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马斯克还没想好怎么做Twitter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马斯克还没想好怎么做Twitter

微信、微博还是Tik Tok,马斯克都想学。

文|一刻商业 天宇

编辑|周烨

马斯克正在按照自己的意志改造Twitter。

近期,马斯特在Twitter发起是否恢复美国前总统特朗普Twitter账号的民意调查,有超过 1500 万 Twitter 用户在民意调查中投票,其中 51.8% 的人投票赞成恢复。民意调查结果公布时,马斯克表示,“人民已经发声了。特朗普账号将复开。”

近期,特朗普曾被屏蔽的账号,再次出现在推特上,可查看、可留言,粉丝正在增加。但对于这一示好,特朗普却表示没有兴趣重返Twitter。

2022年10月26日,马斯克正式入主Twitter。虽然此后,马斯克在Twitter “放火”不断,不是大规模裁员,就是贸然上线“蓝V认证”,但这些“破坏性”行动的背后,或许都源自于马斯克“重振推特”的深层次考量。

此前,马斯克已经透露了“重振推特”的具体理念,收购Twitter是“创造万能应用‘X’的加速器”,并认为“微信是一个很好的样本”,还计划将支付引入 Twitter,效仿支付宝,推出类似余额宝的功能。

诚然,微信、支付宝已经成为中国移动互联网的“基建”,而美国互联网并没有类似的全能App,美国社交巨头Twitter有可能进化出比肩微信、支付宝的能力。

但考虑到美国和中国的经济发展水平、基建、国民素质各不相同,Twitter想要成为“万能应用”,也面临巨大的考验。即使客观环境允许,Twitter的员工或许也没有足够的精力实现马斯克的宏图伟业。入主Twitter后,马斯克立刻将前者“特斯拉化”。

CNBC报道称,自10月27日起,马斯克就要求Twitte每周工作7天,每天工作12小时,否则将会被裁员。

更有甚者,为了检验员工的能力,马斯克还要求Twitter工程师默写代码,淘汰不常写代码的管理者。NBC援引Twitter匿名员工的消息称“如今推特内部已经一团混乱”,“目前没有强有力的领导层负责管理,整个公司都在靠惯性运营”。尽管特斯拉、SpaceX等公司的成功,证明了马斯克的商业能力,但操盘一家社交媒体公司,马斯克还是一个“小白”。

买下Twitter后,相较于长线的“万能应用‘X’的加速器”,短期的重建秩序,或许是马斯克更需要直面的挑战。

1、微信、微博还是Tik Tok,马斯克都想学

中国移动互联网的经验说明,随着移动互联网孤岛化倾向逐渐加深,各头部平台都有“大而全”进化的逻辑。作为Twitter的重度用户,马斯克或许早已洞悉该平台目前存在的功能缺失问题。财报显示,2022年Q2,Twitter广告业务营收为10.8亿美元,占总营收的91.53%。作为对比,2013年上市时,Twitter广告业务营收占比也为89.47%。可以说,十年来,Twitter的业务模式基本没有太大的变化。

但过去十年,移动互联网催生出了众多商业形式,包括电商、支付、打车等。也正是因为尽可能地囊括了这些新颖的商业形式,微信、支付宝等应用,才得以成为中国移动互联网的“基建”。

事实上,马斯克正是参考中国移动互联网头部应用的亮点功能,规划Twitter未来的发展方向。

比如,11月5日,按照马斯克的规划,Twitter正式上线“蓝V认证”,任何用户都可以使用以7.99美元/月的价格,获得Twitter蓝V的认证。对此,马斯克发文称,“可以骂我一整天,但要交8美元” 。

马斯克推文,图/马斯克推特

Twitter的“蓝V认证”和微博会员十分相似。App Store的更新资料显示,用户开启“蓝V认证”后,将获得广告数量减半、发布更长视频、优质内容优先排名等权益。微博官方资料显示,微博高级会员也有专属标识、评论动图、内容权益等一系列特权,收费18元/月。除了基于原本的内容优势进化,马斯克还希望Twitter效仿微信、支付宝,进一步囊括更多的功能。

