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新千亿时代,伊利摸着雀巢、达能过河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新千亿时代,伊利摸着雀巢、达能过河

乳制品只是伊利的起点。

文|公司研究室大消费组 曲奇

2021年,伊利以1101亿收入成为亚洲首家营收突破千亿的乳企。

迈入“新千亿”时代的伊利,对自身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即2025年挺进全球乳业前3,2030年成为全球乳业第一。要实现全球第一的宏伟目标,伊利还需在未来8年再造一个伊利。

在成为全球第一的道路上,雀巢、达能这两家国际乳企巨头既是伊利的追赶目标,也是伊利的学习对象。和雀巢、达能相比,伊利目前还差在哪里,伊利的增长空间还有哪些?

01、谋全球化:海外并购动作不断

根据今年荷兰合作银行发布的“全球乳业20强”排行榜,伊利以182亿美元的营业额在全球乳业中排名第五。值得一提的是,伊利已连续3年进入全球五强、连续9年坐稳亚洲第一。

此外,伊利2021年以31.7%的增速位居20强榜首,进一步缩小与达能、雀巢等公司的差距,向公司中长期目标“2025年挺进全球乳业前3,2030年成为全球乳业第一”前行。

想登顶全球乳业榜首,达能和雀巢是伊利实现目标过程中必须要迈过的两道门槛。

和法国达能以及瑞士雀巢相比,这两家公司全球化的程度,是伊利目前的一块短板。以雀巢为例,2021年,雀巢收入893亿美元,欧洲、北美、亚非大洋洲地区收入占比分别为27.4%、44.7%、27.9%。

相比欧洲市场小、竞争激烈,伊利背靠中国庞大的本土市场,14亿人口的容量以及消费能力,是全球乳企五强里伊利的独有优势。

靠中国市场的基本盘,伊利连续多年稳居亚洲第一乳企之位,但想要受人认可的成为全球第一,伊利势必要走出国门将产品销往海外。

在海外市场扩张方面,“拿来主义”是国际乳企常用的手段。以全球乳企领头羊Lactalis为例,自2010年起,Lactalis通过约60笔并购,加强在各个乳品品类上的渗透。

近年来,伊利在海外市场上并购动作不断。

2018年,伊利收购泰国冰激凌企业Chomthana;2019年,伊利子公司金港控股收购新西兰第二大乳品合作社威士兰乳业100%股权;2022年10月,威士兰乳业完成对新西兰乳企Canary Foods100%股权收购,进一步加码海外黄油市场。

目前,伊利在全球拥有70余个生产基地,旗下液奶、酸奶、奶酪、冷饮等产品在60多个国家和地区上市。

2021年,伊利海外市场收入同比增长8%;2022年上半年,伊利海外市场收入增速高达58%,进一步提速。

海外市场的高增长固然可喜,但遗憾的是,伊利海外市场的收入并没有体现在财报之中,这也表明伊利海外市场尚未形成羽翼。伊利在财报中也坦言“公司产品主要以国内市场销售为主,部分产品销往海外市场。”

伊利需要出海,但国内乳业市场仍有一定的增长空间,伊利也不必急于出海。

02、乳制品增量空间是关键

2021年,伊利液态奶收入850亿,全行业第一。2022年前三季度,液态奶收入641亿,同比下滑0.95%。伊利想要实现2025年全球前3的目标,核心还在于液态奶。

目前,我国乳制品市场规模世界第二,但人均消费水平较低。2019年,中国液奶人均消费量为18.3kg/年,日韩两国的人均消费量分别为31.5 kg/年、30.8kg/年,约为日韩的60%。与日韩对比,我国乳品行业仍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但根据中研产业研究院数据,2020年,伊利在常温液体乳品市场渗透率已高达84.7%。在此基础上,伊利在国内市场想进一步提高渗透率也非常困难,这便对伊利在产品创新上,比如健康、口味等方面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随着消费者对健康的日益重视,主打新鲜和健康的低温白奶更受市场青睐。2022年前三季度,包括金典低温鲜牛奶在内的低温鲜奶增速超过40%。

