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对话亚马逊智能硬件与服务全球副总裁:硬件对亚马逊具有重要意义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对话亚马逊智能硬件与服务全球副总裁:硬件对亚马逊具有重要意义

互联网巨人亚马逊正变得越来越“硬”。

图片来源:亚马逊

记者 | 彭新

作为扎根于互联网的“百货公司”,亚马逊是众多北美和欧洲消费者的首选电商平台。但现在,这家公司正在变得越来越“硬”,不仅建立了自己的硬件产品家族,如Fire系列平板电脑、Echo系列智能音箱,甚至延展至智能家用机器人。与竞争对手相比,亚马逊通过硬件整合内容的动作启动得最早也最坚决。

硬件对亚马逊到底意味着什么?

对此,亚马逊智能硬件与服务全球副总裁雷振君(Regien De Bleecker)告诉界面新闻,通过设计提供高品质、可持续的硬件产品,亚马逊希望不断丰富全球消费者数字化家居生活,进而推动“飞轮效应”持续高速转动。

所谓“飞轮效应”,其核心为亚马逊Prime会员服务,最初用来提升用户的配送体验,随着会员权益不断增加,愿意加入的用户也逐渐增长。亚马逊曾表示,Prime会员与亚马逊的互动越多,在亚马逊购物的频次也更多、购物时间更长、购买品类更丰富,从而形成“飞轮效应”。

“飞轮效应”下的亚马逊内容体系,也为其硬件提供了竞争力。亚马逊拥有最大的有声书平台Audible、直播平台Twitch、音乐平台Amazon Music以及影视平台Prime Video,这些内容支撑着亚马逊的Fire平板、Fire TV等设备,使其在相对封闭的体系和激烈竞争的硬件性能指标下,依旧在市场上占据一席之地。

而随着云业务的发展,硬件给亚马逊增添了新的意义:强大的云计算能力帮助这家公司有了扩展更多硬件类型和场景的能力,消费者对硬件的使用进一步丰富了落地场景。

2007年以来,亚马逊的硬件家族不断向智能家居领域扩张,囊括Echo智能音箱、智能门铃Ring等。

语音助手Alexa是连接这一硬件体系的核心。“我们的愿景是带来易于使用、使人愉悦的智能家居体验,在声音可及的范围内,为生活带去便捷和帮助。雷振君表示,大量第三方设备可以接入这一系统,亚马逊希望借助设备与服务的整合让硬件成为家庭的“心脏”。

实际上,雷振君所在的亚马逊智能硬件亚洲团队在公司中具有重要地位。据他介绍,该团队于2009年成立,会与亚马逊智能硬件全球工程师团队合作。经过十余年的发展,亚马逊智能硬件亚洲团队已在深圳、北京、上海、台北等地设有办公室。

“我在亚马逊已经工作超过十年,专注于许多新产品的前沿领域。雷振君向界面新闻记者表示,基于亚马逊的全球协作体系,亚马逊智能硬件亚洲团队在产品概念打造、硬件、软件、可靠性、产品开发、制造、供应链、物流和未来产品战略等领域,为全球客户提供服务。

但亚马逊仍需面对激烈的市场竞争。语音助手方面,两大移动系统巨头苹果和谷歌有SiriGoogle Assistance等;智能硬件方面,两家公司同样有与亚马逊对标的相应产品体系,谷歌追赶最紧,覆盖智能手表和音箱,并进行了一系列针对智能硬件的收购。

不过,雷振君并未透露亚马逊硬件在公司中的营收比重。出于普及和用户接受度等原因,通常互联网公司的智能家居等硬件多在利润丰厚的互联网业务的补贴下进行销售,属于科技巨头“价格昂贵的玩具”。笃信“飞轮效应”的亚马逊更是如此。

亚马逊家用机器人“Astro”

其最新的“玩具”是家用级机器人“Astro”。这个带有一块屏幕和一组轮子的白色机器人造型可爱,像是动画片《机器人总动员》的“Wall-E”,在AI驱动下,通过摄像头和传感器完成与人类的简单互动和安全巡逻等任务。

据界面新闻了解,亚马逊做家用机器人的想法由来已久,并受到创始人杰夫·贝佐斯的直接推动。亚马逊坚信机器人终有一天会在家庭中普及,甚至设想了大量应用场景,它们能够理解用户的需求,并做出适当的回应。

目前来看,Astro更像一只聪明的“宠物”。据雷振君介绍,Astro有自己的肢体语言”,可以身体来传达意图,还能与人互动。当主人不在家时,Astro可在家中巡逻,方便用户随时查看家中的情况。同时,Astro还可以发送警报提醒、进行实时视频会话以及播放影视、音乐和新闻等媒体内容

显然,这一系列功能并不能成为家用机器人的杀手级应用。自从特斯拉发布人形机器人“擎天柱”原型机以来,外界对机器人的热情迅速激发。配置“自动驾驶软件”的“擎天柱”具有强大的环境适应性,可在变化莫测的驾驶环境里优化自己的决策。特斯拉创始人马斯克还称,预估“擎天柱”最终价格将在2万美元以下,35年间即可量产上市,有望得到普及。

不过,亚马逊在机器人领域仍然充满信心。“Astro是我们的第一个机器人,但绝不是最后一个。雷振君表示,由于物理世界的复杂性,机器人技术的进步往往比其他技术(如云计算或AI)要慢。未来希望通过将Astro稳步迭代,直到市场上出现某种杀手级应用程序来激发需求。

得益于亚马逊的电商业务,其在工业机器人领域亦有积累。据了解,自2012年以来,亚马逊已在全球各地的设施中部署了数十万台机器人,用于仓储、物流等用途,以简化员工的工作。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亚马逊

4.9k
  • 美国出版物总收入下降,桑德斯将出版《对资本主义生气是应该的》|文化周报
  • 华凯易佰:目前在拉美地区电商平台销量增长较快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对话亚马逊智能硬件与服务全球副总裁:硬件对亚马逊具有重要意义

互联网巨人亚马逊正变得越来越“硬”。

图片来源:亚马逊

记者 | 彭新

作为扎根于互联网的“百货公司”,亚马逊是众多北美和欧洲消费者的首选电商平台。但现在,这家公司正在变得越来越“硬”,不仅建立了自己的硬件产品家族,如Fire系列平板电脑、Echo系列智能音箱,甚至延展至智能家用机器人。与竞争对手相比,亚马逊通过硬件整合内容的动作启动得最早也最坚决。

硬件对亚马逊到底意味着什么?