2022年5月16日,接受“All-In 峰会”播客访谈时,马斯克表示,“微信功能强大,类似于推特加 PayPal 支付,再加上其它各种功能,这些功能融为一体。界面也很棒,这真是一个很好的 App”。

首次对话 Twitter 员工时,马斯克更是直言,“在中国外没有类似微信的产品,而你在中国基本上生活在微信上。如果我们可以用 Twitter 重现这一点,我们将取得巨大成功。”

此外,马斯克还计划赋予Twitter转账、购物,甚至货币市场账户等功能。这显然是让Twitter对标微信的支付以及电商小程序等功能。除了希望让Twitter学习微信,马斯克还瞄准了抖音。首次对话 Twitter 员工时,马斯克表示,“我们可以用与TikTok相同的方式磨练Twitter,使其变得有趣”。

马斯克发布是否复兴Vine的投票,图/马斯克推特

事实上,早在2012年,Twitter就借收购视频应用Vine进军短视频赛道。据一刻商业了解,Vine的特点与Twitter的字数限制类似,也是让用户“短平快”地分享最长 6 秒、可无限循环的视频。

Vine确实具备黑马潜力。2013中,Vine单月的视频上传量就达到了3000万左右。

不过此后,Vine 单月的视频上传量就下跌至600万左右。这很大程度上都是因为,随着Instagram、Snapchat、YouTube等平台入局短视频赛道,Vine的竞争力不再所致。比如,为了争夺KOL,YouTube就不遗余力。新浪科技援引同时在YouTube和Vine的 KOL消息称,为了吸引KOL们投诚,YouTube会送出1000美元的购物卡帮助他们升级视频设备。

随着大量KOL被其他平台吸引,Vine的用户也开始锐减。2013年中,Vine的每月新增活跃用户达到61万人的峰值,此后就成稳步下跌态势,截止2016年初,每月新增活跃用户已不足1万人。2016年10月,Twitter终于战略性放弃Vine。

马斯克收购Twitter后希望复兴Vine,很可能是因为其看到了TikTok的火爆。Sensor Tower数据显示,2022年Q1,TikTok全球月跃接近 16 亿,是成为全球用活最高的应用之一,全球的消费者为其花费超8.4 亿美元。

尽管,现在马斯克想要Twitter学习微博、微信、Tik Tok,但还处于初步想法与小范围试验阶段,离真正做成还有很长一段距离,而且还可能随时面临失败。

2、什么都想要,可能什么都做不好

诚然,Twitter本身就是美国标志性的社交媒体平台,其进化方向可以大体参考中国类似的微信、微博等头部社交平台。但不能忽视的是,微信、微博等中文媒体平台之所以能进化出如此全面的能力,也离不开中国互联网市场特有的环境。这也意味着Twitter的“模仿之路”并不会一帆风顺。

以Twitter已经上线的“蓝V认证”为例,该功能本希望在企业增收和公众发声之间找到一个平衡点,但上线后却被滥用。

比如,一个冒充美国制药巨头礼来公司的Twitter账户获得“蓝V”后,发帖称“现在胰岛素免费”,随后,礼来公司的股价单日下跌4.45%,市值蒸发超150亿美元。因给公众信息传播造成巨大的负面影响,11月11日,Twitter紧急关停了“蓝V认证”服务。

反观微博则在V认证的基础上,细分了企业V认证和个人V认证,其中企业V认证需要提交详细的工商资料以供审核,并且还需要支付300元/年的认证费。由于美国社会对隐私极为重视,因此,Twitter很难做到微博的V认证,要求企业或个人提供详细的资料,以待审查。事实上,此前Twitter的“蓝V”,也仅仅是审查用户提交的机构链接、简介、头像等公开信息。

