也素有“烧钱王”之称。自2000年起的13年间,京东方不断融资募资,更是在2008年和2013年分别定增118亿元、449亿元。

在2021年,京东方再度以5.57元/股的发行价格,募集资金198.7亿元,用于AMOLED生产线项目和OLED生产项目等方向。

但是,随着消费电子需求急速下降,市场价格也趋于冰点,京东方陷入需求困境继续破局。

就在惨淡三季报发布后,京东方公告称,公司下属控股子公司北京京东方创元科技有限公司拟在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投资建设应用LTPO技术的第6代新型半导体显示器件生产线项目,着力布局VR显示产品市场,进一步丰富公司产品结构,巩固公司半导体显示行业龙头地位,总投资约290亿元。

这无疑表示,京东方已经从传统TV面板转向关注元宇宙赛道。值得注意的是,虽然元宇宙概念十分火爆,但仍处于初期阶段。国内头部VR厂商PICO的产品,目前仍是面向极小众的玩家及消费者。

传统业态被冲击,MLED也面临如三星、LG等大厂的激烈竞争。在产能过剩的情况下,消费电子行业合适回暖才是关键。

虽然收购公告发布后,华灿光电股价涨势凶猛,但京东方股价仍“波澜不惊”。截至11月7日,京东方报收3.59元/股,年内跌幅约25%。

股价没有上涨,也源于投资者并不看好此次收购前景,对于京东方如何转型,《全球财说》将持续关注。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京东方瞄准元宇宙,再入主华灿光电扩张MLED?

季度亏损超13亿。

文|全球财说  丁一

虽然交出了近年最差财报,但是京东方(000725. SZ)并未停下扩张的步伐。

先是投入290亿元建厂,再是出资21亿入主上游上市公司。

京东方入主华灿光电引关注,上一轮定增尚未投产

11月6日晚间,京东方发布公告称,拟以不超过21亿元的自筹资金认购华灿光电(300323. SZ)定增股票。

公告显示,华灿光电本次向京东方发行股票的价格是5.6元/股,为定价基准日前二十个交易日公司股票交易均价的81.78%;拟募集资金20.84亿元,其中17.5亿元将用于Micro LED晶圆制造和封装测试基地项目,3.34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

此外,华灿光电股东New Sure Limited持有4.58%股份,与京东方签订了《股份表决权管理协议》,拟将其持有的华灿光电全部股份5681.74万股的表决权、提名权及其附属权利,不可撤销地委托给京东方行使及管理。

本次交易前,珠海市国资委通过华发集团间接控制华实控股100%股权,系华实控股实际控制人。华实控股直接持有华灿光电24.87%股权,为上市公司控股股东,珠海市国资委为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

交易完成后,京东方将持有公司23.08%的股份,控制26.60%的表决权;华实控股将持有公司股份稀释至19.13%,控制19.13%的表决权。

由此,华灿光电控股股东将由华实控股变更为京东方,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将由珠海市国资委变更为北京电控。

值得注意的是,珠海华发实体产业投资控股有限公司承诺,在京东方及/或其关联方作为标的公司大股东或控股股东期间,不谋求控制权。

11月7日,深交所针对此次交易对华灿光电下发关注函,要求说明New Sure Limited控制权转让的背景及原因,与京东方是否构成一致行动关系;若产生分歧,是否存在单方面解除表决权委托协议的权利,是否存在放弃表决权的可能性。

同时,深交所更一针见血的指出,华实控股作出的关于不谋求公司控制权的承诺是否不可变更、撤销,京东方控制权是否稳定等。

在前述定增公告中,京东方表示,过本次交易,公司能够快速补充LED芯片关键技术,与自身主动式驱动、高速转印技术拉通协同,建立完整MLED技术体系。

华灿光电也表示,公司在已有产业布局的基础上,亟需进一步加强Micro LED芯片的产业布局。本次定增有利于双方加强与上下游资源协同和产业协同,共同拓展Mini/Micro LED前沿技术及产品。

资料显示,华灿光电成立于2005年,主要产品为LED芯片及外延片产品、蓝宝石材料产品及GaN电力电子器件产品。

值得注意的是,2020年华灿光电曾完成实际募资净额达14.83亿元的定向增发,彼时投资项目便包括mini/Micro LED的研发与制造项目,拟投入金额高达12亿元。

华灿光电所披露《前次募集资金使用情况专项报告》显示,“mini/Micro LED的研发与制造项目”将于2023年5月31日达到预定可使用状态。截至2022年9月30日,上述项目尚未达到预定可使用状态,因此未计算报告期内实现的效益。

也就是说,目前华灿光电有关于mini/Micro LED的项目并未进入投产,也未形成相关收益,或者说产品如何、销售如何、质量如何,均未有定论。如此情况下,华灿光电再次针对上述项目拟实施新一轮定增,仅是基于产业前景。

京东方三季度出现亏损,瞄准元宇宙前景几何?

