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硅谷风暴,推特和Meta迎来“史上最大”裁员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硅谷风暴,推特和Meta迎来“史上最大”裁员

多米诺骨效应。

文|燃次元 陶淘 吕敬之

编辑 | 饶霞飞

硅谷的高光又一次蒙上阴影。

11月5日,上周四晚,在一封令人痛苦的、毫无人情味的提醒邮件发出后,无数的推特员工发现,自己突然被解雇了。不再有访问权限、整组人悉数离开,华人员工的工作签证泡汤后不知何去何从……

这些仅仅发生在马斯克 (Elon Musk)上任一周之后。

不少员工未曾料想,裁员75%的“谣言”被辟谣以后,靴子旋即落地,自己成为了被“优化”的那一部分。

留下的也很难觉得侥幸。据一亩三分地Warald报道,在这次裁员血洗潮中幸存的华人员工透露,他在基础设施部门工作了三年,原本近40人的团队规模,如今只压缩成了18人,“据了解,只有三个月的补偿金,没有之前承诺的年度奖金和股票,这样的公司,我也不想再呆了。”

面临裁员潮血洗的,不只是推特。

当地时间周日,据外媒援引知情人士透露,Facebook母公司Meta正计划在本周开始大规模裁员,详细信息或于周三公布。而据《华尔街日报》报道称,Meta即将开启公司史上规模最大的一次裁员,并可能是过去一年来美国科技公司中裁员数量最多的一次。

事实上,不仅仅是推特和Meta,硅谷其它科技企业同样难以幸免裁员之潮。

美国各大科技公司官方信息显示,美出行第二大巨头Lyft日前裁员了13%,并且正在寻求被收购;新兴金融科技公司Stripe打算裁员14%,约1100人。与此同时,苹果和亚马逊已经开始冻结招聘。

据互联网科技行业的观察者吴晶,美国硅谷地区科技公司的大规模“瘦身”,是由诸多宏观、微观因素导致的:经济衰退、西方滞胀的债务危机、美联储加息,美国科技企业并不乐观的业绩……

数据佐证了一些宏观因素。北京时间11月3日凌晨,美联储再次宣布将联邦基金利率上调75个基点。随后,消息面上,美股三大指数全线收绿,大型科技股跌势明显,亚马逊跌4.82%、奈飞跌4.8%、谷歌跌3.87%、Meta跌4.89%、微软跌3.54%、特斯拉跌5.64%,苹果跌幅3.73%……货币紧缩政策直接冲击着二级市场的信心。

在此情况下,科技公司各家自有各家愁。

据济容投资CEO刘沁东在播客《硅谷101》中分析,“硅谷巨头的财报中,营收可以被分为两大类,一类是大企业客户服务,主要是云服务;另一类是小微企业客户服务,比如广告。小微企业的支出,更是美国经济的缩影。因此,依托广告收入的谷歌、Meta、推特等互联网巨头,在近期的经济冲击中,就会受到较大影响。”

不过,坐拥其它收入引擎的硅谷公司,也面临着自身的遭遇。

苹果方面,受消费者对非刚需产品更新迭代需求下降的影响,2022财年,iPhone、iPad、MacBook和可穿戴设备销量均不及预期,ipad甚至出现了同比8.7%的负增长。

亚马逊的情况也不容乐观,尽管在最近的财报中,亚马逊云的收入在其中占比达15%,并且保持增长,但零售与会员仍是其现金牛。据外媒报道,受疫情消退、消费者重返实体店的影响,亚马逊的零售与会员增速也显著放缓。

可见,比起相对稳定的B端业务,C端市场受经济周期的影响更大。

而硅谷的巨头们,大都难以脱离小微企业,或是C端市场的支撑。因此,覆巢之下,难有完卵。

01、马斯克血洗推特

近一周来,推特毫无征兆地大规模裁员,引发了互联网科技界的地震。

混乱、冷酷、不公,是许多被裁员工对此次事件给出的关键词。

据彭博社报道,两名知情人士透露,一些被解雇的人正被马斯克“邀请”回推特上班,原因是他们“误被解雇了”,更重要的是,推特出现了需要这些技术人员去修复的bug。由此可见,推特此次裁员的无序性。

