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中炬高新退地罗生门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中炬高新退地罗生门

宝能能否守住中炬高新?

图片来源:Unsplash-John T

文|斑马消费  陈晓京

联手鼎晖系偷袭式增持,还通过兄弟企业搅黄中炬高新地产业务剥离进度,火炬集团当了多年老二后,有望从中山润田手里夺回对中炬高新的控股地位。

自去年以来,中山润田备受宝能系流动性危机影响,不断被动减持。眼睁睁看着二股东不断偷袭,姚振华也只能独自嗟叹。

20年旧案重提

工业联合与中炬高新纠缠已久的土地转让官司,近日再次进入公众视野。

11月14日晚间,中炬高新公告披露,工业联合近日向法院提出增加诉讼请求,如公司无法交付797.05315亩土地及协助办理不动产权证,请求法院判定中炬高新赔偿经济损失约19.41亿元。

这起土地纠纷由来已久。2020年9月,工业联合首次向中山市一院提起诉讼,要求中炬高新按照2001年9月签订的土地转让合同,交付上述土地并协助办理不动产权证。

不过,中炬高新否认帐面存在上述土地使用权,且与工业联合没有案件相关往来余额。

不仅如此,在2020年9月,工业联合向中山市中院提起两起诉讼,所涉土地面积分别为1129.67亩、1043.83亩,转让价款分别为3407.87万元和1.36亿元。

根据工业联合的说法,上述三宗土地转让合同,在1999年至2001年期间签订,土地面积合计近3000亩。

梳理发现,中炬高新与工业联合的土地转让交易,在公告中曾有所披露。

据2020年10月13日公告,涉及洋关地块、东利围地块、三益围地块早已解决,且工业联合已超过15年未对此提出异议。

对于上述土地转让纠纷的解决过程,即便在2004年1号公告中,也以“4年以前的问题已经得到解决”一笔带过。

中炬高新1993年设立于广东中山市,早期主要负责中山市火炬高新技术开发区5.3平方公里内的土地开发和招商等业务,其后才涉足调味品领域。2001年,火炬集团为公司第一大股东。

摩擦升级

工业联合与火炬集团,同属于中山火炬公有资产经营集团,实际控制人为中山市火炬高技术产业开发区管理委员会。

工业联合之所以不断发难,一个重要背景是,中炬高新控股股东中山润田主张剥离地产业务平台中汇合创,其核心资产为约1353亩土地使用权。

2021年8月,中炬高新提出议案,拟挂牌出售中汇合创89.24%股权,起始价111.69亿元。尽管二股东据理力争强烈反对,无奈势单力薄,最终未能阻止。

几天之后,工业联合根据前期与公司的土地合同纠纷诉讼,申请对中炬高新采取财产保全措施。去年9月初,中山中院先后查封中炬高新所持中汇合创12.74%股权和13.79%股权。

即便如此,中炬高新仍坚定剥离地产业务。

这样让工业联合颇为不爽,其向中山一院申请诉讼保全。去年9月27日,中山一院再冻结中炬高新所持中汇合创6.91%股权。

这还没完结,去年11月16日,工业联合再向法院申请,将中汇合创列为与中炬高新土地使用权转让纠纷案件的共同被告,在上述案件中承担连带责任。

在这之后,中炬高新剥离地产业务平台没了新的消息。要知道这一步,是公司定增的前提,阳西项目扩产事宜也因此暂时搁置。

资本层面,火炬集团展开反攻。今年以来,火炬集团一致行动人鼎晖系先后两次增持中炬高新,在8月31日至10月18日已累计增持公司1.19%股权。

至此,火炬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鼎晖隽禺、国泰君安QFII-CC,合计持有中炬高新13.96%股权。

控制权不稳

在二股东及一致行动人全力猛攻,中山润田无力招架,控股地位已岌岌可危。

据中炬高新11月9日公告,因与浦发银行借款合同纠纷,中山润田持有公司120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53%)将于12月13日被司法拍卖。

截至11月8日,中山润田持有上市公司15.95%股权,若上述司法拍卖完成,持有公司股权比例将降至14.42%,与二股东及一致行动人持股仅相差0.46%。

去年以来,中山润田深受宝能流动性危机的影响,其所持上市公司股份不断被动减持。

2021年11月,安信证券强制出售中山润田所持上市公司450万股。在这之后,西藏银行、粤财信托及重庆信托等如法炮制,合计减持6935.359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8.83%。

中山润田所持公司股权,还有进一步被动减持的风险。

据10月26日公告,因中山润田及其关联方与中航信托的借款合同纠纷,南昌中院日前执行裁定,拟拍卖、变卖或划转中山润田所持公司3105.2015万股,减持区间为今年11月16日至2023年5月16日。

如果被动减持完成,中山润田将彻底丧失控股地位。

在失去对韶能股份控制之后,中炬高新已是姚振华手中为数不多的一张好牌。

不过,置身宝能系流动性危机之中,中山润田还是被拖倒了。截至今年6月末,中山润田所负数额较大的到期未偿债务合计约30.83亿元。其所持中炬高新股权已近全部质押。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中炬高新

1.9k
  • 华金证券:攻守兼备,关注食品饮料三类投资机会
  • 中炬高新(600872.SH):2024年一季度实现净利润2.39亿元,同比增长59.70%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中炬高新退地罗生门

宝能能否守住中炬高新?

