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对话751国际设计节项目策划人覃宝钢:循环设计 改变城市更新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对话751国际设计节项目策划人覃宝钢:循环设计 改变城市更新

所以我们叫"BEFORE 2060",这个其实是回应大的环境背景,而且是从设计的理论体系里面来的这么一个主题。

界面楼市:感谢覃老师接受界面楼市的专访。我们知道751是北京的一处工业遗存改造的产业园区,持续地在做国际设计节的项目。今年的主题是Before 2060,我们的初衷是什么?

覃宝钢:在2006年、2007年的时候房地产已经慢慢的在城市经济逻辑中显现,而且当时的文创园区都有一个倾向就叫“文化搭台 地产唱戏”。这是国内很多做文化创意产园区都是这样来做的,我们也面临我们是不是把这个工业区全部退掉改成房地产。我们也做了文化创意产业,当时一批圆明园的艺术家他们从圆明园村,最后“流亡”到隔壁园区,而且现在是当代艺术家最出名这一批人,他们来了之后在国际上建立了声誉,整个718大院也就出名了。随之而来的这些文化产业也介入了,最终让751园区变成一些文艺青年最后的打卡地。

今年我们为什么要做"BEFORE 2060"这个主题?第一我们认为一个设计周,一个设计节,它理论上应该要回到设计理论的体系里面来讨论一个话题。在20世纪60年代美国的维克多·帕帕纳克这个批评家他最早提出了叫设计伦理学这个观点。设计伦理学中间很重要的一个部分讲的就是设计应该为地球有限的资源来服务。其实在我们在整个工业发展过程中,我们都是无尽在向地球汲取资源,而且是单向汲取的一个逻辑。我们想回应“3060”这个国家目标,从现在到2060年之前,这一段时间我们怎么通过设计这个视角,通过新的技术、新的材料、新的方法怎么来看待人跟资源这个关系?所以我们叫"BEFORE 2060",这个其实是回应大的环境背景,而且是从设计的理论体系里面来的这么一个主题。

什么是好的设计节?这个当然有各种表达的方式,每个人都有不同的认同。我个人认为米兰设计周,它就是一个好的设计周,因为它存续了60多年,而且每年都是趋之若鹜的设计师在米兰设计周这个期间,把米兰城变成一个设计的嘉年华。包括所有的奢侈品都会来参与米兰设计周,用自己新的材料、新的方法、新的技术来表达他们想要倡导的这个主题。也是米兰的架构对我有一些感触,让我们可以触达到“设计周可以在大的层面提出一个主题”,设计周所邀请的主策展人,还是有一些参与的品牌方,甚至有一些独立的策展人都会围绕这个主題去讨论。

今年我们的设计节也是一样的,我们应该有一个大的主题。我来邀请我们专业的主题策展人,比如“置身何处”主题展的周衍老师跟Anouchka van Driel 何京蕴,他们通过专业的策展来回应我想要提出这个"BEFORE 2060"主题。他们回答的方式也是很特别的,我们想说我们从现在到2060年之前设计应该怎么看待这件事情。他从策展的角度提出,设计不应该置身其外,设计应该置身其中,置身何处。这个是她对我们今年这个主题展的一个回应——在我们说可持续之前其实就有一个持续的方式——在这个地球没有受到污染,没有受到破坏之前,它的生物多样性就是存在的。因为生物多样性存在,才造就了这个地球它是可以持续的。“置身何处”把这个视角放到了可持续之前的一个视角,这是一个独特的视角,而且这是一个策展一个很独立的方向,也是“前所未有”的。

“置身何处”说的是在这个地球上,不仅我们人类有相应的权利,其他的生物,包括石头,包括在没有发现的土壤,都应该具备相应的权利。这个是生物多样性的权益,他在展览里面也做到了这个主张。比方说,北京的野生动物,在751望京这一片还是荒芜之地的时候,是世世代代生存于此的。当我们来开发了这片地甚至我们建设成里我们的家园、我们的社区的时候,其实我们是侵占了这些野生动物它们在这个地方生存的权利的。

界面楼市:刚才也说到,我们作为一个策展或者一个领域的展而言,它的表现力更强一些,就是让观众一眼就能看明白我们想表达的东西,这样更好还是我们故意稍微收敛一点点,然后给观展人大概有不同语境的思考更好?