据一亩三分地Warald报道,推特幸存员工透露,目前,在推特非技术部门的员工,比如市场营销部门和金融部门,被裁员的比例高达70%以上。

更令推特的离职员工难以接受的在于两点,一是裁员前未事先告知员工,另外裁员时的赔偿金并不符合此前的承诺。

加州律师Lisa Bloom在其推文上写道,根据加州的法律,加州的企业必须提前60天告知即将被裁撤的员工这一相关消息,否则将受到法律的制裁。

不过,据外媒报道,在此前的特斯拉裁员事件之后,马斯克似乎已经学会了在不违法的情形之下,尽最大可能减少对离职员工的补偿。

知情人士Alice也对燃次元透露,“马老板”其实早就拟定好了裁员名单,就是因为不想给裁员补偿,所以在研究了可能给出的不违反法律的最低赔偿金方案后,才正式裁员。

据Lisa Bloom了解,在马斯克此次裁员之前,推特承诺给予离职员工两个月薪水的补偿金、一年的绩效奖金,和早期投资公司、并未上市部分的股本。然而,马斯克选择了只给予员工3个月的赔偿金,并且前两个月的补偿金如同平常薪水一样,按照在职员工的方式发放,只是员工不再有工作权限。

“因此,离职员工如果想要打赢这场官司,会很难。”不少律师在推特上表示。

此外,对于推特员工来说,最后一个月的补偿金需要签订相关的赔偿条款才能获得,但前提是放弃诉讼。

“这就意味着,如果离职员工想要拿到额外的一个月补偿金,就必须要放弃诉讼;但是如果不诉讼,就拿不到年终奖和股本。所以,我的很多朋友依然打算上诉。”推特的前员工在一亩三分地Warald中提到。

在这次大裁员中,马斯克被人诟病的问题还体现在很多方面,其中还包括种族歧视、残障歧视、对自己打造的“言论自由沃土”的背叛……

早在今年4月,马斯克在接受TED主席克里斯·安德森的采访时,扬言要改变当下糟糕的舆论环境,并表明其收购推特的意图,是将推特打造成一个畅所欲言的地方,他表示,“一个在最大程度上被信任且广泛包容的平台对文明的未来至关重要”。

然而,“屠龙者”马斯克,终成了“恶龙”。

据一些推特用户爆料,“灭霸”马斯克直接裁撤了无障碍部门的全部工作人员,人权部门也遭遇了“团灭”。

“记者们都在关注推特的裁员,当你们聚焦在伦理、信誉、安全等问题时,别忘了关注推特的无障碍部门。你能想象一家规模达3500位雇员的企业,没有无障碍部门吗?这样的公司根本不值得为之工作。”在推特上,有用户的推文如此写道。

图/推特被裁员工的一些推文 来源/推特

此外,据彭博社报道,马斯克在印度裁撤了90%的员工。在美国,拉丁美裔员工则遭到了更具有针对性的裁员。

在硅谷,推特的裁员不是孤例。Meta的腥风血雨,也即将到来。

据华尔街见闻报道,虽然知情人士并未透露Meta具体的裁员比例,但有网友猜测,这一比例将高达20%。截至今年9月底,Meta员工总数已经超8.7万人。这也意味着自今年科技行业出现裁员潮以来,预计Meta的失业人数将是大型科技公司中最多的。

另据《华尔街日报》报道,Meta还有一项“秘密武器”,扎克伯格计划在未来几个月削减至少10%的公司成本,并祭出“30天名单”,上了名单的员工有30天时间在内部申请新的职位,否则就要离开公司。

02、难兄难弟推特与Meta

追溯推特和Meta的营收表现,就不难理解他们裁员背后的理由。

2022年第二季度,推特“扭盈为亏”,净亏损2.7亿美元,相较于2021年第二季度的0.67亿美元净利润跌超了503%,相较于上季度的5.13亿美元净利润更是有866%的跌幅。

