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华谊兄弟裁掉 “兄弟”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华谊兄弟裁掉 “兄弟”

曾经垄断半个影视圈的华谊兄弟,将大隐隐于市,那么华谊兄弟,到底做错了什么?

文|中国品牌杂志 何茜

华谊兄弟的钱包,看上去还是比较紧张。

10月底,华谊兄弟发布《关于公司宣发业务及人员调整的通知》,宣布公司将调整宣发业务模式,精简宣发团队。华谊兄弟的收缩裁员,仿佛为其并不理想的第三季度财报给出注释。

而在此次人员缩减之前,华谊兄弟在宣发端的人员配置上已经出现空缺。

曾经垄断半个影视圈的华谊兄弟,将大隐隐于市,那么华谊兄弟,到底做错了什么?

亏损64亿

今年以来,华谊兄弟接连缺席暑期、国庆等黄金档期。据前三季度报告显示,华谊兄弟第三季度实现营收1.55亿元,同比下滑58.99%;净利润亏损6793.17万元,同比下滑114.24%

值得注意的是,第三季度,“电影大哥”华谊兄弟并无影片上映,仅《穿过寒冬拥抱你》《反贪风暴5》《月球陨落》3部参投影片在院线上映,分别录得票房9.36亿元、6.28亿元和1.58亿元。但华谊兄弟均非主投主控方,根据公司公告显示,其从《穿过寒冬拥抱你》获得的营业收入仅为150万元左右。

公告显示,前三季度,华谊兄弟仅有两部剧集播出。分别是悬疑剧《消失的孩子》(原名:《海葵》)和青春校园剧《东北插班生》。

三季报显示,其参与制作与投资的多部剧集及网络大电影稳步推进,《消失的孩子》已于8月29日在湖南卫视、芒果TV同步上映,《东北插班生》已于9月21日在爱奇艺上映,上线后均好评如潮。

同时,《我们的西南联大》《宣判》《燕山派与百花门》等已完成制作,《警鹰》《回响》《江湖三十年之东北五仙》等也已杀青进入后期制作阶段。

业绩压力加之在电影市场缺乏清晰定位,电影内容输出减少,也导致华谊对宣发端的工作人员“开刀”。而在此次人员缩减之前,华谊兄弟在宣发端的人员配置上已经出现空缺。

梳理华谊兄弟财报发现,从2018-2021年,报告期末在职员工的数量合计从2010人缩减至683人。按岗位划分,影视剧制作发行、艺人经纪服务、影院运营与管理岗位的员工从1230人减少至505人。

因何没落

2009年上市时的华谊兄弟,堪称影视行业的“一哥”,拥有圈内众多头部资源。

如今,12年已过,华谊兄弟从云端跌落谷底。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华谊兄弟在2016年营收被华策影视超越时,初步显露颓势。

而2018年9.09亿元及2019年半年报4.41亿元的巨额亏损,才真正炸醒了圈内外各路看客。

巨星陨落,只有和同类企业比较,或许更能看出华谊兄弟到底在哪里出了问题。

华谊兄弟拥有完整覆盖电影行业的产业链体系,但2019年半年报显示,电影发行业务收入占总收入的60%,电影放映收入占比19%,风险最大的影视制片制作业务收入占比仅为7%。

再看万达电影,2019年半年报,万达影视并表,电影制作发行的相关收入仅占总营收的3.15%,电影制作的相关风险基本上也可以被消化吸收。

在此情况下,华谊兄弟仍然因资金需求,亏本卖出了从事数字影院研发、生产和销售的孙公,无疑是在自己本已缺失的院线板块上再补一刀。

2019年之后,华谊兄弟在翻身的道路上,未能乘风破浪。

2020年疫情爆发,全球影视业遭遇重创,虽有《八佰》斩获全球票房第一,但对于已巨亏的华谊兄弟来说,这只是杯水车薪。

华谊兄弟空有回归电影主业的决心,但市场并不买单。

如此背景下,华谊兄弟实控人王忠军、王忠磊不是在减持,就是在减持路上。截至今年9月30日,王忠军持股数量3.98亿股,相较年初5.20亿股减少1.22亿股,持股比例下降4.42%;王忠磊持有9295.70万股,相较年初1.05亿股减少1204.3万股,持股比例下降0.45%。

在此过程中,甚至出现了违规的情况。据浙江证监局2022年6月6日披露的《关于对王忠军、王忠磊采取出具警示函措施的决定》显示,在权益变动比例达到5%时,二人未按规定停止买卖公司股份并及时履行报告、公告义务。

草蛇灰线、趁水生波。不管华谊兄弟还是王中军,将来只会越来越低调,大隐隐于市。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华谊兄弟

3.6k
  • 短剧游戏概念火箭发射,华谊兄弟20cm涨停
  • 华谊兄弟:预计2023年净亏4.6亿-6.9亿元,上年同期净亏9.82亿元,下调定增募资额上限为8.21亿元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华谊兄弟裁掉 “兄弟”

曾经垄断半个影视圈的华谊兄弟,将大隐隐于市,那么华谊兄弟,到底做错了什么?