从产业链关系而言,华灿光电主营LED芯片,京东方则主要从事面板制造及终端显示产品制造等显示器件业务,双方处于上下游关系。

众所周知,京东方刚刚交出近年“最惨”三季报,但是唇亡齿寒,身处上游的华灿光电业绩同样不佳。

2022年前三季度,华灿光电实现营业收入17.67亿元,同比下降26.11%;实现归属净利润-4115.46万元,同比下降283.87%;实现扣非净利润-2.49亿元,同比下降54.83%。

需要提及的是,自2019年一季报开始,华灿光电的扣非净利润便持续亏损,已经持续三年多的时间。

由于自身业绩不佳,华灿光电确实也存在资金趋紧的情况。截至2022年9月30日,上市公司货币资金为11.89亿元,同期短期借款为15.56亿元、一年内到期非流动负债为5.63亿元,长期借款为9.54亿元,存在一定压力。

这或也是华灿光电谋求定增并“抱大腿”的原因。

只是,京东方作为“大腿”,一定程度上也面临着如终端需求疲软、竞争愈发激烈等诸多危机与挑战。

先来看看京东方的业绩状况。2022年前三季度,京东方实现营业收入1327.44亿元,同比下降19.45%;实现归属净利润52.91亿元,同比下降73.75%;实现扣非净利润15.51亿元,同比下降91.72%。

不仅前三季度利润巨幅下挫,京东方单第三季度业绩则更为惨淡。第三季度,京东方实现归属净利润-13.05亿元,实现扣非净利润-26.88亿元。

京东方上次出现季度亏损,还要追溯至2016年第二季度,但彼时的亏损额只是6.25亿元,随着大规模扩张,京东方所面临的危机也持续扩大。

由于三季报并未详细披露主要经营状况,但是半年报时便已经可以看出端倪。2022年上半年,其占营收比例超过90%的主营业务显示器件收入出现下滑,较2021年同期下降17.89%。

而此次京东方通过收购所布局的MLED,虽然业务增长较为明显,但收入规模与显示器件仍差距甚远。2022年上半年,MLED实现营业收入4.12亿元,而显示器件收入则为826.42亿元。

回溯京东方的发展历史,一直都是靠颇具魄力的扩张来完成,也素有“烧钱王”之称。自2000年起的13年间,京东方不断融资募资,更是在2008年和2013年分别定增118亿元、449亿元。

在2021年,京东方再度以5.57元/股的发行价格,募集资金198.7亿元,用于AMOLED生产线项目和OLED生产项目等方向。

但是,随着消费电子需求急速下降,市场价格也趋于冰点,京东方陷入需求困境继续破局。

就在惨淡三季报发布后,京东方公告称,公司下属控股子公司北京京东方创元科技有限公司拟在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投资建设应用LTPO技术的第6代新型半导体显示器件生产线项目,着力布局VR显示产品市场,进一步丰富公司产品结构,巩固公司半导体显示行业龙头地位,总投资约290亿元。

这无疑表示,京东方已经从传统TV面板转向关注元宇宙赛道。值得注意的是,虽然元宇宙概念十分火爆,但仍处于初期阶段。国内头部VR厂商PICO的产品,目前仍是面向极小众的玩家及消费者。

传统业态被冲击,MLED也面临如三星、LG等大厂的激烈竞争。在产能过剩的情况下,消费电子行业合适回暖才是关键。

虽然收购公告发布后,华灿光电股价涨势凶猛,但京东方股价仍“波澜不惊”。截至11月7日,京东方报收3.59元/股,年内跌幅约25%。

股价没有上涨,也源于投资者并不看好此次收购前景,对于京东方如何转型,《全球财说》将持续关注。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