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IPO雷达 | 消费芯片明星公司得一微上市前营收暴增,与客户抢生意能走多远?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IPO雷达 | 消费芯片明星公司得一微上市前营收暴增,与客户抢生意能走多远?

与股东江波龙渐行渐远。

图片来源:图虫

记者 | 曹立CL

编辑 | 程菲遐

近日,存储器控制芯片厂商得一微电子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得一微”)向上交所递交了科创板上市申请。

在消费类芯片的寒冬之中,作为一级市场明星企业,得一微不得不降低投资者预期。招股书表明,得一微拟公开发行不超过2354万股,募集12.2亿元,对应预期招股价格为51.8元/股。此前,得一微在2021年11月和2022年1月的两轮增资价格为50元/股,已经十分接近预期招股价格这意味着,得一微的最后一轮投资者在过去一年并没有收获多少回报。

收入暴增的代价

得一微是国内规模较大的存储控制芯片厂商,并同时销售NAND FLASH存储器产品。NAND FLASH存储器产品主要由存储控制芯片和NAND FLASH存储颗粒等部件组成,其中,存储颗粒主要负责数据存储,存储控制芯片主要用于管理存储颗粒中数据的写入、读取与擦除,并与终端应用客户选用的各类外部计算机或电子设备CPU进行通信和数据交换。

2019年、2020年和2021年,得一微分别实现收入1.26亿元、2.07亿元和7.45亿元,同期亏损分别为8383万元、2.9亿元和6834万元。

收入爆发性增长背后,是得一微主营业务结构发生的变化。2019年,公司存储控制芯片和存储器产品的收入占比分别为54.67%和44.17%,到2022年上半年,公司存储控制芯片收入占比已经降低至26.76%,而存储器产品的收入占比提升至69.34%。

数据来源:公司公告,界面新闻研究部

存储器产品虽然有助于得一微扩大营收,但也会造成毛利率下降以及占用资金。2022年上半年,公司存储控制芯片和存储器产品的毛利率分别为32.86%和3.57%,相差较大。

数据来源:公司公告,界面新闻研究部

由于主营业务的转变,得一微需要囤积存储颗粒,公司存货结构在近两年发生了较大变化2019年公司原材料占公司存货比例为3.74%,到2021年,这一比例提升至36.02%。

数据来源:公司公告,界面新闻研究部

这也导致了得一微存货周转率逐年下降,由2019年的4.95倍下降至2021年的2.25倍,从原先的优于行业平均水平变为低于行业平均水平。

数据来源:公司公告,界面新闻研究部

因此,得一微的华丽转身,可谓是“激起千层浪”。虽然获得了收入的高速增长,但与此同时付出的代价也是惊人的。

与股东江波龙渐行渐远

随着得一微从芯片设计公司逐步变为存储器产品厂商,其身份也在发生微妙的改变,对于下游客户来说,得一微作为供应商的可靠性要打一个问号,

招股书显示,得一微的存储控制芯片搭载在朗科科技(300042.SZ)、台电、七彩虹、江波龙(301308.SZ)、晶豪科技、凌航科技、海康存储等存储模组厂的存储器产品中,其中的江波龙是最大的存储器厂商之一。

2018年,得一微通过增发股本并购深圳市硅格半导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圳硅格”),江波龙的全资子公司西藏远识创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西藏远识”)作为深圳硅格的股东,通过此次交易持有得一微当时19.91%的股份。

除了股权关系,江波龙也真金白银的给予得一微业务支持,2019年和2021年,得一微均向江波龙直接销售存储控制芯片,分别占其当年收入比例的4.08%和5.22%。

数据来源:公司公告,界面新闻研究部

然而“亲密”的关系在2020年开始走向终结。2020年11月和2021年6月,西藏远识先后多次向北京创客、凯盈九号、嘉兴宸晟等多家机构转让得一微的股份,至此次申报材料前,西藏远识对得一微的持股比例已经下降至2.79%。2022年上半年,江波龙占得一微销售收入比例也仅为1.38%。

数据来源:公司公告,界面新闻研究部

得一微招股书中提到,公司的存储器产品、技术服务等存储解决方案应用于中兴通讯(000063.SZ),而中兴通讯也是江波龙的客户。这种利益冲突或许是江波龙逐步淡出得一微的重要原因。

在江波龙的招股书中,对于存储主控芯片的供应商是这样描述的,“公司基于慧荣科技 (SMI)、联芸科技、美满电子(Marvell)等主流厂商的主控芯片自主开发固件软件,并且深度参与主控芯片架构的定制,以实现高性能、高品质、创新型产品方案。”其中明显回避了对得一微的的介绍。

一位芯片行业经销商进一步解释称,芯片原厂与下游客户争利存在较大风险,如果不做好客户范围区隔,会导致下游客户不敢与芯片厂商合作。这种情况并不少见。

缺乏规模优势难赚钱

那么,得一微真的具备和下游客户掰手腕的本钱吗?