对此,亚马逊智能硬件与服务全球副总裁雷振君(Regien De Bleecker)告诉界面新闻,通过设计提供高品质、可持续的硬件产品,亚马逊希望不断丰富全球消费者数字化家居生活,进而推动“飞轮效应”持续高速转动。

所谓“飞轮效应”,其核心为亚马逊Prime会员服务,最初用来提升用户的配送体验,随着会员权益不断增加,愿意加入的用户也逐渐增长。亚马逊曾表示,Prime会员与亚马逊的互动越多,在亚马逊购物的频次也更多、购物时间更长、购买品类更丰富,从而形成“飞轮效应”。

“飞轮效应”下的亚马逊内容体系,也为其硬件提供了竞争力。亚马逊拥有最大的有声书平台Audible、直播平台Twitch、音乐平台Amazon Music以及影视平台Prime Video,这些内容支撑着亚马逊的Fire平板、Fire TV等设备,使其在相对封闭的体系和激烈竞争的硬件性能指标下,依旧在市场上占据一席之地。

而随着云业务的发展,硬件给亚马逊增添了新的意义:强大的云计算能力帮助这家公司有了扩展更多硬件类型和场景的能力,消费者对硬件的使用进一步丰富了落地场景。

2007年以来,亚马逊的硬件家族不断向智能家居领域扩张,囊括Echo智能音箱、智能门铃Ring等。

语音助手Alexa是连接这一硬件体系的核心。“我们的愿景是带来易于使用、使人愉悦的智能家居体验,在声音可及的范围内,为生活带去便捷和帮助。雷振君表示,大量第三方设备可以接入这一系统,亚马逊希望借助设备与服务的整合让硬件成为家庭的“心脏”。

实际上,雷振君所在的亚马逊智能硬件亚洲团队在公司中具有重要地位。据他介绍,该团队于2009年成立,会与亚马逊智能硬件全球工程师团队合作。经过十余年的发展,亚马逊智能硬件亚洲团队已在深圳、北京、上海、台北等地设有办公室。

“我在亚马逊已经工作超过十年,专注于许多新产品的前沿领域。雷振君向界面新闻记者表示,基于亚马逊的全球协作体系,亚马逊智能硬件亚洲团队在产品概念打造、硬件、软件、可靠性、产品开发、制造、供应链、物流和未来产品战略等领域,为全球客户提供服务。

但亚马逊仍需面对激烈的市场竞争。语音助手方面,两大移动系统巨头苹果和谷歌有SiriGoogle Assistance等;智能硬件方面,两家公司同样有与亚马逊对标的相应产品体系,谷歌追赶最紧,覆盖智能手表和音箱,并进行了一系列针对智能硬件的收购。

不过,雷振君并未透露亚马逊硬件在公司中的营收比重。出于普及和用户接受度等原因,通常互联网公司的智能家居等硬件多在利润丰厚的互联网业务的补贴下进行销售,属于科技巨头“价格昂贵的玩具”。笃信“飞轮效应”的亚马逊更是如此。

亚马逊家用机器人“Astro”

其最新的“玩具”是家用级机器人“Astro”。这个带有一块屏幕和一组轮子的白色机器人造型可爱,像是动画片《机器人总动员》的“Wall-E”,在AI驱动下,通过摄像头和传感器完成与人类的简单互动和安全巡逻等任务。

据界面新闻了解,亚马逊做家用机器人的想法由来已久,并受到创始人杰夫·贝佐斯的直接推动。亚马逊坚信机器人终有一天会在家庭中普及,甚至设想了大量应用场景,它们能够理解用户的需求,并做出适当的回应。

目前来看,Astro更像一只聪明的“宠物”。据雷振君介绍,Astro有自己的肢体语言”,可以身体来传达意图,还能与人互动。当主人不在家时,Astro可在家中巡逻,方便用户随时查看家中的情况。同时,Astro还可以发送警报提醒、进行实时视频会话以及播放影视、音乐和新闻等媒体内容

显然,这一系列功能并不能成为家用机器人的杀手级应用。自从特斯拉发布人形机器人“擎天柱”原型机以来,外界对机器人的热情迅速激发。配置“自动驾驶软件”的“擎天柱”具有强大的环境适应性,可在变化莫测的驾驶环境里优化自己的决策。特斯拉创始人马斯克还称,预估“擎天柱”最终价格将在2万美元以下,35年间即可量产上市,有望得到普及。

不过,亚马逊在机器人领域仍然充满信心。“Astro是我们的第一个机器人,但绝不是最后一个。雷振君表示,由于物理世界的复杂性,机器人技术的进步往往比其他技术(如云计算或AI)要慢。未来希望通过将Astro稳步迭代,直到市场上出现某种杀手级应用程序来激发需求。

得益于亚马逊的电商业务,其在工业机器人领域亦有积累。据了解,自2012年以来,亚马逊已在全球各地的设施中部署了数十万台机器人,用于仓储、物流等用途,以简化员工的工作。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