效仿微博推出V认证已经有重重阻碍,Twitter的“模仿”微信之路或许更加艰难。

本质上,Twitter和微信是两个类别的产品,前者是大众传播平台,而后者则是熟人网络社交平台。这也意味着微信某些出众的功能不一定适用于Twitter。

以支付为例,微信之所以能拿下支付功能,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其熟人网络。2014年春节,微信突然上线了微信红包。官方资料显示,2014年除夕至大年初一,参与抢红包的微信用户超500多万。2015年除夕,微信红包收发总数量达10.1亿个。

或许是因为看到了微信红包蕴含的巨大价值,2015年春节,微博也推出了现金红包。官方资料显示,2015年2月2日-2月9日,共有1500万用户在微博抢红包。但时至今日,在中国第三方支付互联网支付市场中,微博支付依然名不见经传。Twitter也是一样的道理,一方面其本身就是大众传播平台,另一方面,因经济发展状况不同,美国一直依赖银行系的“old money”,没能完全进入数字支付时代。这些都将会给Twitter的支付战略带来严峻的挑战。

至于复兴Vine,对标TikTok,难度更大。此前的美国互联网巨头们急功近利地推出众多短视频应用,却纷纷折戟沉沙,已经说明TikTok地位很难撼动。

以Facebook为例,2018年-2019年,其分别推出Lasso、Instagram Reels等短视频产品狙击TikTok。2021年7月,Facebook对外表示,将在2022年底前,为 Facebook 和 Instagram 等平台的创作者投入10亿美元。

无独有偶,2022年9月,YouTube也对外表示,将与短视频内容创作者分享广告收入。只要达到优质创作者的要求,就能成为YouTube合作伙伴,进而通过Shorts动态之间播放的广告赚取收益。遗憾的是,这些美国头部的互联网平台并没有遏制TikTok的成长。Data.ai数据显示,2022年Q1,TikTok单用户每月平均使用时长达23.6小时,首次超越YouTube的23.2小时。此外,Insider Intelligence还表示,预计2022,TikTok在美国的广告输入将达59.6亿美元,同比增长280%。

考虑到Twitter本就不具备视频基因,在Facebook、YouTube等更具内容优势的平台都没能超越TikTok的背景下,Twitter或许也难以承载马斯克的“短视频梦”。

这也意味着,马斯克想到的突围方向,都将面临各种问题的挑战。

3、裁员和混乱,正在破坏Twitter

除了平台资源有限,难以深入实践马斯克的构想,Twitter 成为“创造万能应用‘X’的加速器”的另一大难点,则是马斯克在人事层面给Twitter员工带来了巨大压力。

此前,《华盛顿邮报》曾报道,马斯克计划对Twitter裁员75%,以控制成本。入主Twitter当天,马斯克辟谣称,不要相信媒体的报道,不会裁员75%。不过随后,马斯克就开始“磨刀霍霍”。从第一天踏入Twitter后,马斯克就将公司CEO、法律总监、总法律顾问等高管被全部解雇。随后,马斯克开启了大裁员。

11月4日,路透社报道称,Twitter宣布裁员50%。SEC文件显示,截止2021年末,Twitter共有7500名左右员工。这也意味着Twitter将裁员约3700人。

这还不是终点,11月14日, Platformer报道称,Twitter约有4400名外包员工遭解雇。据了解,Twitter的外包员工总数约5500人。这也意味着,Twitter 80%左右的外包员工都被裁掉。对此,马斯克表示,“面对公司每天超过400万美元的亏损,我们别无选择,只能裁员。”

裁员之外,马斯克还要求Twitter在职的员工“内卷”。CNBC援引Twitter员工消息称,Twitter要求部分员工每周工作7天,每天工作12小时,也就是“997”,以实现马斯克当时对“蓝V认证”的要求——该功能要在11月首周上线。

