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快手程一笑的“取舍”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快手程一笑的“取舍”

今年,快手是如何做加减法的?

文|连线Insight 王慧莹

编辑|周晓奇

“没有太多解释、现场也没有异议,所有人都很平静。” 2021年9月,快手联合创始人宿华正式提出卸任CEO时,在场的人并没有太多惊讶。

意料之中的是,一个月后,快手发布公告,宿华辞去首席执行官一职,由程一笑担任该职务,负责公司日常运营及业务发展。

这打破了快手长达10年稳定的最高决策格局。自此,快手001号员工程一笑正式走到台前,快手也正式进入了“程一笑时代”。

事实上,相比于一家公司的CEO,外界更熟悉的是程一笑作为产品经理的身份。很长时间以来,这位不善言辞的创始人都全权负责产品相关的事务。

值得关注的故事发生在十年前,程一笑与宿华初次见面时,那时的快手还只是个GIF工具。

当宿华打算加入程一笑时,程一笑拿出自己80%股份的一半和五源资本合伙人张斐那里的一半股份,凑成50%的股份做期权池,并将其中大部分股份分给宿华和他的7人团队。这意味着,宿华的股份比程一笑还要多,同时,还把CEO的职位直接给了宿华。

程一笑是舍得的,相比于所谓的名利,他要的是快手未来的发展。如今,为了快手的未来,他必须要扛起大旗。

过去一年,在程一笑的带领下,快手进入了变动发展期:一方面大刀阔斧地调整组织架构,加速业务商业化,探索新业务;另一方面,快手开始回归理性,注重降本增效、收缩海外业务。

11月22日,快手发布2022年第三季度财报,总营收同比增长12.9%至231亿元,亏损进一步收窄,经调整后净亏损6.719亿元,同比减少85.4%。

既做加法,又做减法,在程一笑的取舍之间,快手开始走出亏损的泥潭。不可否认,短视频行业从高速增长发展到了存量时代,快手面临的挑战仍然很多。这位来自“宇宙的尽头”铁岭的CEO,他掌舵的快手未来的尽头又将在哪里,是每个人都关心的答案。

1、探索做加法

五源资本合伙人张斐曾评价:程一笑是很优秀的产品经理,但当CEO、做管理带兵打仗,“他会比较辛苦也会比较不开心”。

现在,无论辛苦与否,程一笑都顾不得了,他必须站在最前面。

今年,是快手频繁调整的一年。

其中,内循环是程一笑提到最多的关键词之一。所谓“内循环”,指快手平台上的商家、主播为了获取更多曝光进行的广告投放。相对应的,“外循环”则指来自全域的品牌广告和效果广告。

在外循环广告客户削减预算的大前提下,内循环成为快手广告营收的重要支柱。

今年二季度,快手内循环广告在快手广告营收的占比超过了45%,超过外循环广告,成为广告营收的最大驱动力。

和内循环息息相关的电商业务,也被程一笑提到了最核心的位置。过去一年,伴随几次重大的组织架构变动,快手对电商业务的探索更加大胆。

去年年底,时任电商事业部负责人笑古,给快手电商制定的2022年四大任务是:大搞信任电商,大搞品牌,大搞服务商,大搞产业带。一年后,还没等笑古带队给出最终成绩,程一笑便亲自掌管了电商业务。

对此,程一笑解释道,“电商业务快速发展到今天这个体量和规模的时点上,更多要从长期维度去思考业务的发展方向和发展模式,做长期真正有利于用户体验、真正有利于商家健康发展的正确选择。而在做取舍的选择、做投入的选择等方面,我的勇气和信心肯定比组织里面的其他同学要更强。”

今年11月,三季度财报发布后的电话会上,程一笑明确表示,电商是公司未来增长的重要引擎,也是整个快手商业生态的中心。

正如程一笑所言,在做取舍的选择上,他比组织里的同学更强。事实证明,今年三季度,电商业务无疑是快手的最大亮点。报告期内快手电商交易总额同比增长26.6%至2225亿元,高于市场预期。

