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苹果“砍单”,代工厂数万人离职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苹果“砍单”,代工厂数万人离职

歌尔会是下一个欧菲光吗?

文|盒饭财经  刘星志

编辑|赵晋杰

一则传闻让国内两大“果链”行业龙头呈现出截然不同的股价走势。11月9日早盘,歌尔股份开盘一字跌停,报20.72元/股;立讯精密则开盘大涨4.62%。

事情起于11月8日晚7时左右股吧社区流传的一则消息。根据网传截图,该传闻核心有两点:第一,歌尔股份AirPods不良率造假三年;第二,立讯精密会拿到80%苹果订单。该传闻还称“歌尔突发利空,说是晚上发公告”。

传闻在股吧社区疯转的同时,在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平台上,歌尔潍坊工厂裁员相关短视频也开始流传。一条视频显示,11月7日开始,歌尔潍坊工厂大批员工陆续提着行李离开工厂。发布视频的账号认证信息为“青岛金三迎劳务服务有限公司”,视频录制者称11月8日一个下午,在工厂门口已经发出去2000多张招工传单。

该公司人士向盒饭财经表示,歌尔潍坊工厂已经停止招聘。“那边都已经停工了还去干嘛?”据澎湃新闻报道,歌尔股份近期已不再招聘临时工,但正式工仍在招聘,不过月薪有所下调。

另一家劳务公司负责人向盒饭财经透露,歌尔潍坊工厂离职2-4万人。“浙江嘉善立讯电子还在招人,可以从潍坊免费发车接人。”

传闻发酵两个小时后,11月8日晚间,歌尔股份发布风险提示性公告称,该公司近日收到境外某大客户的通知,暂停生产其一款智能声学整机产品。目前与该客户的其他产品项目合作仍在正常开展。

歌尔股份预计,本次业务变动影响2022年度营业收入不超过33亿元,约占该公司2021年度经审计营业收入的4.2%。“该事项对公司经营业绩的影响仍在评估中。公司将尽快推动相关评估工作,并按照相关法律法规的要求履行信息披露义务。”歌尔股份对外解释说。

11月9日凌晨,知名苹果分析师郭明錤在推特发文称,根据其调查这款产品可能是苹果的AirPods Pro 2,歌尔股份暂停生产较可能是因为生产问题,而非需求问题。

郭还表示,为填补生产缺口,第一供应商立讯精密已扩产并取得所有AirPods Pro 2订单,成为AirPods Pro 2独家组装厂商,估计2022年四季度AirPods Pro 2出货量2000万左右。

此外,还有传闻称歌尔股份将被踢出“果链”,并面临罚款,歌尔股份相关负责人在回应《证券时报》时表示,“‘踢出果链’明显是谣传,公司只是应需求暂停客户一款产品,其余的项目都在正常合作。包括罚款多少亿的传闻,都是不实信息,公司还在评估具体损失,会及时公告。”

歌尔股份已经不是年内第一家传出被踢出“果链”的厂商。早在今年5月份,韩国媒体The Elec就曾报道,京东方因改变OLED面板的设计标准,导致良品率达不到苹果要求,而被苹果暂停供货。

国内“果链”厂商为何频频遭遇苹果砍单事件?在产业观察家、丁科技创始人丁少将看来,症结恰恰出在代工厂利润太过薄弱上。消费电子代工厂处于整个电子信息产业链微笑曲线的谷底,“为了提升利润,(代工厂)在品控方面往往会出现一些问题。”

国内的“果链”企业中,歌尔股份是绝对的元老。2009年苹果正式进入国内市场,仅仅一年后的2010 年,作为当时全球声学零部件龙头的歌尔股份就进入了苹果供应链,为苹果供应声学组件、有线耳机等。

但彼时这部分业务还只是边缘业务,歌尔股份真正走进大众视野,还要等到2018年。2017年7月,歌尔的竞争对手立讯精密拿到苹果AirPods代工资格,并凭借接近100%的良品率获得苹果青睐,最终占据60%的代工份额。歌尔股份2018年进入AirPods供应链,成为仅次于立讯精密的苹果第二大代工厂,占据AirPods代工30%份额。