2019年、2020年、2021年和2022年上半年,得一微存储器产品的毛利率分别为-4.45%、-6.43%、8.39%和3.57%。

数据来源:公司公告,界面新闻研究部

主营产品同为存储器的佰维存储和江波龙的同期毛利率均为两位数,江波龙的毛利率甚至在2021年一度接近20%。

数据来源:Wind,界面新闻研究部

理论上,得一微存储控制芯片是自研的,而江波龙的存储控制芯片还需对外采购,得一微存储器产品毛利率应该更高但实际结果大相径庭。

这里的关键在于存储颗粒才是存储器产品的主要成本根据江波龙的招股书,2021年存储晶圆和主控芯片的成本占比分别为79%和6.04%。如果没有解决好存储颗粒的供应链,存储器产品并不容易赚钱。

数据来源:公司公告,界面新闻研究部

招股书显示,从2019年到2022年上半年,得一微的存储颗粒主要来自长江存储、深圳中电、中康存储、泰科源控股、星语国际(香港)股份有限公司、Trek 2000 International Ltd,除长江存储外,均为芯片经销商,而非芯片原厂。对单一存储颗粒的供应商,得一微的采购量也并不大,其中采购最多的长江存储,2021年的采购金额是2.2亿元。

数据来源:公司公告,界面新闻研究部

江波龙2021年对其第一大供应商美光科技的采购金额近31亿元在芯片行业,随着采购量的加大,在价格和供货优先级上都会有优势,江波龙在存储颗粒的采购量上相比得一微具有压倒性优势,因此在同一存储颗粒的采购单价上,江波龙肯定是低于得一微的。这一成本优势带来的就是两家公司存储器产品毛利率上10个点以上的差距。

数据来源:公司公告,界面新闻研究部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江波龙

  • 存储芯片板块震荡走弱,佰维存储跌超8%
  • AI手机概念盘初震荡下挫,思泉新材跌超11%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IPO雷达 | 消费芯片明星公司得一微上市前营收暴增,与客户抢生意能走多远?

与股东江波龙渐行渐远。

图片来源:图虫

记者 | 曹立CL

编辑 | 程菲遐

近日,存储器控制芯片厂商得一微电子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得一微”)向上交所递交了科创板上市申请。

在消费类芯片的寒冬之中,作为一级市场明星企业,得一微不得不降低投资者预期。招股书表明,得一微拟公开发行不超过2354万股,募集12.2亿元,对应预期招股价格为51.8元/股。此前,得一微在2021年11月和2022年1月的两轮增资价格为50元/股,已经十分接近预期招股价格这意味着,得一微的最后一轮投资者在过去一年并没有收获多少回报。

收入暴增的代价

得一微是国内规模较大的存储控制芯片厂商,并同时销售NAND FLASH存储器产品。NAND FLASH存储器产品主要由存储控制芯片和NAND FLASH存储颗粒等部件组成,其中,存储颗粒主要负责数据存储,存储控制芯片主要用于管理存储颗粒中数据的写入、读取与擦除,并与终端应用客户选用的各类外部计算机或电子设备CPU进行通信和数据交换。

2019年、2020年和2021年,得一微分别实现收入1.26亿元、2.07亿元和7.45亿元,同期亏损分别为8383万元、2.9亿元和6834万元。

收入爆发性增长背后,是得一微主营业务结构发生的变化。2019年,公司存储控制芯片和存储器产品的收入占比分别为54.67%和44.17%,到2022年上半年,公司存储控制芯片收入占比已经降低至26.76%,而存储器产品的收入占比提升至69.34%。

数据来源:公司公告,界面新闻研究部

存储器产品虽然有助于得一微扩大营收,但也会造成毛利率下降以及占用资金。2022年上半年,公司存储控制芯片和存储器产品的毛利率分别为32.86%和3.57%,相差较大。

数据来源:公司公告,界面新闻研究部

由于主营业务的转变,得一微需要囤积存储颗粒,公司存货结构在近两年发生了较大变化2019年公司原材料占公司存货比例为3.74%,到2021年,这一比例提升至36.02%。