覃宝钢:理论上就是一个作品或者一个策展人,他在策一个展览或者一个活动的时候,他其实像一个“圆球”。这个圆球,其实每个人都有进入这个圆球的一个角度。就比如我们看一件作品,其实每个人都可能有自己的知识背景,自己的学习的经历,甚至自己的专业,所以在看待一件作品的时候,有可能解读的方向是不一样的。但是策展人或者作品本身,它就是设计师或者艺术家,他以他当时的知识背景或者学习对这个话题的理解做出的一个作品,它其实是一个传播,他想有一定指向的。但是好的作品,可以有不同的视角去解读。

界面楼市:所以有留下文字的手记,来把这个门槛跨过去。

 覃宝钢:对,他们其实也做了三个章节来回应这个事情。

我们今年还设立了一些公众展,公众展它同样跟我们"BEFORE 2060"主题相关的,是在双碳背景下的一些项目。刚才还有说到共续展,结合的是当下的露营、电子音乐以及海洋生物。其实海洋污染也是一个很严重的方向。这个别人一来就能快速知道这个是什么,就是我们今年做这个主题是什么?其实装置的部分,更是让人特别能快速理解我们想要做这个东西,因为它是一个户外偏大型的装置,人来了之后可以跟这个装置有互动的部分。

我们现在有四个落地的装置部分。第一是我们在草地上做得鸟屋,它说得也是一样的。当时这个是建筑师的一个观念,建筑师可能都是给人类造很漂亮的房子,鸟类同样也具备跟人类同样的权利,为什么鸟就没有屋?所以这个建筑设计师说,他在生态平衡地方给鸟也建了一个房子,而且是很好的房子,让鸟也可以在这儿来居住。其实在奥森那个地方也有一个鸟屋,搭的也应该是建筑的屋,每个鸟多在里面都像一个独立的房子一样,我看完之后觉得特别好。

还有一个装置是通过塑料制品再生来实现的。北京这边有一个循环再生材料很重要的一个企业叫抱朴再生,他们一直在回收我们日常生活这个PE的瓶子,然后把瓶子再清洗、分解,分解完了之后再把它做成聚酯颗粒。一旦做成聚酯颗粒之后,就可以纺成我们的服装生产环节的衣物纤维。

界面楼市:这已经其实在我们说那个循环设计的主题?

覃宝钢:对。他们做得很好,其实对这种循环材料或者回收再利用这个部分,都会面临一个问题,大家可能都会从材料本身去出发。但其实材料跟人的生活方式中间有一个比较大的鸿沟,当然这是一个比较不太确切的表达,它其实中间缺的是美感,缺是的设计,好的东西怎么跟我们当下年轻人的生活方式相关。现在环保或者循环材料是一个酷的存在,是很多年轻人愿意贴在身上的一个标签。他们其实把回收PET的瓶子变成循环再生材料,当时我们在聊怎么让在设计节期间,让他们知道这个材料,知道这个是把瓶子回收起来的东西。当然第一在我们园区里面放了回收机,然后我们设计师把它变成了一个海浪的造型,瓶子看起来就又像一个鱼的骨架。它提醒的是,如果瓶子流向海洋里面的生物,把这个塑料吃到肚子里面去,它最后就会变成一个骨架,提醒大家对于海洋生物的一个提醒吧。 

界面楼市:我们也畅想一下未来。北京有很多的老观众,就是751的老观众觉得751未来在艺术门类选择上还有哪些引入的考虑。

覃宝钢:刚才也聊到,我们希望设计节或者我们设计周,它只是提供一个平台想去通过一个设计视角来看待这件事情。设计这个视角,设计又是一个解决问题偏综合的门类,我们做纯艺术展相对是比较少的,当然我们对电影、戏剧这些门类未来依然会做出一定的拓展,今年也做了一个751的戏剧节。一直以来也有一些电影节在向我们寻求合作,说我们这个活动挺好,我们能不能把电影这个部分放进来,包括动画这些,我们之前都有过。比如《塑料海洋》这样的纪录片,我们选几部电影来把今年的主题诠释出来。电影是真正没有硬门槛,比较直观,因为它有视觉的部分,有声音的部分,甚至有文案的部分。只不过今年可能是相对在这个门类选择上少一点。我们想提供更多的视角来看待这件事情,这种戏剧的表达方式或者电影的这种,未来我们肯定是会去涉猎的。另外我们说一个理论体系或者把一个事情说清楚,其实书籍是很重要的一个部分。每一个写一本书的时候,他都是想把他思考的一个体系或者对这个认识是一个完整的表达方式。我们今年跟周衍老师在这个展里面也有一个图书的部分,我们现在有16个参展的艺术家跟设计师会让每一个参展的设计师选择他认为是跟这个领域相关的五本书籍。因为他选择这五本书籍,当时聊的是书籍它是特别完整能把一件事情完整说清楚。因为作者花很长时间构建一个理论体系,来表达他对这个专业的理解。

界面楼市:我看到今年的设计节还引入了元宇宙的部分?