拆分来看,推特利润的收缩与其增加的人工成本,还有收缩的广告营收,都脱不开干系。

一方面,推特的营收增速明显放缓。

2021年第二季度,推特实现了11.9亿美元的总营收,同比增幅达到了74%,然而,在创下这个“高光时刻”之后,推特的营收就迎来了连续四个季度的同比增速收窄,到了2022年第二季度,推特单季度营收为11.77亿美元,甚至开始出现1%的同比负增长。

但是另一边,推特的行政管理费用却同比猛增。

还是追溯到2021年第二季度,推特的“高光时刻”也是其人工效率较高的时刻,当季度,推特行政管理费为1.41亿美元,同比锐减43%。然而,此后推特的管理费用同比增幅为60%、55%、28%、54%,而营收的同比增幅却分别只有37%、22%、16%和-1%。

数据来源/推特财务报表 燃次元制图

对于推特管理费用增长与营收增长不成正比的现象,海外投资总监科林分析了三个主要原因。

在科林看来,首先,全球疫情影响消解后,推特恢复了大面积地招聘,导致人工成本的增加。

其次, 2020年,尤其是上半年,推特的广告收入处于低基数,因此2021年上半年的同比增幅会更为明显,而随着单季度的营收恢复,增幅也随之趋缓。

另外, 去年9月份,苹果更新了用户隐私规则,极大程度地影响了个性化广告推荐的效率,自然也影响了推特广告收入。

刘沁东则分析,对于依托小微企业的广告收入为主的互联网公司而言,其营收受经济周期的影响,较依托大公司云业务的科技公司来说,会更大。

而随着管理费用和营收增速比例的失衡,推特的人均创收水平增速也在放缓。

数据来源/wind数据 燃次元制图

Wind数据显示,推特在2016-2018年人均创收在71-78万美元/年的水平,然而过了2018年,推特的人均创收同比开始负增长。

科林表示,这主要是因为2018年后,互联网行业竞争十分激烈,“尤其是随着谷歌和亚马逊云业务的崛起,两家在智能化广告推荐的算法上较推特更有优势,推特为了弥补降低的生产力陷入了不断扩招的‘陷阱’。“

外媒也曾报道称,2013年上半年,推特仅有约2000名员工。而到2021年年底,推特员工已经超过7500名。

“我认为马斯克这波裁员和推特不断放缓的人均创收增速有关系。”“科林总结道,“个人认为,马斯克会从管理层裁员开始,下一步要完全改变推特的商业模式和运营策略。例如,不断增加真实用户的活跃度;在内容端不断优化、控制敏感内容的屏蔽次数、不断提升用户讨论热点话题的参与度。”

人类的悲喜可能并不相同,但企业的“滑铁卢”却总是惊人的相似。Meta与推特正在面临十分类似的情况。

同样在2021年第二季度创下同比55.6%的营收增速,以及100.73%的净利润增速后,Meta也开始“历劫”。

2022年第三季度,Meta营收277.1亿美元,同比负增长4.47%;净利润43.95亿美元,同比负增长52.2%。

不同的是,与推特被收购后被马斯克这个“外来人”强行裁员相比,Meta已经有意识地控制人工成本了。2022年第三季度,Meta管理行政费用33.84亿美元,同比增长14.87%,相较于上季度管理行政费用同比52.71%的增长已经有明显地放缓。

不过,同样是以互联网广告为营收大本营的Meta,也受到了来自企业主减少广告投放和苹果隐私设置对广告收入的冲击。此外,TikTok与之竞争的加剧,还使得Meta今年以来市值蒸发超5500亿美元,股票市盈率降至11.4倍,在大型科技股中垫底。

而在不少业内人士看来,Meta的困境还在于对元宇宙投资的入不敷出。

上个月,投资公司Altimeter Capital在给扎克伯格的一封公开信中称,希望将对元宇宙的投资砍半至每年50亿美元,这一定程度上也反映了重量级股东对Meta押注元宇宙的强烈不满。

“在用户消费时长、用户数量还有开发者的软件生态这三个投资人关心的核心指标方面,Meta还没有给出令人满意的答案。”Stone Forest Capital的合伙人兼董事总经理李肇宇在播客《硅谷101》中谈到。