虽然两者份额差了一倍,但AirPods带来的红利依旧让歌尔股份的业绩迎来爆发式增长。2019年开始,歌尔股份的营收开始成倍增长,从2018年的237.51亿元,增长至782.21亿元。

上月底,歌尔股份披露了2022年三季度财报,数据显示,今年前三季度,歌尔股份营收约741.53亿元,同比增长40.47%,为2019年三季报以来最低增速;净利润约为38.4亿元,同比增长15.23%。其中今年前三季度,智能声学整机收入同比增长3.6%至约198.92亿元。

如今超30亿元大单被砍,无疑会使其短期业绩持续承压。“这件事一方面会对歌尔的营收和业绩造成负面影响,但更重要的是品牌层面受到的冲击,进而连累资本市场对其价值的评估。”丁少将表示。

近年来,凭借苹果订单带来的利润和品牌效应,歌尔股份也一直在布局VR等产品线,意图摆脱“苹果依赖症”。

VR行业仍未等来产品爆发时刻,叠加大客户苹果砍单,试图将鸡蛋分到不同篮子里的歌尔股份,正在经历最难的一个冬天。

对于“果链”企业来说,“苹果依赖症”已经是一个老生常谈的话题。

仅从TWS耳机(真无线耳机)这块细分市场来看,在苹果AirPods发布后,各家手机厂商以及第三方品牌都跟进推出了自己的产品,但据Canalys数据,今年一季度全球TWS耳机出货量6820万台,苹果出货量为2170万台,占据市场份额31.8%,排名第一。加上品牌溢价,苹果在TWS耳机市场牢牢占据统治地位。

Air Pods Pro

此外,同一产品多厂商代工也是苹果的惯用套路,代工厂之间相互竞争,也给了苹果充分的议价空间。

这种情况带来的直接后果就是,“果链”企业赚钱越来越难了。2016年到2021年,歌尔股份的毛利率从22.39%下降到14.13%,同期,立讯精密毛利率也从21.5%下降至12.28%。

对于歌尔股份、立讯精密这样与苹果强绑定的企业来说,目前面临一个两难困境:一方面,电子产品市场持续萎靡,供应链不时受到疫情影响,人工和原材料价格不断上涨,再加上苹果为了自身利润不断压价,为苹果代工的辛苦钱越来越难赚;但另一方面,苹果是大客户,自身短时间内无法摆脱其影响。

最典型的案例莫过于欧菲光,2020年9月有媒体报道苹果将欧菲光移出iPad供应链名单;12月韩媒报道欧菲光被苹果移出相机模块供应链。2021年1月欧菲光公告出售旗下4家子公司;3月中旬欧菲光公告终止了与苹果的合作。

虽然近年来欧菲光也积极拓展新能源车等方面的业务,但被踢出“果链”依旧影响了其超过两成的业务,公司股价从2020年7月14日的23.33元跌到2022年11月8日的5.59元,下跌超七成。

而歌尔股份对苹果的依赖程度比欧菲光更高,2021年年报显示,歌尔股份对最大客户的销售额占营收的42.49%。

为了尽可能提升利润率,代工厂往往会在品控上出现一些问题。“不能说良品率不佳是代工厂的普遍现象,只能说代工厂存在着在品控和利润之间找好平衡的需求。”丁少将解释道。

这种平衡一旦把握不好,就会造成品控和良品率的下降。苹果对供应链标准极为严苛,据澎湃新闻报道,歌尔股份此次丢单主要原因就是良率不佳。

为了摆脱“苹果依赖症”,歌尔股份从2012年就已经开始布局VR为代表的智能硬件业务,2016年歌尔股份成为索尼PSVR的独家代理商。

截至目前,歌尔股份是Meta和PICO等厂商VR产品的核心代工商,VR代工市场份额高达70%以上,这部分营收占总营收的比重也在不断上涨。

2020年年底,歌尔股份审议通过了控股子公司歌尔微电子分拆上市事项。歌尔微电子主营精密零组件业务,这部分业务营收占比在歌尔股份全部营收中不断走低,而智能硬件业务占比则快速提升。分拆上市,既能给歌尔股份提供新的融资渠道,也为后续专注于VR爆发可能带来的业务发展做好准备。