覃宝钢:是的。为什么我们要做元宇宙?是因为线下活动它其实受限于两件事情:第一个是时间;第二个是空间。我们是一个22万平米的园区,已经不算小的了。因为我们有一些空间是出租给别的企业或者工作室的运营。所以其实活动空间是相对少的。还有一个问题,我刚说我们做今年做12年的设计节,但是去年的设计节现在跟你去沟通的时候,没有一个呈现方式。因为它受了时间的限制,我们一年做完之后我们展就撤了。鉴于时间、空间的限制,我就想元宇宙它是最好表达这个方式。因为在元宇宙里面它是可以向上去伸展,比如我们今年把设计节建在第一层,我们明年做设计节可以往上建构第二层。如果您明年再到我们设计节来,我们想对今年设计节内容有一个全面的了解,我们可以把元宇宙打开,您可以看一下我们展览这个内容规划是怎样的。 

界面楼市:元宇宙一个是存续,另外确实有一些的展品在这上面展示可能更活灵活现。

覃宝钢:您说得没错,比如刚才我们聊的那个鸟屋。但其实对于我们现在看到这个展品,它其实就是在玻璃上做了一些装置,在元宇宙里面我们就可以把我们的视角转成鸟的视觉来看这个玻璃。还有一些作品,我刚才说作品就是一个静态的展示,但是元宇宙可以把艺术家创作的过程,通过元宇宙的手段重新建构一遍,让大家在沉浸式的空间里面再去体验这个作品,其实这个体验感是完全超越线下的视角看待的。这样就成为了一个平行的孪生宇宙,就是把线下的空间体验感变强、变炫、变酷。

来源:推广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宝钢股份

3.1k
  • 宝钢股份:2023年归母净利润120.07亿元,同比下滑1.48%
  • 宝钢与埃克森美孚签署低碳方案合作谅解备忘录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对话751国际设计节项目策划人覃宝钢:循环设计 改变城市更新

所以我们叫"BEFORE 2060",这个其实是回应大的环境背景,而且是从设计的理论体系里面来的这么一个主题。

界面楼市:感谢覃老师接受界面楼市的专访。我们知道751是北京的一处工业遗存改造的产业园区,持续地在做国际设计节的项目。今年的主题是Before 2060,我们的初衷是什么?

覃宝钢:在2006年、2007年的时候房地产已经慢慢的在城市经济逻辑中显现,而且当时的文创园区都有一个倾向就叫“文化搭台 地产唱戏”。这是国内很多做文化创意产园区都是这样来做的,我们也面临我们是不是把这个工业区全部退掉改成房地产。我们也做了文化创意产业,当时一批圆明园的艺术家他们从圆明园村,最后“流亡”到隔壁园区,而且现在是当代艺术家最出名这一批人,他们来了之后在国际上建立了声誉,整个718大院也就出名了。随之而来的这些文化产业也介入了,最终让751园区变成一些文艺青年最后的打卡地。

今年我们为什么要做"BEFORE 2060"这个主题?第一我们认为一个设计周,一个设计节,它理论上应该要回到设计理论的体系里面来讨论一个话题。在20世纪60年代美国的维克多·帕帕纳克这个批评家他最早提出了叫设计伦理学这个观点。设计伦理学中间很重要的一个部分讲的就是设计应该为地球有限的资源来服务。其实在我们在整个工业发展过程中,我们都是无尽在向地球汲取资源,而且是单向汲取的一个逻辑。我们想回应“3060”这个国家目标,从现在到2060年之前,这一段时间我们怎么通过设计这个视角,通过新的技术、新的材料、新的方法怎么来看待人跟资源这个关系?所以我们叫"BEFORE 2060",这个其实是回应大的环境背景,而且是从设计的理论体系里面来的这么一个主题。