图片来源:Unsplash-John T

文|斑马消费  陈晓京

联手鼎晖系偷袭式增持,还通过兄弟企业搅黄中炬高新地产业务剥离进度,火炬集团当了多年老二后,有望从中山润田手里夺回对中炬高新的控股地位。

自去年以来,中山润田备受宝能系流动性危机影响,不断被动减持。眼睁睁看着二股东不断偷袭,姚振华也只能独自嗟叹。

20年旧案重提

工业联合与中炬高新纠缠已久的土地转让官司,近日再次进入公众视野。

11月14日晚间,中炬高新公告披露,工业联合近日向法院提出增加诉讼请求,如公司无法交付797.05315亩土地及协助办理不动产权证,请求法院判定中炬高新赔偿经济损失约19.41亿元。

这起土地纠纷由来已久。2020年9月,工业联合首次向中山市一院提起诉讼,要求中炬高新按照2001年9月签订的土地转让合同,交付上述土地并协助办理不动产权证。

不过,中炬高新否认帐面存在上述土地使用权,且与工业联合没有案件相关往来余额。

不仅如此,在2020年9月,工业联合向中山市中院提起两起诉讼,所涉土地面积分别为1129.67亩、1043.83亩,转让价款分别为3407.87万元和1.36亿元。

根据工业联合的说法,上述三宗土地转让合同,在1999年至2001年期间签订,土地面积合计近3000亩。

梳理发现,中炬高新与工业联合的土地转让交易,在公告中曾有所披露。

据2020年10月13日公告,涉及洋关地块、东利围地块、三益围地块早已解决,且工业联合已超过15年未对此提出异议。

对于上述土地转让纠纷的解决过程,即便在2004年1号公告中,也以“4年以前的问题已经得到解决”一笔带过。

中炬高新1993年设立于广东中山市,早期主要负责中山市火炬高新技术开发区5.3平方公里内的土地开发和招商等业务,其后才涉足调味品领域。2001年,火炬集团为公司第一大股东。

摩擦升级

工业联合与火炬集团,同属于中山火炬公有资产经营集团,实际控制人为中山市火炬高技术产业开发区管理委员会。

工业联合之所以不断发难,一个重要背景是,中炬高新控股股东中山润田主张剥离地产业务平台中汇合创,其核心资产为约1353亩土地使用权。

2021年8月,中炬高新提出议案,拟挂牌出售中汇合创89.24%股权,起始价111.69亿元。尽管二股东据理力争强烈反对,无奈势单力薄,最终未能阻止。

几天之后,工业联合根据前期与公司的土地合同纠纷诉讼,申请对中炬高新采取财产保全措施。去年9月初,中山中院先后查封中炬高新所持中汇合创12.74%股权和13.79%股权。

即便如此,中炬高新仍坚定剥离地产业务。

这样让工业联合颇为不爽,其向中山一院申请诉讼保全。去年9月27日,中山一院再冻结中炬高新所持中汇合创6.91%股权。

这还没完结,去年11月16日,工业联合再向法院申请,将中汇合创列为与中炬高新土地使用权转让纠纷案件的共同被告,在上述案件中承担连带责任。

在这之后,中炬高新剥离地产业务平台没了新的消息。要知道这一步,是公司定增的前提,阳西项目扩产事宜也因此暂时搁置。

资本层面,火炬集团展开反攻。今年以来,火炬集团一致行动人鼎晖系先后两次增持中炬高新,在8月31日至10月18日已累计增持公司1.19%股权。

至此,火炬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鼎晖隽禺、国泰君安QFII-CC,合计持有中炬高新13.96%股权。

控制权不稳

在二股东及一致行动人全力猛攻,中山润田无力招架,控股地位已岌岌可危。

据中炬高新11月9日公告,因与浦发银行借款合同纠纷,中山润田持有公司120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53%)将于12月13日被司法拍卖。

截至11月8日,中山润田持有上市公司15.95%股权,若上述司法拍卖完成,持有公司股权比例将降至14.42%,与二股东及一致行动人持股仅相差0.46%。

去年以来,中山润田深受宝能流动性危机的影响,其所持上市公司股份不断被动减持。

2021年11月,安信证券强制出售中山润田所持上市公司450万股。在这之后,西藏银行、粤财信托及重庆信托等如法炮制,合计减持6935.359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8.83%。

中山润田所持公司股权,还有进一步被动减持的风险。

据10月26日公告,因中山润田及其关联方与中航信托的借款合同纠纷,南昌中院日前执行裁定,拟拍卖、变卖或划转中山润田所持公司3105.2015万股,减持区间为今年11月16日至2023年5月16日。

如果被动减持完成,中山润田将彻底丧失控股地位。

在失去对韶能股份控制之后,中炬高新已是姚振华手中为数不多的一张好牌。

不过,置身宝能系流动性危机之中,中山润田还是被拖倒了。截至今年6月末,中山润田所负数额较大的到期未偿债务合计约30.83亿元。其所持中炬高新股权已近全部质押。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