03、深陷泥潭的其它企业

推特、Meta之外,绝大多数硅谷企业,也难逃裁员或是招聘冻结的命运。

吴晶对燃次元分析道,“经济衰退、通胀上升、利率飙升,还有美国互联网科技企业对于后疫情时代经济恢复的过于乐观,都是当下硅谷大厂裁员的原因。”

Lyft的董事长和总裁格林和齐默尔就在给离职员工的邮件中表示,“我们无法对抗美国通货膨胀和经济放缓的现实情况。在2023年中,我们需要更好地执行计划,而不必为应对外部事件而改变计划。当前严峻的现实情况是,今天的行动为我们设定了这样的目标。”

实际上,在企业主缩减广告成本之外,消费的降级同样是影响硅谷其它巨头营收和利润的重要因素。

苹果方面也是如此。

苹果的主营业务可以分为智能硬件和软件服务两部分。其中,硬件业务共包括iPhone、Mac、iPad,可穿戴设备、智能家居及配件四个部分,软件则为Apple Music、Apple TV+、iCloud等服务,iPhone的收入几乎占据苹果的半壁江山。

尽管在10月底苹果发布的2022财年第四季财报中,iPhone的收入为426.3亿美元,同比增长9.7%;不过,在此前的第三财季中,iPhone 13的销售收入同比仅增长2.8%,不及预期。

此外,在其它硬件业务方面,第四财季,Macbook、可穿戴设备均同比增长;iPad却同比下降 13.1%。第三财季,Macbook、可穿戴设备与iPad的营收则全部同比下降。

可见,于消费者而言,高科技产品更新换代的非刚需特性,使得高频产品iPhone还能持续受到欢迎,而低频产品iPad,已难逃用户鸡肋的命运。

这就无怪乎苹果也陷入了招聘冻结的状态。据外媒报道,三位知情人士今日称,苹果公司已经暂停了几乎所有的招聘,直至2023年9月。

宏观经济的影响,也同样导致了亚马逊零售业务与会员服务的疲软。

据外媒11月4日消息,在诸多因素影响之下,亚马逊也因宏观经济前景恶化,决定暂停招聘新的员工。

亚马逊创始人贝索斯曾提出著名的 " 飞轮效应 ",一个公司各个业务板块之间相互有机的推动,就像咬合的齿轮,会带动整个业务齿轮飞速转动。亚马逊Prime会员、第三方卖家与云业务,就是亚马逊的三大齿轮,其中又以Prime会员为驱动引擎。

随着亚马逊为应对通货膨胀和运费提升进行的会员费上调措施,Prime的会员增速停滞。那个带动亚马逊的“飞轮”,也因此难再驱动了。

与此同时,经济下行影响了会员的消费力。据EMarketer的数据显示,今年的Prime Day全球销售额为125亿美元,同比增长8%左右,而往年的增速都在40%以上。

难以维系的不仅仅是用户,还有商家。

亚马逊也同样受到了更多竞争者入局的冲击。SHEIN和PatPat显示出了独立站未来发展的可能性,在亚马逊封号事件后,卖家更加注重对渠道的布局,从TikTok、Meta上买流量、转化成交。

吴晶还提到,“在经济下行的压力之下,作为大平台,对供应商压价可能会更多,如此可以增加会员数量,通过走量获得更多的销售利润与会员收益。而这与供应商的预期,是背道而驰的。这也是许多电商平台上的卖家出走的原因。”

不难看出,对于硅谷巨头们而言,它们所涉及的产业链上下游的中小企业、用户与普通消费者,在经济衰退的浪潮之下,都受到了更大的影响。作为多米诺骨效应最后受到冲击的这些科技公司们,也终将遭受重创。

参考资料:

《Twitter之后,Meta迎来“史上首次”大规模裁员》,来源:华尔街见闻;

《高通胀下,亚马逊的“飞轮”转不动了?》,来源:东哥解读电商;

《独家!我是推特员工,躲过大裁员,关于真假新闻,我知道的内幕!》,来源:一亩三分地Waraid;

《Twitter Now Asks Some Fired Workers to Please Come Back》,来源:彭博社;