除了2025年成为全球前3,伊利的中期目标还包括全品类均达到行业第一。

2021年,伊利奶粉及奶制品收入162亿,其中婴幼儿奶粉市占率国内第二,成人奶粉市占率国内第一。

奶粉业务被视为伊利的“第二曲线”,在婴幼儿奶粉市场中,伊利已经有了百亿大单品金领冠,又通过收购澳优补充了羊奶粉拼图。

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婴幼儿奶粉市场,即便面临出生率下滑的困境,伊利的竞争对手雀巢、也仍然对这块蛋糕虎视眈眈。

雀巢旗下的惠氏奶粉,在过去很长的一段时间内,一直占据中国奶粉市场第一的位置。但随着以飞鹤、金领冠为代表的国产奶粉快速崛起,惠氏市场份额明显受到冲击。

近两年,雀巢CEO施奈德曾多次表达过对国内婴儿配方奶粉市场的看法。

去年6月,施奈德曾说,雀巢正通过提高低线城市渗透率、推出新品等方式来应对中国本土品牌竞争的挑战。10月,施奈德再次强调,“雀巢将为了中国婴儿营养品业务全力以赴,不会收缩战线,不会撤出战场。”

在2022年初的业绩会上,施奈德再次表示,雀巢不会放弃中国婴儿配方奶粉市场,公司坚信婴儿营养品业务这一核心业务,也坚信中国是最大、最领先的婴儿配方奶粉市场。

前有飞鹤、后有雀巢,伊利想在婴幼儿奶粉领域成为第一,面对的阻力并不比成为全球前3的目标小。

03、健康食品五强:4年前种下多元化种子

雀巢、达能虽然名为乳企,实际上早已是跨品类的综合食品饮料制造商。千亿之后的伊利,其长期目标不仅是2030年全球乳业第一,还要成为健康食品五强。与雀巢、达能的全球化相比,这两家公司的业务布局或许更值得伊利学习。

达能的业务主要分为三大板块,分别是基础乳制品及植物基产品、饮用水和饮料、专业特殊营养。2021年,基础乳制品和植物基产品收入131亿欧元,专业特殊营养业务收入72亿欧元,饮用水和饮料业务收入40亿欧元。

中国是达能第二大市场,收入占比约10%。达能在中国的业务包括两块,以脉动和依云为代表的饮用水及饮料,以及包括爱他美在内的婴幼儿奶粉等营养品。

与达能相比,雀巢的业务更加多元,产品也更为国内消费者熟知。

以婴儿食品起家的雀巢,如今的主营业务横跨七大板块,包括咖啡、宠物食品、婴儿食品及保健品、烹饪食品、奶制品及冰淇淋、糖果、瓶装水等。雀巢旗下拥有超过2000个品牌,包括雀巢咖啡、嘉宝、巴黎水、徐福记、太太乐等。

有雀巢、达能珠玉在前,伊利想成为国际健康食品巨头,乳制品应该只是伊利的起点,跨品类多元值得更多探索。

2018年以来,伊利频频跨界矿泉水、饮料、植物奶、宠物食品等非乳制品领域。

2018年7月,伊利成立健康饮品事业部,全面布局健康饮品领域;

2018年末,伊利投资7.44亿新建长白山矿泉水项目,这是伊利历史上第一次重点、发力扩展液态奶以外的饮品;

2019年4月,伊利推出大健康饮品子品牌伊然,先后上新了乳矿轻饮、乳矿气泡水、乳矿奶茶等不同产品;

2019年8月,伊利收购阿尔山市水知道矿泉水有限公司,两个月后,伊利中高端矿泉水“inikin伊刻活泉”在秋季糖酒会上发布;

2022年3月,伊利推出旗下首个国潮茶饮品牌“茶与茶寻”,正式迈进无糖茶市场。

探索四年,伊利的财报中并没有对这些业务的发展进行详细披露,只是说“公司包装饮用水业务尚处于起步阶段 ”。

2021年,伊利投资者关系部总经理赵琳曾表示,伊利布局非乳业务的方向有两个,一是创新空间大的,如饮料;二是瞄准发展潜力较大、资源稀缺的细分品类,如矿泉水。

谈到伊利收入时,赵琳称,公司未来几年的收入增长主要还是来自于乳制品,非乳业务更多是探索跟尝试,去摸索运营模式、培养团队,为公司多元化经营打下坚实基础。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伊利