直播间场景之外,通过拓展短视频种草等方式,快手电商的渗透率和转化率也有提升,电商月活跃买家超过1亿规模,付费渗透率超15%,同比环比均有提升。

如果说短视频平台的出现,让互联网电商江湖已经发生了巨变,那本地生活的战争才刚刚开始。在强化主业务、收缩边缘业务成为互联网公司的大趋势下,快手却再次加码,将本地生活业务的位置提升。

今年9月,快手将本地生活整合升级为独立部门。升级后,本地生活成为与主站、商业化、电商、国际化等业务平行的一级事业部。

程一笑再次“点将”,原电商事业部负责人笑古被调任负责本地生活事业部。这位将快手电商从“0到1”做起来的高管,再次挂帅全新事业部,本地生活业务在快手内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更重要的是,快手一改往日的“轻投入”策略。据《晚点LatePost》报道,成立一级部门后,快手已计划提高本地生活的业务预算。新成立的本地生活部门将从此前的不到 50 人规模扩张至上百人。快手还在考虑正式自建一支头部连锁商户大客户销售团队,并积极与抖音本地服务商接洽大力拓展商家资源。

依托于本地生活,快手还布局了多个全新板块。今年7月,快手联合主播辛巴开启了一场线上直播招聘会,直播两小时共收到17.5万份简历;今年10月,发力本地生活不久,快手招聘网上线50+本地生活相关职位;上个月快手直播间增加了“相亲角”功能,还在“热门活动”中推出了“婚庆”频道,主要展示“婚礼现场”、“婚纱照”等短视频内容。

加速前进的背后,程一笑深知,本地生活这块肥肉,是目前互联网少有的增量市场,快手必须要啃下来。电商+本地生活,是流量存量时代短视频平台变现的组合拳。深谙公司大多数业务的程一笑,正在带领快手寻找新的增量。

2、花钱做减法

2011年,程一笑创业初始期,在微博发过一张地铺的照片,铺盖上放着一款旧版的苹果电报,配文写道“我的地铺”。正好符合温州人的特点,“宁愿睡地板,也要当老板。”

当好老板的前提是,适当地反思与调整,并作出正确的决策以应对公司的变化。

程一笑上任CEO的第一件事,便是决定在2022年实现快手国内业务盈亏平衡。最直接的表现是,“降本增效”首次被纳入了快手高管季度考核指标,可以与 “业绩表现”相提并论。

在程一笑的带领下,裁员、缩减福利、停止海外烧钱扩张,快手的每一步都在遵循“降一点”的原则。

比如去年12月,快手启动了一批大规模裁员;预算审批开始变得严格,每一笔钱的投入产出比都需要被计算。从营销广告到研发成本,住房补贴到餐食点心,一切都在缩减。

在组织文化上,程一笑开始平衡客户的需求和快手的生存问题。过去 “痴迷客户” 是快手价值观的核心,一切都以客户的需求为出发点。如今,程一笑在“痴迷客户”的价值观后增加了一条“ROI大于1”的要求。

2022年初,快手将电商员工的任务目标,从追求GMV调整为追求月度活跃买家数,即相比销售额,快手电商更看重每个月有多少人在快手上消费。

快手最大的减法,体现在快手的海外业务上。过去一年,程一笑暂缓了海外扩张的步伐,不再烧钱换增长。

今年8月,快手高级副总裁马宏彬带队国际化业务,马宏彬在部门内称要 “打好基本功,花好每分钱”。

过去的快手,舍得在海外业务上高举高打。

2021 年年初,快手曾为国际化业务定下全年日活跃用户数超 1 亿、三年内与 TikTok 在全球范围内形成用户规模 1 :2 市场格局的目标。为了扩张,彼时传闻快手的海外业务预算高达10亿美元。