不过马斯克一系列人事调整或许并没有经过深思熟虑。11月6日,彭博新闻社报道,Twitter正与数十位被炒的员工联系,要求他们返回公司,因为这些人是“被错误解雇”的,对Twitter的运转至关重要。

Twitter固然可以随意召回员工,但裁员给员工们带来的伤害却难以挽回。一名Twitter高级工程总监点评返岗的员工,“这将是一个挑战。我带回来的工程师们普遍软弱、懒惰,缺乏工作动力,他们甚至可能会反对马斯克领导的推特。”

面对马斯克种种不近情理的举动,除了私下抱怨,Twitter员工还开始公开反抗。据《纽约时报》报道,在马斯克公布Twitter裁员计划后,约20名员工公开或私下反对前者的鲁莽举动,不过遗憾的是,这些员工均被解雇。

员工的反对并没有让马斯克停止裁员的步伐。据彭博11月20日报道,马斯克正考虑最快在11月21日解雇更多推特的员工,这一轮新的裁员瞄准的并非技术岗位,而是该公司的销售和合作伙伴团队。

粗暴的裁员也影响了Twitter的正常运营。据凤凰科技报道,一些Twitter员工上班后发现依赖的某些系统无法工作了。在旧金山的一名工程师发现,公司与供应商的一些合同被搁置或过期,这些供应商提供的是用户数据管理软件,而能够解决这个问题的经理和高管已经被解雇或辞职了。

现在的Twitter正处于一片混乱中。

而在大规模裁员、多名高管离职、监管部门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TC)发警告等消息接踵而来时,马斯克在11月10日召开员工大会时还发出警告,声称Twitter未来财政状况如未能得到改善,不排除明年破产的可能性。马斯克固然是商业鬼才,但在Twitter本身不适合开展某些业务以及大部分员工心寒的背景下,或许也难以 “重振Twitter”。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Twitter

2.8k
  • 法官称马斯克不能拖延SEC对其收购Twitter的调查
  • 机构:放弃X平台后,迪士尼与康卡斯特增加在Instagram广告支出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马斯克还没想好怎么做Twitter

微信、微博还是Tik Tok,马斯克都想学。

文|一刻商业 天宇

编辑|周烨

马斯克正在按照自己的意志改造Twitter。

近期,马斯特在Twitter发起是否恢复美国前总统特朗普Twitter账号的民意调查,有超过 1500 万 Twitter 用户在民意调查中投票,其中 51.8% 的人投票赞成恢复。民意调查结果公布时,马斯克表示,“人民已经发声了。特朗普账号将复开。”

近期,特朗普曾被屏蔽的账号,再次出现在推特上,可查看、可留言,粉丝正在增加。但对于这一示好,特朗普却表示没有兴趣重返Twitter。

2022年10月26日,马斯克正式入主Twitter。虽然此后,马斯克在Twitter “放火”不断,不是大规模裁员,就是贸然上线“蓝V认证”,但这些“破坏性”行动的背后,或许都源自于马斯克“重振推特”的深层次考量。

此前,马斯克已经透露了“重振推特”的具体理念,收购Twitter是“创造万能应用‘X’的加速器”,并认为“微信是一个很好的样本”,还计划将支付引入 Twitter,效仿支付宝,推出类似余额宝的功能。

诚然,微信、支付宝已经成为中国移动互联网的“基建”,而美国互联网并没有类似的全能App,美国社交巨头Twitter有可能进化出比肩微信、支付宝的能力。

但考虑到美国和中国的经济发展水平、基建、国民素质各不相同,Twitter想要成为“万能应用”,也面临巨大的考验。即使客观环境允许,Twitter的员工或许也没有足够的精力实现马斯克的宏图伟业。入主Twitter后,马斯克立刻将前者“特斯拉化”。

