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当万达、博纳领跑剧集热度榜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当万达、博纳领跑剧集热度榜

这些“影”字头公司在今后的剧集市场,或许将成为常客。

文|犀牛娱乐 胖部

编辑|朴芳

11月初的剧集市场,热度榜上多出了几家电影公司。

其中优酷独播、已经拿下了若干个热度榜一的《点燃我,温暖你》,就是阿里影业敦淇工作室开发的;而至今稳定在热度榜前二的台网剧《谢谢你医生》,万达影视和新媒诚品都是该剧的出品方。

还有一部虽然热度稍逊一筹,但凭借蔡文静、彭冠英二搭,在剧迷圈里讨论度颇高的《不期而至》,是博纳影业和旗下的博纳热爱影视出品的新作。

民营影业公司重回剧集热度榜前列。2016年以来伴随着剧集行业的发展,这些老牌公司先后开始了不同程度的发力;2020年之后,剧集业务甚至成为不少公司的主要营收来源。

在这背后,是行业新格局下影视制作端业务模式的整体调整,以及行业生态中心的偏移。而这些电影起家的公司,在剧集领域其实并未表现出“降维打击”的优势,但各自表现出的一些制作思路和打法,也有值得注意的地方。

可以判断的是,这些“影”字头公司在今后的剧集市场,或许将成为常客。

寒冬期,老牌影业公司抱剧取暖

在影视行业发展前期,如华谊、光线等都曾是年度热剧榜的常客,前者有《士兵突击》《我的团长我的团》《蜗居》等,光线则推出过《马大姐新传》《新上海滩》《A计划》等电视剧。但伴随着公司业务调整都经历了一段降温期。

2016年之后,以长视频平台为核心的内容新业态下,剧集采购价节节攀升,影业公司再度先后转身做剧。

万达在2016年全资收购新媒诚品,正式开始进军剧集产业;华谊在2017年发布“I计划”,以多部片单宣布回归剧作领域;还有此前多年只做参投的博纳,于冬2018年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从2018年开始将大力发展剧集业务,希望未来三年实现剧集和电影的利润三七开。

彼时这些“X大”老牌影业公司转入剧集产业,有着一些共性的思路。

首先是华谊、博纳、万达和光线都主要是以旗下子公司开辟新业务,当时很大程度上还是基于开发新业务线的考虑。

博纳2018年成立了博纳热爱影视,也就是《不期而至》的出品方;光线则在2020年携彩条屋影业发布14部IP改编片单;《北辙南辕》制作方美拉传媒是华谊子公司,也与七印象影业保持着深度合作。

截取自《不期而至》海报

其次是结合自身在电影方面积累的IP或资源,作为在剧集领域的突破口,这或许表现出了老牌影业的一些自信和底气。

比如华谊就宣布过将旗下的《集结号》《私人订制》《老炮儿》“影改剧”;开发方向上,光线主打青春和漫改,而博纳此前曾宣布与公安部达成了充分信任,将延续其主旋律优势打造刑侦类作品。

但事实证明,几家民营影业并未在剧集领域实现快速发展。除了万达通过收购新媒诚品、获取了现成的制片团队和平台渠道,其他几家的业务推进目前来说不算顺利。

今年以来,万达影视参与的《沉香如屑》《谢谢你医生》都属于头部作品,而2021年输出《号手就位》《与君歌》《亲爱的爸妈》《一见倾心》等8部作品,制作体量和播放情况都可圈可点;但也需要看到,这些作品中大部分都不是万达系主控的。

万达电影2022半年报截图

博纳方面的剧集开发动作则要慢得多,其招股书中标记为主管“电视剧投资业务”的子公司博纳热爱影视,从2018年成立以来仅输出了两部作品,分别为2020年的《阳光之下》和今年的《不期而至》,而且后者可以说是根据前作的大热CP开发的衍生剧集。

华谊兄弟虽然输出作品的频率不低,而且不乏头部体量的内容,但除了《古董局中局》《鬼吹灯》这两个七印象制作的IP系列,少有口碑、热度过硬的作品,去年的《北辙南辕》、今年的《消失的孩子》都存在不同程度的争议。

而光线传媒在2020年发布的片单至今没有作品开播,《山河枕》《春日宴》《拂玉鞍》等片单内容宣布与平台达成合作,其中《拂玉鞍》制作完成处于待播状态;去年参投的《山河月明》《云顶天宫》两部欢瑞剧和主控的《无法直视》后,今年并无新剧上线。