3.9k
  • 绿箭、菊花茶和啤酒都被做成了雪糕,今年的怪味联名更疯了
  • 儿童节一起“追星”,伊利打造全国首台企业科研级望远镜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新千亿时代,伊利摸着雀巢、达能过河

乳制品只是伊利的起点。

文|公司研究室大消费组 曲奇

2021年,伊利以1101亿收入成为亚洲首家营收突破千亿的乳企。

迈入“新千亿”时代的伊利,对自身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即2025年挺进全球乳业前3,2030年成为全球乳业第一。要实现全球第一的宏伟目标,伊利还需在未来8年再造一个伊利。

在成为全球第一的道路上,雀巢、达能这两家国际乳企巨头既是伊利的追赶目标,也是伊利的学习对象。和雀巢、达能相比,伊利目前还差在哪里,伊利的增长空间还有哪些?

01、谋全球化:海外并购动作不断

根据今年荷兰合作银行发布的“全球乳业20强”排行榜,伊利以182亿美元的营业额在全球乳业中排名第五。值得一提的是,伊利已连续3年进入全球五强、连续9年坐稳亚洲第一。

此外,伊利2021年以31.7%的增速位居20强榜首,进一步缩小与达能、雀巢等公司的差距,向公司中长期目标“2025年挺进全球乳业前3,2030年成为全球乳业第一”前行。

想登顶全球乳业榜首,达能和雀巢是伊利实现目标过程中必须要迈过的两道门槛。

和法国达能以及瑞士雀巢相比,这两家公司全球化的程度,是伊利目前的一块短板。以雀巢为例,2021年,雀巢收入893亿美元,欧洲、北美、亚非大洋洲地区收入占比分别为27.4%、44.7%、27.9%。

相比欧洲市场小、竞争激烈,伊利背靠中国庞大的本土市场,14亿人口的容量以及消费能力,是全球乳企五强里伊利的独有优势。

靠中国市场的基本盘,伊利连续多年稳居亚洲第一乳企之位,但想要受人认可的成为全球第一,伊利势必要走出国门将产品销往海外。

在海外市场扩张方面,“拿来主义”是国际乳企常用的手段。以全球乳企领头羊Lactalis为例,自2010年起,Lactalis通过约60笔并购,加强在各个乳品品类上的渗透。

近年来,伊利在海外市场上并购动作不断。

2018年,伊利收购泰国冰激凌企业Chomthana;2019年,伊利子公司金港控股收购新西兰第二大乳品合作社威士兰乳业100%股权;2022年10月,威士兰乳业完成对新西兰乳企Canary Foods100%股权收购,进一步加码海外黄油市场。

目前,伊利在全球拥有70余个生产基地,旗下液奶、酸奶、奶酪、冷饮等产品在60多个国家和地区上市。

2021年,伊利海外市场收入同比增长8%;2022年上半年,伊利海外市场收入增速高达58%,进一步提速。

海外市场的高增长固然可喜,但遗憾的是,伊利海外市场的收入并没有体现在财报之中,这也表明伊利海外市场尚未形成羽翼。伊利在财报中也坦言“公司产品主要以国内市场销售为主,部分产品销往海外市场。”

伊利需要出海,但国内乳业市场仍有一定的增长空间,伊利也不必急于出海。

02、乳制品增量空间是关键

2021年,伊利液态奶收入850亿,全行业第一。2022年前三季度,液态奶收入641亿,同比下滑0.95%。伊利想要实现2025年全球前3的目标,核心还在于液态奶。

目前,我国乳制品市场规模世界第二,但人均消费水平较低。2019年,中国液奶人均消费量为18.3kg/年,日韩两国的人均消费量分别为31.5 kg/年、30.8kg/年,约为日韩的60%。与日韩对比,我国乳品行业仍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但根据中研产业研究院数据,2020年,伊利在常温液体乳品市场渗透率已高达84.7%。在此基础上,伊利在国内市场想进一步提高渗透率也非常困难,这便对伊利在产品创新上,比如健康、口味等方面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随着消费者对健康的日益重视,主打新鲜和健康的低温白奶更受市场青睐。2022年前三季度,包括金典低温鲜牛奶在内的低温鲜奶增速超过40%。