那是快手海外业务的第四轮扩张。第一轮是2017年,快手国际化业务初具规模,Kwai 进入巴西、印尼、俄罗斯和韩国;第二轮是2019年,快手重启海外业务,Kwai 在巴西的日活用户达到 700 万;第三轮是2020年,快手推出 Zynn,进入北美市场。

图源Zynn官网

只是,战略上摇摆不定的快手,在海外市场的扩张之路并非一帆风顺。除了巴西市场外,快手在海外市场的表现乏善可陈。截至去年二季度,据财报显示,快手海外产品的MAU为1.8亿,此后快手没有再公布相关运营数据。

更重要的是,烧钱到一定阶段,业务效率低,必须要及时止损。期间,伴随着多位负责人的变更,屡次试错的快手对海外业务的态度变了。

过去一年,程一笑亲自带队海外业务近半年时间,决定实行差异化策略。今年9月,快手国际化商业化部成立之后,把海外市场分成三个层级进行差异化运营,并避开Tik Tok占优势的欧洲、北美等地区,重点发展拉美、东南亚等市场。

此外,团队也从DAU导向,变为以用户时长为导向,更重视用户留存与时长。当曾经的目标难以完成时,回归理性、面对现实不失为一个明智的选择。

调整了海外业务的策略,快手的止亏效果明显。据其财报数据显示,2022年第三季度,快手经营亏损26.1亿元,同比收窄64.7%,经调整净亏损6.7亿元,同比大幅收窄85.4%,也远小于市场预估的17.4亿元。

尽管快手还没有实现整体盈利的目标,但已经连续四个季度业绩超市场预期。

回想快手的宿华时代,快手正处于快速上升期,宿华带领快手见证了DAU破亿、上市等多个高光时刻。而快手的程一笑时代,回归理性,将增长思维变为存量思维,降本增效成为关键。

2019年的那封内部信上,宿华和程一笑改变了目标。“一直以来,我们想成就一款伟大的产品。现在,我们想成就一家伟大的公司。”

现阶段而言,程一笑更想让快手成为一个会赚钱的公司。

3、程一笑思考,快手巨变

在新晋的互联网公司创始人中,“普通人”是程一笑愿意展露给公众的一面。即便是在快手快速发展时期,程一笑也更愿意身穿白衬衫、牛仔裤出席公众场合,和十年前创业时期的程一笑并无两样。

但如今的快手不再普通。程一笑接任快手CEO时,快手达到了历史低谷。今年三月交流会上,程一笑在最后一分钟提到了八个字,“人穷志短、面向现实”。

这是个苦差事。对于不善言辞、以产品力著称的程一笑来说,改变快手、调整组织架构,是一项艰巨的任务。

过去一年,快手进行了四次组织架构调整。

具体而言,快手2021年确立的电商、商业化、国际化、游戏四大事业部,2022年新增为五大事业部,本地生活业务升级为独立部门。程一笑本人亲自带队电商业务,原电商事业部负责人笑古调去负责本地生活。

这是快手成立10年来首次设立事业部制度,并将电商与商业化部门的重要性升级。在调整事业部制度之前,快手架构一直以业务线为主,以职能部门划分。

到了今年三季度,快手商业化部门人事变动更为频繁。7月,快手商业化原负责人马宏斌调任国际业务,继任者刘峰此前负责人事与组织。9月,快手新设商业生态委员会,刘峰负责商业化88天后,原主站负责人王剑伟调岗负责商业化。

对此,程一笑在2022Q3电话会议上表示:“通过商业化生态委员会的拉通和协调,我们发现流量生态和商业化之间的耦合和联动潜力巨大。王剑伟作为商业委员会的深度参与者,会发挥更大的价值。”

同时,快手商业化已经驶入深水区,加强快手电商与商业化的联系成为新举措。在今年快手电商116商家大会,快手提出了“公私域双轮驱动”新机制——商家通过“私域”的直播间和店铺运营,加之“公域”的搜索、推荐、商城货架等经营场景,实现经营闭环。