数据来源:公司公告,界面新闻研究部

这也导致了得一微存货周转率逐年下降,由2019年的4.95倍下降至2021年的2.25倍,从原先的优于行业平均水平变为低于行业平均水平。

数据来源:公司公告,界面新闻研究部

因此,得一微的华丽转身,可谓是“激起千层浪”。虽然获得了收入的高速增长,但与此同时付出的代价也是惊人的。

与股东江波龙渐行渐远

随着得一微从芯片设计公司逐步变为存储器产品厂商,其身份也在发生微妙的改变,对于下游客户来说,得一微作为供应商的可靠性要打一个问号,

招股书显示,得一微的存储控制芯片搭载在朗科科技(300042.SZ)、台电、七彩虹、江波龙(301308.SZ)、晶豪科技、凌航科技、海康存储等存储模组厂的存储器产品中,其中的江波龙是最大的存储器厂商之一。

2018年,得一微通过增发股本并购深圳市硅格半导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圳硅格”),江波龙的全资子公司西藏远识创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西藏远识”)作为深圳硅格的股东,通过此次交易持有得一微当时19.91%的股份。

除了股权关系,江波龙也真金白银的给予得一微业务支持,2019年和2021年,得一微均向江波龙直接销售存储控制芯片,分别占其当年收入比例的4.08%和5.22%。

数据来源:公司公告,界面新闻研究部

然而“亲密”的关系在2020年开始走向终结。2020年11月和2021年6月,西藏远识先后多次向北京创客、凯盈九号、嘉兴宸晟等多家机构转让得一微的股份,至此次申报材料前,西藏远识对得一微的持股比例已经下降至2.79%。2022年上半年,江波龙占得一微销售收入比例也仅为1.38%。

数据来源:公司公告,界面新闻研究部

得一微招股书中提到,公司的存储器产品、技术服务等存储解决方案应用于中兴通讯(000063.SZ),而中兴通讯也是江波龙的客户。这种利益冲突或许是江波龙逐步淡出得一微的重要原因。

在江波龙的招股书中,对于存储主控芯片的供应商是这样描述的,“公司基于慧荣科技 (SMI)、联芸科技、美满电子(Marvell)等主流厂商的主控芯片自主开发固件软件,并且深度参与主控芯片架构的定制,以实现高性能、高品质、创新型产品方案。”其中明显回避了对得一微的的介绍。

一位芯片行业经销商进一步解释称,芯片原厂与下游客户争利存在较大风险,如果不做好客户范围区隔,会导致下游客户不敢与芯片厂商合作。这种情况并不少见。

缺乏规模优势难赚钱

那么,得一微真的具备和下游客户掰手腕的本钱吗?

2019年、2020年、2021年和2022年上半年,得一微存储器产品的毛利率分别为-4.45%、-6.43%、8.39%和3.57%。

数据来源:公司公告,界面新闻研究部

主营产品同为存储器的佰维存储和江波龙的同期毛利率均为两位数,江波龙的毛利率甚至在2021年一度接近20%。

数据来源:Wind,界面新闻研究部

理论上,得一微存储控制芯片是自研的,而江波龙的存储控制芯片还需对外采购,得一微存储器产品毛利率应该更高但实际结果大相径庭。

这里的关键在于存储颗粒才是存储器产品的主要成本根据江波龙的招股书,2021年存储晶圆和主控芯片的成本占比分别为79%和6.04%。如果没有解决好存储颗粒的供应链,存储器产品并不容易赚钱。

数据来源:公司公告,界面新闻研究部

招股书显示,从2019年到2022年上半年,得一微的存储颗粒主要来自长江存储、深圳中电、中康存储、泰科源控股、星语国际(香港)股份有限公司、Trek 2000 International Ltd,除长江存储外,均为芯片经销商,而非芯片原厂。对单一存储颗粒的供应商,得一微的采购量也并不大,其中采购最多的长江存储,2021年的采购金额是2.2亿元。

数据来源:公司公告,界面新闻研究部

江波龙2021年对其第一大供应商美光科技的采购金额近31亿元在芯片行业,随着采购量的加大,在价格和供货优先级上都会有优势,江波龙在存储颗粒的采购量上相比得一微具有压倒性优势,因此在同一存储颗粒的采购单价上,江波龙肯定是低于得一微的。这一成本优势带来的就是两家公司存储器产品毛利率上10个点以上的差距。

数据来源:公司公告,界面新闻研究部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