CNBC报道称,自10月27日起,马斯克就要求Twitte每周工作7天,每天工作12小时,否则将会被裁员。

更有甚者,为了检验员工的能力,马斯克还要求Twitter工程师默写代码,淘汰不常写代码的管理者。NBC援引Twitter匿名员工的消息称“如今推特内部已经一团混乱”,“目前没有强有力的领导层负责管理,整个公司都在靠惯性运营”。尽管特斯拉、SpaceX等公司的成功,证明了马斯克的商业能力,但操盘一家社交媒体公司,马斯克还是一个“小白”。

买下Twitter后,相较于长线的“万能应用‘X’的加速器”,短期的重建秩序,或许是马斯克更需要直面的挑战。

1、微信、微博还是Tik Tok,马斯克都想学

中国移动互联网的经验说明,随着移动互联网孤岛化倾向逐渐加深,各头部平台都有“大而全”进化的逻辑。作为Twitter的重度用户,马斯克或许早已洞悉该平台目前存在的功能缺失问题。财报显示,2022年Q2,Twitter广告业务营收为10.8亿美元,占总营收的91.53%。作为对比,2013年上市时,Twitter广告业务营收占比也为89.47%。可以说,十年来,Twitter的业务模式基本没有太大的变化。

但过去十年,移动互联网催生出了众多商业形式,包括电商、支付、打车等。也正是因为尽可能地囊括了这些新颖的商业形式,微信、支付宝等应用,才得以成为中国移动互联网的“基建”。

事实上,马斯克正是参考中国移动互联网头部应用的亮点功能,规划Twitter未来的发展方向。

比如,11月5日,按照马斯克的规划,Twitter正式上线“蓝V认证”,任何用户都可以使用以7.99美元/月的价格,获得Twitter蓝V的认证。对此,马斯克发文称,“可以骂我一整天,但要交8美元” 。

马斯克推文,图/马斯克推特

Twitter的“蓝V认证”和微博会员十分相似。App Store的更新资料显示,用户开启“蓝V认证”后,将获得广告数量减半、发布更长视频、优质内容优先排名等权益。微博官方资料显示,微博高级会员也有专属标识、评论动图、内容权益等一系列特权,收费18元/月。除了基于原本的内容优势进化,马斯克还希望Twitter效仿微信、支付宝,进一步囊括更多的功能。

2022年5月16日,接受“All-In 峰会”播客访谈时,马斯克表示,“微信功能强大,类似于推特加 PayPal 支付,再加上其它各种功能,这些功能融为一体。界面也很棒,这真是一个很好的 App”。

首次对话 Twitter 员工时,马斯克更是直言,“在中国外没有类似微信的产品,而你在中国基本上生活在微信上。如果我们可以用 Twitter 重现这一点,我们将取得巨大成功。”

此外,马斯克还计划赋予Twitter转账、购物,甚至货币市场账户等功能。这显然是让Twitter对标微信的支付以及电商小程序等功能。除了希望让Twitter学习微信,马斯克还瞄准了抖音。首次对话 Twitter 员工时,马斯克表示,“我们可以用与TikTok相同的方式磨练Twitter,使其变得有趣”。

马斯克发布是否复兴Vine的投票,图/马斯克推特

事实上,早在2012年,Twitter就借收购视频应用Vine进军短视频赛道。据一刻商业了解,Vine的特点与Twitter的字数限制类似,也是让用户“短平快”地分享最长 6 秒、可无限循环的视频。

Vine确实具备黑马潜力。2013中,Vine单月的视频上传量就达到了3000万左右。

不过此后,Vine 单月的视频上传量就下跌至600万左右。这很大程度上都是因为,随着Instagram、Snapchat、YouTube等平台入局短视频赛道,Vine的竞争力不再所致。比如,为了争夺KOL,YouTube就不遗余力。新浪科技援引同时在YouTube和Vine的 KOL消息称,为了吸引KOL们投诚,YouTube会送出1000美元的购物卡帮助他们升级视频设备。