电话会议上程一笑说:“目前我们的商业化和电商流量,在公域是相对独立且平均的分发机制。但实际上应该把两者作为一盘棋去考量,商业化流量也要考虑如何帮助商家前期种草的问题。因此我们会让商业化的流量机制适配电商,保持同向性,逐步形成公域到私域的正循环。”

让流量更适配电商的同时,快手也要在电商和内容之间找到平衡。互联网用户红利期已过,过度的商业化内容难免会损害用户体验,造成用户流失的现象。

更明显的是,短视频用户都是为了内容娱乐,并不希望天天刷到广告。对任何一家短视频平台而言,最重要的是优质内容,只有通过优质内容才能留住用户,并提高用户粘性。

过去一年,快手一直在试图通过内容取胜。2022 全年快手星芒短剧全年播放量破亿的项目超 100 个、总播放量超 500 亿,短剧创作者中有电商收入的人数增长 35%;快手自制综艺《出发吧!老妈》,节目在全网累计总曝光一度超149.2亿。

通常情况下,程一笑是个很闷的人,和他说十句话,他只和你说两句话,沟通起来很累,你得猜他在想什么。

但对于重要的事情,程一笑极度坚持说清楚。他喜欢用 “我必须把这事说清楚”、“非常非常” 这样的字句来作为前缀,甚至会多次重复一件事。

十年后,这样一位不善言辞的“东北老铁”,再次思考着快手的未来。这个骨子里刻着程序员特质的CEO也不知道未来将会面对什么,但他清楚,他要懂得取舍,并时刻准备冲锋陷阵。

参考文章:

《第一个投中快手的人》,人物

《快手海外业务大调整》,晚点Latepost

《普通人程一笑》,中国企业家杂志

《孤单程一笑、“战时”CEO》,晚点LatePost

《程一笑接任快手CEO这一年》,Tech星球

《谁在管理快手:董事长宿华、新任 CEO 程一笑和 9 位核心高管》,晚点LatePost

《“舍得”程一笑》,猎云网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快手

5.1k
  • 快手与CF系列产品达成战略合作
  • 美团开启年内第四次架构调整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快手程一笑的“取舍”

今年,快手是如何做加减法的?

文|连线Insight 王慧莹

编辑|周晓奇

“没有太多解释、现场也没有异议,所有人都很平静。” 2021年9月,快手联合创始人宿华正式提出卸任CEO时,在场的人并没有太多惊讶。

意料之中的是,一个月后,快手发布公告,宿华辞去首席执行官一职,由程一笑担任该职务,负责公司日常运营及业务发展。

这打破了快手长达10年稳定的最高决策格局。自此,快手001号员工程一笑正式走到台前,快手也正式进入了“程一笑时代”。

事实上,相比于一家公司的CEO,外界更熟悉的是程一笑作为产品经理的身份。很长时间以来,这位不善言辞的创始人都全权负责产品相关的事务。

值得关注的故事发生在十年前,程一笑与宿华初次见面时,那时的快手还只是个GIF工具。

当宿华打算加入程一笑时,程一笑拿出自己80%股份的一半和五源资本合伙人张斐那里的一半股份,凑成50%的股份做期权池,并将其中大部分股份分给宿华和他的7人团队。这意味着,宿华的股份比程一笑还要多,同时,还把CEO的职位直接给了宿华。

程一笑是舍得的,相比于所谓的名利,他要的是快手未来的发展。如今,为了快手的未来,他必须要扛起大旗。

过去一年,在程一笑的带领下,快手进入了变动发展期:一方面大刀阔斧地调整组织架构,加速业务商业化,探索新业务;另一方面,快手开始回归理性,注重降本增效、收缩海外业务。

11月22日,快手发布2022年第三季度财报,总营收同比增长12.9%至231亿元,亏损进一步收窄,经调整后净亏损6.719亿元,同比减少85.4%。

既做加法,又做减法,在程一笑的取舍之间,快手开始走出亏损的泥潭。不可否认,短视频行业从高速增长发展到了存量时代,快手面临的挑战仍然很多。这位来自“宇宙的尽头”铁岭的CEO,他掌舵的快手未来的尽头又将在哪里,是每个人都关心的答案。