除了2025年成为全球前3,伊利的中期目标还包括全品类均达到行业第一。

2021年,伊利奶粉及奶制品收入162亿,其中婴幼儿奶粉市占率国内第二,成人奶粉市占率国内第一。

奶粉业务被视为伊利的“第二曲线”,在婴幼儿奶粉市场中,伊利已经有了百亿大单品金领冠,又通过收购澳优补充了羊奶粉拼图。

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婴幼儿奶粉市场,即便面临出生率下滑的困境,伊利的竞争对手雀巢、也仍然对这块蛋糕虎视眈眈。

雀巢旗下的惠氏奶粉,在过去很长的一段时间内,一直占据中国奶粉市场第一的位置。但随着以飞鹤、金领冠为代表的国产奶粉快速崛起,惠氏市场份额明显受到冲击。

近两年,雀巢CEO施奈德曾多次表达过对国内婴儿配方奶粉市场的看法。

去年6月,施奈德曾说,雀巢正通过提高低线城市渗透率、推出新品等方式来应对中国本土品牌竞争的挑战。10月,施奈德再次强调,“雀巢将为了中国婴儿营养品业务全力以赴,不会收缩战线,不会撤出战场。”

在2022年初的业绩会上,施奈德再次表示,雀巢不会放弃中国婴儿配方奶粉市场,公司坚信婴儿营养品业务这一核心业务,也坚信中国是最大、最领先的婴儿配方奶粉市场。

前有飞鹤、后有雀巢,伊利想在婴幼儿奶粉领域成为第一,面对的阻力并不比成为全球前3的目标小。

03、健康食品五强:4年前种下多元化种子

雀巢、达能虽然名为乳企,实际上早已是跨品类的综合食品饮料制造商。千亿之后的伊利,其长期目标不仅是2030年全球乳业第一,还要成为健康食品五强。与雀巢、达能的全球化相比,这两家公司的业务布局或许更值得伊利学习。

达能的业务主要分为三大板块,分别是基础乳制品及植物基产品、饮用水和饮料、专业特殊营养。2021年,基础乳制品和植物基产品收入131亿欧元,专业特殊营养业务收入72亿欧元,饮用水和饮料业务收入40亿欧元。

中国是达能第二大市场,收入占比约10%。达能在中国的业务包括两块,以脉动和依云为代表的饮用水及饮料,以及包括爱他美在内的婴幼儿奶粉等营养品。

与达能相比,雀巢的业务更加多元,产品也更为国内消费者熟知。

以婴儿食品起家的雀巢,如今的主营业务横跨七大板块,包括咖啡、宠物食品、婴儿食品及保健品、烹饪食品、奶制品及冰淇淋、糖果、瓶装水等。雀巢旗下拥有超过2000个品牌,包括雀巢咖啡、嘉宝、巴黎水、徐福记、太太乐等。

有雀巢、达能珠玉在前,伊利想成为国际健康食品巨头,乳制品应该只是伊利的起点,跨品类多元值得更多探索。

2018年以来,伊利频频跨界矿泉水、饮料、植物奶、宠物食品等非乳制品领域。

2018年7月,伊利成立健康饮品事业部,全面布局健康饮品领域;

2018年末,伊利投资7.44亿新建长白山矿泉水项目,这是伊利历史上第一次重点、发力扩展液态奶以外的饮品;

2019年4月,伊利推出大健康饮品子品牌伊然,先后上新了乳矿轻饮、乳矿气泡水、乳矿奶茶等不同产品;

2019年8月,伊利收购阿尔山市水知道矿泉水有限公司,两个月后,伊利中高端矿泉水“inikin伊刻活泉”在秋季糖酒会上发布;

2022年3月,伊利推出旗下首个国潮茶饮品牌“茶与茶寻”,正式迈进无糖茶市场。

探索四年,伊利的财报中并没有对这些业务的发展进行详细披露,只是说“公司包装饮用水业务尚处于起步阶段 ”。

2021年,伊利投资者关系部总经理赵琳曾表示,伊利布局非乳业务的方向有两个,一是创新空间大的,如饮料;二是瞄准发展潜力较大、资源稀缺的细分品类,如矿泉水。

谈到伊利收入时,赵琳称,公司未来几年的收入增长主要还是来自于乳制品,非乳业务更多是探索跟尝试,去摸索运营模式、培养团队,为公司多元化经营打下坚实基础。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