《增长时代结束,华尔街如何解读科技巨头暴跌?》,来源:硅谷101。

*文中科林、吴晶为化名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Twitter

2.8k
  • SpaceX首次通过星链从太空向社交平台X上发帖
  • 美国中央司令部称击落一枚也门胡塞武装发射的导弹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硅谷风暴,推特和Meta迎来“史上最大”裁员

多米诺骨效应。

文|燃次元 陶淘 吕敬之

编辑 | 饶霞飞

硅谷的高光又一次蒙上阴影。

11月5日,上周四晚,在一封令人痛苦的、毫无人情味的提醒邮件发出后,无数的推特员工发现,自己突然被解雇了。不再有访问权限、整组人悉数离开,华人员工的工作签证泡汤后不知何去何从……

这些仅仅发生在马斯克 (Elon Musk)上任一周之后。

不少员工未曾料想,裁员75%的“谣言”被辟谣以后,靴子旋即落地,自己成为了被“优化”的那一部分。

留下的也很难觉得侥幸。据一亩三分地Warald报道,在这次裁员血洗潮中幸存的华人员工透露,他在基础设施部门工作了三年,原本近40人的团队规模,如今只压缩成了18人,“据了解,只有三个月的补偿金,没有之前承诺的年度奖金和股票,这样的公司,我也不想再呆了。”

面临裁员潮血洗的,不只是推特。

当地时间周日,据外媒援引知情人士透露,Facebook母公司Meta正计划在本周开始大规模裁员,详细信息或于周三公布。而据《华尔街日报》报道称,Meta即将开启公司史上规模最大的一次裁员,并可能是过去一年来美国科技公司中裁员数量最多的一次。

事实上,不仅仅是推特和Meta,硅谷其它科技企业同样难以幸免裁员之潮。

美国各大科技公司官方信息显示,美出行第二大巨头Lyft日前裁员了13%,并且正在寻求被收购;新兴金融科技公司Stripe打算裁员14%,约1100人。与此同时,苹果和亚马逊已经开始冻结招聘。

据互联网科技行业的观察者吴晶,美国硅谷地区科技公司的大规模“瘦身”,是由诸多宏观、微观因素导致的:经济衰退、西方滞胀的债务危机、美联储加息,美国科技企业并不乐观的业绩……

数据佐证了一些宏观因素。北京时间11月3日凌晨,美联储再次宣布将联邦基金利率上调75个基点。随后,消息面上,美股三大指数全线收绿,大型科技股跌势明显,亚马逊跌4.82%、奈飞跌4.8%、谷歌跌3.87%、Meta跌4.89%、微软跌3.54%、特斯拉跌5.64%,苹果跌幅3.73%……货币紧缩政策直接冲击着二级市场的信心。

在此情况下,科技公司各家自有各家愁。

据济容投资CEO刘沁东在播客《硅谷101》中分析,“硅谷巨头的财报中,营收可以被分为两大类,一类是大企业客户服务,主要是云服务;另一类是小微企业客户服务,比如广告。小微企业的支出,更是美国经济的缩影。因此,依托广告收入的谷歌、Meta、推特等互联网巨头,在近期的经济冲击中,就会受到较大影响。”

不过,坐拥其它收入引擎的硅谷公司,也面临着自身的遭遇。

苹果方面,受消费者对非刚需产品更新迭代需求下降的影响,2022财年,iPhone、iPad、MacBook和可穿戴设备销量均不及预期,ipad甚至出现了同比8.7%的负增长。

亚马逊的情况也不容乐观,尽管在最近的财报中,亚马逊云的收入在其中占比达15%,并且保持增长,但零售与会员仍是其现金牛。据外媒报道,受疫情消退、消费者重返实体店的影响,亚马逊的零售与会员增速也显著放缓。

可见,比起相对稳定的B端业务,C端市场受经济周期的影响更大。

而硅谷的巨头们,大都难以脱离小微企业,或是C端市场的支撑。因此,覆巢之下,难有完卵。

01、马斯克血洗推特

近一周来,推特毫无征兆地大规模裁员,引发了互联网科技界的地震。

混乱、冷酷、不公,是许多被裁员工对此次事件给出的关键词。

据彭博社报道,两名知情人士透露,一些被解雇的人正被马斯克“邀请”回推特上班,原因是他们“误被解雇了”,更重要的是,推特出现了需要这些技术人员去修复的bug。由此可见,推特此次裁员的无序性。