然而,虽然傍上了Meta、PICO等行业巨头,但想象中的戴着VR躺赚的日子却并没到来。

三年时间,烧光上百亿美金补贴用户、教育市场的Meta,在主营广告业务收入降低之际,也放慢了VR部门的扩张速度,开始过冬。

Meta Quest

今年8月起,其VR产品Quest 2将从原来的299美元-399美元涨价至399.99美元-499.99美元。Quest2是目前市场上的销售主力,涨价使其三季度销量同比锐减52%,受此影响,今年三季度全球VR头显出货量为138万台,较去年同比下滑42%。

与苹果相比,一涨价就哑火的VR,短期内显然无法支撑歌尔股份的增长诉求。当下,苹果订单对于歌尔股份仍旧不可替代。

对于歌尔股份来说,本次丢单事件对其营收和品牌已经造成冲击,当务之急自然是不让影响进一步扩大,郭明錤在推特上表示,歌尔股份何时恢复生产AirPods Pro 2,以及此事件影响是否会扩及明年苹果的订单,目前并不清楚。

从短期来看,歌尔股份仍需投入更多技术和资源,改善其良品率,尽快符合苹果标准,防止事态进一步扩大。但从更长期来看,“把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或是某几个篮子里,经营风险都是比较大的,”丁少将表示,“所以从这件事也可以看出,对于歌尔来说,客户和核心业务的多元化,仍旧是十分紧迫。”

参考资料:

《越南没有晶圆厂》品玩

《苹果踢走京东方了么》字母榜

《33亿苹果耳机订单易手!歌尔开盘跌停,郭明錤称立讯全面接手》澎湃新闻

《“摆脱”苹果单飞?歌尔股份的“心酸”与“无奈”》博望财经

《歌尔的救赎:字节加持的Pico》海豚投研

来源 | 盒饭财经(ID:daxiongfan)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歌尔股份

3.4k
  • xAI获60亿美元融资,马斯克拟打造大型超算,5G50ETF(159811)上涨近1%,歌尔股份领涨近6%
  • 5个月11家公司终止分拆计划,A股分拆上市降温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苹果“砍单”,代工厂数万人离职

歌尔会是下一个欧菲光吗?

文|盒饭财经  刘星志

编辑|赵晋杰

一则传闻让国内两大“果链”行业龙头呈现出截然不同的股价走势。11月9日早盘,歌尔股份开盘一字跌停,报20.72元/股;立讯精密则开盘大涨4.62%。

事情起于11月8日晚7时左右股吧社区流传的一则消息。根据网传截图,该传闻核心有两点:第一,歌尔股份AirPods不良率造假三年;第二,立讯精密会拿到80%苹果订单。该传闻还称“歌尔突发利空,说是晚上发公告”。

传闻在股吧社区疯转的同时,在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平台上,歌尔潍坊工厂裁员相关短视频也开始流传。一条视频显示,11月7日开始,歌尔潍坊工厂大批员工陆续提着行李离开工厂。发布视频的账号认证信息为“青岛金三迎劳务服务有限公司”,视频录制者称11月8日一个下午,在工厂门口已经发出去2000多张招工传单。

该公司人士向盒饭财经表示,歌尔潍坊工厂已经停止招聘。“那边都已经停工了还去干嘛?”据澎湃新闻报道,歌尔股份近期已不再招聘临时工,但正式工仍在招聘,不过月薪有所下调。

另一家劳务公司负责人向盒饭财经透露,歌尔潍坊工厂离职2-4万人。“浙江嘉善立讯电子还在招人,可以从潍坊免费发车接人。”

传闻发酵两个小时后,11月8日晚间,歌尔股份发布风险提示性公告称,该公司近日收到境外某大客户的通知,暂停生产其一款智能声学整机产品。目前与该客户的其他产品项目合作仍在正常开展。

歌尔股份预计,本次业务变动影响2022年度营业收入不超过33亿元,约占该公司2021年度经审计营业收入的4.2%。“该事项对公司经营业绩的影响仍在评估中。公司将尽快推动相关评估工作,并按照相关法律法规的要求履行信息披露义务。”歌尔股份对外解释说。