什么是好的设计节?这个当然有各种表达的方式,每个人都有不同的认同。我个人认为米兰设计周,它就是一个好的设计周,因为它存续了60多年,而且每年都是趋之若鹜的设计师在米兰设计周这个期间,把米兰城变成一个设计的嘉年华。包括所有的奢侈品都会来参与米兰设计周,用自己新的材料、新的方法、新的技术来表达他们想要倡导的这个主题。也是米兰的架构对我有一些感触,让我们可以触达到“设计周可以在大的层面提出一个主题”,设计周所邀请的主策展人,还是有一些参与的品牌方,甚至有一些独立的策展人都会围绕这个主題去讨论。

今年我们的设计节也是一样的,我们应该有一个大的主题。我来邀请我们专业的主题策展人,比如“置身何处”主题展的周衍老师跟Anouchka van Driel 何京蕴,他们通过专业的策展来回应我想要提出这个"BEFORE 2060"主题。他们回答的方式也是很特别的,我们想说我们从现在到2060年之前设计应该怎么看待这件事情。他从策展的角度提出,设计不应该置身其外,设计应该置身其中,置身何处。这个是她对我们今年这个主题展的一个回应——在我们说可持续之前其实就有一个持续的方式——在这个地球没有受到污染,没有受到破坏之前,它的生物多样性就是存在的。因为生物多样性存在,才造就了这个地球它是可以持续的。“置身何处”把这个视角放到了可持续之前的一个视角,这是一个独特的视角,而且这是一个策展一个很独立的方向,也是“前所未有”的。

“置身何处”说的是在这个地球上,不仅我们人类有相应的权利,其他的生物,包括石头,包括在没有发现的土壤,都应该具备相应的权利。这个是生物多样性的权益,他在展览里面也做到了这个主张。比方说,北京的野生动物,在751望京这一片还是荒芜之地的时候,是世世代代生存于此的。当我们来开发了这片地甚至我们建设成里我们的家园、我们的社区的时候,其实我们是侵占了这些野生动物它们在这个地方生存的权利的。

界面楼市:刚才也说到,我们作为一个策展或者一个领域的展而言,它的表现力更强一些,就是让观众一眼就能看明白我们想表达的东西,这样更好还是我们故意稍微收敛一点点,然后给观展人大概有不同语境的思考更好?

覃宝钢:理论上就是一个作品或者一个策展人,他在策一个展览或者一个活动的时候,他其实像一个“圆球”。这个圆球,其实每个人都有进入这个圆球的一个角度。就比如我们看一件作品,其实每个人都可能有自己的知识背景,自己的学习的经历,甚至自己的专业,所以在看待一件作品的时候,有可能解读的方向是不一样的。但是策展人或者作品本身,它就是设计师或者艺术家,他以他当时的知识背景或者学习对这个话题的理解做出的一个作品,它其实是一个传播,他想有一定指向的。但是好的作品,可以有不同的视角去解读。

界面楼市:所以有留下文字的手记,来把这个门槛跨过去。

 覃宝钢:对,他们其实也做了三个章节来回应这个事情。

我们今年还设立了一些公众展,公众展它同样跟我们"BEFORE 2060"主题相关的,是在双碳背景下的一些项目。刚才还有说到共续展,结合的是当下的露营、电子音乐以及海洋生物。其实海洋污染也是一个很严重的方向。这个别人一来就能快速知道这个是什么,就是我们今年做这个主题是什么?其实装置的部分,更是让人特别能快速理解我们想要做这个东西,因为它是一个户外偏大型的装置,人来了之后可以跟这个装置有互动的部分。

我们现在有四个落地的装置部分。第一是我们在草地上做得鸟屋,它说得也是一样的。当时这个是建筑师的一个观念,建筑师可能都是给人类造很漂亮的房子,鸟类同样也具备跟人类同样的权利,为什么鸟就没有屋?所以这个建筑设计师说,他在生态平衡地方给鸟也建了一个房子,而且是很好的房子,让鸟也可以在这儿来居住。其实在奥森那个地方也有一个鸟屋,搭的也应该是建筑的屋,每个鸟多在里面都像一个独立的房子一样,我看完之后觉得特别好。

还有一个装置是通过塑料制品再生来实现的。北京这边有一个循环再生材料很重要的一个企业叫抱朴再生,他们一直在回收我们日常生活这个PE的瓶子,然后把瓶子再清洗、分解,分解完了之后再把它做成聚酯颗粒。一旦做成聚酯颗粒之后,就可以纺成我们的服装生产环节的衣物纤维。

界面楼市:这已经其实在我们说那个循环设计的主题?