据一亩三分地Warald报道,推特幸存员工透露,目前,在推特非技术部门的员工,比如市场营销部门和金融部门,被裁员的比例高达70%以上。

更令推特的离职员工难以接受的在于两点,一是裁员前未事先告知员工,另外裁员时的赔偿金并不符合此前的承诺。

加州律师Lisa Bloom在其推文上写道,根据加州的法律,加州的企业必须提前60天告知即将被裁撤的员工这一相关消息,否则将受到法律的制裁。

不过,据外媒报道,在此前的特斯拉裁员事件之后,马斯克似乎已经学会了在不违法的情形之下,尽最大可能减少对离职员工的补偿。

知情人士Alice也对燃次元透露,“马老板”其实早就拟定好了裁员名单,就是因为不想给裁员补偿,所以在研究了可能给出的不违反法律的最低赔偿金方案后,才正式裁员。

据Lisa Bloom了解,在马斯克此次裁员之前,推特承诺给予离职员工两个月薪水的补偿金、一年的绩效奖金,和早期投资公司、并未上市部分的股本。然而,马斯克选择了只给予员工3个月的赔偿金,并且前两个月的补偿金如同平常薪水一样,按照在职员工的方式发放,只是员工不再有工作权限。

“因此,离职员工如果想要打赢这场官司,会很难。”不少律师在推特上表示。

此外,对于推特员工来说,最后一个月的补偿金需要签订相关的赔偿条款才能获得,但前提是放弃诉讼。

“这就意味着,如果离职员工想要拿到额外的一个月补偿金,就必须要放弃诉讼;但是如果不诉讼,就拿不到年终奖和股本。所以,我的很多朋友依然打算上诉。”推特的前员工在一亩三分地Warald中提到。

在这次大裁员中,马斯克被人诟病的问题还体现在很多方面,其中还包括种族歧视、残障歧视、对自己打造的“言论自由沃土”的背叛……

早在今年4月,马斯克在接受TED主席克里斯·安德森的采访时,扬言要改变当下糟糕的舆论环境,并表明其收购推特的意图,是将推特打造成一个畅所欲言的地方,他表示,“一个在最大程度上被信任且广泛包容的平台对文明的未来至关重要”。

然而,“屠龙者”马斯克,终成了“恶龙”。

据一些推特用户爆料,“灭霸”马斯克直接裁撤了无障碍部门的全部工作人员,人权部门也遭遇了“团灭”。

“记者们都在关注推特的裁员,当你们聚焦在伦理、信誉、安全等问题时,别忘了关注推特的无障碍部门。你能想象一家规模达3500位雇员的企业,没有无障碍部门吗?这样的公司根本不值得为之工作。”在推特上,有用户的推文如此写道。

图/推特被裁员工的一些推文 来源/推特

此外,据彭博社报道,马斯克在印度裁撤了90%的员工。在美国,拉丁美裔员工则遭到了更具有针对性的裁员。

在硅谷,推特的裁员不是孤例。Meta的腥风血雨,也即将到来。

据华尔街见闻报道,虽然知情人士并未透露Meta具体的裁员比例,但有网友猜测,这一比例将高达20%。截至今年9月底,Meta员工总数已经超8.7万人。这也意味着自今年科技行业出现裁员潮以来,预计Meta的失业人数将是大型科技公司中最多的。

另据《华尔街日报》报道,Meta还有一项“秘密武器”,扎克伯格计划在未来几个月削减至少10%的公司成本,并祭出“30天名单”,上了名单的员工有30天时间在内部申请新的职位,否则就要离开公司。

02、难兄难弟推特与Meta

追溯推特和Meta的营收表现,就不难理解他们裁员背后的理由。

2022年第二季度,推特“扭盈为亏”,净亏损2.7亿美元,相较于2021年第二季度的0.67亿美元净利润跌超了503%,相较于上季度的5.13亿美元净利润更是有866%的跌幅。