11月9日凌晨,知名苹果分析师郭明錤在推特发文称,根据其调查这款产品可能是苹果的AirPods Pro 2,歌尔股份暂停生产较可能是因为生产问题,而非需求问题。

郭还表示,为填补生产缺口,第一供应商立讯精密已扩产并取得所有AirPods Pro 2订单,成为AirPods Pro 2独家组装厂商,估计2022年四季度AirPods Pro 2出货量2000万左右。

此外,还有传闻称歌尔股份将被踢出“果链”,并面临罚款,歌尔股份相关负责人在回应《证券时报》时表示,“‘踢出果链’明显是谣传,公司只是应需求暂停客户一款产品,其余的项目都在正常合作。包括罚款多少亿的传闻,都是不实信息,公司还在评估具体损失,会及时公告。”

歌尔股份已经不是年内第一家传出被踢出“果链”的厂商。早在今年5月份,韩国媒体The Elec就曾报道,京东方因改变OLED面板的设计标准,导致良品率达不到苹果要求,而被苹果暂停供货。

国内“果链”厂商为何频频遭遇苹果砍单事件?在产业观察家、丁科技创始人丁少将看来,症结恰恰出在代工厂利润太过薄弱上。消费电子代工厂处于整个电子信息产业链微笑曲线的谷底,“为了提升利润,(代工厂)在品控方面往往会出现一些问题。”

国内的“果链”企业中,歌尔股份是绝对的元老。2009年苹果正式进入国内市场,仅仅一年后的2010 年,作为当时全球声学零部件龙头的歌尔股份就进入了苹果供应链,为苹果供应声学组件、有线耳机等。

但彼时这部分业务还只是边缘业务,歌尔股份真正走进大众视野,还要等到2018年。2017年7月,歌尔的竞争对手立讯精密拿到苹果AirPods代工资格,并凭借接近100%的良品率获得苹果青睐,最终占据60%的代工份额。歌尔股份2018年进入AirPods供应链,成为仅次于立讯精密的苹果第二大代工厂,占据AirPods代工30%份额。

虽然两者份额差了一倍,但AirPods带来的红利依旧让歌尔股份的业绩迎来爆发式增长。2019年开始,歌尔股份的营收开始成倍增长,从2018年的237.51亿元,增长至782.21亿元。

上月底,歌尔股份披露了2022年三季度财报,数据显示,今年前三季度,歌尔股份营收约741.53亿元,同比增长40.47%,为2019年三季报以来最低增速;净利润约为38.4亿元,同比增长15.23%。其中今年前三季度,智能声学整机收入同比增长3.6%至约198.92亿元。

如今超30亿元大单被砍,无疑会使其短期业绩持续承压。“这件事一方面会对歌尔的营收和业绩造成负面影响,但更重要的是品牌层面受到的冲击,进而连累资本市场对其价值的评估。”丁少将表示。

近年来,凭借苹果订单带来的利润和品牌效应,歌尔股份也一直在布局VR等产品线,意图摆脱“苹果依赖症”。

VR行业仍未等来产品爆发时刻,叠加大客户苹果砍单,试图将鸡蛋分到不同篮子里的歌尔股份,正在经历最难的一个冬天。

对于“果链”企业来说,“苹果依赖症”已经是一个老生常谈的话题。

仅从TWS耳机(真无线耳机)这块细分市场来看,在苹果AirPods发布后,各家手机厂商以及第三方品牌都跟进推出了自己的产品,但据Canalys数据,今年一季度全球TWS耳机出货量6820万台,苹果出货量为2170万台,占据市场份额31.8%,排名第一。加上品牌溢价,苹果在TWS耳机市场牢牢占据统治地位。

Air Pods Pro

此外,同一产品多厂商代工也是苹果的惯用套路,代工厂之间相互竞争,也给了苹果充分的议价空间。

这种情况带来的直接后果就是,“果链”企业赚钱越来越难了。2016年到2021年,歌尔股份的毛利率从22.39%下降到14.13%,同期,立讯精密毛利率也从21.5%下降至12.28%。