覃宝钢:对。他们做得很好,其实对这种循环材料或者回收再利用这个部分,都会面临一个问题,大家可能都会从材料本身去出发。但其实材料跟人的生活方式中间有一个比较大的鸿沟,当然这是一个比较不太确切的表达,它其实中间缺的是美感,缺是的设计,好的东西怎么跟我们当下年轻人的生活方式相关。现在环保或者循环材料是一个酷的存在,是很多年轻人愿意贴在身上的一个标签。他们其实把回收PET的瓶子变成循环再生材料,当时我们在聊怎么让在设计节期间,让他们知道这个材料,知道这个是把瓶子回收起来的东西。当然第一在我们园区里面放了回收机,然后我们设计师把它变成了一个海浪的造型,瓶子看起来就又像一个鱼的骨架。它提醒的是,如果瓶子流向海洋里面的生物,把这个塑料吃到肚子里面去,它最后就会变成一个骨架,提醒大家对于海洋生物的一个提醒吧。 

界面楼市:我们也畅想一下未来。北京有很多的老观众,就是751的老观众觉得751未来在艺术门类选择上还有哪些引入的考虑。

覃宝钢:刚才也聊到,我们希望设计节或者我们设计周,它只是提供一个平台想去通过一个设计视角来看待这件事情。设计这个视角,设计又是一个解决问题偏综合的门类,我们做纯艺术展相对是比较少的,当然我们对电影、戏剧这些门类未来依然会做出一定的拓展,今年也做了一个751的戏剧节。一直以来也有一些电影节在向我们寻求合作,说我们这个活动挺好,我们能不能把电影这个部分放进来,包括动画这些,我们之前都有过。比如《塑料海洋》这样的纪录片,我们选几部电影来把今年的主题诠释出来。电影是真正没有硬门槛,比较直观,因为它有视觉的部分,有声音的部分,甚至有文案的部分。只不过今年可能是相对在这个门类选择上少一点。我们想提供更多的视角来看待这件事情,这种戏剧的表达方式或者电影的这种,未来我们肯定是会去涉猎的。另外我们说一个理论体系或者把一个事情说清楚,其实书籍是很重要的一个部分。每一个写一本书的时候,他都是想把他思考的一个体系或者对这个认识是一个完整的表达方式。我们今年跟周衍老师在这个展里面也有一个图书的部分,我们现在有16个参展的艺术家跟设计师会让每一个参展的设计师选择他认为是跟这个领域相关的五本书籍。因为他选择这五本书籍,当时聊的是书籍它是特别完整能把一件事情完整说清楚。因为作者花很长时间构建一个理论体系,来表达他对这个专业的理解。

界面楼市:我看到今年的设计节还引入了元宇宙的部分?

覃宝钢:是的。为什么我们要做元宇宙?是因为线下活动它其实受限于两件事情:第一个是时间;第二个是空间。我们是一个22万平米的园区,已经不算小的了。因为我们有一些空间是出租给别的企业或者工作室的运营。所以其实活动空间是相对少的。还有一个问题,我刚说我们做今年做12年的设计节,但是去年的设计节现在跟你去沟通的时候,没有一个呈现方式。因为它受了时间的限制,我们一年做完之后我们展就撤了。鉴于时间、空间的限制,我就想元宇宙它是最好表达这个方式。因为在元宇宙里面它是可以向上去伸展,比如我们今年把设计节建在第一层,我们明年做设计节可以往上建构第二层。如果您明年再到我们设计节来,我们想对今年设计节内容有一个全面的了解,我们可以把元宇宙打开,您可以看一下我们展览这个内容规划是怎样的。 

界面楼市:元宇宙一个是存续,另外确实有一些的展品在这上面展示可能更活灵活现。

覃宝钢:您说得没错,比如刚才我们聊的那个鸟屋。但其实对于我们现在看到这个展品,它其实就是在玻璃上做了一些装置,在元宇宙里面我们就可以把我们的视角转成鸟的视觉来看这个玻璃。还有一些作品,我刚才说作品就是一个静态的展示,但是元宇宙可以把艺术家创作的过程,通过元宇宙的手段重新建构一遍,让大家在沉浸式的空间里面再去体验这个作品,其实这个体验感是完全超越线下的视角看待的。这样就成为了一个平行的孪生宇宙,就是把线下的空间体验感变强、变炫、变酷。

来源:推广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