拆分来看,推特利润的收缩与其增加的人工成本,还有收缩的广告营收,都脱不开干系。

一方面,推特的营收增速明显放缓。

2021年第二季度,推特实现了11.9亿美元的总营收,同比增幅达到了74%,然而,在创下这个“高光时刻”之后,推特的营收就迎来了连续四个季度的同比增速收窄,到了2022年第二季度,推特单季度营收为11.77亿美元,甚至开始出现1%的同比负增长。

但是另一边,推特的行政管理费用却同比猛增。

还是追溯到2021年第二季度,推特的“高光时刻”也是其人工效率较高的时刻,当季度,推特行政管理费为1.41亿美元,同比锐减43%。然而,此后推特的管理费用同比增幅为60%、55%、28%、54%,而营收的同比增幅却分别只有37%、22%、16%和-1%。

数据来源/推特财务报表 燃次元制图

对于推特管理费用增长与营收增长不成正比的现象,海外投资总监科林分析了三个主要原因。

在科林看来,首先,全球疫情影响消解后,推特恢复了大面积地招聘,导致人工成本的增加。

其次, 2020年,尤其是上半年,推特的广告收入处于低基数,因此2021年上半年的同比增幅会更为明显,而随着单季度的营收恢复,增幅也随之趋缓。

另外, 去年9月份,苹果更新了用户隐私规则,极大程度地影响了个性化广告推荐的效率,自然也影响了推特广告收入。

刘沁东则分析,对于依托小微企业的广告收入为主的互联网公司而言,其营收受经济周期的影响,较依托大公司云业务的科技公司来说,会更大。

而随着管理费用和营收增速比例的失衡,推特的人均创收水平增速也在放缓。

数据来源/wind数据 燃次元制图

Wind数据显示,推特在2016-2018年人均创收在71-78万美元/年的水平,然而过了2018年,推特的人均创收同比开始负增长。

科林表示,这主要是因为2018年后,互联网行业竞争十分激烈,“尤其是随着谷歌和亚马逊云业务的崛起,两家在智能化广告推荐的算法上较推特更有优势,推特为了弥补降低的生产力陷入了不断扩招的‘陷阱’。“

外媒也曾报道称,2013年上半年,推特仅有约2000名员工。而到2021年年底,推特员工已经超过7500名。

“我认为马斯克这波裁员和推特不断放缓的人均创收增速有关系。”“科林总结道,“个人认为,马斯克会从管理层裁员开始,下一步要完全改变推特的商业模式和运营策略。例如,不断增加真实用户的活跃度;在内容端不断优化、控制敏感内容的屏蔽次数、不断提升用户讨论热点话题的参与度。”

人类的悲喜可能并不相同,但企业的“滑铁卢”却总是惊人的相似。Meta与推特正在面临十分类似的情况。

同样在2021年第二季度创下同比55.6%的营收增速,以及100.73%的净利润增速后,Meta也开始“历劫”。

2022年第三季度,Meta营收277.1亿美元,同比负增长4.47%;净利润43.95亿美元,同比负增长52.2%。

不同的是,与推特被收购后被马斯克这个“外来人”强行裁员相比,Meta已经有意识地控制人工成本了。2022年第三季度,Meta管理行政费用33.84亿美元,同比增长14.87%,相较于上季度管理行政费用同比52.71%的增长已经有明显地放缓。

不过,同样是以互联网广告为营收大本营的Meta,也受到了来自企业主减少广告投放和苹果隐私设置对广告收入的冲击。此外,TikTok与之竞争的加剧,还使得Meta今年以来市值蒸发超5500亿美元,股票市盈率降至11.4倍,在大型科技股中垫底。

而在不少业内人士看来,Meta的困境还在于对元宇宙投资的入不敷出。

上个月,投资公司Altimeter Capital在给扎克伯格的一封公开信中称,希望将对元宇宙的投资砍半至每年50亿美元,这一定程度上也反映了重量级股东对Meta押注元宇宙的强烈不满。

“在用户消费时长、用户数量还有开发者的软件生态这三个投资人关心的核心指标方面,Meta还没有给出令人满意的答案。”Stone Forest Capital的合伙人兼董事总经理李肇宇在播客《硅谷101》中谈到。