从各家公司的表现来看,输出头部内容的效率不算高,其中的主控内容更是少之又少,而且在当前大环境下几乎没有和平台形成绑定关系。单就剧集市场来看,这些老牌影企的竞争力并不强。

但可以肯定,在寒冬期加疫情的影响下,各家坚持发力剧集的动作还将持续下去。尤其是这方面业务已经给各公司带来了较好的收益,以华谊为例,去年取得收入排名前二的作品分别为《北辙南辕》和《古董局中局之掠宝清单》。

华谊兄弟2021年财报截图

这也是许多电影公司在当下的选择。比如出品《点燃我,温暖你》的阿里影业,2018年开启自制剧尝试后,到2020年开始持续输出悬疑剧如“重生”系列,以及《炽道》《点燃我,温暖你》等情感类剧集。

在这背后,影视公司也经历了新一轮的业务调整。就在博纳、万达等在剧集红海中激起水花的同时,今年国庆档华策以一部《万里归途》吹响了对电影业务的进军号。而这或许代表着在市场急剧变化的当下,制作端将持续选择多点发力。

炒CP、囤IP、做分账,影企做剧的突破口在哪?

2020年,根据大热网文《掌中之物》改编的《阳光之下》在芒果TV独播,蔡文静、彭冠英作为女主和反派上演的虐恋剧情,当年曾经带动了不小的热度和争议,,尤其是该剧的探案题材限制决定了两个人不可能最终在一起。

两年后,博纳新作《不期而至》,让蔡文静、彭冠英“二搭”作为男女主角,被CP粉们称为“神仙售后”。

但如果从成绩来看,《阳光之下》在芒果TV实现了近20亿播放量,在猫眼网络剧热度榜拿下过5个日冠,在同期剧集中表现出挑。

而延续“邪门CP”、且根据剧情简介看这次会有HE的《不期而至》,11月2日在优酷开播后一度冲到云合数据、猫眼专业版等热度榜前二,但几天后已经跌出前五。

究其原因,《不期而至》确实把大量功夫放在复制前作二人的CP关系上,但一方面,两年前的CP粉本身的活跃程度有限,核心受众体量不足以支撑一部剧的出圈;另一方面,如果脱离了粉丝滤镜,《不期而至》的剧情就显得有些老套,男女主扛剧的能力显然也不够。

相比之下,杨幂+白宇的《谢谢你医生》作为万达影视出品的新剧,数据表现可圈可点。但也需要看到,这一表现与此前行业预期的大爆仍然有一定距离。而主要的槽点,仍然是围绕男女主的核心剧情出了问题。

面对快速变化的市场,当各民营影业公司逐渐完善起开发能力之后,还要一个验证市场观察和内容方向的过程,也必然会经历一些试错。而对于这些不缺制作资源和渠道的、尤其是老牌的民营影企们来说,当下最需要的或许是一部爆款来证明自己。

从开发方向上看,各家都有一些捕捉潮流内容的动作。比如光线片单里有不少漫改类内容;华谊的《宣判》《警鹰》、万达的《完美证据》《叱咤之城》《画眉》等则发力多元主旋律题材;还有IP改编方面,有新媒诚品的《仙剑奇侠传四》、华谊改编马伯庸作品的《云客江湖》等。

而在此期间,近几年业绩承压的影业公司,也在发力包括分账剧、网络电影、短剧等的内容形式。华谊是其中比较有代表性的,其去年上线的分账剧《春来枕星河》《喵喵汪汪》再到今年的剧版《东北插班生》,已经在这方面和爱奇艺形成了比较稳定的合作。

同时,华谊也出品了《中华英雄之风云再起》《九指神丐》等网络电影投放爱奇艺;万达影视则尝试了更多版权运营途径,比如授权改编剧本杀《斗破苍穹云岚篇》,以及尝试短剧赛道的“菁英+”计划,其中《对方正在输入中》已在芒果TV上线。

无论是版权剧、分账剧,还是网络电影、短剧,都代表着传统影业公司在新的市场环境下,试图开发多元业务线以扩大营收的努力。

随着《谢谢你医生》《不期而至》登上排行榜前列,或许这些公司还没有完全建立在新领域的统治地位,但其在新业务方向上的摸索正在取得一些成效。但在如今的环境下,留给影业公司们打造一部爆款剧集的时间,已经越来越少了。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博纳影业