文|中国品牌杂志 何茜

华谊兄弟的钱包,看上去还是比较紧张。

10月底,华谊兄弟发布《关于公司宣发业务及人员调整的通知》,宣布公司将调整宣发业务模式,精简宣发团队。华谊兄弟的收缩裁员,仿佛为其并不理想的第三季度财报给出注释。

而在此次人员缩减之前,华谊兄弟在宣发端的人员配置上已经出现空缺。

曾经垄断半个影视圈的华谊兄弟,将大隐隐于市,那么华谊兄弟,到底做错了什么?

亏损64亿

今年以来,华谊兄弟接连缺席暑期、国庆等黄金档期。据前三季度报告显示,华谊兄弟第三季度实现营收1.55亿元,同比下滑58.99%;净利润亏损6793.17万元,同比下滑114.24%

值得注意的是,第三季度,“电影大哥”华谊兄弟并无影片上映,仅《穿过寒冬拥抱你》《反贪风暴5》《月球陨落》3部参投影片在院线上映,分别录得票房9.36亿元、6.28亿元和1.58亿元。但华谊兄弟均非主投主控方,根据公司公告显示,其从《穿过寒冬拥抱你》获得的营业收入仅为150万元左右。

公告显示,前三季度,华谊兄弟仅有两部剧集播出。分别是悬疑剧《消失的孩子》(原名:《海葵》)和青春校园剧《东北插班生》。

三季报显示,其参与制作与投资的多部剧集及网络大电影稳步推进,《消失的孩子》已于8月29日在湖南卫视、芒果TV同步上映,《东北插班生》已于9月21日在爱奇艺上映,上线后均好评如潮。

同时,《我们的西南联大》《宣判》《燕山派与百花门》等已完成制作,《警鹰》《回响》《江湖三十年之东北五仙》等也已杀青进入后期制作阶段。

业绩压力加之在电影市场缺乏清晰定位,电影内容输出减少,也导致华谊对宣发端的工作人员“开刀”。而在此次人员缩减之前,华谊兄弟在宣发端的人员配置上已经出现空缺。

梳理华谊兄弟财报发现,从2018-2021年,报告期末在职员工的数量合计从2010人缩减至683人。按岗位划分,影视剧制作发行、艺人经纪服务、影院运营与管理岗位的员工从1230人减少至505人。

因何没落

2009年上市时的华谊兄弟,堪称影视行业的“一哥”,拥有圈内众多头部资源。

如今,12年已过,华谊兄弟从云端跌落谷底。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华谊兄弟在2016年营收被华策影视超越时,初步显露颓势。

而2018年9.09亿元及2019年半年报4.41亿元的巨额亏损,才真正炸醒了圈内外各路看客。

巨星陨落,只有和同类企业比较,或许更能看出华谊兄弟到底在哪里出了问题。

华谊兄弟拥有完整覆盖电影行业的产业链体系,但2019年半年报显示,电影发行业务收入占总收入的60%,电影放映收入占比19%,风险最大的影视制片制作业务收入占比仅为7%。

再看万达电影,2019年半年报,万达影视并表,电影制作发行的相关收入仅占总营收的3.15%,电影制作的相关风险基本上也可以被消化吸收。

在此情况下,华谊兄弟仍然因资金需求,亏本卖出了从事数字影院研发、生产和销售的孙公,无疑是在自己本已缺失的院线板块上再补一刀。

2019年之后,华谊兄弟在翻身的道路上,未能乘风破浪。

2020年疫情爆发,全球影视业遭遇重创,虽有《八佰》斩获全球票房第一,但对于已巨亏的华谊兄弟来说,这只是杯水车薪。

华谊兄弟空有回归电影主业的决心,但市场并不买单。

如此背景下,华谊兄弟实控人王忠军、王忠磊不是在减持,就是在减持路上。截至今年9月30日,王忠军持股数量3.98亿股,相较年初5.20亿股减少1.22亿股,持股比例下降4.42%;王忠磊持有9295.70万股,相较年初1.05亿股减少1204.3万股,持股比例下降0.45%。

在此过程中,甚至出现了违规的情况。据浙江证监局2022年6月6日披露的《关于对王忠军、王忠磊采取出具警示函措施的决定》显示,在权益变动比例达到5%时,二人未按规定停止买卖公司股份并及时履行报告、公告义务。

草蛇灰线、趁水生波。不管华谊兄弟还是王中军,将来只会越来越低调,大隐隐于市。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