对于歌尔股份、立讯精密这样与苹果强绑定的企业来说,目前面临一个两难困境:一方面,电子产品市场持续萎靡,供应链不时受到疫情影响,人工和原材料价格不断上涨,再加上苹果为了自身利润不断压价,为苹果代工的辛苦钱越来越难赚;但另一方面,苹果是大客户,自身短时间内无法摆脱其影响。

最典型的案例莫过于欧菲光,2020年9月有媒体报道苹果将欧菲光移出iPad供应链名单;12月韩媒报道欧菲光被苹果移出相机模块供应链。2021年1月欧菲光公告出售旗下4家子公司;3月中旬欧菲光公告终止了与苹果的合作。

虽然近年来欧菲光也积极拓展新能源车等方面的业务,但被踢出“果链”依旧影响了其超过两成的业务,公司股价从2020年7月14日的23.33元跌到2022年11月8日的5.59元,下跌超七成。

而歌尔股份对苹果的依赖程度比欧菲光更高,2021年年报显示,歌尔股份对最大客户的销售额占营收的42.49%。

为了尽可能提升利润率,代工厂往往会在品控上出现一些问题。“不能说良品率不佳是代工厂的普遍现象,只能说代工厂存在着在品控和利润之间找好平衡的需求。”丁少将解释道。

这种平衡一旦把握不好,就会造成品控和良品率的下降。苹果对供应链标准极为严苛,据澎湃新闻报道,歌尔股份此次丢单主要原因就是良率不佳。

为了摆脱“苹果依赖症”,歌尔股份从2012年就已经开始布局VR为代表的智能硬件业务,2016年歌尔股份成为索尼PSVR的独家代理商。

截至目前,歌尔股份是Meta和PICO等厂商VR产品的核心代工商,VR代工市场份额高达70%以上,这部分营收占总营收的比重也在不断上涨。

2020年年底,歌尔股份审议通过了控股子公司歌尔微电子分拆上市事项。歌尔微电子主营精密零组件业务,这部分业务营收占比在歌尔股份全部营收中不断走低,而智能硬件业务占比则快速提升。分拆上市,既能给歌尔股份提供新的融资渠道,也为后续专注于VR爆发可能带来的业务发展做好准备。

然而,虽然傍上了Meta、PICO等行业巨头,但想象中的戴着VR躺赚的日子却并没到来。

三年时间,烧光上百亿美金补贴用户、教育市场的Meta,在主营广告业务收入降低之际,也放慢了VR部门的扩张速度,开始过冬。

Meta Quest

今年8月起,其VR产品Quest 2将从原来的299美元-399美元涨价至399.99美元-499.99美元。Quest2是目前市场上的销售主力,涨价使其三季度销量同比锐减52%,受此影响,今年三季度全球VR头显出货量为138万台,较去年同比下滑42%。

与苹果相比,一涨价就哑火的VR,短期内显然无法支撑歌尔股份的增长诉求。当下,苹果订单对于歌尔股份仍旧不可替代。

对于歌尔股份来说,本次丢单事件对其营收和品牌已经造成冲击,当务之急自然是不让影响进一步扩大,郭明錤在推特上表示,歌尔股份何时恢复生产AirPods Pro 2,以及此事件影响是否会扩及明年苹果的订单,目前并不清楚。

从短期来看,歌尔股份仍需投入更多技术和资源,改善其良品率,尽快符合苹果标准,防止事态进一步扩大。但从更长期来看,“把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或是某几个篮子里,经营风险都是比较大的,”丁少将表示,“所以从这件事也可以看出,对于歌尔来说,客户和核心业务的多元化,仍旧是十分紧迫。”

参考资料:

《越南没有晶圆厂》品玩

《苹果踢走京东方了么》字母榜

《33亿苹果耳机订单易手!歌尔开盘跌停,郭明錤称立讯全面接手》澎湃新闻

《“摆脱”苹果单飞?歌尔股份的“心酸”与“无奈”》博望财经

《歌尔的救赎:字节加持的Pico》海豚投研

来源 | 盒饭财经(ID:daxiongfan)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