随着大量KOL被其他平台吸引,Vine的用户也开始锐减。2013年中,Vine的每月新增活跃用户达到61万人的峰值,此后就成稳步下跌态势,截止2016年初,每月新增活跃用户已不足1万人。2016年10月,Twitter终于战略性放弃Vine。

马斯克收购Twitter后希望复兴Vine,很可能是因为其看到了TikTok的火爆。Sensor Tower数据显示,2022年Q1,TikTok全球月跃接近 16 亿,是成为全球用活最高的应用之一,全球的消费者为其花费超8.4 亿美元。

尽管,现在马斯克想要Twitter学习微博、微信、Tik Tok,但还处于初步想法与小范围试验阶段,离真正做成还有很长一段距离,而且还可能随时面临失败。

2、什么都想要,可能什么都做不好

诚然,Twitter本身就是美国标志性的社交媒体平台,其进化方向可以大体参考中国类似的微信、微博等头部社交平台。但不能忽视的是,微信、微博等中文媒体平台之所以能进化出如此全面的能力,也离不开中国互联网市场特有的环境。这也意味着Twitter的“模仿之路”并不会一帆风顺。

以Twitter已经上线的“蓝V认证”为例,该功能本希望在企业增收和公众发声之间找到一个平衡点,但上线后却被滥用。

比如,一个冒充美国制药巨头礼来公司的Twitter账户获得“蓝V”后,发帖称“现在胰岛素免费”,随后,礼来公司的股价单日下跌4.45%,市值蒸发超150亿美元。因给公众信息传播造成巨大的负面影响,11月11日,Twitter紧急关停了“蓝V认证”服务。

反观微博则在V认证的基础上,细分了企业V认证和个人V认证,其中企业V认证需要提交详细的工商资料以供审核,并且还需要支付300元/年的认证费。由于美国社会对隐私极为重视,因此,Twitter很难做到微博的V认证,要求企业或个人提供详细的资料,以待审查。事实上,此前Twitter的“蓝V”,也仅仅是审查用户提交的机构链接、简介、头像等公开信息。

效仿微博推出V认证已经有重重阻碍,Twitter的“模仿”微信之路或许更加艰难。

本质上,Twitter和微信是两个类别的产品,前者是大众传播平台,而后者则是熟人网络社交平台。这也意味着微信某些出众的功能不一定适用于Twitter。

以支付为例,微信之所以能拿下支付功能,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其熟人网络。2014年春节,微信突然上线了微信红包。官方资料显示,2014年除夕至大年初一,参与抢红包的微信用户超500多万。2015年除夕,微信红包收发总数量达10.1亿个。

或许是因为看到了微信红包蕴含的巨大价值,2015年春节,微博也推出了现金红包。官方资料显示,2015年2月2日-2月9日,共有1500万用户在微博抢红包。但时至今日,在中国第三方支付互联网支付市场中,微博支付依然名不见经传。Twitter也是一样的道理,一方面其本身就是大众传播平台,另一方面,因经济发展状况不同,美国一直依赖银行系的“old money”,没能完全进入数字支付时代。这些都将会给Twitter的支付战略带来严峻的挑战。

至于复兴Vine,对标TikTok,难度更大。此前的美国互联网巨头们急功近利地推出众多短视频应用,却纷纷折戟沉沙,已经说明TikTok地位很难撼动。

以Facebook为例,2018年-2019年,其分别推出Lasso、Instagram Reels等短视频产品狙击TikTok。2021年7月,Facebook对外表示,将在2022年底前,为 Facebook 和 Instagram 等平台的创作者投入10亿美元。

无独有偶,2022年9月,YouTube也对外表示,将与短视频内容创作者分享广告收入。只要达到优质创作者的要求,就能成为YouTube合作伙伴,进而通过Shorts动态之间播放的广告赚取收益。遗憾的是,这些美国头部的互联网平台并没有遏制TikTok的成长。Data.ai数据显示,2022年Q1,TikTok单用户每月平均使用时长达23.6小时,首次超越YouTube的23.2小时。此外,Insider Intelligence还表示,预计2022,TikTok在美国的广告输入将达59.6亿美元,同比增长280%。