03、深陷泥潭的其它企业

推特、Meta之外,绝大多数硅谷企业,也难逃裁员或是招聘冻结的命运。

吴晶对燃次元分析道,“经济衰退、通胀上升、利率飙升,还有美国互联网科技企业对于后疫情时代经济恢复的过于乐观,都是当下硅谷大厂裁员的原因。”

Lyft的董事长和总裁格林和齐默尔就在给离职员工的邮件中表示,“我们无法对抗美国通货膨胀和经济放缓的现实情况。在2023年中,我们需要更好地执行计划,而不必为应对外部事件而改变计划。当前严峻的现实情况是,今天的行动为我们设定了这样的目标。”

实际上,在企业主缩减广告成本之外,消费的降级同样是影响硅谷其它巨头营收和利润的重要因素。

苹果方面也是如此。

苹果的主营业务可以分为智能硬件和软件服务两部分。其中,硬件业务共包括iPhone、Mac、iPad,可穿戴设备、智能家居及配件四个部分,软件则为Apple Music、Apple TV+、iCloud等服务,iPhone的收入几乎占据苹果的半壁江山。

尽管在10月底苹果发布的2022财年第四季财报中,iPhone的收入为426.3亿美元,同比增长9.7%;不过,在此前的第三财季中,iPhone 13的销售收入同比仅增长2.8%,不及预期。

此外,在其它硬件业务方面,第四财季,Macbook、可穿戴设备均同比增长;iPad却同比下降 13.1%。第三财季,Macbook、可穿戴设备与iPad的营收则全部同比下降。

可见,于消费者而言,高科技产品更新换代的非刚需特性,使得高频产品iPhone还能持续受到欢迎,而低频产品iPad,已难逃用户鸡肋的命运。

这就无怪乎苹果也陷入了招聘冻结的状态。据外媒报道,三位知情人士今日称,苹果公司已经暂停了几乎所有的招聘,直至2023年9月。

宏观经济的影响,也同样导致了亚马逊零售业务与会员服务的疲软。

据外媒11月4日消息,在诸多因素影响之下,亚马逊也因宏观经济前景恶化,决定暂停招聘新的员工。

亚马逊创始人贝索斯曾提出著名的 " 飞轮效应 ",一个公司各个业务板块之间相互有机的推动,就像咬合的齿轮,会带动整个业务齿轮飞速转动。亚马逊Prime会员、第三方卖家与云业务,就是亚马逊的三大齿轮,其中又以Prime会员为驱动引擎。

随着亚马逊为应对通货膨胀和运费提升进行的会员费上调措施,Prime的会员增速停滞。那个带动亚马逊的“飞轮”,也因此难再驱动了。

与此同时,经济下行影响了会员的消费力。据EMarketer的数据显示,今年的Prime Day全球销售额为125亿美元,同比增长8%左右,而往年的增速都在40%以上。

难以维系的不仅仅是用户,还有商家。

亚马逊也同样受到了更多竞争者入局的冲击。SHEIN和PatPat显示出了独立站未来发展的可能性,在亚马逊封号事件后,卖家更加注重对渠道的布局,从TikTok、Meta上买流量、转化成交。

吴晶还提到,“在经济下行的压力之下,作为大平台,对供应商压价可能会更多,如此可以增加会员数量,通过走量获得更多的销售利润与会员收益。而这与供应商的预期,是背道而驰的。这也是许多电商平台上的卖家出走的原因。”

不难看出,对于硅谷巨头们而言,它们所涉及的产业链上下游的中小企业、用户与普通消费者,在经济衰退的浪潮之下,都受到了更大的影响。作为多米诺骨效应最后受到冲击的这些科技公司们,也终将遭受重创。

参考资料:

《Twitter之后,Meta迎来“史上首次”大规模裁员》,来源:华尔街见闻;

《高通胀下,亚马逊的“飞轮”转不动了?》,来源:东哥解读电商;

《独家!我是推特员工,躲过大裁员,关于真假新闻,我知道的内幕!》,来源:一亩三分地Waraid;

《Twitter Now Asks Some Fired Workers to Please Come Back》,来源:彭博社;

《增长时代结束,华尔街如何解读科技巨头暴跌?》,来源:硅谷101。

*文中科林、吴晶为化名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