1、探索做加法

五源资本合伙人张斐曾评价:程一笑是很优秀的产品经理,但当CEO、做管理带兵打仗,“他会比较辛苦也会比较不开心”。

现在,无论辛苦与否,程一笑都顾不得了,他必须站在最前面。

今年,是快手频繁调整的一年。

其中,内循环是程一笑提到最多的关键词之一。所谓“内循环”,指快手平台上的商家、主播为了获取更多曝光进行的广告投放。相对应的,“外循环”则指来自全域的品牌广告和效果广告。

在外循环广告客户削减预算的大前提下,内循环成为快手广告营收的重要支柱。

今年二季度,快手内循环广告在快手广告营收的占比超过了45%,超过外循环广告,成为广告营收的最大驱动力。

和内循环息息相关的电商业务,也被程一笑提到了最核心的位置。过去一年,伴随几次重大的组织架构变动,快手对电商业务的探索更加大胆。

去年年底,时任电商事业部负责人笑古,给快手电商制定的2022年四大任务是:大搞信任电商,大搞品牌,大搞服务商,大搞产业带。一年后,还没等笑古带队给出最终成绩,程一笑便亲自掌管了电商业务。

对此,程一笑解释道,“电商业务快速发展到今天这个体量和规模的时点上,更多要从长期维度去思考业务的发展方向和发展模式,做长期真正有利于用户体验、真正有利于商家健康发展的正确选择。而在做取舍的选择、做投入的选择等方面,我的勇气和信心肯定比组织里面的其他同学要更强。”

今年11月,三季度财报发布后的电话会上,程一笑明确表示,电商是公司未来增长的重要引擎,也是整个快手商业生态的中心。

正如程一笑所言,在做取舍的选择上,他比组织里的同学更强。事实证明,今年三季度,电商业务无疑是快手的最大亮点。报告期内快手电商交易总额同比增长26.6%至2225亿元,高于市场预期。

直播间场景之外,通过拓展短视频种草等方式,快手电商的渗透率和转化率也有提升,电商月活跃买家超过1亿规模,付费渗透率超15%,同比环比均有提升。

如果说短视频平台的出现,让互联网电商江湖已经发生了巨变,那本地生活的战争才刚刚开始。在强化主业务、收缩边缘业务成为互联网公司的大趋势下,快手却再次加码,将本地生活业务的位置提升。

今年9月,快手将本地生活整合升级为独立部门。升级后,本地生活成为与主站、商业化、电商、国际化等业务平行的一级事业部。

程一笑再次“点将”,原电商事业部负责人笑古被调任负责本地生活事业部。这位将快手电商从“0到1”做起来的高管,再次挂帅全新事业部,本地生活业务在快手内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更重要的是,快手一改往日的“轻投入”策略。据《晚点LatePost》报道,成立一级部门后,快手已计划提高本地生活的业务预算。新成立的本地生活部门将从此前的不到 50 人规模扩张至上百人。快手还在考虑正式自建一支头部连锁商户大客户销售团队,并积极与抖音本地服务商接洽大力拓展商家资源。

依托于本地生活,快手还布局了多个全新板块。今年7月,快手联合主播辛巴开启了一场线上直播招聘会,直播两小时共收到17.5万份简历;今年10月,发力本地生活不久,快手招聘网上线50+本地生活相关职位;上个月快手直播间增加了“相亲角”功能,还在“热门活动”中推出了“婚庆”频道,主要展示“婚礼现场”、“婚纱照”等短视频内容。

加速前进的背后,程一笑深知,本地生活这块肥肉,是目前互联网少有的增量市场,快手必须要啃下来。电商+本地生活,是流量存量时代短视频平台变现的组合拳。深谙公司大多数业务的程一笑,正在带领快手寻找新的增量。