80
  • 电影公司2023年业绩分化,扭亏与沉疴并存
  • 中法战略对话在巴黎举行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当万达、博纳领跑剧集热度榜

这些“影”字头公司在今后的剧集市场,或许将成为常客。

文|犀牛娱乐 胖部

编辑|朴芳

11月初的剧集市场,热度榜上多出了几家电影公司。

其中优酷独播、已经拿下了若干个热度榜一的《点燃我,温暖你》,就是阿里影业敦淇工作室开发的;而至今稳定在热度榜前二的台网剧《谢谢你医生》,万达影视和新媒诚品都是该剧的出品方。

还有一部虽然热度稍逊一筹,但凭借蔡文静、彭冠英二搭,在剧迷圈里讨论度颇高的《不期而至》,是博纳影业和旗下的博纳热爱影视出品的新作。

民营影业公司重回剧集热度榜前列。2016年以来伴随着剧集行业的发展,这些老牌公司先后开始了不同程度的发力;2020年之后,剧集业务甚至成为不少公司的主要营收来源。

在这背后,是行业新格局下影视制作端业务模式的整体调整,以及行业生态中心的偏移。而这些电影起家的公司,在剧集领域其实并未表现出“降维打击”的优势,但各自表现出的一些制作思路和打法,也有值得注意的地方。

可以判断的是,这些“影”字头公司在今后的剧集市场,或许将成为常客。

寒冬期,老牌影业公司抱剧取暖

在影视行业发展前期,如华谊、光线等都曾是年度热剧榜的常客,前者有《士兵突击》《我的团长我的团》《蜗居》等,光线则推出过《马大姐新传》《新上海滩》《A计划》等电视剧。但伴随着公司业务调整都经历了一段降温期。

2016年之后,以长视频平台为核心的内容新业态下,剧集采购价节节攀升,影业公司再度先后转身做剧。

万达在2016年全资收购新媒诚品,正式开始进军剧集产业;华谊在2017年发布“I计划”,以多部片单宣布回归剧作领域;还有此前多年只做参投的博纳,于冬2018年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从2018年开始将大力发展剧集业务,希望未来三年实现剧集和电影的利润三七开。

彼时这些“X大”老牌影业公司转入剧集产业,有着一些共性的思路。

首先是华谊、博纳、万达和光线都主要是以旗下子公司开辟新业务,当时很大程度上还是基于开发新业务线的考虑。

博纳2018年成立了博纳热爱影视,也就是《不期而至》的出品方;光线则在2020年携彩条屋影业发布14部IP改编片单;《北辙南辕》制作方美拉传媒是华谊子公司,也与七印象影业保持着深度合作。

截取自《不期而至》海报

其次是结合自身在电影方面积累的IP或资源,作为在剧集领域的突破口,这或许表现出了老牌影业的一些自信和底气。

比如华谊就宣布过将旗下的《集结号》《私人订制》《老炮儿》“影改剧”;开发方向上,光线主打青春和漫改,而博纳此前曾宣布与公安部达成了充分信任,将延续其主旋律优势打造刑侦类作品。

但事实证明,几家民营影业并未在剧集领域实现快速发展。除了万达通过收购新媒诚品、获取了现成的制片团队和平台渠道,其他几家的业务推进目前来说不算顺利。

今年以来,万达影视参与的《沉香如屑》《谢谢你医生》都属于头部作品,而2021年输出《号手就位》《与君歌》《亲爱的爸妈》《一见倾心》等8部作品,制作体量和播放情况都可圈可点;但也需要看到,这些作品中大部分都不是万达系主控的。

万达电影2022半年报截图

博纳方面的剧集开发动作则要慢得多,其招股书中标记为主管“电视剧投资业务”的子公司博纳热爱影视,从2018年成立以来仅输出了两部作品,分别为2020年的《阳光之下》和今年的《不期而至》,而且后者可以说是根据前作的大热CP开发的衍生剧集。

华谊兄弟虽然输出作品的频率不低,而且不乏头部体量的内容,但除了《古董局中局》《鬼吹灯》这两个七印象制作的IP系列,少有口碑、热度过硬的作品,去年的《北辙南辕》、今年的《消失的孩子》都存在不同程度的争议。

而光线传媒在2020年发布的片单至今没有作品开播,《山河枕》《春日宴》《拂玉鞍》等片单内容宣布与平台达成合作,其中《拂玉鞍》制作完成处于待播状态;去年参投的《山河月明》《云顶天宫》两部欢瑞剧和主控的《无法直视》后,今年并无新剧上线。