考虑到Twitter本就不具备视频基因,在Facebook、YouTube等更具内容优势的平台都没能超越TikTok的背景下,Twitter或许也难以承载马斯克的“短视频梦”。

这也意味着,马斯克想到的突围方向,都将面临各种问题的挑战。

3、裁员和混乱,正在破坏Twitter

除了平台资源有限,难以深入实践马斯克的构想,Twitter 成为“创造万能应用‘X’的加速器”的另一大难点,则是马斯克在人事层面给Twitter员工带来了巨大压力。

此前,《华盛顿邮报》曾报道,马斯克计划对Twitter裁员75%,以控制成本。入主Twitter当天,马斯克辟谣称,不要相信媒体的报道,不会裁员75%。不过随后,马斯克就开始“磨刀霍霍”。从第一天踏入Twitter后,马斯克就将公司CEO、法律总监、总法律顾问等高管被全部解雇。随后,马斯克开启了大裁员。

11月4日,路透社报道称,Twitter宣布裁员50%。SEC文件显示,截止2021年末,Twitter共有7500名左右员工。这也意味着Twitter将裁员约3700人。

这还不是终点,11月14日, Platformer报道称,Twitter约有4400名外包员工遭解雇。据了解,Twitter的外包员工总数约5500人。这也意味着,Twitter 80%左右的外包员工都被裁掉。对此,马斯克表示,“面对公司每天超过400万美元的亏损,我们别无选择,只能裁员。”

裁员之外,马斯克还要求Twitter在职的员工“内卷”。CNBC援引Twitter员工消息称,Twitter要求部分员工每周工作7天,每天工作12小时,也就是“997”,以实现马斯克当时对“蓝V认证”的要求——该功能要在11月首周上线。

不过马斯克一系列人事调整或许并没有经过深思熟虑。11月6日,彭博新闻社报道,Twitter正与数十位被炒的员工联系,要求他们返回公司,因为这些人是“被错误解雇”的,对Twitter的运转至关重要。

Twitter固然可以随意召回员工,但裁员给员工们带来的伤害却难以挽回。一名Twitter高级工程总监点评返岗的员工,“这将是一个挑战。我带回来的工程师们普遍软弱、懒惰,缺乏工作动力,他们甚至可能会反对马斯克领导的推特。”

面对马斯克种种不近情理的举动,除了私下抱怨,Twitter员工还开始公开反抗。据《纽约时报》报道,在马斯克公布Twitter裁员计划后,约20名员工公开或私下反对前者的鲁莽举动,不过遗憾的是,这些员工均被解雇。

员工的反对并没有让马斯克停止裁员的步伐。据彭博11月20日报道,马斯克正考虑最快在11月21日解雇更多推特的员工,这一轮新的裁员瞄准的并非技术岗位,而是该公司的销售和合作伙伴团队。

粗暴的裁员也影响了Twitter的正常运营。据凤凰科技报道,一些Twitter员工上班后发现依赖的某些系统无法工作了。在旧金山的一名工程师发现,公司与供应商的一些合同被搁置或过期,这些供应商提供的是用户数据管理软件,而能够解决这个问题的经理和高管已经被解雇或辞职了。

现在的Twitter正处于一片混乱中。

而在大规模裁员、多名高管离职、监管部门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TC)发警告等消息接踵而来时,马斯克在11月10日召开员工大会时还发出警告,声称Twitter未来财政状况如未能得到改善,不排除明年破产的可能性。马斯克固然是商业鬼才,但在Twitter本身不适合开展某些业务以及大部分员工心寒的背景下,或许也难以 “重振Twitter”。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