2、花钱做减法

2011年,程一笑创业初始期,在微博发过一张地铺的照片,铺盖上放着一款旧版的苹果电报,配文写道“我的地铺”。正好符合温州人的特点,“宁愿睡地板,也要当老板。”

当好老板的前提是,适当地反思与调整,并作出正确的决策以应对公司的变化。

程一笑上任CEO的第一件事,便是决定在2022年实现快手国内业务盈亏平衡。最直接的表现是,“降本增效”首次被纳入了快手高管季度考核指标,可以与 “业绩表现”相提并论。

在程一笑的带领下,裁员、缩减福利、停止海外烧钱扩张,快手的每一步都在遵循“降一点”的原则。

比如去年12月,快手启动了一批大规模裁员;预算审批开始变得严格,每一笔钱的投入产出比都需要被计算。从营销广告到研发成本,住房补贴到餐食点心,一切都在缩减。

在组织文化上,程一笑开始平衡客户的需求和快手的生存问题。过去 “痴迷客户” 是快手价值观的核心,一切都以客户的需求为出发点。如今,程一笑在“痴迷客户”的价值观后增加了一条“ROI大于1”的要求。

2022年初,快手将电商员工的任务目标,从追求GMV调整为追求月度活跃买家数,即相比销售额,快手电商更看重每个月有多少人在快手上消费。

快手最大的减法,体现在快手的海外业务上。过去一年,程一笑暂缓了海外扩张的步伐,不再烧钱换增长。

今年8月,快手高级副总裁马宏彬带队国际化业务,马宏彬在部门内称要 “打好基本功,花好每分钱”。

过去的快手,舍得在海外业务上高举高打。

2021 年年初,快手曾为国际化业务定下全年日活跃用户数超 1 亿、三年内与 TikTok 在全球范围内形成用户规模 1 :2 市场格局的目标。为了扩张,彼时传闻快手的海外业务预算高达10亿美元。

那是快手海外业务的第四轮扩张。第一轮是2017年,快手国际化业务初具规模,Kwai 进入巴西、印尼、俄罗斯和韩国;第二轮是2019年,快手重启海外业务,Kwai 在巴西的日活用户达到 700 万;第三轮是2020年,快手推出 Zynn,进入北美市场。

图源Zynn官网

只是,战略上摇摆不定的快手,在海外市场的扩张之路并非一帆风顺。除了巴西市场外,快手在海外市场的表现乏善可陈。截至去年二季度,据财报显示,快手海外产品的MAU为1.8亿,此后快手没有再公布相关运营数据。

更重要的是,烧钱到一定阶段,业务效率低,必须要及时止损。期间,伴随着多位负责人的变更,屡次试错的快手对海外业务的态度变了。

过去一年,程一笑亲自带队海外业务近半年时间,决定实行差异化策略。今年9月,快手国际化商业化部成立之后,把海外市场分成三个层级进行差异化运营,并避开Tik Tok占优势的欧洲、北美等地区,重点发展拉美、东南亚等市场。

此外,团队也从DAU导向,变为以用户时长为导向,更重视用户留存与时长。当曾经的目标难以完成时,回归理性、面对现实不失为一个明智的选择。

调整了海外业务的策略,快手的止亏效果明显。据其财报数据显示,2022年第三季度,快手经营亏损26.1亿元,同比收窄64.7%,经调整净亏损6.7亿元,同比大幅收窄85.4%,也远小于市场预估的17.4亿元。

尽管快手还没有实现整体盈利的目标,但已经连续四个季度业绩超市场预期。

回想快手的宿华时代,快手正处于快速上升期,宿华带领快手见证了DAU破亿、上市等多个高光时刻。而快手的程一笑时代,回归理性,将增长思维变为存量思维,降本增效成为关键。

2019年的那封内部信上,宿华和程一笑改变了目标。“一直以来,我们想成就一款伟大的产品。现在,我们想成就一家伟大的公司。”