从各家公司的表现来看,输出头部内容的效率不算高,其中的主控内容更是少之又少,而且在当前大环境下几乎没有和平台形成绑定关系。单就剧集市场来看,这些老牌影企的竞争力并不强。

但可以肯定,在寒冬期加疫情的影响下,各家坚持发力剧集的动作还将持续下去。尤其是这方面业务已经给各公司带来了较好的收益,以华谊为例,去年取得收入排名前二的作品分别为《北辙南辕》和《古董局中局之掠宝清单》。

华谊兄弟2021年财报截图

这也是许多电影公司在当下的选择。比如出品《点燃我,温暖你》的阿里影业,2018年开启自制剧尝试后,到2020年开始持续输出悬疑剧如“重生”系列,以及《炽道》《点燃我,温暖你》等情感类剧集。

在这背后,影视公司也经历了新一轮的业务调整。就在博纳、万达等在剧集红海中激起水花的同时,今年国庆档华策以一部《万里归途》吹响了对电影业务的进军号。而这或许代表着在市场急剧变化的当下,制作端将持续选择多点发力。

炒CP、囤IP、做分账,影企做剧的突破口在哪?

2020年,根据大热网文《掌中之物》改编的《阳光之下》在芒果TV独播,蔡文静、彭冠英作为女主和反派上演的虐恋剧情,当年曾经带动了不小的热度和争议,,尤其是该剧的探案题材限制决定了两个人不可能最终在一起。

两年后,博纳新作《不期而至》,让蔡文静、彭冠英“二搭”作为男女主角,被CP粉们称为“神仙售后”。

但如果从成绩来看,《阳光之下》在芒果TV实现了近20亿播放量,在猫眼网络剧热度榜拿下过5个日冠,在同期剧集中表现出挑。

而延续“邪门CP”、且根据剧情简介看这次会有HE的《不期而至》,11月2日在优酷开播后一度冲到云合数据、猫眼专业版等热度榜前二,但几天后已经跌出前五。

究其原因,《不期而至》确实把大量功夫放在复制前作二人的CP关系上,但一方面,两年前的CP粉本身的活跃程度有限,核心受众体量不足以支撑一部剧的出圈;另一方面,如果脱离了粉丝滤镜,《不期而至》的剧情就显得有些老套,男女主扛剧的能力显然也不够。

相比之下,杨幂+白宇的《谢谢你医生》作为万达影视出品的新剧,数据表现可圈可点。但也需要看到,这一表现与此前行业预期的大爆仍然有一定距离。而主要的槽点,仍然是围绕男女主的核心剧情出了问题。

面对快速变化的市场,当各民营影业公司逐渐完善起开发能力之后,还要一个验证市场观察和内容方向的过程,也必然会经历一些试错。而对于这些不缺制作资源和渠道的、尤其是老牌的民营影企们来说,当下最需要的或许是一部爆款来证明自己。

从开发方向上看,各家都有一些捕捉潮流内容的动作。比如光线片单里有不少漫改类内容;华谊的《宣判》《警鹰》、万达的《完美证据》《叱咤之城》《画眉》等则发力多元主旋律题材;还有IP改编方面,有新媒诚品的《仙剑奇侠传四》、华谊改编马伯庸作品的《云客江湖》等。

而在此期间,近几年业绩承压的影业公司,也在发力包括分账剧、网络电影、短剧等的内容形式。华谊是其中比较有代表性的,其去年上线的分账剧《春来枕星河》《喵喵汪汪》再到今年的剧版《东北插班生》,已经在这方面和爱奇艺形成了比较稳定的合作。

同时,华谊也出品了《中华英雄之风云再起》《九指神丐》等网络电影投放爱奇艺;万达影视则尝试了更多版权运营途径,比如授权改编剧本杀《斗破苍穹云岚篇》,以及尝试短剧赛道的“菁英+”计划,其中《对方正在输入中》已在芒果TV上线。

无论是版权剧、分账剧,还是网络电影、短剧,都代表着传统影业公司在新的市场环境下,试图开发多元业务线以扩大营收的努力。

随着《谢谢你医生》《不期而至》登上排行榜前列,或许这些公司还没有完全建立在新领域的统治地位,但其在新业务方向上的摸索正在取得一些成效。但在如今的环境下,留给影业公司们打造一部爆款剧集的时间,已经越来越少了。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