现阶段而言,程一笑更想让快手成为一个会赚钱的公司。

3、程一笑思考,快手巨变

在新晋的互联网公司创始人中,“普通人”是程一笑愿意展露给公众的一面。即便是在快手快速发展时期,程一笑也更愿意身穿白衬衫、牛仔裤出席公众场合,和十年前创业时期的程一笑并无两样。

但如今的快手不再普通。程一笑接任快手CEO时,快手达到了历史低谷。今年三月交流会上,程一笑在最后一分钟提到了八个字,“人穷志短、面向现实”。

这是个苦差事。对于不善言辞、以产品力著称的程一笑来说,改变快手、调整组织架构,是一项艰巨的任务。

过去一年,快手进行了四次组织架构调整。

具体而言,快手2021年确立的电商、商业化、国际化、游戏四大事业部,2022年新增为五大事业部,本地生活业务升级为独立部门。程一笑本人亲自带队电商业务,原电商事业部负责人笑古调去负责本地生活。

这是快手成立10年来首次设立事业部制度,并将电商与商业化部门的重要性升级。在调整事业部制度之前,快手架构一直以业务线为主,以职能部门划分。

到了今年三季度,快手商业化部门人事变动更为频繁。7月,快手商业化原负责人马宏斌调任国际业务,继任者刘峰此前负责人事与组织。9月,快手新设商业生态委员会,刘峰负责商业化88天后,原主站负责人王剑伟调岗负责商业化。

对此,程一笑在2022Q3电话会议上表示:“通过商业化生态委员会的拉通和协调,我们发现流量生态和商业化之间的耦合和联动潜力巨大。王剑伟作为商业委员会的深度参与者,会发挥更大的价值。”

同时,快手商业化已经驶入深水区,加强快手电商与商业化的联系成为新举措。在今年快手电商116商家大会,快手提出了“公私域双轮驱动”新机制——商家通过“私域”的直播间和店铺运营,加之“公域”的搜索、推荐、商城货架等经营场景,实现经营闭环。

电话会议上程一笑说:“目前我们的商业化和电商流量,在公域是相对独立且平均的分发机制。但实际上应该把两者作为一盘棋去考量,商业化流量也要考虑如何帮助商家前期种草的问题。因此我们会让商业化的流量机制适配电商,保持同向性,逐步形成公域到私域的正循环。”

让流量更适配电商的同时,快手也要在电商和内容之间找到平衡。互联网用户红利期已过,过度的商业化内容难免会损害用户体验,造成用户流失的现象。

更明显的是,短视频用户都是为了内容娱乐,并不希望天天刷到广告。对任何一家短视频平台而言,最重要的是优质内容,只有通过优质内容才能留住用户,并提高用户粘性。

过去一年,快手一直在试图通过内容取胜。2022 全年快手星芒短剧全年播放量破亿的项目超 100 个、总播放量超 500 亿,短剧创作者中有电商收入的人数增长 35%;快手自制综艺《出发吧!老妈》,节目在全网累计总曝光一度超149.2亿。

通常情况下,程一笑是个很闷的人,和他说十句话,他只和你说两句话,沟通起来很累,你得猜他在想什么。

但对于重要的事情,程一笑极度坚持说清楚。他喜欢用 “我必须把这事说清楚”、“非常非常” 这样的字句来作为前缀,甚至会多次重复一件事。

十年后,这样一位不善言辞的“东北老铁”,再次思考着快手的未来。这个骨子里刻着程序员特质的CEO也不知道未来将会面对什么,但他清楚,他要懂得取舍,并时刻准备冲锋陷阵。

参考文章:

《第一个投中快手的人》,人物

《快手海外业务大调整》,晚点Latepost

《普通人程一笑》,中国企业家杂志

《孤单程一笑、“战时”CEO》,晚点LatePost

《程一笑接任快手CEO这一年》,Tech星球

《谁在管理快手:董事长宿华、新任 CEO 程一笑和 9 位核心高管》,晚点LatePost

《“舍得”程一笑》,猎云网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